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穿越重生 > 重生之最強商女

第一卷金麟墜池風雲即現 【012】重新上小學?

書名:重生之最強商女 作者:十七妃 本章字數:2611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8:59


  “聽說了嗎?陵家那個傻小落不傻了!”

  “這是新聞啊,哪能不知道呢!我婆婆當時跟去看了,聽說是一位遠方來的得道高僧給點了下額頭,然後腦子就一下靈光了!”

  “真的啊?那這和尚不是法力高強?他現在在哪呢?”

  “嗨早走了!人家好像就是為了來點化這陵家丫頭的,點完就走了!”

  “那這麼說,這陵家還是有菩薩庇佑啊!不然和尚怎麼不來點點我家肖浩呢,給我這肖浩點下,肯定要聰明百倍啊!”

  “你家肖浩年年第一還要點什麼呀!我看呀!還不如點我家小玲呢……”

  農村裡的新奇事不多,哪家丟了只雞,哪家娶了個媳婦,都能讓村裡頭這群婦女聊上個半天,而像村裡家喻戶曉的傻子陵碧落突然不傻了這種新奇事,是足以讓那群無聊了就愛扯話題的婦女們,八卦上十天半個月的。

  只是這一個星期裡,陵家傻小落總是不怎麼出房門,害那些當天沒有圍觀到的人好奇不己。

  實際是因為陵碧落這幾天裡根本就不在家,陵老爺子把過年的臘味全用完了,又得重新打,這幾天都是一大早就背著獵槍出門,於是陵碧落便每天都去死亡林裡打座,那裡的靈氣充裕,空氣品質比外面要好,閑來沒事,她就會去那裡面盤座調息或者練習以前常用的武學招式。

  自從上次用彈珠打死大狼狗後,陵碧落就開始在有空時打座練功了。

  因為這具身體本來就有陵老爺子傳的一身功力,加上以前的武學招式全刻印在她腦子裡,遇到危險,她下意識的就會出手,但是她也發現,這具身體的強度、柔韌度和靈活度遠遠比前身差,這種不習慣讓陵碧落決定重拾以前一身登峰造極的武藝。

  也幸得陵老爺子傳了她這一身內力,加上她大腦裡保存著積累千年的武學招式,想要重拾以前的能力至少比普通人要容易得多。

  自摘掉“癡傻”標籤後,陵碧落也從她原來那一堆惡俗的大紅花裡解放出來了,再也不需要每天紮好幾個辮子。

  只是衣櫃裡那些衣服款式都過於幼稚,看起來就像大號的童裝,好在陵碧落是個能講究,也能將就的人,隨便穿上件大紅色娃娃領外套,再找了條洗得發白的喇叭牛仔褲。

  一頭長髮隨意束了個馬尾,帶著幾份慵懶與閒適,陵碧落坐在屋後兩顆松樹間紮的秋千上,腿上趴著只兔子,雙手抓著兩邊的秋千繩一搖一晃的蕩著,銀玉墜地的清冷聲音自她朱唇傳出。

  “不能掉下去,不然就不要你了。”

  苦逼的小兔子只有用它並不擅長攀岩的爪子,死死抓住陵碧落的衣角,每當陵碧落往後高高蕩起的時候,它都擔心自己會垂直吊起來,然後直直墜落在地,摔個屁股開花,還要悲慘的被主人拋屍棄野。

  “哈哈!它還真聽得懂的樣子,竟然這樣都沒讓自己掉下去。”身後給陵碧落推秋千的楊芋大笑。

  轉眼七天過去,因為今天星期天,楊芋和程峰一大早就跑了過來,喂完兔子,程峰又搬出桌子埋頭寫作業,楊芋則跑到陵碧落後面幫她推秋千。

  秋千是陵碧落和楊芋昨天一起紮的,為此,楊芋興奮了好久,昨天讓陵碧落推她蕩了半個多小時,今天非要讓陵碧落坐在上面她來推。

  “芋子你作業寫完了?”正寫作業的程峰抬頭打斷她無趣的笑聲。

  “那當然,昨晚我寫到淩晨兩點,就是為了抽出時間來……”楊芋得意的揚眉,隨即她想到什麼,恍然一拍額頭:“哎呀

!我差點給搞忘了,我特地抽出時間來是要教小落學寫字的!”

  “學字?”陵碧落側頭。

  “是啊!小落你以後也要跟著大家一起上學了,得加緊學字才行,不然到時候會很辛苦的。”

  “嗯,芋子說的沒錯,小落你落下了近九年的功課,靠一年兩年補上來是不可能的,但是現在加緊從基礎學起也不晚,先讓我和芋子教你一些簡單的,明年你就去村裡小學報名,你的情況特殊都是知道的,相信上一年級的話,校長那兒也不會不通融。”程峰也神色憂然地放下書,嘴裡說得輕鬆,但他對陵碧落的以後還是很擔憂的。

  楊芋和程峰都在鎮上中學上初三,平時都是放周假,一星期回家一次,上次在陵家吃完晚飯,第二天就去了學校,也沒親眼看到陵碧落這一星期在家裡是什麼狀態。

  按他們的邏輯,陵碧落現在已經恢復了神智,就不能再像以前一樣只要無憂無慮就好,以後長大了,誰也不會因為她小時候是癡傻就同情她,既然已經脫離了癡傻的身份,她就會被當成普通的正常人一樣被嚴格要求對待,而如果到時她達不到普通人的水準,將會面對很殘酷的現實。

  看著兩人臉上沒掩飾住的憂心,陵碧落盯著他們怔了怔,才道。

  “不用學字。”

  “為什麼啊?難道你不想上學嗎?”楊芋問道。

  “我識字。”陵碧落搖搖頭,上學,是要上的,這個年齡該做什麼事,她自然也應該做什麼事,想明白了他們的擔憂,陵碧落淡然解釋。

  “以前沒有記憶只是針對事件,不包括學識。好歹吃了15年飯,長期和你們在一起,耳濡目染之下,有些東西便化為了本能,只是以前的大腦發揮不出它的能量而已。”

  見兩人還一臉愕然的盯著她,她只好解釋得更詳細點,實際都是面不改色地胡話連篇。

  “就像怎麼吃飯,怎麼走路,怎麼說話,這些常識也是要靠學的,既然以前我會走路會吃飯,也一樣學得會其它,只是大腦承受不住和你們一樣的運轉,現在它機能恢復正常,以前所儲存的東西都能正常使用。明白嗎?”她嗓音還跟以前一樣綿軟,可語氣清冷淡然,明明那帶著嬰兒肥的臉蛋怎麼看都稚嫩柔弱得很,可那眉眼間卻有一股讓人不可置喙的氣勢,程峰突然覺得,這一刻的小落和夜辰哥有點像。

  “明白……好像又不太明白。”程峰注意到陵碧落剛用了個成語“耳濡目染”,但他不太能很好地理解這種奇怪的說法。

  “也就是說,你真的知道寫字?那小落你把你名字寫給我看看!”楊芋連忙把程峰的作業本拿到陵碧落眼前。

  這孩子氣的舉動,叫久居上位又孤傲千年的陵碧落頗有些不習慣,不著痕跡地推開遞到眼前的作業本,她抱著兔子從秋千上站起身,語氣清冷的道:“好了,說了識字就識字,你們不需要擔心,有空時給我講講你們現在學的題就好,明年我和你們一起上初三。”

  “什麼?上初三?”

  兩人又齊齊怪叫,對視一眼,都拉下了嘴角,小落不會沒好全吧!

  陵碧落無意解釋太多,這些天聽到村裡人傳開的流言,大都是把她恢復正常的原因歸結于那天老和尚的身上,明明誰都說不出個細節來,卻講得神乎其神,竟也沒人懷疑過這裡頭的文章。

  這種科學無法解釋的事情,一旦蓋上迷信色彩,農村人比城市裡的人更容易接受這種匪夷所思的現象。

  不過對她來說,這倒是件好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