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我的絕色總裁未婚妻

正文 第22章時過境遷

書名:我的絕色總裁未婚妻 作者:花幽山月 本章字數:2577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9:43


  “白警官,你不要多說了,這件事是我們警方的問題,沈浪先生是無辜的!”楊虎嘴上這麼說著,但語氣明顯有些心虛。

  白傾雨覺得毀三觀,她眼中的楊虎一直是個持正不阿的公安局局長,沒想到自己尊敬的上司也會這種態度實在是讓白傾雨失望透頂。

  “楊局長,再怎麼樣也不能包庇他人!就算這流氓沒問題,也必須經過拘留審訊等程式才合理!”白傾雨指著沈浪說道。

  “白警官,這事用不著你管!”楊虎臉色頓時陰沉下來了。

  還記得當年,自己在邊境緝毒的那段日子,他和戰友被地方的雇傭兵俘虜,是沈浪單槍匹馬闖進敵營,殺了十幾個雇傭兵,將兄弟戰友們毫髮無損的帶了回來。

  白傾雨詆毀誰都可以,楊虎絕不允許她詆毀教官!

  “楊局長,你太讓我失望了,我真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事情都沒查清就包庇一個暴徒,叫我以後怎麼信任你?”白傾雨氣惱無比。

  沈浪見兩人充滿了火藥味,不禁撓了撓頭道:“我說,又不是什麼大事,你們兩個就別發牛脾氣了,好好相處不行嗎?”

  “臭流氓,你給閉嘴!”白傾雨惱怒道。

  “白傾雨!”

  楊虎火冒三丈,沖著白傾雨吼道:“管好你的嘴,知道自己在罵誰嗎?不讓你管這件事是為了你好,別到時候鬧得大家都不愉快!”

  白傾雨氣的滿臉通紅,咬牙道:“楊局長,虧你能說出這種話!還為我好?難不成你告訴我,這臭流氓有很深的背景嗎?哼,即便他有背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別想徇私枉法!”

  這話把楊虎說的暴跳如雷,他從沒被人如此污蔑過,不禁怒道:“白傾雨,別覺得你有個中將爺爺當靠山,就能把我不放在眼裡!打從你進警局,辦事什麼時候利索過?要不是你爺爺這層背景,你能當這個刑警大隊長?你屁都不是,還好意思說別人!”

  “我……”白傾雨氣的說不出話來,嬌軀都在微微發顫。

  楊虎這句話讓她極為難受,自己這刑警大隊長的職稱,難道真是爺爺在後面支持的?

  “懶得跟你廢話了,白傾雨,給我背誦一遍刑警隱秘條款第十九條!”楊虎怒道。

  白傾雨心神巨震,刑警隊隱秘條款第十九條,隸屬於國家機密或安全部門的人,警方無權干涉對方所有行動。

  換句話說,就算國家安全部門的人在華夏國明目張膽的犯事,員警無權干涉。即便這些人犯了重罪,那也是由國家安全部門處理,員警沒資格干涉。

  這麼說,難道眼前的這個男人是……

  白傾雨呆立當場,難以置信,眼前這個輕佻的年輕男人竟然會有這種神秘身份。

  沈浪對白傾雨咧嘴一笑:“美女警官,這下誤會解除了吧?哈哈,我們的矛盾就讓他過去吧,我的身份請幫我保密,行嗎?”

  白傾雨俏臉發怔,得知沈浪的身份後,她就算看不慣這流氓又有什麼可說的呢,只得弱弱的應了一聲:“好……”

  “你這樣子比剛才可愛多了,再見啦。”沈浪嘻嘻一笑。

  白傾雨臉蛋一紅,冷哼道:“沈先生,雖然你身份不一般,但請你儘量別惹出什麼事端!”

  “好好好。”

  楊虎向沈浪投來慚愧的目光,他剛剛也氣不過,不小心把沈浪身份抖露給了白傾雨。

  沈浪無所謂,告訴白傾雨也好,省的她以後再來糾纏自己。

  不多時,楊虎找來了兩名員

警,準備送沈浪離開。

  眾人剛想離開審訊室,一名員警走了進來,對著楊虎說道:“局長,外面來了一個女人,說是要為沈浪保釋的。”

  “女人?有沒有問她的名字?”楊虎眉頭微微一皺。

  “問了,她叫蘇若雪。”那名員警回答道。

  沈浪稍稍有些吃驚,沒想到自己被關警局這件事被蘇若雪知道了。

  剛才因為被抓,沈浪的手機被收繳了,他手機的通訊錄首位,備註名稱是老婆,其實就是蘇若雪。

  估計是之前何國兵的人誤以為蘇若雪是沈浪的老婆,打電話讓她來警局認領家屬什麼的。

  “告訴那位女士,沈先生已經沒事,讓她進來吧。”楊虎笑道。

  “等等。”沈浪喊住了楊虎,隨即說道:“那位是我朋友,既然她說為我保釋,那就按正常流程來吧。”

  沈浪並不想讓蘇若雪知道自己的身份。

  “好的。”楊虎也明白沈浪或許是有某些顧忌。

  “事情我來辦吧,局長你可以先回去了。”白傾雨主動說道。

  之前她誤會沈浪是搶劫強姦犯,整出一場鬧劇,心裡稍稍對沈浪有些愧疚。

  “好。”楊虎點了點頭。

  在白傾雨的安排下,蘇若雪順利保釋了沈浪,不過她依舊不清楚沈浪為什麼被抓到警察局。

  “請問警官,沈浪他到底犯了什麼事?”辦公室內,蘇若雪對著白傾雨皺眉道。

  “並不嚴重,之前我們誤以為他是搶劫強姦案的嫌疑人,後來發現是我們弄錯了。這是保釋證明,你拿著它就可以帶沈先生離開了。”

  “謝謝警官。”蘇若雪心中松了一口氣,幸好不是什麼大事。

  本來,蘇若雪晚上是有生意要談的,但得知擔心沈浪被抓了,她第一時間趕來警局。

  過了一陣後,蘇若雪在兩名員警的帶領下來到了審訊室。

  審訊室大門一打開,沈浪就走了出來。

  “沈浪,你沒出息我不怪你,但能不能少給我添麻煩?沒事你來這麼遠的郊區轉悠幹什麼?”蘇若雪氣悶道。

  因為沈浪的原因,讓她晚上生意也沒談成,心中難免有些怨氣。

  沈浪抬頭就能看出蘇若雪臉上帶著一絲冰冷和一抹厭惡,他頓時沉默了起來。

  “跟我回去,下次你要真犯了事,本姑娘可不會那麼好心來保釋你了!”蘇若雪語氣冰冷道。

  沈浪心中很不是個滋味,女人之所以會來,恐怕純粹是出於同情心。

  但是同情心只有一次,下次這女人估計就不會管自己的死活了。

  沈浪突然有些心灰意冷,坐上蘇若雪的車後,一路上一語不發。

  他感覺自己和蘇若雪已經沒有共同話題,沒有感情基礎,這女人也不會關心自己。

  “蘇若雪,你真的……很想讓我離開嗎?”副駕駛位上,沈浪淡漠開口。

  沈浪主動提出這個問題,蘇若雪有些意外,她冷淡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想法?”

  “好。”沈浪點了點頭,感情方面的事,他已經不抱有任何希望,蘇若雪看見自己就不舒服,估計巴不得他離開。

  多年的磨練,沈浪早就沒有臉皮這個概念了,但是他的自尊心很強。

  他接觸的女人不少,待在蘇若雪身邊,並不是為了泡她這麼膚淺。

  沈浪純粹是為了曾幾何時遞給她奶油蛋糕的那個天真爛漫的小女孩,但時過境遷,物是人非。

  深吸一口氣,沈浪決定放棄任務,離開這裡。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