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武當宗師在都市

正文 022隱宗一脈

書名:武當宗師在都市 作者:木士 本章字數:3174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9:02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蘇小白才覺得老頭說得還是有那麼點道理的,他的輩份,的確是高到沒邊了,這個世界,輩份比他高的人,還真是沒有幾個,像是老頭和峨眉寂苦這樣的人物,估計應當是餘下不多了,算得上是碩果僅存的一批老古董了。

  “明……字輩的弟子?”曉雲張了嘴巴,直愣愣盯著蘇小白,末了臉上直接就下來汗了,他抽了抽眼角道:“原來您就是武當紫陽真人惟一的真傳弟子明槍師叔祖,我的輩份的確是太低了,這樣吧,我讓我們少林在東海輩份最高的師門長者來見您,這是我們少林隱宗羅漢堂的圓明師叔祖。”

  “圓字輩的小小師侄啊……咦,不對,我今天來是要錢的,我見圓明幹什麼?你讓人去把高大富給我找出來,要是他不肯出來,我就動手了,反正從這兒拿走差不多價值九百來萬的東西,結果也是一樣的。”

  蘇小白咂了咂嘴,頗有些彪悍地說道,對於他來說,圓字輩的弟子,比他低了兩輩,他自然也是看上眼的。

  少林的輩份,慈、玄、無、圓、通、曉,算起來,蘇小白和玄字輩的高僧算是一輩的,無字輩的高僧見到他也得規規矩矩叫一聲師叔,更不用說是圓字輩的人了。

  曉雲點了點頭,只不過臉上卻是流淌下了一道道的血絲,後腦勺被撞破了,此時就連他的後背上都是血肉模糊。

  蘇小白看了他一眼,伸手在他的身上點了十幾下,紫陽真氣不斷湧動,壓制著他體內的傷勢,就這樣五分鐘之後,曉雲總算是恢復了幾分的精力。

  他站起身來,頗有些畏懼地看了蘇小白一眼道:“多謝明槍師叔祖,高大富就在五樓的房間裡睡覺,我上去叫醒他,不過,您教訓得是,圓明師叔祖來見您,的確是輩份不夠,只不過我們少林隱宗,玄字輩的大德高僧,向來數量稀少,我也不知道怎麼找到他們,所以沒法通知到他們,這一切就只能讓圓明師叔祖來安排了。”

  蘇小白揮了揮手道:“那什麼,這事就這樣,你先去把高大富叫出來,什麼玩意兒,有錢不還還在這裡睡覺,一會兒要是下來了,我一指點死他算了!”

  曉雲乾巴巴笑了笑,高大的身影彎著,透著幾分說不出來的敬畏,末了他低聲說道:“明槍師叔祖,高大富是我們隱宗一脈的贊助者,也算是名義長老之一,等同於圓字輩的弟子,所以我們才會在這裡保護他。

  隱宗一脈想要長遠發展,離不開這些施主,高大富做事也還算是規矩,並沒有做出那種過激的事情,只不過他欠了師叔祖公司的錢不給,那肯定是不對的,這件事,就算是師叔祖不說,我也會彙報給圓明師叔祖收拾他,只是……師叔祖能不能不要殺了他?”

  “你先把他叫下來再說吧,我就看看他的態度了,我知道他要是死了,你們肯定就沒什麼面子了,只不過這些天,我一直聽到隱宗一脈,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蘇小白點了點頭,越發有種長輩的架勢,老頭雖然一直在教導他的武功,但卻沒有和他說過太多關於武當的事情,他只知道一些日常事宜,再具體的內幕,諸如什麼隱宗,他就沒頭緒了。

  曉雲一怔,隨後他想了想,也搖了搖頭道:“明槍師叔祖,您看,我就是一個曉字輩的弟子,只知道出身于隱宗,以及各門各派的一些日常,要是涉及到一些隱密的事情,諸如隱宗的由來,那我肯定是不知道的,您要是想問,等圓明師叔祖來了,您問他就是了。”

  蘇小白揮了揮手,把曉雲給打發了,隨後想了想,坐到了一側的沙發間,這時一側的服務生,很有眼力勁地過來倒了兩杯茶,而那二十多名保安,則跟在曉雲的身後,一股腦朝著電梯裡湧去,顯然是想打探關於蘇小白的事情。

  只不過這麼一大堆人,也不可能都湧進電梯裡,所以曉雲把大多數人都攔下了,只帶了五個人進入了電梯之中。

  蘇小小靠在沙發間,翹著二郎腿,頗有些老氣橫秋地看了蘇小白一眼,輕聲道:“爸,真沒想到,這裡竟然是少林的地盤,只不過外公竟然沒有把關於隱宗的事情告訴你,這事真是奇怪,只可惜,我也不知道,我從來都不關心這些事,早知道這樣,我就向外婆打聽一番,省得你被人給騙了。”

  “

行了,我什麼時候被人給騙了?”蘇小白頗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觸,隨後他想了想,話鋒一轉:“老頭不告訴我這些事,我想,大概他自己也不想管這攤子事吧,在他的世界裡,或許吹裙子都比武當更重要。”

  蘇小小一怔,她也沒聽明白蘇小白最後一句話是什麼意思,但稚子心性,她也沒追問,目光在四周打量著,整個朝露會所的大堂佈置得相當雅致,而且奢華至極,一側的牆壁間有著一個巨大的魚缸,魚缸裡養著一群熱帶魚,一條巨型金龍魚在來回遊動,拖著長長的尾巴,泛起一道道金色的光點。

  “哇,爸爸,這條魚真是漂亮,我得好好去看看。”蘇小小從沙發間跳下來,目光緊緊盯著那個巨大的魚缸,那面牆足足有上百平米,被挖空做成了魚缸,自然十分壯觀。

  “好眼光!這面魚缸可是花了我上千萬打造出來的,師叔還就是有眼光啊!”一把粗壯的聲音響起。

  一道身影從電梯裡走了出來,這是一個男人,確切地說,這是一個像是門板一樣有寬度的男人,他一個人站在電梯裡,整個電梯看起來就已經滿滿當當了,包括曉雲在內的所有人都緊巴巴貼在電梯邊上站著。

  他的身高在一米七六左右,襯著這樣的寬度,整個人就像是一根圓柱體似的,只不過他的臉圓圓的,卻是透著幾分說不出來的喜感。

  這樣的身板,他還穿著一身白色的西裝,脖子上掛著粗大的金鏈子,整個人就是一個暴發戶,此時他微微笑著,眼睛眯成了一條縫。

  蘇小白扭頭看去,面無表情,蘇小小卻是應了一聲道:“那可真是太好了,那這條魚要是吃起來,味道一定很棒了?小師侄,一會兒你幫我把它燉了,我得嘗嘗它的味道。”

  胖子的眼角抽了抽,卻是沒敢應聲,這時曉雲從一側走了出來,對著蘇小白彎了彎腰身道:“明槍師叔祖,這位就是高大富,我們隱脈的名義長老,法號圓覺。”

  高大富迅速對著蘇小白彎了彎腰身,滿臉都是笑,只不過以他的身板,就算是想彎腰也彎不下來,這樣做的代價,就是雙腳再也撐不住體重,直挺挺向前撲去,頭撞向蘇小白。

  蘇小白伸出一根手指頭,按在了高大富的額頭上,隨手一彈,將他的身體彈直,末了伸手拍了拍沙發的扶手道:“既然你已經出來了,那就說說看,我們佳都飲料公司那九百多萬你打算怎麼處理?”

  “師叔祖,這事吧,我是真不知道,因為平時會所都不是我在管理,而是請了專業的團隊,我剛才深入瞭解了一番,這才弄明白,我們的一個副總,看上了你們那裡的一名女員工,不斷暗示,結果人家沒表示,他就使出了這一招。

  我下面的這些人也不明白怎麼回事,自然就是把你們那些要錢的人攔住了,師叔祖,您想啊,我們朝露會所搞得這麼大,怎麼可能有錢不還呢?而且這九百多萬,那也真不是什麼多大的錢,我已經安排人去開支票了,化零為整,就一千萬,一會兒就給您送下來,要不,我們先一起吃個飯吧,正好我也想和師叔祖討教一番武當的絕學呢。”

  蘇小白瞄了高大富一眼,隨後搖了搖頭,正想說什麼時,蘇小小插了一句:“我看你也就是大腫臉充胖子,我要吃條魚你都不敢應聲,還能拿什麼招待我們?況且再說了,你的武功真是稀鬆平常,想要和我爸討教,那連一招都走不過去。”

  “不是,師叔,我不是大腫臉,我的臉並不大,而且,我就是個真胖子,這一點不用冒充,您要是真看上那條魚了,那我就送您了,但您別吃它行不?我這養了它好多年,都養出感情來了,心裡捨不得啊!”

  高大富一臉沉痛地說道,一邊說還一邊盯著魚缸中的那條金龍魚,目光中透著太多的不舍。

  蘇小小卻是不免一怔,她咂巴了一下嘴,這才可惜地說道:“原來這不是吃的魚啊,那真是沒意思,我要你這條魚也沒用,也沒地方養,那就不要了。”

  蘇小白的嘴角抽了抽,他瞄了高大富一眼,淡淡道:“高大富,飯就不吃了,你把支票拿來,我就走了,既然你說這事和你沒關係,那我也不和你計較,只不過,你打傷了我們佳都飲料那麼多的人,這事不能就這麼算了,你得對他們做出補償。”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