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嫡女歸來:冷王盛寵小醫妃

正文 第28章 動了胎氣

書名:嫡女歸來:冷王盛寵小醫妃 作者:麻倉洛 本章字數:2525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08


阿依從地上撿起一片兩指寬的樹葉,“阿依將打落走廊那邊行走的婢女的簪子,郡主請看好。”

說完,手指一甩,樹葉朝那個方向飛去。

下一秒,走廊那邊的響動就傳了過來,“誰砸的我的簪子,我剛剛才買的新簪子啊!”

那婢女的簪子落地。

謝琬琰輕輕的鼓起掌,她驚歎極了,從亭子這裡到走廊,有百米之遠,而且還是打落婢女發簪上的簪子,需要技巧和準確的力度才能做到。

阿依這一手,確實是太厲害了。

“很厲害哦。”她誇讚道,彎彎的眼眸含著笑意,煞是好看。

阿依笑了一下,似乎有些不好意思,“這只是雕蟲小技,郡主過謙。”

謝琬琰臉上的笑容仍舊沒有散去,有阿依在她身邊,她對上蘇荷母女的把握就大了幾分。

不過,想要徹底扳倒蘇荷母女,還是需要慢慢計畫才可,畢竟蘇荷的根基在這太傅府中太過深厚。

看來明天,她必要去看一下養胎的月姨娘了。

第二日,謝琬琰起得有些晚了,紅棗糖水煮好的時候,已經快到了正午,她帶上阿依去了月姨娘的住處,而阿顏,被她留在明華院看著。

阿依初來乍到,她得帶著她去刷刷臉。

月姨娘對謝琬琰的到來十分的熱情,“妾身平日裡一個人孤獨得很,又因為要養胎不能隨意出去,今日郡主一來,妾身就覺得十分的開心呢。”

謝琬琰細細的打量著月姨娘,她的臉色微白,卻絲毫沒有影響她的清麗,反而多了幾分惹人憐惜的脆弱。

這位姨娘可是十分不簡單,枕頭風竟是可以影響到謝太傅和蘇荷之間的感情,倒是有幾分本事了。

“琬琰這次過來,也是想讓姨娘嘗一嘗琬琰親手做的紅棗糖水,姨娘肚子裡的弟弟妹妹,琬琰可是滿心期待的,姨娘可要好好養著身子。”謝琬琰說著,讓阿依盛了一碗紅棗糖水放到月姨娘的面前,糖水中還有銀耳等物,看起來賣相十分好。

“這怎麼使得,郡主千金之軀,竟為妾身下廚。”月姨娘臉上佈滿了受寵若驚,她還想站起來道謝,被謝琬琰給制止了。

謝琬琰眨眼,狡黠的笑容在她唇畔若隱若現,“這也不算是下廚,而且,這是我頭一回弄的糖水,母親那般忙碌,祖母又被祠堂那事弄得心煩意亂,琬琰都不想前去叨擾,所以才來找了姨娘,姨娘不必客氣。”

月姨娘似乎才放下心來,她喝了一口,笑容更加燦爛了,“郡主親手煮的糖水,不是妾身誇張,妾身這說的都是實話,可比其他人做的多了幾分滋味和不同來。”

謝琬琰自己也喝過,聽月姨娘這麼說,她臉上隱隱有自豪,“是我這個糖不一般,是先放置在芳香的花瓣上了,染上了花香,才下水煮的。”

“難怪,倒是比旁的喝起來更加不同。”月姨娘笑著又喝了一口。

謝琬琰也讓阿依盛了一

碗來喝,她舒坦的眯起眼,只聽月姨娘問道,“郡主身邊的這位婢女眼生得很,可是昨日夫人選留在身邊的?”

看來昨日的事情,月姨娘一清二楚,她院中的那些個丫頭誰是誰的眼線她都不清楚,不過肯定少不了月姨娘的。

她點了點頭,“是昨日留在我身邊的,不過不是母親選的,是我選的,我覺著母親選的那個丫頭我不喜歡。”

月姨娘忍不住打量了謝琬琰一眼,這丫頭也不知道是真傻還是假傻,她想了想,“還好不是夫人選的,夫人一向…不知怎麼跟你說才好。”

“母親她挺好的呀。”謝琬琰歪了歪頭,似乎不理解月姨娘話裡的意思。

見她這模樣,月姨娘就確定了,這還是原來那個蠢傻被捧得不知天高地厚的郡主,她正想說話,突然痛呼一聲,“我的肚子好疼……”

身旁的丫鬟頓時就慌了,疊聲讓人去請大夫,謝琬琰伸手為月姨娘把脈,發現似乎有小產的徵兆,應該是接觸到了什麼寒涼的寒物。

想著,謝琬琰就看了一眼桌面上的糖水,她能百分百的確定,這糖水沒事,可月姨娘偏偏是在服用糖水之後出事的,這麼巧就不得不讓她深思幾分了。

月姨娘顯然還有理智在的,她緊緊拉住謝琬琰想收回去的衣袖,“郡主。妾身知道郡主的醫術不淺,求郡主救一救妾身腹中的孩子啊!”

謝琬琰輕聲哄著月姨娘道,“我知道的,姨娘你先放開,不要緊張,情緒波動不要大,你的孩子沒有事情的。”

月姨娘漸漸平靜下來,手緊緊攥著袖口上的花邊,臉色微白。

謝琬琰在她身上的幾處穴道按摩了一下,月姨娘頓覺腹中疼痛輕了些許,她感激的看向謝琬琰,“多謝郡主。”

大夫很快就請過來了,還有太傅老夫人和蘇荷,都趕過來了,老夫人一進來就忍不住罵道,“好端端的怎麼會腹痛?是不是又是某些人暗地裡使了絆子?”

說完還不忘暗戳戳的看了一眼蘇荷,蘇荷被老夫人這麼暗說,臉上的表情沒有任何的變化,倒是太傅心疼自己的心肝,“母親,您怎麼說話的,荷兒她處處都做到了最好,您不滿意也就算了,還亂扣什麼屎盆子。”

說罷,太傅一屁股坐到了月姨娘身邊輕聲摟著月姨娘哄。

謝琬琰站在一邊冷眼看著這幾個人的表現,她對太傅嗤之以鼻。一邊心疼蘇荷,一邊又心疼月姨娘,不過是個花心種,而偏偏,這樣的人是她的生身父親。

她覺得心中莫名的沉悶。

屋子裡眾人各懷心思,大夫收回為月姨娘診脈的手,“姨娘這是觸碰了什麼寒涼的東西,才導致腹痛,剛才我觀姨娘的脈象,似乎幾處穴道被動過,正因為如此,姨娘才只是動了胎氣,保住了胎兒,不知道這施展穴道手法的高手是?哦對了,姨娘近來可有吃過什麼不妥的東西嗎?”

一聽是因為謝琬琰之前的按摩穴道才保住了胎兒,月姨娘忍不住抽泣起來,“是郡主,是郡主救了我的孩子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