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我的男票是猛鬼

正文 第七章鬼步迷蹤

書名:我的男票是猛鬼 作者:週五公子 本章字數:3604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20:14


  泰國佛牌,開光後能夠驅邪避凶,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

  無緣無故的唐志竟然貼身帶著這麼一塊驅邪避凶的金剛神佛佛牌,若不是心中有鬼,那是什麼?

  對於這些養父當然也十分明白,聯想到李麗娜失蹤半個月以後唐志方才報案,頓時面色嚴肅了起來。

  只是不管我們問什麼,唐志就是不說罷了。

  對於身上貼身帶著的這塊泰國佛牌,更是隨便找了個藉口說是朋友送的,於是我們也就沒有再問。

  唐志依然留在警局,嚴格來說是被養父給監禁了起來。

  離開後何遠掂量著手中的金剛佛牌,然後目光看向我和養父說道:“黃叔叔,曉蘭,你們有沒有覺得昨天晚上的事情或許跟唐志之間有什麼關係?”

  “跟唐志有關?”

  我明白何遠指的是什麼,頓時搖了搖頭道:“不可能,昨晚的事情怎麼會跟他有什麼關係呢!再說從昨天開始就沒有離開過警局。”

  何遠沒有說話,養父卻微微皺起了眉頭,看著何遠說道:“你的意思是他背後還有什麼人?”

  養父的話似乎一下子說到了關鍵,何遠頓時點頭說道:“普通的佛牌是沒有用的,只有經過高人開光過的佛牌才會有用,而唐志的這塊佛牌明顯屬於後者,也就是說給這塊佛牌開光的主人,很可能在幫唐志做些什麼。”

  “小鬼,佛牌……泰國的降頭師最擅長的就是養小鬼。”

  越是猜測何遠越是心驚,忽然瞪大了雙眼,注視著我和養父兩人大聲說道:“我明白了,對,一定就是這樣。”

  “你明白什麼了?”我和養父同時看向何遠。

  “黃叔叔,曉蘭,我現在已經幾乎可以肯定,李麗娜的失蹤一定跟唐志脫不了關係。”

  看著何遠一臉堅定的樣子,雖然我們心中也都早有懷疑,但卻還是搖了搖頭有點不敢相信的說道:“這似乎不太可能吧!畢竟他們是夫妻,而且報警的人還是唐志他自己。”

  何遠擺了擺手道:“賊喊抓賊,虛晃一槍,為的就是繞過他自己,讓你們把矛頭指向別處。”

  “而且我可以肯定,你的那個閨蜜李麗娜在唐志報警之前就早已經遇害,正是因為唐志此人已經處理好了一切善後工作,所以他才敢堂而皇之的前來報案。”

  為了讓我和養父更加信服,何遠說道:“曉蘭,你還記得在他別墅裡面的那團黑色氣體嗎?”

  我點了點頭說道:“難道這之間也有關係?”

  何遠輕笑一聲道:“當然,那團黑色氣體很可能就是李麗娜死後的怨氣凝聚出來的,而且她死的應該相當的慘,唐志正是因為做了虧心事,所以才會求了這塊泰國佛牌,以此來安、慰自己,沒想到倒真的成了他的保命法寶。”

  我不明白何遠為什麼說的這麼肯定,但提到李麗娜,我心中還是一陣難過。

  不過按照他這麼一說,倒真是有那麼幾分道理,就連養父對於他的猜測也是暗暗點頭。

  “這樣,我先去安排一下,然後我們在一起去一趟唐志的別墅看看怎樣?”養父提議道。

  我和養父當然明白何遠剛剛話中的意思,如果一切真的如同他所猜測的那樣,那麼昨晚出現在我家的那個小鬼,不用多說,也就自然而然的是唐志身後的那個所謂的高人所操控的。

  而他的目的就是為了害我,因為目前正是我們在調查這個案子。

  但讓我想不明白的是,既然不想讓我查這個案子,那麼為什麼他又要報警?

  “看,一定要再去看看。”何遠點了點頭,對於養父的提議表示贊同。

  養父吩咐了幾個同事去調查唐志以後,我們三人就一起離開了警局,然後就去了唐志的別墅。

  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原因,這一次來到唐志的家中,並沒有在出現上一次那種森冷的感覺。

  不過此時我們倒也沒有在意這些,只是比上一次更加仔細的將唐志家中每個角落全部都檢查了個遍。

  如果李麗娜真的是唐志所害的話,那麼在他的家中一定會有所發現。

  果不其然,最終養父還是在唐志和李麗娜的房間中找到了一絲線索。

  那是幾滴淡淡的血跡,就在床邊的木板上,顏色很淡,早就已經幹固,如果不是檢查的仔細的話,根本難以發現。

  “這裡怎麼會有血跡?”雖然顏色很淺,僅僅只是幾滴,但這還是引起了我們的懷疑。

  養父仔細打量了幾眼,然後直接就打電話到局裡讓化驗科的人過來。

  除了這幾滴淡淡的血跡以外,諾大的別墅,我們再也沒有了其它的發現。

  等到化驗科的人來採取了樣本之後,我們就直接回到了警局,靜靜的等待著天黑。

  因為何遠說也許今晚的警局並不會太過安穩。

  他雖然沒有明說,但看著他把玩著手中的那塊金剛神佛的泰國佛

牌,我和養父儼然已經明白了一些。

  化驗科的效果很快,對於那幾滴血,下午就已經出了結果,已經確定那是人身上的血液。

  而且與李麗娜以往在醫院化驗留下的記錄對比,完全吻合。

  可以肯定,那幾滴濺在床板上的的血液就是李麗娜的血液。

  只是李麗娜如今到底是生是死,這一點尚還不能夠確定,畢竟猜測就是猜測,而事實是需要證據的。

  沒有證據,就算是我們猜測害李麗娜的人就是唐志,但依舊不能夠定他的罪。

  眼看就要天黑,警局裡除了值班的人員之外,就剩下我和養父,何遠三人漠然的留在唐志關唐志的房間中。

  何遠依靠在門口,目光不斷的對外面張望,明顯是在等待著什麼。

  養父漠然的坐在唐志的對面,一口一口的抽著煙。

  房間中的氣氛顯得異常的壓抑,不知道為什麼越是安靜,我的心裡越是感到七上八下的,在這種安靜而又壓抑的氣氛中,甚至是連自己的心跳都能聽的一清二楚。

  “別緊張,要不要抽一根?”養父目光看著對面的唐志,或是為了緩解這種壓抑的氣氛,淡淡的問了一句。

  沒了佛牌,唐志整個人的情緒似乎的確有些緊張,眼見天黑,如同何遠一樣目光不斷的向門外張望。

  聽養父這麼一說,有些木訥的點了點頭,然後伸出手去。

  但他剛一伸手,依靠在門前的何遠卻猛然站了起來,目光直接看向了養父和唐志兩人所在的地方。

  “怎麼回事?”養父眉頭一皺。

  “她……她來了……”唐志反應最大,直接退到了牆角,一臉的驚恐。

  “是麗娜?”我一下子從凳子上站了起來,因為此時整個房間中似乎忽然之間一下子充斥著那種森冷的感覺。

  “滴答……滴答……”

  燈光下,地面上竟然詭異的出現了一滴滴水漬,水漬不斷蔓延,就好像是循著一條線一樣不斷的向依靠在角落中的唐志身邊靠去。

  “曉蘭,快把燈關上。”何遠大喊了一聲。

  此時我原本就有些驚慌,何遠這忽然間的一聲大喝頓時讓我愣了一下,不明白這個時候他讓我關燈幹什麼。

  但也僅僅只是愣了那麼幾秒,我還是快步跑過去把房間的燈給熄滅了。

  一道金色的光芒瞬間從何遠所在的方向照射了過來,直接照在了唐志的臉上。

  金光所致,一道金色的符文,幾乎將唐志整個人全部都籠罩了起來。

  房間中那種森冷的感覺驟然急退,一滴滴水漬不斷向房門所在的方向倒退過去。

  在那金色符文出現的時候,我已經明白了過來,那是何遠手中那個所謂的捉鬼神器所激射出來的光芒。

  我雖然不明白那些滴在地上的水漬到底代表著什麼,但卻也明白,這個房間中此時必然是進來了不乾淨的東西。

  何遠此時卻站在門前,毫不退讓,手中的捉鬼神器緊握在手中,面色冷冽,目光盯著前方冷聲說道:“陰間自有陰間路,陽間自有陽間法,我不管你是誰,又是什麼樣的存在,有仇報仇,有冤報冤不假,但若不講究個方式,我必然不會饒你。”

  何遠說罷,除了手中的捉鬼神器之外,手中更是探出一張黃色的符文,揣在手中,橫擋在門前,無比威嚴。

  房門前,何遠前方不遠處,那裡明明沒有任何東西,但一滴滴水漬卻不斷的滴落在地面上,無比的詭異。

  若不是經歷了昨晚的事情,再加上之前早就已經有了準備,恐怕眼前一幕早就已經讓我們感到崩潰了。

  縱然如此,也依舊是讓我感到渾身發冷,汗毛倒豎。

  何遠目光盯著面前不斷滴落在地上的水漬,語氣一緩道:“我問你答,你是不是李麗娜?如果是,就請你向左邊靠一點。”

  李麗娜?

  我目光盯著何遠的面前,在害怕的同時卻又感到奇怪。

  如果說李麗娜真的已經死了的話,那麼她不因該是以鬼魂的形態存在的嗎?

  又為何會是眼前這個樣子?

  但說來也奇怪,何遠聲音落下片刻,那不斷向下滴落的水漬果然向左邊挪了大約半步的距離,滴在另外一個位置。

  何遠見狀,神情一動歎了口氣道:“果然是你!”

  微微頓了頓,他語氣放緩了不少,將身形向一旁挪了兩步,把大門的位置讓開,指著門外道:“我現在給你一個解決事情的方法,帶我們找到你的屍體,只要我們能夠找到足夠的證據,必然能夠還你冤情幫你報仇,你要相信殺人償命,法律是絕對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壞人的。”

  何遠聲音落下,大約停頓了數秒以後,那水漬滴落在地面上,直接沖出了房間,一路向外。

  她,真的是李麗娜!

  我還愣愣的站在原地,何遠已經喊了一聲道:“快點跟上,她就是李麗娜。”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