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古代言情 > 鳳皇

正文 第75章 三皇子末路

書名:鳳皇 作者:曉颸公子 本章字數:4361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05日 13:37


楚穆清稍微再待了一會,便是向皇后提出了離去的意思。因為此時天氣寒冷,不少公主、郡主已經是忍受不了,所以離去的人倒也不是沒有,皇后也是很輕易的便首肯了。並且告訴楚穆清一會她會親自和皇上說,有皇后的打點善後,楚穆清也是並不擔心,沒有絲毫掩飾的離開了大殿。

瞧見了楚穆清離去的十皇子摸了摸下巴,眼中閃過些許陰騭。然後竟也是提出要離開,樓煩國大皇子巴不得這混人趕快離開,所以也是幫著他說話。因為來者是客,所以皇上自然是對他們十分寬容,所以便是很輕易的放行了。

樓煩國大皇子看著自家十弟離去的身影,不知為何心中隱隱有些不安。

楚穆清離開宮門之後不久,便是感覺到有人跟著了。當她拐進一個巷子時,身後的人終於是按捺不住了,齊刷刷的拔刀將馬車圍了起來。

楚穆清感受到馬車驟然停下,輕笑一聲,果然是忍不住了麼?當下便是伸手撩開了車簾,果然瞧見了外頭圍著一群人,為首的正是樓煩國十皇子。楚穆清不由在心中暗自吐槽,連面都不蒙一下,這是缺心眼還是確信他可以完全吃下自己這一行人?

樓煩國十皇子笑道:“本皇子仰慕郡主殿下已久,不知郡主口否願意與本皇子走一趟?”十皇子本來就不怎麼好看,偏偏還是一副笑得陰陽怪氣的模樣,看起來更加惹人厭煩。楚穆清微微垂下眼眸,掩飾住眸中的一絲厭惡,道:“若是本郡主不願意呢?”

“這似乎由不得郡主。”十皇子怪笑一聲,目光掃過楚穆清馬車邊上的寥寥數位侍衛。

“十皇子未免太過自信了一些。”楚穆清像是懶得在糾纏,揮揮手,道,“拿下。”隨車楚穆清這一聲下令,一直跟在楚穆清身邊的素袂便是一下其身上前,隨後便是有幾名黑色暗紋錦袍的人悄聲無息的出現在巷子中,不過短短幾息,便是交上了手。那些人自然是從晟王那兒借來的暗衛,雖然數量不多,但是卻是極其精銳。雙方交上了手,不過幾個回合,樓煩國那兒便是出現了落敗之勢。十皇子瞧著自己這兒能夠站著的人越來越少,不由又急又怒,竟是發了狠,寧願挨上那些黑袍人的一刀,也要脫出包圍圈,向著站在馬車前面的楚穆清沖了過去。十皇子非常清楚,自己這趟魯莽的行為,恐怕會讓他凶多吉少,與其就這麼窩囊的死了,還不如拉一個墊背。

楚穆清面帶嘲諷的看向了沖了過來的十皇子,一個側身,隨後一記飛踢,狠狠地踹到了十皇子之前被砍出來的傷口上,十皇子一下子重心不穩,便是栽倒在地,跟在他身後的黑袍人也是一下將其制服。十皇子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楚穆清,道:“你居然會武功?”雖然不過短短兩招,但是他還是可以從她明顯快於旁人的反應速度,以及剛才踹人的力道中看出,楚穆清絕對不是一個普通的大家閨秀。

楚穆清冷冷一笑,沒有給他解惑的意思。而是身後將人一下子將人敲暈了。

樓煩國十皇子帶來的那些人一看到自己這方的主心骨已經倒下了,自然更是潰敗不堪,很快便是全部落敗了。此番行動只是為了抓住十皇子,所以他帶來的人並沒有留下活口,全部交給那些黑袍人處理掉了。楚穆清也是讓人將這十皇子給晟王帶回去。隨後便是離開了。

楚穆清把人全交給晟王之後,便是沒有再過問外頭的事情了。因為她目前最好的小夥伴,雲輕柔不知什麼原因病倒在床。楚穆清和張氏一向是有幾分喜歡這個小丫頭,所以自然是不可能不加以理會。便是一同前去雲府拜訪雲輕柔。

進了雲輕柔的閨房,楚穆清的眉頭不由微微一皺,這間房子的規格看上去倒是附和一個正兒八經的嫡女的房間,但是這裡頭的佈局真的是讓人不敢恭維。楚穆清是何等眼力,自然看得出這裡頭的幔帳所用的料子都是好幾年前的了,而且質地也並不怎樣。架子上擺放的飾品雖然看著華貴,但是卻是俗氣不堪,沒有絲毫美感,也不知道是雲大夫人從那裡撿出來的沒人要的討嫌貨。

另一邊,張氏顯然也是發現了這一點,也是眉頭輕輕一皺,然後意味深長的看了身邊的雲大夫人一眼。

雲大夫人仿佛沒有感受到一般,依舊是帶著兩人走到了內室,楚穆清一眼便是瞧見了躺在床上的雲輕柔,楚穆清輕輕上前,將簾子掀了開來。很巧,雲輕柔此時幹好沒有陷入昏睡,瞧到了楚穆清,便也是心中微微一喜。伸手握住了楚穆清的手腕,微微用力,目光斜了一下站在一邊的雲大夫人。楚穆清心知雲輕柔這是有話要和她說,並且這話並不能讓雲夫人聽到。於是楚穆清便是對著雲大夫人笑道:“雲夫人,我和柔兒好久不見了,有些女兒家的私房話想說,不知雲夫人可否行個方便?”

見到雲大夫人似乎有點猶豫,張氏看 了自家女兒一眼,然後道:“既然如此,便就不妨礙你們了。”隨後又是對著雲大夫人笑道:“一向聽說雲家的臘梅林子魅力無限,讓人流連忘返。還都還沒有見識過呢,不知道雲夫人可否帶我前去瞧瞧?”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雲大夫人也不能再說些什麼了,於是便是起身帶著張氏出去了。

楚穆清看著雲輕柔,道:“你想和我說什麼?”

雲輕柔苦笑道:”清兒啊,我估計是真的被人下了毒,恐怕是命不久矣了。”

楚穆清微微皺起眉頭,道:“怎麼回事?”

雲輕柔搖搖頭,道:“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我猜測這次雲大夫人也應該有所參與,但是真正的幕後主使應該不是她。”

楚穆清低頭思索了片刻,雲輕柔只不過

是一個閒散小官的女兒,平日裡頭雖然活潑好動了些,但是不至於真的得罪了什麼人,不至於有什麼人會來害她。半晌楚穆清也只能道:“你先好好養著,我去找法子治好你的毒。”

雲輕柔道:“我找你來並不是想治好這個,我的身體自己清楚。我只是希望我死後,你能稍微幫幫我父親,讓他遠離京城,免得日後還要被那個惡毒的女人害了。”

楚穆清輕斥道:“什麼死不死的?你好好養病。”說完,又是安慰了她幾句,便是離去了。回府之後,又是修了一封書,差暗小七送去給宗璩。

此番寧家的事情,到此還未告一段落,不過兩天,便是傳出三皇子在府中上吊自殺,還留下了一份絕命書,以示自己對於今後已無希望,只能一死。一個皇子就這麼死了,自然是引起了極大的震動。雖然前幾天這位三皇子還剛剛犯了錯,但是到底還是皇上疼愛了這麼多年的兒子,所以皇上自然是在悲痛之餘下令讓禮部好好操辦喪事。

楚穆清雖然沒有主動去過問晟王那裡審問出來的結果,但是晟王還是派人將其請到了晟王府中。晟王手下不愧是臥虎藏龍,楚穆清剛剛踏進晟王府中,便是感受到了好幾股隱晦的視線,而且都隱隱給她一種壓迫感,顯然也是一等一的好手。

在僕從的指引之下,楚穆清被帶到了晟王府中的私牢。穿過陰暗的走道,來到了深處。

這私牢的深處,卻並沒有楚穆清想像中的髒亂,反倒是一處比較乾淨簡潔的小屋子。屋中正中央處房了一張桌子和兩把椅子。晟王便是坐在其中一把上,把玩著手中的玉佩。楚穆清看了一眼玉佩,竟是覺得有一份熟悉,但是卻又是一時之間想不起到底在那裡見過。然而晟王在楚穆清進來後便也是將玉佩收藏起來。然後道:“終於來了,有些事情要和說一說。”

“什麼?”

“這兩三天,廢了好大工夫,這兩塊硬骨頭也是終於招供了。”

聞言,楚穆清倒是有幾分驚訝的看了他一眼,心中暗道:這個晟王倒也是真的有本事。

“那你想要如何?”

“自然是想要借此機會,好好的再坑岐王一把。”晟王笑得有幾分滲人,道,“我現在不好分出人手,只能托你了,回頭你讓人把那個十皇子送到一座宅子裡頭。”

一日之後,突然就有人舉報說是發現一座十分荒涼的宅子之中似乎囚禁了一個人。而且似乎跟那個失蹤好幾天的樓煩國的十皇子有幾分相似。這一下子,京兆府尹那裡還敢怠慢,連忙派人去尋,卻是發現裡頭戒備森嚴,好不容易闖進去後,果然裡頭藏著一個遍體鱗傷的人,一看,還真的是十皇子。

不過多時,消息便是傳到了樓煩國使臣的耳朵之中,這下子樓煩國的人那裡還坐得住?一下子便是鬧到了皇上那裡去了。皇上只能下令查查這宅子的主人,卻發現這宅子似乎是用來做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的。再往下刨根究底卻發現這宅子竟然是岐王的。

另一頭,那個好不容易被解救出來的十皇子卻是瘋瘋癲癲的只會說著:“放過我,我保證不會將我們截殺鳳琰的事情說出去的……我保證……放過我……”這些事情引起來的動靜可謂是不小,誰都知道十皇子之前可是之前大周與樓煩國戰爭中,樓煩國那一方的主帥。這種話無疑是引起了無限遐想。與此同時,消失已久的甯將軍突然重新出現與京城中,要告發岐王聯合別國、誣陷二皇子,甚至出示了雙方通信的信件。

此時宮中的皇后知道機會來了,即刻便是出面要求皇上要徹查此事。

多方壓力之下,就算皇上不想大動干戈也是不行了。也只能將岐王暫時禁足於府中。至於樓煩國的使者,則是看著情況不對,早早的便是先行跑了。

此時,岐王府中,岐王早已經是暴怒不已,砸了一堆的古玩。

“這都是怎麼回事?”岐王不由怒吼道。

一直以來都是岐王心腹的范碣也是是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來勸勸岐王。這幾天,他們都感覺到自己這一方在朝中的勢力已經是越來越少了,顯然是皇上和晟王兩個人借機清除了,範碣甚至覺得,要不是岐王手下還有這些許實力,只怕皇上早就對他們出手了。但是如果這樣下去,只怕是遲早要完蛋。

發完火,岐王也是漸漸冷靜下來,道:“現在,只有一個辦法脫困了……”這般說著,岐王眼中緩緩劃過些許陰騭。

範碣也是跟在岐王身邊多年的下手,所以一下子便是明白過來,岐王是想要做點不太好的事情了。

“王爺,萬萬不可衝動。”

“衝動?”岐王冷笑道,“要是再不趁著手頭上還有些兵力和人脈,只怕本王這可腦袋遲早要搬家!”

“王爺,這起兵是下下之策,一旦進行,只怕是會在王爺一生中留下不可磨滅的敗筆。況且倉促起兵,得勝的幾率怕是小的可憐……”

“夠了!”岐王冷聲道,“本王要做什麼自己心裡有數,你只需要聽命行事就是了。”範碣還想再勸,但是對上對方的眼神,心中此時已經是無法勸動了 ,也只能作罷。

十日之後,大周邊境的淩州突然叛亂,聯合境外的外族人,以著極為快速的速度攻下了周圍的幾座城池。一時之間震驚朝野。平定叛亂一事也是迫在眉睫。毫無疑問,這次領兵的依舊是晟王。隔日,晟王便是帶領著十五萬大軍浩浩湯湯的離去了。

因為這突如其來的戰事,皇上現在也沒有時間和精力去算計岐王了。忙著解決這眼前的急事。然而,一股暗流卻是悄然在京城中湧動。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