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系統農女:獵戶強寵小娘子

正文 第52章 掰扯個明白

書名:系統農女:獵戶強寵小娘子 作者:紫狼蝶 本章字數:3750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18


王蓉差點當場笑噴。

這位親,你怕不是對“乖巧聽話”這個詞有什麼誤會吧?

“文文,你別怕,有爹在,一定為你做主!”張秀才心疼的安撫著張氏,挺身護犢,一臉的大無畏。

“文文”是張氏的小名,據說張秀才是希望張氏以後可以成長為一個文靜,文雅,斯文的小家碧玉,所以才給她起了一個這樣的小名。

但依目前的情況來看,他的希望很明顯是落空了。

王蓉卻也不氣,從善如流的應對道:“是不是陷害,您問問在場的各位鄉親?我的話您不信,但老村長還有鄉親們的話您總該信了吧?”

這也是王蓉為什麼非要鬧出這麼大的動靜,招這麼多人來圍觀,就是想在眾目睽睽之下,讓張氏無所爭辯。

張秀才卻氣哼哼的說什麼大家都被王蓉矇騙了,堅持張氏是無辜的。

老村長見事情鬧得無法收場,忙走上前,壓低了聲音,一臉為難的勸道:“今兒這事,確實是你家閨女做得不對。現在事情鬧大,我怎麼著也得給二丫一點交代,你就趕緊讓她跟二丫道個歉,說不定這事就這麼過去了。”

誰知人家張秀才壓根就不領情,口口聲聲要不幫張氏討回這個公道,今天便賴著不走了。

結果,雙方都不肯讓步,大家全僵在了那裡。

老村長急的團團轉,不知如何是好,王老爹就更是著急上火,心裡跟倒了鍋開水一樣。

本來他們家裡這點破事就夠讓村裡人看笑話的了,如今王蓉擅自做主將老村長搬來不說,連張秀才本人都給招來了。

要說起這個親家,王老爹那是一個頭兩個大。

他知道張秀才骨子裡看不起他們這門窮酸親家,所以平常也鮮少和他們家走動,省的招人家不待見。

誰料今日竟因為這麼難堪的事將他招了來。

要知道,張秀才可是村裡除了王安邦之外唯一的讀書人,他要是胡攪蠻纏起來,誰都說不過他,張氏那股子得理不饒人的勁兒,多少也是受了他的影響。

王老爹就是個老實巴交的莊稼漢,這一輩子到頭從來沒跟誰紅過臉,如今惹來這麼一位閻王爺,趕明十裡八鄉都知道了他們家裡姑嫂不和,他這個一家之主還怎麼抬頭見人。

越想越發愁,算了,能忍一口氣是一口氣吧。

這樣想著,王老爹親自出面調停道:“親家公,你也別生氣,這回是二丫不懂事,回頭我一定好好教訓教訓他,你就消消氣,別跟她一般見識。”說話的同時又是點頭又是哈腰,好像理虧的是他,張氏什麼都沒有做錯一樣。

張秀才當即一梗脖子,故意給他難堪道:“二丫不懂事,你們家人也都不懂事嗎?我家文文在你們家受了多少委屈!想當初她說要嫁過來,我就不同意!要不是你家大柱死乞白賴一個勁兒的糾纏,我會把這唯一的一個寶貝女兒下嫁到你們家?如今你們家人得了便宜,便開始合起夥兒來欺負她,你們還有沒有良心!我告訴你們,不要以為我們老張家沒人了,要欺負我姑娘,你也要問問我這個當爹的同不同意!”他越說越激動,口口聲聲非要為張氏討回公道。

王老爹本來臉上就夠沒光了,叫張秀才這麼一通數落,更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王大柱眼看著事態發展越發失控,卻一句話沒說,就那麼耷拉著腦袋縮在角落,一邊是自己親爹,一邊是自己老丈人,他幫誰都是錯,還不如不說話。

張秀才一看他這個樣子就來氣:“王大柱,你眼看著我們家文文受委屈,就一句話都不說!你還是不是個男人!我當初也是瞎了眼,怎麼就把寶貝女兒交到你這麼個孬種的手上!”張秀才老而彌辣,話說的難聽成這樣,偏讓王大柱回不了嘴。

王大柱這個做女婿的還想等他稍微消點氣之後,再客客氣氣把他請進屋去平心靜氣的談一談,誰知道張秀才上來就把他罵了個狗血淋頭。

王大柱不會也不會跟人吵嘴,聽到這話臉色一陣紅一陣青,卻悶著頭不知該怎麼回。

張秀才就是知道王家人全都拙嘴笨腮,便想憑著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怎麼著也幫自己的寶貝女兒出了這口惡氣。

剛才還眾口一詞討伐張氏的人們一見此情景,瞬間全做出事不關己的樣子,閉上嘴不發表意見了。

張秀才他們還不知道嗎?沒理也要辯三分,得了理那更是不饒人,他們哪裡說的過他?要不小心招了他不高興,惹

火上身,那才是麻煩了呢。

再加上,張秀才因為時常到鄉上為裡正大人工作,頗得裡正大人的尊敬,當面還要叫他一聲“秀才老爺”,連老村長都輕易不敢惹他,他們這些小老百姓又怎麼敢?

“沒話說了?”張秀才自以為占了上風,目光掃過去,王老爹和王大柱不覺壓低了頭。

張氏站在一旁,臉上一副“你們能奈我何”的得意。

有人撐腰就是不一樣,可是硬氣多了。

王蓉瞧著張氏那副噁心人的嘴臉,上前一步站了出來,皮笑肉不笑的看著張秀才,不咸不淡了喊了聲:“親家老爺。”

張秀才登時像被點燃的爆竹,嘭一下就爆發了:“又是你!”上次叫這丫頭從他們家騙走了一箱子舊衣服,現在想起來這事,張秀才心裡還窩著火。

誰知她今天竟然欺負到他寶貝女兒的頭上來了!

張秀才心頭一股火猛地沖上來,二話不說,劈頭蓋臉地數落了王蓉一通,說她目無尊長,陷害長嫂,用心狠毒。

王蓉一言不發的等他說完,方漠然的看著他:“既然您來了,有些事情,咱們索性就一次性全部掰扯清楚,不過,您確定要站在大門口這裡掰扯嗎?”

“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張秀才底氣還挺足,甚至反過來沖她冷哼:“不過,你要是怕,我可以給你這個小輩留點面子,找個沒人的地方私下了結。”

“我的確是挺怕的。”王蓉冷冷勾唇:“我怕有些事情說出來,您老人家的臉被打腫,您好歹也這麼大年紀了,我也得尊尊老不是嗎?”

老?

張秀才今年也才四十出點頭,加之保養的還算不錯,看上去比同齡人還年輕了不少。

王蓉這話裡的意思分明是諷刺他年紀大。

張秀才氣得呼哧呼哧的,臉漲得通紅:“我們老張家的人光明正大,身正不怕影子斜!”

王蓉轉頭看向王老爹:“爹,咱們真在這兒說?”

王老爹自然是不願的,今天已經夠丟臉了,再把事情鬧大,他們全家以後不用在村子裡面待了。

王老爹忙給王大柱使眼色,王大柱上前好言相勸,想將張秀才帶進去說話,張秀才卻一巴掌打開他的手:“你讓她說,她今天要不說出個所以然來,我立馬帶我閨女和外孫回家,往後跟你們老王家一刀兩斷再不往來!”

王大柱和王老爹一聽這話全都慌了,王大娘更是一疊聲地喊:“那可不行啊!不行啊!”把誰帶走也不能把她的寶貝孫子帶走啊!

王蓉“噗嗤”一笑:“得,親家老爺,既然你都這麼說了,咱就跟這兒掰扯清楚。您打眼往這看。”王蓉拿出那張合同遞給張秀才。

張秀才氣哼哼的接過,一開始還不以為意,只隨便掃了連眼,不想看到最後一行標著金額的那個地方,面色明顯白了一下,表情瞬間僵住。

“您也是有學問的人,相信不需要我向您解釋這上面寫的是什麼了吧?”

張秀才氣結,一時說不出話來,氣勢一落千丈。

王蓉抓住這個機會,慢條斯理地冷冷道:“您口口聲聲說你們老張家的人光明正大,那麼我請問您,大嫂平日在這個家裡的所作所為,您都知道嗎?她是怎麼能對待我,怎麼對待爹娘,又是怎麼對待的大哥的,您清楚嗎?還是需要我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兒,一樁樁一件件全都跟您數清楚?”

真要把張氏做的那點醃臢事一件不落的全說出來,估計三天三夜都說不完。

張秀才張了下嘴,明顯是想為張氏申辯。

王蓉卻沒有給他這個機會:“你問問大嫂,打從她過門兒開始,她是下過一回地還是做過一頓飯,撿過一回柴?家裡每個人,哪個不是將她當老佛爺供著,她還知足,死活見不得我好。從我開始建這個大棚起,她就想方設法給我使絆子,後來實在想不出招兒了,居然紅口白牙的污蔑我和其他男人有染。您是讀書人,姑娘家的清白和名聲有多重要,您比我清楚。我不妨實話告訴您,若不是看在一家人的份上,我早去官府告狀,讓官老爺治她的罪了。到時,就算不讓她挨個幾十板子,至少也要關她十天半個月,我這番忍讓,可不是讓她越做越出格的!”

王蓉這番話說的氣勢十足,擲地有聲。

在場不少人都傻了。

這個王二丫,以前可不是這個樣子的,咋如今就像換了個人一樣,怪……怪叫人害怕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