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君嗜寵:逆天狂妃太腹黑

正文 第14章 男主人

書名:邪君嗜寵:逆天狂妃太腹黑 作者:七毛七 本章字數:385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16


斂下眼底的笑意,墨以嵐用平靜的聲音對血狐開口說道:

“好!”

隨後。

天旋地轉間。

再睜眼。

血狐便發現自己已身處在了另外一個空間。

這是?

哪裡?

感受到迎面撲來的濃郁玄氣,一股興奮詫異之感湧上了它的心頭。

好濃郁的玄氣,這簡直就是修煉者的天堂啊!

沒想到,這個世界竟然還有比魔獸森林空氣還要好,玄氣濃郁上數十倍的地方啊。

只是,這到底是什麼地方啊?

還有,這個女人不是說要去救他的白狐爺爺的嘛,怎麼突然將自己帶到這兒來了。

雖然這裡真的好好。

要是它可以在這裡修煉上個一年半載的,絕對會有巨大的突破。

到時候,它便可以不怕那群臭莽蛇,還有那些火獅獸了。

只是,白狐爺爺他們是現在正在面臨危險啊~

……

“豆寶,出來!”

看著一旁的小狐狸眼一會兒冒精光的看著玄冥鐲中的花花草草,一會兒又神色猶豫的樣子。墨以嵐的唇角微微勾起,在心底喚了聲豆寶。

竹屋內,聽到主人召喚的豆寶忙從睡夢中爬起,邁著小短腿向自家主人奔去。

嗷嗷~

自家可愛的小主人又來找自己啦。

好開心,好開心。

這次它一定要賴著主人跟著出玄冥鐲,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唔唔,上次不小心睡過了頭,自己連主人什麼時候出了玄冥鐲都不知道。

懊惱的它直捶胸頓足。

只是——

當看到主人身邊站著的一人,一獸還外帶一顆獸蛋時。

豆寶愣住了,是怎麼回事啊?

唔~

怎麼它一覺醒就發現這世界變了樣了那?

唔~

主人這是什麼情況?怎麼拖家帶口就出現在了它眼前。

這,該不會是它沒睡醒,還在做夢吧?

——

此刻。

玄冥鐲內,蔥翠碧綠的草坪上。

墨以嵐站在中間,心情極好的看著蹲在她左側,一臉呆愣震撼的小血狐。

在她的右側,君冥邪一襲火紅長袍迎風而立,微側頭,看著自己身邊的某個小女人,眉眼含著溫柔與寵溺。

這副畫面。

落在豆寶的眼裡,竟是分外的和諧與美好。

其實墨以嵐一開始是不想將身旁這個男人也帶到空間裡的。可想到這個空間本就是這個男人給她的,而且看他似乎對玄冥鐲的情況也很瞭解一般,也就沒有必要防著他了。

反正下次,只要自己不允許,他也進不來。

只是她始料未及的,卻是豆寶的這個意外。

……

而正豆寶是這第一眼的執著於堅定,讓它在自己主子今後的眾多契約獸中脫穎而出,獨得男主人君冥邪的善待。

懷著忐忑的心,豆寶慢慢靠近著自家主人。

生怕打破了這和諧美好的一幕。

只是,當它一靠近主人身邊那個邪魅異常的高貴男人時,一股熟悉的的味道傳入它的小鼻尖。

唔唔,這個男人身上的味道,好熟悉!它好像在主人的身上聞到過。

可是,究竟是什麼時候聞到過那?

啊,對了。

就是上次主人去泡溫泉時,帶的換洗衣服的味道啊。

嗷哦~

原來主人和他已經發展到了可以互穿衣服的地步了啊。

這男人。

是它豆寶未來的男主人無疑了!

不錯,不錯。

神秘強大,高貴邪肆,活脫脫就是個全面發展的妖孽啊。

與自己家主人真的是般配極了。

看來它家主人不僅自己長的好,挑男人的眼光也好到爆啊。

只是主人右邊那呆呆的看著空氣的紅色傻狐狸是什麼情況?

是主人的新契

約獸嗎?

可它並沒有感覺到主人和其他魔獸之間有建立精神聯繫啊?

而且它看起來好像很蠢的樣子哎。

還有那枚紋路奇特的獸蛋,總給它一種不一般的感覺。

至於是哪裡不一般,它一時半會也說不上來。

……

“豆寶。”

看著走到面前,卻仍一臉神遊太虛的豆寶,墨以嵐又叫喚了一聲。

“豆寶?”

聽到這聲叫喚,君冥邪饒有趣味的看向站在小女人前面一臉放空狀態的某三歲左右的萌正太。

這是?

玄冥鐲的器靈。

“是,男主人!”

豆寶乍一驚,聽到了另外一道喚它的聲音,於是話還沒經過大腦便條件反射的說了出來。

男主人?

突然聽到這個稱呼,君冥邪倒是樂了,眼底的幽光悄然閃過。

這個器靈倒是挺有眼光的。

不錯。

這個稱呼,他喜歡!

只是。

同樣聽到‘男主人’這稱呼的還有一人。

一旁的墨以嵐此刻的臉色已經全然黑了下來。

男主人?

呵呵!

它也真敢叫。

就不怕自己掐死它嗎?

還有,它那只眼睛看到這個男人是她的了。

想著,墨以嵐瞥了眼身旁的這個男人。

卻發現此刻他正含笑的看著自己,眼底若隱若現的戲謔,讓她突然間就有了種抓狂的的感覺。

這個男人,該不會認為是她讓豆寶這麼稱呼他的吧!

……

君冥邪當然知道這不是小女人故意讓豆寶這麼稱呼他的,但還是掩蓋不了他心底的笑意。身子微微向她湊近,然後愉悅的開口道:

“原來卿卿,一早便看上我了?”

聽到男人這話,墨以嵐有些頭痛的抽了抽眼。

狠狠的瞪了豆寶一眼後順帶白了身旁的男人一眼。

她會聽不出他言語裡的調笑。

還有,他會不知道,豆寶這是在瞎叫。

這個男人瞎跟著起什麼哄。

……

豆寶接受到自己主子的警告眼神,小心肝便是一顫。

它,這是?

闖禍了?

可是,它幹什麼了?

它剛剛就和男主人打了招呼啊。

啊!

該不會是主人和男主人吵架了?

然後自己碰巧就觸到了它家主人的眉頭。

嗚嗚,豆寶瞬間覺得自己慘斃了。

想著這下,它想跟著主人出去逛逛的計畫肯定泡湯了。

豆寶不知道的是,其實它現在是該慶倖的。

否則,要是被墨以嵐知道了它心底的真正想法。

呵。

別說這次。

它豆寶這一輩子就別想出這玄冥鐲了。

——

“女人,你,這裡是哪裡?你不是答應要去救白狐爺爺的嘛!”

一片寂靜,終於被血狐弱弱的打破了。

看著莫名其妙講了幾句話就陷入奇怪氛圍的幾人,血狐終於從開始的震撼中回過神來。

想到此刻還不知什麼情況的,守護著洞口的靈狐白虎一族。它便焦急起來,出聲打斷了這幾個人類的莫名的靜謐。

它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去救白狐爺爺他們了,只是這個女人該不會忘了答應它什麼了吧。

然而,血狐還沒有聽到墨以嵐的回答,便感覺到有三道目光齊齊向自己射來。

扭頭一看~

渾身一個激靈。

它有些無措的看向墨以嵐,那個剛剛和自己定下約定,答應過自己要救白狐爺爺的女人。

難道——

它剛剛這是說錯話了?

然後打擾到他們了?

不然。

他們幹嘛用這種眼神看自己,看的它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