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太古狂魔

正文 第二十九章就算推演不出

書名:太古狂魔 作者:漢隸 本章字數:2756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9:33


  一路上,如這般的小插曲很多,熊踏天性格暴躁、脾氣火爆,但並不記仇,有話直說,是個直腸子,而李天機一路上也沒脾氣了,不是他沉澱了,而是被熊踏天氣的沒脾氣了。

  明知道熊踏天靈智沒有完全開化,若還撿起他的話,這不是跟自己過不去嗎?再說,想打也打不贏啊。

  自從熊踏天將小黑收進獸囊之中,三人逐漸遇到了不少凶獸,但這些凶獸根本不夠熊踏天盡興,哪輪得到秦宇來?

  最後,不得已之下,秦宇嚴厲要求熊踏天和李天機在一邊觀戰,不要插手。

  這日。

  秦宇在和一頭一階巔峰凶獸搏鬥著,從而來穩固修為,磨練肉身。

  熊踏天和李天機坐在遠處,看著秦宇酣暢淋漓的戰鬥,熊踏天蠢蠢欲動,恨不得也沖上去,而李天機一直盯著秦宇,不知在想些什麼。

  “喂,李天機,你沒事老盯著秦大哥看什麼啊。”熊踏天有些躁動,察覺李天機一直盯著秦宇,不由問道。

  李天機撇了眼熊踏天,並沒有回答,他心裡在想著為什麼推演不出秦宇的事,之前他是受了打擊失去了理智,而現在冷靜下來,李天機覺得這其中很詭異。

  先不說自己以前也不是沒有推演過,但大多都能看到一定的東西,不管是錯了還是沒算准,總歸會有些東西出現。

  而且,這一次他可是動用了天地之血,那天地之血蘊含著天地最原始的力量,按照師尊所說,不到迫不得已,或者推演不相干事情的時候不要用天地之血,從這句話中可以得出,一個是天地之血彌足珍貴,二個是動用了天地之血一定能夠推演出什麼東西。

  但這一次,動用了天地之血都還看不到,這讓李天機心裡費解,他不是沒有想過這天地之血是不是失效了,但回想師尊交給自己時的慎重,應該沒有失效。

  可既然這樣的話,為什麼推演不出??

  李天機仔細回想著師尊昔日所說,一般而言,推演不出的只有兩個原因,一個是被推演之人已經死了,二個是被推演之人實力登峰造極,已觸碰到了因果,所以無法推演。

  若說秦宇死了,那現在還生龍活虎的眼前,可若說有沒有可能是第二個原因,那李天機更會相信秦宇應該是死了,而不會相信秦宇觸碰到了因果。

  “難道……真是我道行不夠沒推演出來?”想來想去,李天機只得出了這個答案,這讓他備受打擊。

  “我就不信推演不出你的,現在不行,總有一天會把你的未來推演出來!”李天機心裡暗暗下了決心,一副不推演出誓不甘休的模樣。

  他卻是不知,就算是他師尊也無法推演出,或者說,這世間能推演出秦宇因果的,幾乎沒有,就算有也不超過三位。

  因為,秦宇的因果不授於天!!!

  “李天機,你真是個悶葫蘆。”看著李天機沒有回答,熊踏天火冒三丈直接站了起來,有些手癢的朝秦宇大聲道:“秦大哥,你在這裡和他們搏鬥,我也去旁邊看看。”

  話語未落,熊踏天便急速離開。

  而李天機依舊坐在原地,看了眼熊踏天離去的背影,李天機又拿出了那古籍,開始翻閱,他邊翻閱邊喃喃自語:“沒錯啊,為什麼沒推演出來呢?難道是運氣不好?”

  不甘心的李天機又拿出了那塊絲綢白布,這一次,他拿出的不是頭髮,而是一滴血,秦宇的血!

  半響之後!

  李天機雙目綻放淡淡光芒,注視著佈滿紋路的絲綢白布,嘴裡念念有詞。

  “給我出來!”李天機低喝一聲。

  而紋路綻放微弱光芒,但李天機就是什麼都看不到,這讓李天機心裡失望無比,看來,真是自己道行還不到家啊。

  “李天機,這布是什麼?”就在李天機盯著白布思索時,秦宇衣衫襤褸,帶著一股血腥之意走了過來。

  此時的秦宇心情不錯,有熊踏天和李天機在,他幾乎不需要擔心會遇到什麼危險,最少在這獸葬之地中部不用,所以,秦宇趁機磨練身軀,提升修為和實力,這些天下來,收穫不錯。

  聽到秦宇的話,李天機連忙將絲綢白布收了起來,冷傲的撇了眼秦宇,並沒有說話。

  在李天機拿起的瞬間,秦宇眼眸中拂過一抹異色,他之前明明看到了這白布上佈滿了紋路,但在李天機收走之時,那些紋路全部消失,這令秦宇甚是驚奇,心裡不由的琢磨熊踏天所說的李天機會推演未來的可信度。

  沉吟片刻,秦宇試探問道:“李天機,你真會推演?”

  李天機沒有和上次一樣冷傲回答,而是冷冷的撇了眼秦宇,依舊沉默。

  這讓秦宇莫名其妙,自己得罪過他?隨即,他又道:“李天機,我並非是不相信你不能推演,當初跟熊踏天說的那些也不是有意爭對你。你的年紀太小,不應該急著一定要推演出什麼東西,什麼事都需講究循序漸進,對吧?”

  李天機望著地面,置若罔聞。

  “我曾經見過一人,他不但能探知過去,還能推演未來。”秦宇盯著李天機,緩緩說道。

  李天機猛的抬起了頭,滿臉不信的道:“你見到過?那人叫什麼?不可能!!”

  “這有什麼不可能?那人好像叫什麼歲月子吧?”秦宇道,這倒不是秦宇胡說八道糊弄李天機,而是確有其實,甚至,秦宇在天岐宗還正面跟那歲月子交流過。

  “歲月子?歲月子??怎麼可能?你說歲月一脈?他們不是斷了傳承嗎?”李天機震驚說道。

  “歲月一脈?難道這個還有門派區別嗎?你是什麼派的?”秦宇詫異道,而他眼眸深處有著一道精芒拂過,這李天機看來還真有可能有推演未來的本事,只不過現在還只是半吊子,不過,這沒有影響秦宇內心的炙熱和驚喜。

  若等李天機哪天到達某種程度,是否可以推演出林羽、以及血兒的未來?

  “我是……”李天機正欲開口,卻猛的閉上了嘴巴,冷冷的盯著秦宇,道:“你在誆騙我?我師尊都說了歲月一脈已經斷了傳承!你怎麼可能會見到歲月子,而且,就算沒斷,歲月子也是你能見到的?哼,我看你是從那本古籍上看到過歲月一脈吧。”

  當初,李天機覺得秦宇能認出熊踏天狂熊一族的身份,可能是有過什麼奇遇,得到了不少古籍,而現在,他越發肯定了。

  秦宇愣了下,聽到李天機後面的話,也松了口氣,李天機能這麼想是再好不過了,難不成要告訴李天機,他是在太古時期見到的歲月子?這麼一說李天機怕是會甩頭就走了,這簡直是在當他三歲孩子,侮辱他的智商啊。

  “哼!”看到秦宇愣住的模樣,李天機冷哼了一聲,嘴角微掀,露出了一份冷笑,一副我什麼都知道的模樣。

  “這個……什麼都瞞不過你啊,不過,李天機跟你說實在的,如果我想要你幫我推演我朋友的未來,不知……需要些什麼東西?”秦宇尷尬一笑,目光迥然的盯著李天機。

  似乎是秦宇這句“什麼都瞞不過你”,讓李天機格外舒坦,他清冷的撇了眼秦宇,淡淡道:“需要他身上一物,或者他觸碰過的東西。”

  秦宇目光一暗,都不知道過去了多少萬年,現在哪裡去找血兒和林羽留下的東西?

  等等。

  秦宇突然想起了萬重戰宗的祖祠的畫卷,既然王青留下了,那麼……血兒必定在那星辰古宗也留下了東西。

  對了,那塊石碑,是血兒親自刻下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