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系統農女:獵戶強寵小娘子

正文 第8章 舊衣做酬勞

書名:系統農女:獵戶強寵小娘子 作者:紫狼蝶 本章字數:356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18


王蓉懷著輕快的心情來到了張秀才家門外。

張秀才他們家是整個王家村唯一的外姓人家,據說這個張秀才當年上京趕考的時候家裡出了意外,一把火把房子和親人都給燒沒了,他自己也落了榜,沒了去處,便索性來這王家村投奔遠方親戚,後來乾脆在這裡結婚生子,安定了下來。

雖說這個張秀才身上沒什麼大的功名,但王家村這種窮鄉僻壤,能有個秀才老爺已經是很罕見了,故而大家都對張秀才一家十分照顧。

這個張秀才和王安邦本質上是一號人,仗著自己讀過兩年書,就認為那些凡夫俗子與自己不在一個檔次,種地這種低賤的農活更不屑幹。

平時沒事就在村裡的私塾教教小孩子們認認字,偶爾還會被鄉上的裡正大人請去,幫著寫幾個字記錄個檔啥的,傭金雖然不高,但比較村裡那些種田耕作的農戶們,收入已經算是中上等了。

張氏是張秀才的獨女,平時疼的跟什麼似的,溺愛的不得了,不捨得讓她受一點委屈,這才養成了如今張氏這種囂張跋扈,目中無人的個性。

張氏嫁到王家之後,張秀才曾經好幾次在公開場合表達過對王家的嫌棄與不滿,畢竟,對他一個堂堂的秀才老爺來說,攤上這麼一個窮酸的親家,實在是人生一大污點。

因此,平時除了王家主動上門求接濟,張秀才很少和王家人有來往,只有逢年過節才會走動一下,就連王大柱這個女婿,張秀才每次見了,都很沒有好臉色。

和王家破敗的土屋不同,張秀才一家都住在溫暖亮堂的磚房裡,旁邊的灶膛裡柴火燒的正旺,煙囪裡徐徐的冒著白煙,不時飄出飯菜香,這讓王蓉本來就空空如也的肚子更加饑腸轆轆起來。

王蓉進門的時候,張秀才和她老婆剛剛吃完晚飯。

暖融融的室內點著普通農家不捨得點的油燈,照的周圍亮堂堂的,王蓉一走進來,凍僵的手腳便好似一點點化了凍,慢慢恢復了知覺。

和王家的飯菜相比,他們家的飯菜就顯得誘人多了,噴香的米飯,兩碟炒過的青菜葉和綠豆芽,雖然沒看見肉,但起碼能見到油水。

張秀才見到王蓉進來了,只隨便瞄了一眼,手上的筷子放都沒放,只當沒她這人似的。

張秀才的老婆倒是說話了,只不過一開口,語氣就有些不耐煩:“怎麼現在才來?”

王蓉倒是格外的好脾氣,上前大大方方朝他們做了個禮,才回答道:“外頭風雪太大,所以路上耽誤了點時間。”

張秀才當時便有些吃驚。

王家人一慣的窮酸相,見誰都低三下四的賠著一副笑臉,張秀才最討厭的就是他們那個樣兒,便連平時見到都要繞道走。

卻不想這個王二丫倒和其他王家人不一樣,身上自多了一股不卑不亢的氣質。

只是如果他沒記錯的話,以往這個王二丫在人前也是一個逢人便低著頭,很怯弱很沒有存在感的女孩子,怎麼今日言談舉止如此落落大方,完全沒有平常那種逢人矮半頭的感覺,倒像換了一個人似的?

張秀才還在奇怪,他老婆卻沒想那麼多,直接沖著放在角落的那幾口大箱子抬了抬下巴,道:“喏,衣服都在那兒呢,等一下你幫我抬到裡屋去好好挑揀挑揀,能穿的就拿出來抖落抖落土,再疊好放回箱子裡,不能穿的就放到一邊,回頭我給拆了,把裡頭的棉花曬曬,再拿去做幾件新的來。”

你還別說,張秀才老婆支使起人來倒是和她閨女一個樣,就連那雙透著精明刻薄的丹鳳眼,也跟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似的。

王蓉聽完,卻沒有要動的意思,只是站在那裡,直勾勾的看著她。

張秀才老婆見狀,飛了下眉毛,不滿地催促:“看什麼看?還不趕緊去?”

王蓉不著急不著慌的笑笑:“去可以,但有件事咱得提前說好,我幫你家幹活,可是要酬勞的。”

要什麼酬勞,過去她每次過來幫他們幹活不都是白乾的嗎?怎的這次突然要起酬勞來了?

張秀才老婆當即張嘴想說什麼,然而王蓉並沒有給她開口的機會:“嬸兒,你放心,我也不多要,更不會訛你們什麼,我只需要你們把所有不要的舊衣裳都送給我就行了。”

張秀才老婆一聽,眼睛微微眯起:“你要那沒用的舊衣裳幹啥?”

“幹啥這是我的事兒,就不勞您費心了,您只管說舍不捨得給就是了。”王蓉才不會讓她套自己的話,要是他們知道了她的計畫,肯定是說啥都不會給她的。

而張秀才老婆心中自然是不捨得的。

就算是不要的舊衣服,那也是他家的東西,哪有便宜外人的道理?

“我要是不給你呢?”她還不信了,他們要是不答應她,她還敢扭臉就走是咋的?

張秀才老婆料定王蓉沒有那個膽子,所以格外囂張,殊不知,王蓉自然敢提出來,自然是有十分的把握叫他們答應。

“你若是非不給,我自然也沒有什麼辦法,就只好把今天晚上這事和村裡人好好說道說道,讓大家都來評評理,看天下間有沒有這做大嫂的讓小姑子給自己娘家做白工的道理。”王蓉雖用的是漫不經心的語氣,但言語犀利,明眼人都聽得出來她不是在故意嚇唬人。

張秀才自認是個知書識禮的讀書人,平常最在乎的就是臉面,要是這事傳出去,他以後還怎麼見人?

“算了,給她就給她吧,幾件破衣服,還是啥寶貝咋的。”和自己的面子相比,幾件破衣服,自然算不上什麼。

既然張秀才都發了話,他老婆自然也不好再說什麼,不情不願的答應了,指揮著王蓉往裡屋抬箱子。

有了報酬,王蓉幹起活兒來,自然也有了動力,三下五除二便將那幾箱子衣服全都收拾好,然後抱著她該得的那一遝舊衣服,連著張秀才給大胖買的東西,一併拿回了王家。

到家的時候,趙氏和王大丫還在院子裡忙活著,王老爹王大娘則和王大柱王二柱兩兄弟湊在屋子裡有一搭沒一搭的閒磕牙。

王安邦回屋看書去了,張氏和大胖呆在他們屋沒出來。

王蓉抱著那一遝厚厚的衣服進院的時候,王小丫第一個發現她,趕忙一溜小跑的迎了上去,從她手裡接過幾件衣服,吃驚的問:“二姐,這都是啥?”

王蓉沒有直接回答,而是賣了個關子:“很快你就知道了。” 隨後看了眼四周,發現沒有放的地方,便道:“咱倆先把這些都疊好,等一下再放到後面去吧。”

王小丫點了點頭,幫著王蓉把衣服都放在地上,然後和她一起疊起了衣服。

說實話,張秀才家的這些衣服還是講究的,花紋圖案啥的也比普通人家要好看,王小丫自出生就穿的是各種帶補丁的舊衣服,一下子看到這麼多漂亮衣服,小眼睛閃閃發著光。

王蓉在那堆舊衣服裡面挑揀了一番,拿起一件白底藍花的棉襖,在王小丫身上比了比,問她:“小丫,你喜歡這件不?要是喜歡的話,二姐把它改改,給你做件新衣服咋樣?”

王小丫低頭看了看王蓉手上的那件衣服。

確實很好看,她長這麼大,還從來沒穿過這麼好看的衣服。

王小丫到底還是個孩子,一看到漂亮衣服馬上就開心了,也忘記問王蓉這些衣服從哪裡來的,用力點了點頭。

王蓉又繼續挑了兩件厚實的出來,疊好擺在最上面,準備到時一併給小丫做了。

衣服疊好摞好,王蓉叫小丫先抱兩件放到屋後面,自己則抱著剩下的衣服在後面慢慢跟上。

不想,就在路過王大柱他們屋的時候,張氏正好抱著剛剛睡醒的大胖到門口透氣,看到她抱著一堆衣服從自己屋前經過,張氏立馬上前攔住她的去路,瞪圓了眼睛打量一遍她懷裡的東西,不顧三七二十一張嘴便吼道:“王二丫,我讓你去我家裡幫忙幹活,誰讓你跑我家做賊去了?你說,這些東西是不是都是從我家偷來的!”

王蓉一開始本來不想搭理張氏的,誰知道她不問前因後果,上來就把話說得這麼難聽。

怎麼著,她白使喚人還有理了?

放下手裡的東西,王蓉冷冷平視著她,毫不示弱地回擊道:“大嫂,你好歹讀過點書,識幾個字,知不知道啥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請問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去偷了?隨便污蔑人,知不知道我可以拉你去見官,讓官老爺治你一個誹謗罪的。是不是非要打你幾板子,你才能好好長長記性,知道飯不能亂吃,話不能亂說的道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