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我的男票是猛鬼

正文 第六章泰國佛牌

書名:我的男票是猛鬼 作者:週五公子 本章字數:3241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20:14


  “你真的願意救我?”

  他好像是有些詫異的問了一句。

  雖然覺得自己說的話有些可笑,但我卻還是堅定的點了點頭說道:“你告訴我方法,我一定救你。”

  對面的人形黑影似乎沉默了一下,然後方才說道:“其實的確有一種方法可以對抗我體內的血煞之氣,讓我慢慢的恢復。”

  “什麼方法?”我連忙問道。

  “以陰養陰。”他淡淡說道。

  “以陰養陰?”我微微皺起眉頭,看著眼前那逐漸變的越來越淡的人形黑影,有些疑惑。

  “是的,血咒的作用就在於它的血煞之氣能夠逐漸的吞噬我體內的鬼氣,只要讓我吸收到足夠的鬼氣,來補充被血煞之氣吞噬的鬼氣,那麼我自身的鬼氣不散,我就不會魂飛魄散,等吸收的鬼氣達到一定的程度之後,我甚至能夠恢復如初。”

  說完以後,他的目光好像落在了我的身上,靜靜的不在說話。但此時他的身形已經變的更加虛幻,如果不是他身上散發的那種了森冷的感覺,黑夜中我甚至是已經看不到了他的身形。

  雖然知道了方法,但我卻並不知道自己到底要怎麼做才能夠讓他吸收到足夠的鬼氣。

  不過眼見他的身形變的更加虛幻,甚至是在下一刻就要消散,魂飛魄散,最終我還是深深的點了點頭道:“好,我答應你。”

  “嗯,我相信你。”

  聲音落下,他那虛幻的身體瞬間在我眼前消失不見。這一次是真的消失,就連那種森冷的感覺也隨之消失不見!

  哪……哪去了?

  難道他已經魂飛魄散了?

  我忍不住喊了一聲:“你,你在哪?還在不在?”

  “不用擔心,我現在就寄身在你身上的這個吊墜裡面,暫時還不會消散,你所要做的就是幫我收服一些遊魂野鬼,然後我會自行吸收他們的鬼氣來補充自己。”

  “對了,另外你還要小心一點那個叫唐志的人,他的身上有一件東西,就連我都不敢輕易靠近。”

  小心唐志?

  他的話頓時讓我感到有些雲裡霧裡,但此時他卻已經徹底沒了聲音,就好像是陷入了沉睡一樣。

  我伸手將脖子上的那塊月牙吊墜拽了出來,原本蔥翠碧玉的吊墜中央似乎多了一團淡淡的黑色霧氣,只是顏色十分的淡,如果不是他先前說寄身在了這裡面的話,我甚至不會發現。

  將玉墜再次帶好,他的話我卻默默記在了心中。

  對於唐志,我原本就感到有些奇怪,李麗娜失聯半個多月他才報警,這難道不讓人感到可疑嗎?

  只是對於唐志身上有什麼可怕的東西,這一點我卻並不清楚,於是我準備明天跟養父一起在去一趟警局看看。

  想到此處,我的目光一下子落在了不遠處躺在地上的養父養母,他們兩人此時依舊昏迷著,不知生死。

  房間裡的燈光在此時也亮了起來,我連忙沖過去,在她們的鼻孔處探了探,呼吸還算均勻,這頓時讓我心中松了口氣。

  於是我用指甲試探著在他們的鼻子上掐了一下,慢慢的養父和養母兩人終於是悠悠的醒了過來。

  “曉,曉蘭……”睜開眼看著我,養父的眼神似乎有些茫然。

  養母此時的目光也落在了我的身上,只是他們的眼神看上去給人的感覺都好像有些暗淡無神罷了。

  我連忙扶起他們問道:“爸媽,你們怎麼樣了,有沒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

  “沒事,就是感覺好像渾身沒有力氣一樣!”養母一隻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支撐著身體。

  養父也是點了點頭,然後似乎猛然想起了什麼,猛然看著我問道:“曉蘭,剛剛那是怎麼回事?我怎麼感覺渾身一冷,然後整個人就昏了過去,是不是家裡真的有什麼不乾淨的東西?”

  養父一臉擔憂的看著我,養母聞言,也同樣如此。

  對於剛剛發生的事情我並沒有去隱瞞,包括那個寄身在我脖子上掛墜裡面的男鬼,和他說的話我全部都如實告訴了養父和養母。

  他們兩個看不到小鬼,之後直接昏迷了過去,更加不知道那個男鬼的存在。

  此時聽我這麼一說,越聽越是心驚。

  直到我說完之後,他們方才重重的松了口氣。

  然後養父和養母在我的攙扶之下坐在了床上,養父微微皺眉道:“我也感覺唐志的確是有些問題,被你這

麼一說我就更加確定了。”

  我點了點頭說道:“爸,那我明天一起跟你去趟警局看看?”

  “嗯……也好!”養父微微遲疑,方才點了點頭。

  簡單的討論了一下,養父和養母兩人卻好像丟了魂一樣,不斷的打著哈欠,於是我說讓他們回房間先睡,一切等天亮再說。

  但經過了先前的那場風波以後,他們心中擔心我,硬是要留在我的房間中陪著我,再加上我也有些後怕,於是就讓他們留了下來。

  只是他們好像真的出了什麼問題,沒多久就斜躺在我的床上睡著了。

  看著他們那略顯發黑的臉色,我知道這一定之前那個小鬼有關,等到天剛濛濛亮,我就迫不及待的撥通了何遠的電話。

  然後在電話中將昨晚的事情,和我爸媽此時的狀況跟何遠說了一遍。

  何遠一聽,頓時就明白了過來,說我爸媽的這種狀況,很可能是陰氣入體所導致的,讓我不要擔心,說馬上就過來一趟,這才讓我安心下來。

  何遠來了以後,我爸媽也醒了過來,只是看上去好像比昨晚要更加疲憊的多。

  何遠看了看,頓時點了點頭道:“陰氣入體,和我說的一樣。”

  我爸和我媽兩人都知道何遠對於這些偏門邪道懂的不少,聞言瞬間微微皺起了眉頭。

  我一聽頓時有些急了,看向何遠連忙道:“那該怎麼辦?你懂這些,你一定要替我想想辦法。”

  何遠點了點頭說道:“你別太擔心,陰氣入體雖然時間一長也能致命,但只要將他們體內的陰氣逼出來也就好了,並不是什麼難事。”

  說著何遠從自己兜裡拿出了兩張黃色的符文,然後遞到了我的手上說:“你把這兩張符燒了,然後把符灰混進開水裡給黃叔叔和阿姨喝,不需要太多,半杯就好。”

  我微微皺眉,有些懷疑的看著他問道:“這樣就行?”

  “當然。”

  見我有些不信,何遠沒好氣的道:“對症下藥,藥到病除,不靈我就不是何四爺的兒子。”

  何四爺的名頭在我們這裡還是比較響亮的,聽他這麼一說我頓時也就不在懷疑,我爸也對我點了點頭說:“聽何遠這小子的吧,跟著何四爺他怎麼也懂一點毛皮。”

  我點頭“嗯”了一下。

  何遠頓時不樂意了,翻了翻白眼兒道:“黃叔叔瞧你說的,什麼叫做懂一點毛皮,我這可是真材實料,盡得我老爸的真傳集於一身。”

  不過說歸說,但何遠也並未在這件事情上多做糾纏,等我把那兩張符燒成灰混在白開水中端給養父養母喝了以後,何遠把我單獨叫到了一旁。

  然後一臉嚴肅的看著我說道:“曉蘭,你說他寄身在你身上的那塊吊墜裡面,能不能把那塊吊墜給我看看?”

  見何遠一臉嚴肅,我點了點頭,然後直接從脖子上取了下來,遞給他。

  他將吊墜拿在手中淡淡的掃了一眼,然後目光再次看向我,用詢問的語氣道:“你真的準備把他一直帶在身邊?”

  我明白何遠話中的意思,這個他指的就是寄身在吊墜裡面的那個男鬼。

  我點了點頭道:“昨晚要不是他,恐怕我們一家人現在都已經遭遇了不測,他救了我,所以我不能知恩不報。”

  何遠咬了咬嘴唇,微微沉默還是說道:“可是曉蘭你要知道人鬼殊途,你在身邊帶著一個鬼,這可不是什麼好事!我勸你還是算了吧!”

  我搖了搖頭,不想在糾纏這個話題,於是說道:“我待會兒和爸一起去趟警局,你要不要一起過去看看?”

  我並不知道唐志的身上有什麼可怕的東西,但能夠讓鬼感到忌憚的東西,何遠若是去了一定懂的一點。

  何遠知道我不欲在剛剛那個話題上多做糾纏,於是也只好歎了口氣點了點頭。

  在喝了符水以後,養父和養母的臉色終於是慢慢的恢復了不少,就連精神也好了很多,這不免讓我感到驚奇。

  等快到中午的時候,我和何遠才隨著養父一起去了警局。

  然後直接乾脆利索的找到了唐志,沒有任何廢話,養父直接讓人將唐志的身上搜了個遍兒。

  我們就站在一旁看著,最終從唐志身上取下來的一件東西吸引了何遠的目光。

  那是一塊金剛神佛的金牌,何遠一看頓時說道:“泰國佛牌,身上有這東西,怪不得就連家裡鬧鬼你也不怕!”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