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嫡女歸來:冷王盛寵小醫妃

正文 第33章 潔癖男

書名:嫡女歸來:冷王盛寵小醫妃 作者:麻倉洛 本章字數:274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08


門外進來一人,正是謝太傅,他下朝回來,卻聽見明華院吵吵嚷嚷的,正尋思著找機會訓斥謝琬琰一頓。

他一進來就說道,“你這個不孝女,又惹你母親生氣了嗎?”

還未搞懂情況就這麼說,她的父親對她的不滿,看上去已經積累到了一定程度了,謝琬琰不禁有些疑惑,她有做什麼傷天害理,對不起謝太傅的事情嗎?

要認真說起來,恐怕是謝太傅虧欠她,也虧欠了她的娘親。

他是一個徹頭徹尾的人渣,披著一個文官的皮,卻寵妾滅妻,豬狗不如。

蘇荷見謝太傅來了,把握又大了幾分,“老爺,是琬琰的夫子病了,我想移到莊子上養病,琬琰卻不依。”

明王妃前段時間給謝琬琰請了一名女夫子的事情,謝太傅是清楚的,就是因為如此,他還暗地裡生氣,感覺自己的面上無光。

謝家的女兒的夫子是別人請的,傳出去恐怕別人要笑掉大牙了。

他冷哼一聲,正想同意,視線落在何蓮單薄的身軀上,這一看,卻無法移開眼了。

何蓮長得不算美,卻十分有氣質,十分的耐看。

她的一舉一動,都充斥著宮廷的禮儀,和充滿墨香的書卷氣,在謝太傅的眼裡,何蓮比不上當年的長公主絕色天香,可是那氣質,卻和長公主一模一樣。

因為生病,何蓮看起來有些脆弱。

他眼裡忍不住露出像二八少年對心慕女子的緊張和眷戀來。

他的異常,自然逃不過蘇荷和謝琬琰的眼睛,蘇荷驚得咬牙切齒,同床共枕這麼多年,她自然明白謝太傅的這種神情意味著什麼!

而對於謝琬琰,她也是狠狠一驚,謝太傅最喜歡的就是帶著書卷氣的女子,還有像蘇荷那種易碎的白蓮花類型的女子了。

當年蘇荷就是因為出身落魄的書香世家,身上帶有書卷氣,才讓太傅寵愛了十幾年之久。

而何蓮,那股書香氣息,仿佛與生俱來,比蘇荷強了十倍不止。

謝太傅這是看上了何蓮啊!不行,必須要阻止!謝琬琰雖然缺少了一個謝太傅的枕邊人,但她是絕對不會讓自己的夫子被這個人面獸心的混蛋糟蹋的!

她正想說話,蘇荷卻先說了話,她有些失態的喚道,“老爺!”

謝太傅才從回憶和驚豔中驚醒,他甚至顧不上自己的愛妻,上前一步問道,“這位夫子,請問怎麼稱呼?”

他的目光這麼露骨,傻子都看得出來他的意思了。何蓮攥緊了手,弱弱的答道,“民女姓何。”

謝太傅正欲再說什麼,突然旁邊的嬤嬤大聲驚呼,“夫人暈倒了!”

他只好轉身,有些依依不捨的看了一眼何蓮,才帶著暈倒了的蘇荷離開了。

等人都消失在明華院,謝琬琰狠狠的松了一口氣,這個蘇荷,可算是暈對了一次。

“夫子,你沒事吧?要不你回王府養病去吧。”謝琬琰建議道。

今日的發展真的超出她的意料之外了。

何蓮沉默,半晌才抬起頭,“郡主,我想助你一臂之力。”

她說這話,是真心的。

曾聽去世的母親提到過,在懷著她的時候,被某位公主刁難,在冬日裡罰跪,險些要一屍兩命了,是長公主和明王妃路過救下她,明王妃還把母親請到了身邊。

去世之前,母親就一直念叨,要她記得感恩,報恩。

她後來及笄嫁人,也是明王妃發覺不對,把她從家暴的丈夫手中救了出來。她從此對一切都看淡了,整日吃齋念佛,唯獨對明王妃的恩德謹記在心。

明王妃要她好好教導郡主,她便想把畢生所學都教導給郡主,她當日偷聽到郡主的話,回去思考了許久。今日謝太傅對她的熱切態度,她都看在眼裡。

可能是天註定吧,她不願意再嫁人,她甚至想,等教導完郡主,就青燈古佛了卻一生。

可是上天卻給了她這樣一條路,一條報恩的路,她甘願用自己的餘生來幫助郡主,來回報明王妃和長公主的恩德。

謝琬琰和她的視線接觸,看見何蓮眼底的清澈和堅定,她忍不住急了,“夫子,您要是想嫁人,我可以讓明王妃去為你找一門好歸宿,當人家的正堂妻子。”

夫子這麼好的一個人,雖然平日裡嚴厲了一些,但都是對她好的,這些謝琬琰都看在眼裡,她不願意讓夫子攪進太傅府的這攤渾水之中!

“郡主,我是心甘情願的。”何蓮堅定的說道,眼中帶著執拗。

“可是您是這麼好的一個人,我不情願!”謝琬琰大聲說道,像極了鬧脾氣的孩子。

妾室的人選她可以慢慢斟酌慢慢策劃,可是夫子只有一個。

何蓮正了臉色,既然她決定用餘生報恩,就不再會改變主意了,她輕輕說道,“郡主,你防不了我。”

謝琬琰猛地抬頭,看見何蓮的眼中,盡是認真執著。

她很難過,最終撇過頭去,“好,我答應你。”

何蓮這才露出一個少見的笑容。

她覺得,自己找到了人生的意義。

謝琬琰很難過,她回到了自己的屋子裡,摒退了所有人,她甚至不明白,為什麼夫子要做出這種決定。

“很難過?”

謝琬琰突然驚得站起身,警惕的問道,“誰?”

是誰,可以在鳳池的眼底溜進她的房間?

白墨從屋簷下落下,他帶著面具,教謝琬琰看不清楚他的面容,她暗暗心驚。

這個男人身上的氣勢,竟然比華風的還強,而且還隱隱帶著煞氣,這個男人的手裡,一定沾過不少的人血。

她突然靈機一動,“你是……那晚的那個潔癖男?”

潔癖男?白墨危險的磨起了後牙槽,他走近了謝琬琰,一步步帶著壓迫性的氣勢。

謝琬琰被這股氣勢壓得有點呼吸困難,這個男人的視線一直鎖定著她,銳利如鷹。

“你再過來,我就要喊人了!”她往後退了幾步,直到退到了衣櫃旁,退無可退才停下了腳步。

白墨對她的威脅置之不理,他吐出的話語冰冷而無情,“你可以試一下,是你的聲音快,還是我的刀快。”

能夠避開鳳池溜進來,這武功比掌管鳳衛的鳳池還要高!

當然是他的刀快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