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嫡女歸來:冷王盛寵小醫妃

正文 第1章 庶姐和夫君的陰謀

書名:嫡女歸來:冷王盛寵小醫妃 作者:麻倉洛 本章字數:4188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08


二王爺府。

“嬤嬤,這生產之日快到了,你說孩子生得像我,還是像王爺多一些?”

百花盛開芳香撲鼻的花園之中,女子滿懷期待的說道,手護著圓滾滾的肚子,臉上幸福的神采毫不掩飾。

身穿藏青色衣裳的方嬤嬤聽見這問話,眼底飛快的閃過一絲不屑,“回王妃,奴婢不知道。”

謝琬琰並沒有在意方嬤嬤的神態,她雙手合在胸前,虔誠地祈禱。

她覺得呀,肯定是像她多一點,最好還像一點娘親。

她的娘親瑤華長公主最是和善美好了,她希望呀,自己這胎是個女兒,性格呢,就和娘親差不多,多惹人愛呀!

她這麼想著,嬌聲笑了起來,活脫脫的一個幸福的小女人。

“對了嬤嬤,我今日還沒有見過王爺呢,他是不是在書房,我們去找他吧!”謝琬琰突然說道。

方嬤嬤神色一緊,貌似大小姐剛剛過來……

她出聲勸阻道,“郡主,這萬一叨擾了王爺辦公就不好了。”

謝琬琰完全沒有注意到方嬤嬤稱呼的轉變,她有些遲疑,“嬤嬤說的也有道理……”

王爺對她如此好,在她及笄禮上一次意外被流氓看光了身子,被賓客發現淪為眾人笑柄之時,她的親生父親要把她送去道院了結殘生,是王爺挺身而出,不顧流言蜚語,依舊履行了婚約,把她迎入府中。

華風,這個她最愛的男人。

謝琬琰想到往事,她又忍不住露出幸福的笑容。

突然,她的臉色一變,肚子突然劇烈的抽搐起來,孩子的腳在狠狠的踢著她的肚皮,水跡順著腿部流了下來——

她要生了!

方嬤嬤的神色倒是沒有多大的變化,她平淡的吩咐,“把郡主送進產房。”

早生晚生都一樣,遲早要死的。

寬敞的房間之中,謝琬琰滿頭大汗,她能感受得到,自己的孩子快要降生了,她更加用力——

“哇!”

響亮的哭聲響起,謝琬琰身子一松,她的鬢髮已經被汗水打濕,狼狽得不成樣子,可是她的臉上,卻掛著一個喜悅慈愛的笑容。

“嬤嬤,給我看一看孩子。”

方嬤嬤抱著漸漸停止了啼哭的孩子,並沒有抱給謝琬琰,反而是朝門外行了個禮,“王爺,王妃。”

什麼王妃?她不是在這嗎?

謝琬琰有點疑惑,不過乏力的她並沒有想太多,催促道,“嬤嬤,給我看一看孩子。”

方嬤嬤卻還是沒有動彈,這讓謝琬琰心生不妙的預感。

門檻跨過一隻精緻的繡花鞋,碩大的珍珠綴在鞋尖,折射出明亮的光芒,“妹妹,姐姐來看你了。”

嬌媚的女聲響起,一名妝容精緻的女子隨即出現在謝琬琰的眼前,產房撲鼻的血腥味讓女子忍不住以帕捂鼻,眼露厭惡,脖頸上朵朵紅痕綻放,誘人嫵媚。

謝琬琰看在眼裡,她心裡不妙的預感愈來愈深,下體的疼痛讓她回過幾分理智,“姐姐,嬤嬤怎麼不把孩子讓我看一看?”

“一個通姦生下的賤種,有什麼好看的呢?”謝玉嬌慢條斯理的說道,留得兩寸長的紅色指甲緊緊掐住了嬰孩的臉頰,孩子受疼,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長姐脖頸曖昧的紅痕,和往日勃然相反的態度,以及方才方嬤嬤對門外那一聲恭敬的王爺王妃,謝琬琰似乎明白了什麼。

她的手緊緊攥著床上墊著的被褥,她艱難的撐起一個笑容,心裡還存著一絲僥倖,不會的,不會的,長姐從小到大最是疼愛她了,王爺也是一心一意愛護她。

不會的...

“姐姐,你把孩子弄疼了。”

謝玉嬌突然笑了起來,臉上得意極了,她扯開了華麗的外裳,指著上邊如紅梅一般朵朵盛開的紅痕笑道,“妹妹,方才王爺甚是熱情呢,你和下人私通的事情,姐姐都知道了,沒關係,姐姐今後啊,會替妹妹好生照顧王爺的!”

謝琬琰無法再自欺欺人了,她看向謝玉嬌脖頸上的紅痕,簡直要刺瞎了她的眼眸,身下似乎有液體流出,房中的血腥味越加濃郁。

“我沒有私通,那是王爺的孩子!”一出聲,她才發覺自己的聲線早已嘶啞。

一個是她一心敬重的長姐,一個是愛慕的丈夫。

他們怎麼能做出這種事?

“噗。”仿佛聽到什麼好笑的笑話,謝玉嬌朝門外喚道,“王爺,您親自進來和妹妹說罷。”

讓最愛的人親手賜予傷害,這是多麼難過又痛苦的事情啊!謝玉嬌想著。

謝琬琰抬頭看去,昨夜還在海誓山盟的郎君,此時仿佛換了一個人似的,冷酷,無情,甚至厭惡的望著她,仿佛她是什麼髒東西一般。

華風緩緩開口說道,“和下人私通

的孽種,還不快給我處理掉?”

這是不留那孩子的意思了,謝玉嬌心中一喜,她還擔心華風會心慈手軟呢!她扔給方嬤嬤一把匕首,“喏,用這個了結了孽種的命吧。”

匕首閃亮的刀尖讓謝琬琰心慌意亂,她不知哪裡來的力氣,撐起虛弱無力的身軀,“不,我沒有私通,王爺,那是你的親生孩子啊!”

他怎麼能親口說出這麼殘忍的命令呢?

她手一滑,整個人滑落在地上,鮮紅的血跡滲透了厚重的地毯。

她根本就沒有私通,這一點,華風最是清楚不過了!

可是華風,像個局外人,冷冷的站在了一旁,對嬰孩受痛的慘叫聲置之不聞。

那是他的親生骨肉啊!

謝琬琰紅了雙眼,嬰孩的慘叫讓她心如刀割,她恨不得飛過去把方嬤嬤手裡的刀給踢飛,可是她毫無力氣,渾身都在疼痛,只能用最大的力氣慢慢的爬過去。

她的孩子在哭啊!

哭得這麼慘!

一雙繡鞋停在了謝琬琰的面前,“你是不是覺得很痛苦?痛苦就對了,看見你這麼淒慘,我的這顆心啊,那叫一個歡快那叫一個開心。”

憑什麼她當了多年的庶女,明明她的母親和父親才是相愛的,可是卻被一個長公主佔據了正室之位?憑什麼謝琬琰一出生就被封為郡主,享受無數榮華,而她要被恥笑成妾生子?

無數的不甘讓謝玉嬌的臉看起來有些扭曲,不過下一秒她就露出了如花笑顏,再高貴的郡主,現在不也是被她耍得團團轉,在她腳下哭泣?

方嬤嬤懷裡的孩子停止了氣息,她把手裡的死嬰扔向了謝琬琰,眼裡帶著清晰的得意,所謂的郡主也不過如此。

血肉模糊的嬰孩讓謝琬琰再也支撐不住,一口血從喉嚨噴了出來,這是她十月懷胎生下的骨肉,卻被這些人給生生殺死!

不——她的孩子一定還沒有死!一定還有救!

她要找大夫!

她放下了所有尊嚴,紅著眼眶哀求道,“長姐,王爺,求你們了,救一救他。”

她懷裡的嬰孩分明已經停止了呼吸——

“妹妹,你不是最愛醫術了嗎,你自己去治呀!”謝玉嬌笑得張揚。

華風不耐,直接一腳把她懷裡的孩子踹飛,撞在牆上,那片牆角頓時染上了一片紅色,血腥又殘忍,讓人觸目驚心。

謝琬琰痛到簡直無法呼吸,她嘶啞著聲音道,“虎毒不食子,華風,你好狠的心!”

他們在她淪為笑柄的時候第一個出來護著她,可是卻在她最幸福的時候如此待她,像早已編織好的美夢,一下子打破碎,還碎得一塌糊塗。

咯咯的笑聲響起,在充滿了血腥的房間之中格外的陰森,“想知道為什麼嗎?我的好妹妹,你在及笄禮上,那個流氓的安排,可是我和王爺親手做的呢!”

什麼?

謝琬琰是瑤華長公主之女,生來就被封為郡主,風光無限,生母早逝,後母長姐對她慈愛極了,她也真心的接納他們,並未作出半點對不起的事情,甚至還幫了她們不少——

“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十五歲及笄禮上所發生的一切,是她的噩夢,她原本以為這是一場意外,結果竟是她最親近信任的人一手策劃的!

這個她一心敬重的長姐,一心愛慕的丈夫,是把她推入深淵的罪魁禍首!就連她剛剛出世的孩子,也活活死在她們的手中!

謝玉嬌似乎越來越開心了,她依偎在華風的懷裡,“因為你搶了我的嫡女之位啊,你的娘親,那個高高在上的長公主搶了我娘的正室之位!害我從小就被人家恥笑出身,哦對了,想必那個高貴的長公主殿下到死都不知道,自己的死因是丈夫和姐妹一手策劃的呢,也是她活該,居然和姨娘稱姐道妹,真是蠢到了家!”

她的娘親居然是被父親和後母害死的?

他們怎麼敢!怎麼敢!

謝琬琰胸腔氣血翻騰,直接吐出一口血。

“行了,鳳佩已經到手,留著她也無用了。”華風皺眉,仿佛不願意呆在這個充滿血腥味的屋子裡。

那鳳佩是娘親的遺物,能掌管娘親手下的皇室暗衛,原來所有的疼愛,所有的海誓山盟恩愛纏綿,全都是為了一塊鳳佩而做出的假像!

謝玉嬌笑得嬌媚,她靠在男人的胸膛上撒嬌道,“妹妹做出通姦這種事情,就得承受這份苦果不是?正好給姐姐提供一個樂子,姐姐還沒有見過沉塘呢。”

剛剛生產完虛弱的謝琬琰被方嬤嬤大力的扣住雙手,她紅著眼,一字一句擲地有聲的恨道,“謝玉嬌,華風,殺母之仇,毀兒之恨,來生我必千百倍償還給你們!”

冰冷的水逐漸浸過她的耳鼻,謝琬琰拼命的瞪大眼,看著在岸上相依偎的姦夫淫婦,一滴眼淚從紅透了的眼眶滑落,和冰涼的水融為了一體。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