當前位置: 首頁> 穿越重生 > 重生之最強商女

第一卷金麟墜池風雲即現 【009】怪異的現象

書名:重生之最強商女 作者:十七妃 本章字數:3161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8:59


  夜深人靜。

  確定陵老爺子睡沉了後,陵碧落從衣櫃裡找出一件深色衣服,換上後,悄無聲息的飛身出了門,朝屋後的死亡林奔去。

  心裡急切,她全力施展輕功,只見田地裡一道黑影幾個飛躍間就閃出了數百米遠,不到幾分鐘,陵碧落便到了死亡林外,停步在離荊棘柵欄十多米遠的週邊,她腳步猶豫的前後磨蹭了下,不再往前走了。

  這兩天,她心裡都記掛著沒做任何處理就丟在樹林裡的另一具身體。

  或者說,是一具屍體。

  沒有了靈魂的身體,可以稱之為屍體了。

  不是擔心它會腐爛,雖然靈魂被吸走導致它的確變成了具屍體,但是那具長生不老又受天然陣法加持的身體不傷不死,現在又放在靈氣充裕的地方,很可能就會一直這麼以活死人的狀態沉睡下去。

  只是將它一直丟在這樹林裡陵碧落有些不放心,誰知道這個村裡還有沒有第二個內家武學者,或者明天他爺爺出門打獵去了那個林子看到屍體怎麼辦?

  可她不放心歸不放心,卻又不敢進去處理那具屍體。

  她擔心的是,若她一靠近,靈魂感應到曾經容身的容器會不會又被吸進那具身體裡?

  只消這樣一個設想,陵碧落的心臟就像綁了鉛球般重重地往下沉,因為這根本不只是靈魂換體那麼簡單。

  一具是只擁有百年壽命的正常人身體,一具是長生不老的不死之軀。

  若是靈魂被再度換回,還可能再遊戲一樣迴圈著又回到這具正常人的身體裡嗎?她又會不會繼續那無邊際的千年孤寂?

  世人常把永生當作天賜,古代皇帝們為了長生不老可以屠盡天下,然而只有真正嘗試過永生的人才能體會到那無邊的悲哀。

  在那無盡頭的千萬年歲月,生命沒有了原來的意義,鮮活的身體變成了靈魂的牢籠,清晰的意識被永恆地禁錮在那座黑暗無邊的牢籠裡,不會老也不會死,不會傷亦不會滅,自然不能喜也不能愛,只有無窮無盡的孤獨與悲愴,每個心跳都是一分折磨,那不是世間任何一種能描繪出的痛苦能比擬的。

  那是真真正正的——生命的悲劇!

  昨天那樣近乎神跡的意外,在她心裡不亞於天地再合的機率,這萬年難得的能再做回正常人的機會,她連身上每一個細胞都想要狠狠地去珍惜。

  她再也不想活在永遠感覺不到時間與生命在身上跳動的無盡歲月裡……

  思量了許久,陵碧落最終還是打消了進去的念頭。兩害相權取其輕,罷了,她再想想其它辦法吧。

  要真被人發現了那也是天意,若是真的那麼巧讓事情發展成最糟糕的一面,她也不是無處可去,有手有腳有腦子,換個地方,她同樣可以海闊憑魚躍,當然,比起那樣,她還是更希望能以現在的處境活下去。

  不說至少身邊有親人,有些時候,無邊際的自由並不是件什麼值得恭喜的事,雖然現在處處被束縛著,陵碧落卻是對以後的生活生出了絲絲期待。

  要用腦子才能過好的日子,才是她夢寐以求的鮮活人生。

  第二天,楊芋一早就拿了昨晚采的苜蓿草過來給陵碧落喂兔子。

  上午陵老爺子又背著獵槍出了門,得信後正在家裡單休的程峰也跟了過來,手裡拿著幾本作業,熟門熟路的在陵碧落家裡搬了個課桌出來,他將課桌挨著陵碧落的位置,放在屋外被太陽照著的水泥壩上,攤開書本就伏著腦袋寫作業。

  幾天與這兩人相處下來,陵碧落也慢慢知道,程峰和楊芋是這百嶺村裡難得不嫌棄鄙夷她的兩個同齡人,遠離陵老爺子視線時,他們倆時常會幫她擋掉一些嘲諷或欺淩,從兩人誠摯澄澈的眼神裡,陵碧落也看得出他們對她的憐惜不作假。

  對她釋放著善意又年齡不大的兩個人,正適合她多套一些資訊。

  “芋子,為什麼我哥哥沒有回來?”知道自己有著只記三天事的特徵,陵碧落一些話也能放開說了。

  “小落,夜辰哥在外面做事賺錢,要是他總是回來,就賺不了那麼多錢,小落就會變得穿不好吃不好了。”

  “夜辰哥是誰?”她哥的名字?她還是第一次聽到。

  “夜辰哥就是小落的哥哥呀,小落要慢慢學會把這個記住

哦!”楊芋對此見怪不怪了,陵碧落的腦容量似乎特別小,僅僅能記住一些身邊最簡單的東西,其它接觸得少的或者知識類的東西,基本三天就忘,所以他們早早習慣了陵碧落會對同一個問題問無數遍的情況。

  “哦,那爸爸媽媽呢?”

  “小落想爸爸媽媽了?”在複習功課的程峰抬頭望了過來,有些詫異陵碧落竟然會想念父母。

  而楊芋有些不知道怎麼回答陵碧落這個話題,聽陵爺爺說,小落的父母在她六歲時就雙雙離世了,小落對他們的印象早已模糊得概念都沒有了,怎麼會突然問起呢?

  程峰想了一會兒,用書上常見的委婉說法回道:“小落,你爸爸媽媽他們去了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那裡很美很溫暖……”

  陵碧落手中動作微不可查地頓了頓,她父母去世了?

  過了許久,她才垂首問道:“什麼時候去的?”

  “好像十年前的樣子。”

  “那你見過他們嗎?他們長什麼樣子?”

  “呃……沒見過,你和陵爺爺是幾年前搬家到這裡的,那個時候小落的爸爸媽媽就不在小落身邊了。”

  程峰撓頭,怎麼陵碧落今天怎麼盡問些她不感興趣的東西?平時她都只關注她會了什麼新遊戲,或者發現了什麼新玩具,比如泥巴建房子什麼的。在程峰還以為陵碧落要繼續問一堆問題的時候,陵碧落只“哦”了一聲沒再問了。

  拿起一根苜蓿草往兔子嘴裡伸過去,陵碧落消化著剛得到的淺薄資訊。

  雖然心裡早有預料,但還是有些無法釋然,千年過去,前世父母的相貌已然在歲月的流逝中漸漸模糊,本想重生在這一世,她還能緬懷承歡父母膝下那久違的溫暖,結果還沒清晰她記憶中那兩副相貌,就得知最後的一百年裡,她再也見不到那兩個她生命裡最親近的人了。

  真的只是不同的宿命軌跡變了嗎?

  聽程峰和楊芋的描述,估計她的祖籍是沒變的,應該是十年前發生了些什麼事才導致父母雙雙離世,而她們舉家從湘南搬遷到了秦省。

  “小落,兔子吃到離你的手近了就要趕緊松掉,不然一直讓它順著啃下去會啃到手的,被兔子咬到也會疼哦!”楊芋提醒的話剛落,陵碧落喂著葉子的食指就被兔子咬了口。

  “嘶!”突然的輕微疼痛感把走神的陵碧落拉回眼前。

  低頭一看,白嫩的食指尖上,一道三菱形的小傷口處開始冒出滴滴血珠,陵碧落剛要抽回手,籠裡的兔子卻又將三瓣嘴低下來,再一口咬住她冒血珠的指尖,小舌頭幾卷幾卷,一下把那上面的血給吮掉了不說,還很美味似地又抱著那傷口,當喝水似地吸了好幾口血。

  “啊!這兔子!它怎麼還咬第二回啊!”

  楊芋連忙掐住兔子的嘴,把陵碧落的手指扯出來。

  陵碧落倒是沒什麼感覺,一兔子咬的傷口,能疼到哪兒去!下意識的吸口氣也只是因為走神覺得突然而已,可楊芋反應就激烈了,分開陵碧落和兔子後,猛的提起籠子就往地上一扔,把裡面的兔子摔得七犖八素的,又扯過陵碧落的手恨恨的嚷著這兔子也欺負小落,第一口咬到是順著葉子吃過去的,怎麼竟然還去咬第二口?

  咋乎乎的聲音讓程峰也緊張的跑過來看。

  “你可真是張烏鴉嘴!這個不會被感染吧?”程峰抓著陵碧落被咬傷的食指細細的看。

  陵碧落只能任著他們撥弄,實際兔子第二次並沒有咬她,只是舌頭吮了她傷口處冒出的血珠,看那上面只有一個傷口就知道,可兩人都像自家剛出生的小嬰兒被咬了一樣緊張,她有那麼嬌貴嗎?

  “那倒不會,你拿點碘酒和紗布棉簽來。”

  楊芋家裡頭就養兔子的,對這些比較在行,手熟練的一捏就止了血,又招呼程剛去拿包紮用品。

  陵碧落一句話不說由著楊芋給自己當大傷口一樣包紮,她轉過頭去看地上籠子裡的兔子,卻見那兔子有些瑟縮的蹲在籠中一角,兩隻爪子人性化的攀著細鐵杆,一雙紅彤彤的眼睛也盯著陵碧落,可憐巴巴的樣子。

  嗯?

  陵碧落眼眸中泛出層疑惑。

  她感覺她撞入了一雙帶著感情的眼中,就像人類的眼神一樣,那只兔子的眼睛裡,好像多了些什麼……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