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穿越重生 > 重生之最強商女

第一卷金麟墜池風雲即現 【017】無理由信任

書名:重生之最強商女 作者:十七妃 本章字數:3200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8:59


  接下來的幾天,百嶺村裡茶餘飯後的話題大部分都是在聊陵碧落,只是似乎變了點風向。

  可能嫉妒陵碧落這奇跡般的好運,不少婦女們吐出的話都酸得很。

  甚至村頭的羅青花還話裡話外,指責陵碧落以前盡給村裡姑娘帶了個壞榜樣,扯著虎皮做大旗地讓陵碧落趕緊去上幼稚園,還讓她把家務都給包了。

  每次一聊起陵碧落,她就扯著嗓子叫嚷:“好了頂什麼用,那肚子裡沒點墨水,這往後走了出去還不是得人家一句傻子傻子的叫!”

  陵老爺子不知道這股風是怎麼刮起的,饒是早已入靜的心,聽到這種話,也還是讓他眉頭能夾死只蒼蠅。

  這些老娘們嘴巴怎麼就這麼帶厭!

  這些人,只看到她家小落被寵,要想過這種日子,也傻一個給他看看!

  若是能做正常人,誰願意用這種所謂“好日子”去換個癡傻!

  早在以前,他就找人給陵碧落治過,可任憑到哪個大醫院遇到哪個大醫師,都拿陵碧落的癡傻素手無策。

  陵老爺子以為,陵碧落就這麼一輩子傻下去了,既然她腦子都不正常,又何必用正常姑娘家的路來要求她,不嫁人就不嫁人,他要是走了就讓陵夜辰養她一輩子,就當自己小孩一樣養,陵夜辰去了就讓他兒子接著養。

  老天奪了她一些東西,他們這當親人的總得補她另一些東西。

  以前他沒怎麼搭理鄰里鄉親那些怨言,橫豎他家小落自己沒什麼感覺。

  可現在聽這些長舌婦見不得人好的嘮,不舒坦之余,陵老爺子琢磨著,是不是要換個地方呆了。

  以前他們就是這村子裡融了十多年都融不進的一家,而從小落恢復神智後,這種格格不入的感覺更甚了。

  說不清道不明,這幾天他觀察小落恢復正常後的樣子,變化之大讓他隱隱有一種這個村子把他家小落困住了的感覺,她的人生既然都已經發生了轉折,那麼生活也應該開始變化,他應該讓她走出去,去迎接新的生活。

  陵老爺子兩位好友和陵夜辰都在安市,小落往年也去過幾次,要不搬去安市?

  這念頭一起,陵老爺子就沒了睡意了,開始琢磨著搬家去安市的計畫。

  第二天一早,天還沒露白,程峰就跑到了陵老爺子房間外敲窗,這時候正是初三學生去鎮裡學校的時候。

  昨天程峰忘記告訴陵老爺子一件事,待陵老爺子撐開窗戶,他低著聲把昨天白天陵碧落說要明年直接跟著他們到鎮裡上初三的話給老爺子說了,這事兒他是沒有底氣去信陵碧落的,畢竟眼見為實,陵碧落當時鎮壓住他們的氣勢也只是一時,過後程峰一反應過來還是沒法堅信,小落不聽他們的勸,還是得讓陵爺爺出馬。

  讓程峰沒想到的是,隔天他在學校接到父親打來的電話,內容卻不是陵老爺子說服了陵碧落,而是他們兩爺孫明天就準備上安市!

  不知道爺孫倆怎麼聊的,暫時的決定是,陵碧落不去鎮裡讀初三,從現在到明年9月高一開學的時間裡,他們就住在安市,然後給陵碧落請家教,托關係讓陵碧落6月份參加中考,然後報考安市一中。

  程峰聽得咋舌,不到一年時間,什麼家教能讓一個落了八年多功課的學生學到初三的水準啊!

  語文、數學、外語、物理、歷史、生物、化學、地理。這多少門課,得請多少個家教啊!小落一天不得累死啊!

  連他們都覺得累,小落這近乎空白的腦子能消化得過來嗎?

  “算了你和芋子回頭也別去勸了,這樣走也有這樣走的好,要真按你們出的主意,小落現在上個三年級,正常讀到大學還得多少歲了,這不是間接暴露她的不正常嗎?現在這樣辛苦一點,要真能進了高中,成績好不好都無所謂,有她哥幫忙,她也不怕進不了大學的門,至少這樣以後出來,頂多就是在校成績不好的一個畢業生,至少學歷經歷都正常,總比人家拿異樣眼光看她的好。”程洪到底是老爸,看問題就比程峰要全面點。

  “是這麼個理。嘿嘿,還是老爸厲害。”程峰抓著電話撓頭。

  “少拍馬屁。”程洪笑著斥了他一聲,又正了正色道。

  “你看能和芋子一起轉校不,你陵爺爺歲數大了,什麼事不一定能顧得小落周全,要是她在學校遭欺負了

,或者在外遇到什麼麻煩和危險可不好搞。以你和芋子的成績考進安市一中是沒問題的吧,乾脆也別等高中再去了,這期放假我就給你們辦轉校,早些過去幫忙照看著小落。”

  雖然措詞是商量著的,可程洪並沒太濃的商量口吻。

  一是清楚程峰和芋子對這事壓根不會反對,二是這件事,他們點頭也得做,不點頭也得做。

  不出意外的,程峰理所當然地答應了,掛了電話,周圍從他身邊路過的同學好奇又羡慕地盯著他收進口袋的手機。

  這哪班的同學啊?才初中家裡就給配了手機,家裡真有錢?莫不是鎮上家裡開店的?

  有女生放慢了腳步,躊躇著要不要去搭個訕,而程峰壓根沒關注身邊的羨灩目光,掛完電話就直奔楊芋的教室了。

  對於陵碧落的變化,陵老爺子要比程峰和楊芋他們敏感多了。

  按陵老爺子觀察起來,總覺得這種變化根本不像一個人身上能有的變化,可他這一生裡見過不少稀奇事,卻唯獨沒見過癡傻了十多年的癡呆變清醒的事,而且是一生下來就癡呆,誰知道人家原本的性格到底是什麼呢?

  雖然陵碧落現在過於清冷安靜、我行我素還透著一種上位者才有的脾性讓他有些不習慣外,但總的陵老爺子還是能接受的。

  “小落,請家教的話,一共有八門課程,每天每門課程都學的話,你可就沒什麼休息時間了。而且越到高年級課程越不好學,要不咱學到明年9月份,到時候你再讀一年初三,晚程峰他們一年進高中怎麼樣?”

  昨天陵碧落一提出明年上初三第二期的決定,陵老爺子毫無考慮就答應了。

  答應下來後,他再提出不去鎮裡直接到安市請家教的建議,陵碧落想了想,覺得也可行,就同意了。

  剛過了一天,現在陵老爺子又提議了,其實陵碧落最開始的決定不是他心裡最理想的,只是為了不直接否定她,所以採用了這個迂回策略。

  陵老爺子這些天也算摸清了陵碧落一些脾性,有一點,陵碧落特別不喜歡別人否定她的話,質疑她的決定。

  她也不會跟你理論或者來勸服你,只是就那麼靜靜的看著你,沒有感情沒有溫度的盯著你。

  別人感覺不明顯那種從陵碧落眼裡散發出的壓力是怎麼回事,但陵老爺子一生習武,這種來自於氣勢上的壓力他最熟悉不過了。

  弄得陵老爺子困惑得很,看來他家小落突然恢復正常絕對不是什麼那素袍老僧隨手一點給化解的。

  這裡面可能有些不為人知的故事,小落估計有些奇遇。

  只是顯然小落從沒打算說出來,他也就沒必要去追問了,總之,結果是好的。

  陵碧落拿了根苜蓿草伸進兔籠子裡,語氣清淺地道:“先請家教吧,到時候看我學的程度再看看要不要改主意。”

  學校這個地方,陵碧落已經一千年沒踏足過了。

  除了腦中模糊的一排排學生坐在一個方形的教室裡,前面一張檯子一個老師外,她連黑板這種東西都是近幾天慢慢適應了新的生活才想起來的。

  這樣的情況,前世學的那些東西想讓她這一世完全的套上去是不可能的。

  那些課程對自己而言到底難不難,陵碧落自己也都不太確定。

  語文這種完全融進了生活的課程完全沒問題,靠死記硬背的歷史地理生物什麼的於她也沒難度,只是不知道數學物理化學上那些生活中極少運用到的知識她複習起來難不難,時間一久最能考驗人了。

  同一時間進的腦子,有些東西慢慢被拋在了時光之外,有些東西則隨著時光的沉澱,化為了一種腦意識的本能,就像說話吃飯走路。

  活了一千年的她是不會在意分數和學歷這種東西的,但是她的驕傲不容許她在這種小事上留下瑕疵。

  十多歲的孩子都能做好的事,她沒道理以不在意的理由去輕視。

  陵老爺子見陵碧落這神情,想了想,覺得自己應該多給予陵碧落一些信任。

  孩子的心都是敏感的,真正的信任,就是要無理由,沒見過真相的信任,才能感動到人心裡去。

  他希望這種來自親人的信任能化為鼓勵,或許他真能見到奇跡也說不定。

  “那也行!那我準備下,就這兩天上安市,早一天過去就多一天時間。”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