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系統農女:獵戶強寵小娘子

正文 第33章 發財了

書名:系統農女:獵戶強寵小娘子 作者:紫狼蝶 本章字數:4206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18


約莫半個時辰之後,王蓉和王二柱步出酒樓。

太陽西斜,天微微有些擦黑,僅剩的幾縷斜陽照在人身上暖融融的。

路上還有些行人卻已經不多,小攤小販們更是不見了蹤影,大部分人都收拾收拾準備回家吃晚飯去了。

看這個樣子,他們若此時往家趕,到家怕是要半夜了。

冬天路滑,走山路有危險。王蓉拍了拍懷裡鼓鼓囊囊的錢袋子,四下環顧了一圈,索性提議:“二哥,這天眼看就黑了,要不咱們今天就找個地方先安頓下來,明天早上再往家趕吧。”

找地方安頓,這是要住客棧的意思嗎?

那可不行,住客棧是要花錢的。

他們哪裡住得起?

再說了,每次爹和大哥到鎮上來賣東西,不都是清早出去半夜回來?只要小心一點,應該不會有事吧?

“別了,咱們還是回家吧,走快一點,說不定還能早點到家。”

王二柱覺得沒有必要為了這點小事去花錢。王蓉卻覺得,錢賺了,就是用來花的。

眼下正是哈口氣都能凍成冰的時節,大晚上趕夜路,他們又沒燈,這要是腳下不小心一打滑,那不就粉身碎骨了嗎?

錢這個東西,再賺總會有,但命只有一條。

相比自己的人身安全,王蓉覺得,這點錢還是值得花的。

“還是在這裡歇一晚上再走吧。家裡那邊也沒有什麼要緊事,要回去也不急在這一時的。萬一咱們悶頭趕路,回去的路上再出點什麼事,我怎麼跟娘還有二嫂交代,咱們是出來賺錢的,不是出來找死的。”王蓉異常堅持,怎麼說王二柱也是陪她出來的,再怎麼樣,也該把人完好無損的帶回去吧。

說的也有道理,可是客棧那麼貴……

王蓉知道王二柱在擔心什麼,看了看背後的望仙居,狡黠一笑,這不有個現成的酒樓嗎?

他們剛跟酒樓做成了一筆生意,也算是初級的合作夥伴了,在這裡借宿一夜,他們應該不介意吧?

心思轉過一圈,王蓉沖王二柱挑了下眉:“跟我來。”說罷,領著他重新回到酒樓內。

掌櫃的正在指揮人把那些番茄往後廚抬,看到他們又回來了,奇怪的問:“還有什麼事嗎?”

王蓉也不拐彎抹角,直截了當道:“掌櫃的,這天色也不早了,我和哥哥今晚怕是來不及趕回家了,不知道可不可以在這裡打擾一宿?”

鎮上的酒樓一般都是包食宿的,可以接待一些遠道而來的客人。

王蓉剛才特別留心看過了,酒樓的三層就是一排客房,只有大概兩三間住了人,剩下的房間都還空著。

可酒樓掌櫃聽完她的話卻有些不樂意了。

他們還想在這裡住下?

對於這些鄉下人,酒樓掌櫃的骨子裡是看不起的,但又不好明面上拒絕,一時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辦好,悄悄地給小二遞眼色,讓他趕緊想辦法。

小二哪裡有辦法,於是四個人便大眼瞪小眼的僵在哪裡,氣氛略微有些尷尬。

王蓉一眼便看出來酒樓掌櫃的想法,上前將他拉到一邊,用只有他們兩個人聽到的聲音,小聲道:“掌櫃的,生意這個東西,常做常有。你也不希望咱們合作這一次之後,就再也不合作了吧。生意人嘛,還是應該多交朋友的。”

雖然被一個十幾歲的小丫頭片子教做生意那種感覺十分……怪異,不過酒樓掌櫃也不得不承認,她的話說的是有道理的。

生意人,向來是能多交一個朋友,就儘量少樹一個敵人。

看這小丫頭大概是有點本事的,他們剛剛談好了合作,這個時候產生矛盾,對他們雙方來說,都不是什麼好事。

“住也行,不過我們的客房沒有了,只剩下柴房了。”酒樓掌櫃睜著眼說瞎話,大概是覺得王蓉這個鄉下丫頭好糊弄。

可她不知道,王蓉這個鄉下丫頭的軀殼裡,住著一個現代女性的靈魂。

想忽悠她,也不看看她是誰!

王蓉正想和掌櫃的好好說道說道,還不等她張嘴,王二柱馬上在一旁猛點頭道:“柴房也行,多謝掌櫃的。”

能有個柴房住就已經很不錯了,還要啥自行車呀!

王蓉頭上的黑線哐當砸了滿臉,再一轉頭,酒樓掌櫃已經吩咐店小二把他們往柴房帶了。

算了,當她倒楣,這次認了路之後,下次再也不帶王二柱這個腦袋短路的出來添亂了……

酒樓的柴房比普通人家的柴房要略微大一些,不過和所有的柴房一樣,裡面堆滿了大大小小的柴火,牆角還掛著蜘蛛網,一開門,塵土飛揚,嗆得王蓉連著打了好幾個噴嚏。

小二把他們帶進去便走了,在王蓉的要求下,又折返回來給他們送了兩床薄被子和一盞破油燈。

晚上王二柱和王蓉一人一邊,靠著柴火堆湊活了一

夜,晚上王蓉冷得凍醒了好幾次,王二柱則裹著白天趙氏給他裝上的那件備用棉襖,睡得還算安穩。

第二天一早,王蓉和王二柱在望仙居蹭了一頓早飯,便謝過了酒樓掌櫃馬不停蹄的上了路。

比較幸運的是,這天是難得的大晴天,陽光明媚,路上的冰都化得差不多了,他們的腳程也相對快了許多。

一路邊走邊休息,中午之前便趕到了家。

王二柱和王蓉剛到門口,人還沒進門,正在廚房裡忙活的趙氏便瞧見了他們,手都沒擦,一路小跑直奔著王二柱迎了出來,臉上神色焦急:“你們可回來了,昨晚你們幹啥去了,一夜都沒消息,爹娘都快擔心壞了。”

王蓉當然知道王老爹他們擔心的不是她,不過她覺得還是有必要解釋一下,畢竟這人是她帶走的:“昨天我們到的時候差不多就下午了,等辦完事情再一看,天色有點太晚了,就索性找了個地方休息了一夜才回來的,二嫂,不好意思,讓你擔心了。”

王蓉的道歉還算誠懇,趙氏心裡那點疙疙瘩瘩的小情緒算是解開了一些。

說實話,昨晚沒等到王二柱回家的時候,趙氏心裡除了擔心,更多的是對王蓉的埋怨。

要不是她又折騰什麼蔬菜大棚,又折騰著要去賣菜,何至於辛苦王二柱大老遠跑這一趟?

要是王二柱出點什麼事,她一個人無依無靠的,該咋活?

所以,儘管王蓉主動道了歉,趙氏心裡還是擰著那股勁兒有點過不去,只不過,王蓉都這樣說了,她要是再說什麼,反倒顯得她小心眼了。

算了,大不了以後離她遠點就是了。

這樣想著,趙氏面上雖沒表現的特別明顯,但話裡話外多少有點強顏歡笑的意思:“回來就好,回來就好。趕緊進屋去吧,爹娘等著你們呢。”

說完,再不看王蓉,扶著王二柱走在了頭前,一邊幫他拍著身上的土,一邊噓寒問暖。

王蓉無奈的聳了聳肩。

王蓉對趙氏這個人並沒有成見,準確的來說是不討厭也不喜歡,當然,她心裡那點小九九王蓉是一清二楚的。

這個家雖然是窮的叮噹響,但好歹還有這三間破屋,和屋後那兩畝薄田,將來等王老爹走了以後,這些屋子和田地到底該怎麼分配,誰拿多誰拿少,肯定又要好一番鬧騰。

和張氏不同的是,趙氏沒有生養,王二柱身體又不好,如果他們下半輩子不想餓死,就不能讓房子和地全被張氏搶走。

趙氏的自私是有理由的。

再說了,她也沒有在背後耍過什麼見不得人的小手段,更不像張氏,三天兩頭的刷一下存在感。

對於這樣的女人,只要無視她就夠了,沒必要跟她計較那麼多。

趙氏確認過王二柱沒有掉一根頭髮之後就去忙自己的了。

王二柱和王蓉一前一後的進了屋。

王大娘正坐在床上納鞋底,王老爹靠在旁邊,身上披著棉襖,手裡捧了個煙袋,一口接一口的在那裡吞雲吐霧。

看到他們回來,王大娘立馬放下了手裡的針線,踢撻著鞋便迎了上來:“怎麼這會兒才回來,可把我和你爹急壞了。”

把王二柱全身上下摸了個遍,確定他沒有受傷後,王大娘狠狠白了王蓉一眼,沒好氣地伸出手:“錢呢?”

看他們背了個空的竹簍回來,應該是把那些番茄賣出去了吧?

雖然王大娘壓根不相信那堆破東西能賣多少錢,但他們出去了一天,多少也該有點收穫吧?

上來一句關心都沒有,開口就要錢,還真是夠直接的。

王蓉壓下心頭的冷笑,從懷裡掏出個錢袋扔在桌上,哐的一聲,聽上去分量不小。

王大娘一開始還沒當回事,覺得她只是在虛張聲勢做樣子,結果打開之後,她整個人馬上驚呆了。

裡面除了二十個明晃晃的銅板,還有一錠黃豆大小的碎銀子。

那筐叫番茄的東西居然這麼值錢!

王大娘驚得下巴差點沒兜住:“這……這全都是你賣番茄賺來的錢?”

王二柱和王老爹同時直了眼。

只有王蓉自己,淡定依舊,漫不經心地道:“不,那二十個銅板,是賣番茄的錢。剩下那個,是望仙居掌櫃給我的定錢,他說了,以後不管我手頭有多少番茄,他全都要了,前提是,我不能再給其他酒樓供貨。”

這個掌櫃也是十分精明的,放眼十裡八鄉,也就王蓉手上有這麼稀罕的東西,要是王蓉給其他酒樓供貨,那望仙居的市場競爭力就會減弱。

只有做到獨一無二,才能財源滾滾來。

王老爹想到這些東西可以賣出個好價錢,但沒想到居然能賣這麼多,握著煙袋的手都忍不住有些發抖。

王大娘更是捧起那個沉甸甸的錢袋子,笑的合不攏嘴。

這下可發財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