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古代言情 > 鳳皇

正文 第74章 使者已至

書名:鳳皇 作者:曉颸公子 本章字數:6050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05日 13:36


不過多時,正在擦拭佩劍的鳳賢突然一頓,然後猛然回頭,道:“誰?”

“太子…表哥。是我。”楚穆清從暗處走了走了出來,身後跟著一身黑衣的素袂。

“清兒?你為什麼會在這兒?”

楚穆清淡淡一笑並不回答,只是道:“太子表哥,清兒是特意前來勸告太子表哥,回京之後,一定要低調行事,只需將證據呈上便是,不要再在這件事上插手過多,尤其不要有一點針對三皇子和甯家的意圖。”

“為何?”鳳賢微微沉吟,然後恍然明白了些什麼,道,“你這是擔心父皇對我心生忌憚?”

“正是。按理來說,庶不壓嫡,三皇子是無論如何也無法和太子表哥你相提並論的。可是近幾年來,三皇子的勢頭卻是卻越來越猛,除了有寧家發揚起來的緣故,更是和陛下的扶持離不開關係。陛下一直力圖保證皇子之間有一個平衡,現在這個平衡無疑是要被打破了。如果在這個時候,你還在步步緊逼,難免會讓陛下覺得你這是想要趁機一家獨大,收攬權力。怕是會引起陛下的忌憚。”

聞言,鳳賢也是苦笑了一下,道:“果然最是無情帝王家。”

“太子表哥也未嘗不知陛下的想法。”不然也不會在母族如此強盛又附有太子身份的情況下,還如此低調,和三皇子平起平坐。

“我當然是知道的……但是還是終究保佑那麼幾分希望的。”鳳賢苦笑了一下。

“太子表哥可曾想過,陛下其實一直以來都沒有將皇位傳給你的意思。因為楚家一直是極為強盛的家族,如果太子再成功登基,必然會使得楚家正真進入日如中天的地位。一家獨大,這正是喜歡權衡的陛下不樂意看到的。”聞言鳳賢不由微微一頓,楚穆清繼續說道,“況且太子表哥天資聰慧,有自幼承楚家教導,年紀輕輕便是頗有一番功績,無論是在朝廷還是民間都頗得讚譽,甚至一度在民間的形象高於了皇上。太子表哥終究是鋒芒太盛,得到了陛下的忌憚。所以陛下才開始扶持三皇子,甚至是八皇子。”

太子點點頭,然後微微抬眸,道:“這麼說,這帝位是必爭不可?”

“正是。”楚穆清淡笑道,“自古以來,難道還有能在爭奪皇位中全身而退的太子嗎?”

太子微微垂眸,半晌才緩緩呼出一口氣,道:“既然如此,那邊開始吧。”溫潤的雙眸竟然是野心閃動。皇家的子嗣本來皆是野心勃勃。

楚穆清站起身,道:“太子表哥日後一定要小心行事,如果有什麼苦惱之事,不妨問問父親。”頓了頓,楚穆清又是道:“另外,太子表哥還是放下你對陛下的那點期望。不如偷偷查一查,二表哥和表姐出事的內幕。”

聞言,太子一下子目光微凜,道:“清兒的意思是這件事情是父皇在推波助瀾?”

“不然呢?為什麼甯將軍一下子便是帶兵擒拿?其實,無論有沒有罪,陛下只是需要一個可以發洩的藉口罷了。畢竟太子表哥三人太過優秀,而且又是相互抱為一塊鐵板,這般堅固強大的鐵三角,怎麼不會讓人忌憚?”說罷,也是不理會對方的反應,徑直離去。

翌日。鳳賢等人便是帶著人證物證回到了京城。一番金殿對質,人證物證俱在,甚至後來甯太傅也是站了出來,揭發了寧家的種種罪行,順帶還告了甯將軍一房謀害他子嗣這些事情。這私營鐵器坊一事也是毫無異議的定了下來,皇上不由震怒,但也僅僅是將寧家上下收押大牢,順帶禁足了三皇子。顯然並不像將此時真的鬧大。

然而,不多時京城中卻是流言鵲起,大街小巷皆是流傳著陛下包庇三皇子,在三皇子極其母族為了利益傷害百姓後,卻是僅僅是若無其事的壓了下來。

流言越穿越烈,而且三皇子的醜事也被挖了出來,什麼縱馬傷人,縱容手下欺壓百姓等等。雖然陛下和三皇子府極力想要壓下流言,但是天下悠悠之口,尤其是說堵就堵的?沒有辦法,景帝為了不讓自己的名聲也順帶被抹臭了,只能重新開審此事。以私營鐵器,惡意傷人的名頭,將甯將軍罷免官職並抄沒寧家,同時寧家五服之內,皆是驅逐出京,永遠不得放回。另外三皇子禁足三個月,罰俸兩年。甯太傅因檢舉有功,功過相抵,降職至翰林院修書。

楚家,楚穆清正抱著張氏給她準備的暖手爐,半躺在窗邊的搖椅上,靜靜的看著窗外,默默聽著素袂的報告。

“小姐,你說這留言究竟是誰傳出來的,多虧了這流言,才能讓皇上迫於壓力,儘快定罪。”

楚穆清淡淡一笑,道:“你小姐我和楚家、太子府、八皇子府、晟王,呃……岐王應該也會動點手腳。”聞言,素袂不由目瞪口呆,原來,這鳳凜已經是好死不死得罪了這麼多人了。

楚穆清將目光轉向窗外,外頭細細的雪花,緩緩下落,漸漸越來越大。楚穆清眸底微沉,半晌才道:“下雪了。”這沉冤昭雪也是終於走出了這一般了。

“素袂,回頭讓莞娘準備一下,截殺寧家的人。記得,不要留下什麼痕跡。另外,把甯將軍帶來。”

甯家人離開京城十天左右後,便是突然遭遇了一群暴匪,曾經風光無限的一大家子竟是一下落到了這種地步。只是沒有人知道,這寧家的當家人已經是被廢了手經腳經後,悄聲無息的帶到了京城之中,被安置在了莞娘購置的一間小宅子之中。

一直昏迷不醒的甯將軍被人用一盆冰水刷的一聲潑醒了。甯將軍微微抬頭,然後看清了站在自己面前的人,不由微微一怔。

“甯將軍,許久不見,別來無恙?”楚穆清笑盈盈的道,“將軍不必奇怪,這擊垮寧家的法子,正是我一步步設計的。”

甯將軍張了張嘴,好一會才道:“你把寧家的人都殺了?”

“沒呢。將軍的哥哥不是還活得好好的嗎?”

聽得楚穆清提及此人,甯將軍的目光不由怨恨更加。

“無緣無故,你為什麼要這麼做?”甯將軍聲音嘶啞的道。

“無緣無故麼?”楚穆清冷笑一聲,然後緩緩地道,“將軍是不是忘了六個多月前,你和你的二兒子在大周與樓煩國接壤的邊境上做了什麼事情,嗯?”

聞言,甯將軍瞳孔微微一縮,然後道:“我不知道你在講些什麼。”

“不知道?沒有關係,總會慢慢想起來的。”楚穆清道,“素袂審審吧,讓這傢伙把他和樓煩國勾結,構陷二皇子的事情通通說出來。”

素袂聞言領命上前,楚穆清則是有些無趣的退了出去,訓了一書房,便是開始練起了字。過了一個時辰,楚穆清便是瞧見了素袂回來覆命了。楚穆清瞧了有些垂頭喪氣的素袂一眼,然後一邊隨手將寫下來的字丟入一邊的炭盆,一邊道:“怎麼?沒審出來?”

“這傢伙最硬的半死,真的是審不出來半點。”

聞言,楚穆清也沒有絲毫生氣,而是道:“既然如此,便算了吧。回頭讓暗七問問晟王,要不要這傢伙,要的話就拿去,不要的話,就處理掉吧……記得,不要讓他死的太輕鬆了。”

說罷,楚穆清便是站起身,轉身就要離去:“出來這麼久,再不回去,娘親要擔心了。”

甯將軍最終依舊是被晟王派人帶走了。至於這麼審問,審問出來了什麼,楚穆清也沒有去過問。並不是楚穆清不希望找到足夠的證據為二哥平反,而是她很清楚,無論證據再明顯,景帝都不會有絲毫改變,因為只要他承認 了二皇子等人的清白,就代表著他向天下人承認自己做錯了,這怎麼可能是一個驕傲習慣了的帝王做出來的事情呢?

而很快,齊國的使臣和樓煩國的使臣竟也是一起趕到了,當晚皇宮中便是擺起了盛大的宮晏。所有有品級的上

層名流皆是要出席。因為這是正經的重大場面,楚穆清也不能向平日那樣穿常服,而是在張氏的監督下,換上了絳紫的禮服,帶上了鳳冠。楚穆清看了身上的鳳紋一眼,這比起她從前穿的少了一尾,也並沒有從前的那麼華麗,但是說實話,比起從前的那間,她還是喜歡現在的這一件,至少代表著她已經不一樣了——不再是從前那個只會養尊處優的公主,她現在也有資格為兄長復仇了。

張氏在一邊笑眯眯的道:“還是我的清兒好看。在上點妝就更美了。”

楚穆清楚穆清連忙拒絕,張氏卻是十分固執,於是穆清也只能有些無奈的道:“娘,今天來的可是別的國家的使臣,有和親的意思,你不怕女兒打扮得太好看,被被人看中,討去當個和親公主?”

聞言,張氏臉色一白,道:“算了算了,還是略施粉黛就好……”

打扮好了之後,楚穆清也是跟著張氏和楚修遠出了門,雙方在宮門前分開,楚穆清被張氏帶著去了女席。

楚穆清的位置和張氏並不在一起,而是在前頭一干公主和郡主之見。落座之後楚穆清便是收到了不少人注意,雖然楚穆清已是減輕了妝容,但是她皮膚向來白皙細膩,如此反倒是增添了些許出水芙蓉之色。精緻的眉頭被細細的修飾過,黛青而婉約。櫻唇上緋紅的口脂,越發顯得雙唇嬌豔欲滴。這絳紫一向顯得有幾分嚴肅死板,並不適合如楚穆清這般年輕的女子穿著,但是楚穆清卻是完全撐得起這個顏色,越發顯得尊貴異常,風華絕代。在一干皇室女子之中,也是絲毫不失氣度。讓人不由暗暗感歎,不愧是百年大家楚家交出來的女子。

楚穆清無論是公主還是郡主認識的都不多,所幸鳳茗希也是參加了今天的宴會,不然楚穆清怕是此時只能幹坐在這兒了。

楚穆清和鳳茗希寒暄了幾句,便是聽聞太監尖銳刺耳的聲音響了起來:“皇上駕到!皇后駕到!”隨後眾人連忙起身行禮。皇上與皇后一前一後行過了大殿,坐在最上面的金椅之上。出聲讓眾人免禮,眾人這才重新坐回坐位。

隨後,便是聽到禮官道:“齊國使者到!樓煩國使者到。”

隨後便是看到兩撥服飾各異的人走上 了大殿。齊國和周國本就同時中原之人,而且開國皇帝基本上是一同造反,反抗前朝皇帝的暴政。所以嚴格來說,雙方也算是同宗,差別並不是很大。反觀一邊的樓煩國,皆是身穿奇裝異服。楚穆清略略一看,齊國那一行人之中,竟然還有一名女子,那名女子生的雖然不醜,但是也並不至於如何驚豔,但確實有一種淡淡的吸引力,讓人忍不住想要靠近。楚穆清將目光轉向樓煩國一行人之中,卻是看見了一個“老熟人”——樓煩國十皇子。仇人見面自然是分外眼紅,不多時,楚穆清那水眸便是被殺意凍成了寒潭。

另一頭,樓煩國十皇子也是平日裡頭在刀尖上舔血的狠角色,一下子便是感受到了楚穆清的絲絲殺意。不由連忙看來過去,卻是見到楚穆清這個嬌俏異常的女子正看著自己,一時之間,目光之中,竟是染上了些許淫邪之色。

“哼!”一邊,鳳茗希也是察覺到了此處了異常,不由輕哼一聲,聲音夾雜這內力,襲擊向了樓煩國的十皇子,十皇子面色微微一邊,但是因為此時身處大殿,也只能若無其事的受了下倆,微微悶哼一聲,然後惡狠狠的瞪了鳳茗希一眼。鳳茗希則是絲毫不漏怯。

等十皇子走過去後,鳳茗希才是道:“穆清,你怎麼了?”那一瞬間,緊坐在楚穆清身邊的她也是感受到了楚穆清的異樣的殺氣。不由心中一陣奇怪。

楚穆清微微搖頭,沒有說話。鳳茗希輕歎了一聲,道:“你小心一點,這樓煩國十皇子是在樓煩國都出了名的混人。”

楚穆清點點頭,示意自己明白。卻是忽的察覺到一絲隱晦的視線,循著看去,只見晟王坐在對面的男席之中,沖著自己微微搖了搖頭。

今日晟王也是捨棄了自己一貫低調奢華的暗紋銀袍,而是穿上了同問絳紫色的親王禮服。四條蟠龍張牙舞爪的秀在衣服之上,越發顯得淩厲尊貴,襯得那本就俊美不凡的人兒越發顯得宛若九天之子,高貴而絕美。不少公主和郡主已經是暗中秋波暗送。同樣也是有些命婦心中暗中打著小算盤。

楚穆清自然是不會理會這些女子心中在想些什麼,她現在只知道,仇人見面,她現在卻不能有絲毫輕舉妄動,是何等慪火的事情。楚穆清低下頭,垂著眼睛,不去看他們。

這時,兩國使臣已經走近了。齊國為首的六十歲上下的一名老者,彎腰行了一禮,道:“齊國丞相代齊國向陛下問安,願陛下平泰安康。”另一頭,樓煩國為首的使臣便是樓煩國的大皇子。相互寒暄了一會,兩國便是紛紛提出了和親的意思。只不過齊國是有意讓本國的公主遠嫁此處,而樓煩國則是想要娶走一名公主。

聞言,楚穆清目光一掃,瞧見 了一直跟在微微落後齊國丞相半步位置的女子,原來這就是齊國前來和親的公主麼?

皇上笑道:“貴國既然是為了和平安寧著想,朕又豈會推脫,隨後朕便是讓禮部好好操辦此事。”

這是,卻是聽得樓煩國十皇子道:“那陛下又打算派哪位貴女嫁於我國?”

“這……自然是會選出一個十皇子滿意的人選。”

樓煩國十皇子嘿嘿一笑,不知為何,楚穆清突然心中有些不太好的預感,果然,十皇子一下子轉向了 她,道:“剛剛本皇子便是在這兒瞧上了一個美貌異常的女子。她既然能夠坐到這個位置上,想必也是身份尊貴,完全擔得起和親這項任務吧。”

話一出,坐落在命婦之中的張氏便是面上一下子煞白起來。楚穆清絲毫不露怯,清冷的水眸定定地注視著他,一絲殺意在眼邊湧動。讓十皇子不由想到了草原之上的狼王,冷漠平靜,殺意四橫。這一下子倒是讓他心中湧起一陣難言的征服欲。樓煩國的十皇子道:“本皇子就是要此女前去和親。陛下遲遲不肯說話, 難道是不願意與我國結為友誼之邦?”

景帝的眸中閃爍了一下,卻仍是說到:“可是這位郡主並不是真正的皇室宗人,而是丞相之女。朕也是不能完全做主。”聞言,十皇子依舊是不依不饒的道:“那麼丞相和丞相小姐是不願意為母國做出一絲貢獻麼。這便是丞相府的家教?”

楚穆清還沒有說話,便是見到楚修遠站起身,道:“十皇子,和親乃是關係到兩國的大事,豈能這麼草率的當堂隨意挑選人選?應當讓欽天監觀天象,推命理,選出一個最為合適的人選才是。現在十皇子草草行事,才是忽略了兩國的利益。看十皇子如此隨意的舉動,莫非是樓煩國僅僅當和親為兒戲,實際沒有絲毫的誠意?”

一時之間,對反便是被堵得無話可說。一邊樓煩國大皇子見事情已經是朝著一個不太妙的方向發展,連忙道:“丞相說的對,是十弟魯莽了。這件事情就交給陛下定奪吧,我相信陛下一定會給出最好的答案。”

見狀,楚修遠也是坐了回去,見狀大皇子也是悄悄松了口氣。宴會繼續舉行了一會後,景帝便是道:“這麼待著也是怪無趣的。朕特意在另一處擺了戲臺,不知諸位可有意願前去一睹?”話一出,地下的人也是紛紛附和著。於是眾人便是站起身,去了戲臺。楚穆清正默默地走著,突然聽得身後,一聲悅耳的男音低低響起:“這是個沉不住氣的小丫頭。你現在這麼輕易的暴露了自己,引起了樓煩國十皇子的注意,看你到時候如何圓場。”

楚穆清苦笑了一下,道:“我已經很努力了,還是沒忍住罷了……至於如何解決,只能看王爺的了。呃……我現在怎麼樣也算是王爺的一大助力,王爺便行行好,幫幫我吧。”

晟王輕哼一聲,低聲說了些什麼。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