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系統農女:獵戶強寵小娘子

正文 第9章 還錢

書名:系統農女:獵戶強寵小娘子 作者:紫狼蝶 本章字數:3170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18


張氏未料到王蓉一開口就如此咄咄逼人,還要拉她去見官,整個人馬上炸了:“王二丫,你出息了啊,自己做了賊,還敢搬官老爺出來壓人!”

剛起了個調,正屋裡的人便聽到動靜跑了出來,張氏嘴一咧,抱著大胖就往地上坐,說時遲那時快,拍著自己的大腿便哭天搶地的嚎了起來:“不得了了,大柱你快出來看看呀,你妹妹自己做賊心虛,還要拉你媳婦去見官呀!你再不出來,我這個當嫂子就要被小姑子弄死了呀!”

嚎喪一樣的聲音把年幼的大胖嚇得狠狠哆嗦了一下,隨即張開大嘴,也跟著哭了起來。

王家人見狀全都一窩蜂圍了上來。

王大柱一看張氏拍著大腿坐在冰涼的的地上,大胖也在旁邊哭的滿臉漲紅,趕忙上去把大胖抱了起來,抓著張氏問了半天也問不出個所以然來,便急吼吼的轉頭問王蓉:“這是咋了?”

王蓉冷眼瞧著張氏坐地上撒潑,輕蔑的勾了勾唇:“咋了?問你媳婦兒去呀!問問她到底想幹啥。過兩天安生日子就這麼難嗎?非要沒事找事。給別人找不痛快她心裡高興是吧?”

王蓉可不是王大柱和王大娘,任她哭鬧兩句就什麼都由著她。

張氏跟她耍無賴,王蓉就奉陪到底,反正今兒這事又不是她理虧,真追究到最後,還指不定是誰丟臉呢!

張氏聞言,哆哆嗦嗦的伸出一根手指,指著王蓉的鼻子,向自家男人控訴:“大柱,你快看看呀,我叫她去幹活,她卻去偷東西,我不過教訓了她兩句,她卻回過頭來說我誹謗她,還口口聲聲要去官老爺那裡告我!我一個做嫂子的,被小姑子欺負成這個樣子,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啊!”

說話就要拿頭往地上撞。

王大柱手忙腳亂地將大胖推給給王大丫抱著,轉過頭來摟著張氏又是哄又是勸。

這個張氏也會做戲的很,眼淚不斷線似的往下掉,偏她生的俏麗,一哭起來,更透出那麼幾分嬌弱可憐,十足的弱者姿態。

其實王大柱心中清楚,以王二丫的性格,是斷斷沒有那個膽子去做賊的。只是眼下這事鬧成這個樣子,甭管誰占理,總要有一方退讓,以張氏的脾氣,叫她退讓肯定是不可能的,那就只能王蓉退讓了。

好在她過去也退讓慣了,多一次少一次應該也沒關係。

王大柱從小接受重男輕女的思想教育,心裡也覺得女娃沒有男娃頂事,對這幾個妹妹自然也不怎麼在乎。

再說了,只是低頭認個錯,又掉不了皮少不了肉的,算不上啥大事。

這樣想著,王大柱選擇站在張氏那一邊:“二丫,你大嫂說你也是為你好,你怎麼能這麼跟你大嫂說話,快向你大嫂道歉!”

王大柱以為,他這個大哥發了話,王蓉便會像從前一樣忍氣吞聲。

只可惜,他錯了。

他並不知道,如今的王二丫早已不是從前的王二丫了,她可沒那麼好說話。

“為我好?大哥,聽你這意思,你也覺得這些東西是我偷得了?大哥,你是我親哥,我是什麼人你應該很清楚,我就算窮死餓死,也絕幹不出這種偷雞摸狗的勾當!如今大嫂什麼都沒弄清楚就說我偷,還說什麼為我好?她要真為我好,會故意叫我頂著這大冷天去給大胖抓魚吃?她要真為我好,看到我連件幹衣服都穿不上,會連一句關心都沒有,只知道冷嘲熱諷?大嫂她自己倒是穿著新衣,燒著火炕,過得舒坦。我和小丫挨餓受凍,有誰管過我們了?”

王蓉幾句話把王大柱說的無地自容。

作為大哥,家中的長子,再不待見幾個妹妹也好,畢竟血緣關係在那裡連著,讓人知道,他眼看著自己的妹子受欺負,還反過來袒護自己媳婦,他男人的面子要往哪裡放,回頭掰扯起來,別人指不定多戳他

脊樑骨呢。

面對不依不饒的張氏和振振有詞的王蓉,王大柱為難的低下了頭。

王蓉卻沒打算就此甘休。

本來她都不想理張氏了,大不了以後大家同住一個屋簷下,就權當沒對方這個人,互不招惹就得了。

可張氏偏偏要自己作死,那王蓉就要跟她掰開了揉碎了好好說道說道!

“大哥,你看清楚了。”

王蓉果斷將那些衣服一件一件攤開,擺在所有人面前:“這些衣服都是我靠自己的勞力換來的,沒有一件是通過不正當手段得來的。我不過是想自食其力,幫自己和小丫做兩身厚衣服,好過了這個冬天。礙著大嫂什麼事了?她一上來就劈頭蓋臉的說我去做賊。我好歹是個女孩子家,這話是能隨便說的嗎?要是傳出去,我的名聲怎麼辦,往後這四鄰八鄉的,我還要不要出去做人了?大嫂這分明是往死裡逼我!”

王蓉故意把話說得很嚴重。

張氏她不是愛玩“一哭二鬧三上吊,沒事就要尋個死”那一套嗎?

好哇,那王蓉就以其身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王大柱一聽王蓉也口口聲聲喊著“死”,心裡頓時沒了主意。

見指望不上王大柱,張氏一把推開他,也不尋死覓活了,騰一下跳起來,沖到王蓉面前,把腰一插,破口大駡:“你胡說八道,我怎麼誣陷你了!誰能證明這些衣服不是你偷的?再說了,我穿新衣又如何,我自己的錢,我想怎麼花就怎麼花。別忘了,要不是我變賣了自己的嫁妝,別說是你了,你們全家,現在連口米湯都喝不上,早就餓死街頭了!”

張氏一時氣急,口不擇言,什麼話難聽就揀什麼,完全沒有注意到一旁的王老爹和王大娘臉色有多難看。

王蓉退後一步避開張氏橫飛的唾沫星子,冷漠地對上張氏囂張跋扈的嘴臉,振振有詞道:“想要證明是吧?可以,大嫂可以親自去你娘家問問,看看這些東西是不是我的勞動所得?是不是他們同意將這些衣服送給我的。至於你穿新衣這件事,我自然是不敢有什麼意見,就像你說的,你的錢,你想怎麼花,都是你的自由,不過大嫂,一雙破銀鐲子,幾十個銅板,也值得你這麼一說再說。那麼,是不是只要我把這鐲子錢還給你,就可以堵上你的嘴,往後咱們橋歸橋路歸路,大家互不招惹了?”

還錢?

她那雙銀鐲子可是當了好幾十個銅板呢,這些錢都足夠這一大家子人一整個冬天的花銷了,憑王蓉一個人怎麼可能還的起?

“怎麼著,聽你這意思,還準備打腫臉充胖子不成?”張氏叉著腰撇著嘴,一雙丹鳳眼盡是刻薄。

王蓉冷冷回她:“你別管我是腫還是胖,你就說,我若是當真還了你這個錢,你要怎樣?”

能怎樣?

張氏當初變賣嫁妝本來就滿心不樂意,要不是王老爹和王大娘纏著她又是央求又是討好,還答應她把家裡的家用都交給她來管著,憑她的精明,說啥都不會做這個冤大頭,把自己的私房拿出來。

如今她賣嫁妝的錢花得七七八八,沒聲了多少,王蓉若是依原數還了她,那她還賺了呢,怎麼算都不是件虧本的買賣。

“你若要還,我自然是不攔你,我只是怕你嘴上逞強,到時還不出來。又要說我這個做大嫂的故意為難你,給你小鞋穿。”張氏抬手把臉上的眼淚水抹掉,眼珠滴溜溜的轉著,心裡分明在算計著啥。

王蓉知道幾十個銅板對這個窮的叮噹響的家庭來說不是小數目,可俗話說得好,能用錢解決的問題那都不是問題。

要真用錢堵上張氏這個瘟神的嘴,王蓉樂的高興:“大嫂放心,我既然說還,就必定一個子兒不差的還給你。即便有小鞋,那也是我自己給自己穿的,絕不會賴大嫂你!”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