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我的男票是猛鬼

正文 第九章噩夢降臨

書名:我的男票是猛鬼 作者:週五公子 本章字數:3392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20:14


  如果說真如同何遠所說的那樣,先前是我看花了眼。

  那麼這一次我敢肯定,絕對不是我自己眼花。

  這如此可怕的一幕,此時就出現在我的眼中,試問怎麼又可能是我眼花?

  那蒼白的面容,散落的長髮飄蕩在水中,就好像是一根根觸鬚一樣,不斷的在水中擺動著,說不出的詭異。

  尤其是她的眼睛,此時正死死的盯著我,那如同死魚眼一般的瞳孔中,竟然讓人產生一種感覺,她似乎透露著一股陰森的笑容。

  陰森,詭異。

  我渾身劇烈的顫抖著,說不出的害怕,越看越是心驚。

  眼前這條河我是知道的,叫做皖河,幾乎貫穿了我們這裡整個城市,甚至可以稱之為我們這裡的子母河,最終流向長江,不知道有多長。

  雖然這裡並不是主河道,但河道的兩岸相隔大約也有兩千米的距離,又寬又深。

  但就是這樣,此時竟然有一個身穿大紅色衣服的女人平躺在水中,這未免讓人有些難以接受。

  但若說她不是活人,剛剛我卻明明的看到她的一雙眼睛慢慢睜了開來。

  試問死人又怎麼能夠睜開雙眼呢?

  只是如果要說她不是死人,但她的臉色卻也未免太過蒼白了一點,蒼白到毫無血色。

  尤其是她那一雙此時正死死盯著我的眼睛,根本沒有瞳孔,有的只是如同死魚一般的眼白,卻透露著森冷的笑容。

  這才是最讓人感到恐懼的地方!

  一陣陰風吹來,渾身的汗毛瞬間炸開。

  我猛然大叫一聲,一骨碌的直接鑽進了車裡,死死的關上車門。

  何遠坐在駕駛座上,正在整理剛剛撿到的頭髮,指甲,還有一些骨頭碎屑,忽然聽到我一聲大叫鑽了進來,頓時停了下來。

  “曉蘭,你今天到底是怎麼了?平時你也沒這麼膽小的啊!”他轉過頭,一臉奇怪的看著我。

  我不敢在向河中看去,一邊止不住的顫抖著,一邊微微抬起頭看著他用顫抖著手指了指河邊的方向說道:“那個,那個穿紅色衣服的女屍我又看到了……”

  “你又看到了?”

  何遠聞言,頓時微微皺起了眉頭。

  我十分肯定的點了點頭,兩次親眼所見,我敢肯定絕對不是自己眼花。

  何遠沒有在說話,見我一臉的驚恐,明顯嚇的不輕,神情不由也嚴肅了起來。

  他轉過頭,目光向前方的河面上看了一眼,我不知道這一次他是不是和我一樣,同樣的看到了那個一身大紅色衣服的女屍。

  但從他的臉上,我卻也能夠感受得到他此時的凝重。

  沒有多餘的廢話,將手中撿來的那些頭髮,指甲,骨頭碎屑用紙巾包好,然後放在那裡,直接發動車子,以最快的速度向返回的方向開去。

  這一路上我幾乎都低著頭,不敢抬起頭向四周看,因為我害怕,害怕自己會在看到什麼讓我感到恐懼的景象。

  何遠也同樣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的將車向返回的方向開去。

  直到進入市區以後,何遠方才將車子開到了一旁的路邊,然後停了下來,轉過頭一臉嚴肅的看著我。

  外面路燈通明,這讓我心中的膽子也稍微大了一些,不在那麼害怕。

  見何遠將車停下一臉嚴肅的看向我,我頓時也抬起頭看向了他。

  “你真的在河裡看到一個身穿紅衣服的女屍?”他看著我問道。

  我點了點頭說道:“如果第一次是我眼花,那麼我不可能眼花兩次吧?”

  何遠點了點頭,臉上浮現出一絲凝重,微微沉默後對我說道:“看來那條河道不太簡單,以後還是不要再去的好。”

  我沒有說話,但心中卻也同樣抱著這樣的想法。

  剛剛那一幕,縱然是此時想起,也依舊讓我感到心驚膽顫。

  如果不是為了李麗娜的事情,那麼我根本沒有在去的必要。

  不過雖然想起來讓人感到詭異的可怕,但我還是忍不住心中的那份好奇,何遠既然說那裡不簡單,那麼他肯定是大致猜出了一些什麼,微微沉默,我還是看著何遠問道:“你是不是已經猜出了那……是什麼?”

  “沒有。”何遠搖了搖頭,十分乾脆。

  “沒有?”我有些疑惑,從他剛剛的語氣來判斷,他明顯是知道一些什麼,不然他不會如此嚴肅和凝重,這不禁讓我更加疑惑了起來。

  只是微微一頓後,他再次說道:“但我可以肯定,那個地方一定非常兇險。”

  果然,他還是知道一些什麼。

  我看著他,沒有說話,而是靜靜的等待著他接

下來的話。

  何遠目光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問道:“你說你看到了她,那麼你有沒有看清楚她的樣子?”

  我知道何遠口中的那個她,所指的就是河中那個一身大紅色衣服的女屍,於是輕輕點了點頭,因為我的確算是看到了她的樣子。

  “不是李麗娜?”何遠問道。

  “嗯,不是麗娜。”我搖了搖頭。

  然後我回想著剛剛的那一幕,將自己見到的景象向何遠細緻的說了一遍。

  我話聲落下,何遠陷入了短暫的沉默,不過卻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道:“我就知道不是她,不然的話你不會如此害怕。

  不可否認,就算是李麗娜真的已經死了,變成了鬼,但我們曾經畢竟是十分要好的閨蜜,要真是見到了她的鬼魂,我的確不至於恐懼到如此地步。

  不過我還是有些疑惑的問道:“你說那裡非常兇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何遠砸吧砸吧了嘴巴有些無語的看了我一眼說道:“難道你沒有聽說過人要是死了穿著紅色的衣服都是很兇悍的厲鬼嗎?”

  我微微一愣,不過倒的確是有這種說法。

  何遠繼續說道:“很明顯,如果不是你看花了眼,那麼你看到的那個玩意兒,一定就是一個很厲害的厲鬼不假了,如非必要的話我們還是不要去招惹她的好。”

  我點了點頭,對於這一點我倆倒是心照不宣。

  穩定了一下情緒之後,何遠直接將我送回了家中。

  因為我和何遠兩人離開的比較急的緣故,養父出了警局的大門,就已經不見了我們的蹤影,根本追不上,索性他就留在了警局,安排好人看管唐志以後,就回到了家中等我。

  有何遠和我在一起,他倒也不太擔心什麼。

  我看了看時間,現在已經是深夜十一點多了,養父和養母都還沒睡,為了避免他們擔心,我並沒有將在皖河見到的那一幕告訴他們。

  當然我沒有說,何遠也沒有說,然後何遠將在皖河的河邊上撿到的頭髮,那一塊斷裂的指甲,還有那些骨頭碎屑拿了出來交給養父。

  “何家小子,這些是什麼東西?”

  看著手中的那些東西,養父微微皺起眉頭,有些疑惑不解。

  何遠說道:“這些東西是我和曉蘭追出去以後,在皖河的河岸邊撿到的,我想這些東西因該跟李麗娜的失蹤有關係。”

  “這些……”養父還有些疑惑,不過微微一想,瞬間明白過來,我和何遠之所以追的那麼急,明顯是李麗娜的鬼魂在指引,所以說何遠說這些東西和李麗娜的失蹤有關係,那麼倒不是沒有可能。

  只是要真是這樣的話,那麼也就說明了一點,李麗娜幾乎已經遇害。

  微微點了點頭,養父說道:“我知道了,明天我就將這些東西帶到局裡讓化驗科的人化驗一下。”

  “嗯嗯。”

  何遠點了點頭,然後看了看時間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嘿嘿笑著說道:“那個黃叔叔,阿姨,你看時間也不早了,要不今晚我就不回去了,在你這睡一晚吧?”

  養母想了想說道:“也行,反正我們家也還有一間空房間。”

  何遠一聽,頓時就笑開了花。

  只是還沒等他高興起來,養父就一盆冷水潑了下來說道:“不行,咱家曉蘭都那麼大了,這忽然間的留一個男人在我們家過夜,傳出去太不像話了。”

  “再說,這不還不是太晚嗎?你趕緊開車走人,明天再來。”養母一聽,也的確是這個道理,於是也就有些尷尬的笑了笑,不在說話了。

  對於某些方面,他們還是比較傳統的。

  何遠拗不過,最終只好作罷,有些無奈的看著我。

  我明白他雖然沒說,但一定是心中有些擔心我,於是我就說道:“沒事的,你就先回去吧!反正天亮後你還要來的。”

  何遠想想也是,無奈的點了點頭道:“那好吧,不過怎麼說你也得送送我吧!”

  “是啊曉蘭,你就送送小遠下樓吧。”養母對何遠的印象倒是挺好的,笑著說了一句。

  我點了點頭,然後送何遠出門,他塞給我一張黃色的符文,然後告訴我這張符是用黑狗血畫的,讓我晚上睡覺的時候放在身上,說是能夠辟邪。

  對於他如此的關心,我心中還是挺感動的,也沒有客氣,接過他給的符,然後他自己下樓走了。

  有了何遠給的這張符,再加上已經回到家中,我心中著實踏實了下來,以為不會在發生什麼事情。

  只是讓我沒有想到,這一夜噩夢還是降臨在了我的身上。

  想躲,都躲不掉!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