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我的男票是猛鬼

正文 第十二章風水地煞

書名:我的男票是猛鬼 作者:週五公子 本章字數:3606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20:14


  隨著血水不斷的翻滾,我慢慢驚醒,何遠此時早就已經不見了身影,這不由讓我心中打鼓兒,有些擔心起來。

  “何遠,何遠!”

  雖然明知道就算我喊破喉嚨他也不可能聽見,但此時因為擔心的緣故,我卻還是一聲聲的不斷呼喊起來。

  但水面上,除了那如同被燒開了一樣翻滾著的血水之外,卻根本不見何遠的身影,更加不可能會有任何的回音。

  我心中很著急,也很擔心,想要下去,但何遠在下河的時候卻讓我不要下河,就連一隻腳都不能踏入。

  更何況,這河水足足有兩米多深,就算我想要下去尋找何遠那又如何?估計還沒游到何遠所在的那個位置,我就先自己沉入水底溺水了。

  但就在我無比著急的時候,翻滾的血水中忽然竄出了一個腦袋,我頓時驚喜的大喊一聲:“何遠。”

  沒錯,那竄出水面的人正是何遠。

  “我沒事,不用擔心我。”何遠大聲的回了一句,然後用很快的速度向岸邊遊來。

  “你,你後面。”何遠雖然嘴上說沒事,但此時當我的目光看向他身後的時候,卻忍不住一臉的驚恐。

  一道漆黑色的影子,在水中緊緊跟在他的身後似乎是正在追趕他,而且速度很快,何遠剛剛離開那翻滾的血水,那道黑色的影子就已經追了上來。

  “哼,竟然還敢追過來,看來道爺我要是不給你點顏色看看,你是不知道我的厲害了。”何遠冷哼一聲,似乎並不懼怕,反倒是停下了身形。

  在水中,他根本無法用符,而且下水的時候除了裝著和狗血和雞血混合的那個瓶子之外,何遠並沒有拿其它法器。

  僅僅只有從唐志身上拿下來的那塊金剛神佛的泰國佛牌,此時裝著黑狗血和雞血的瓶子已經不見。

  而那水中追上來的黑色影子,明顯不是什麼善類。

  眼見何遠停下了身形,我頓時更加擔心起來。

  “草泥馬,給我破!”

  不過何遠好像卻並不害怕的樣子,只聽他大喝一聲轉過身,一口直接咬在自己的左手食指上,手指被咬破,頓時冒出殷紅的鮮血。

  他將右手的中指和食指瞬間夾在傷口處,狠狠的一壓,傷口處流淌出來的鮮血頓時更多,直接滴落在水面上。

  頃刻間,水面上竟然響起了“劈啪”的聲音,冒氣層層白煙。

  這是怎麼回事?

  在擔心的同時,我又一臉好奇的看著眼前的一幕。

  不過讓我鬆口氣的是,在何遠手指上的鮮血滴落在水面上的時候,那原本已經追上來的黑色身影頓時快速的退了回去,好像很是害怕,直接退到了那一團死水所在的位置,然後慢慢的消失不見。

  隨著那道黑色身影的消失,那原本如同沸騰了的河水也逐漸慢慢的歸於平靜,再次變的如同一團死水,漆黑,深沉。

  很快何遠遊到了岸邊,一邊喘著粗氣往上爬,一邊笑著說道:“真是日了狗,幸虧我準備的周到,不然的話說不定就掛在了裡面。”

  “怎麼回事?”

  我連忙上前拉了何遠一把,一臉凝重的看著他,他雖然說的輕鬆,但從他話中的意思卻明顯表明了下面的不簡單。

  “沒事,只是這件事情處理起來可能會有些麻煩了,甚至是得需要我老爸出馬一下才行。”將自己的上衣脫掉,擰了一把水漬,何遠淡淡說道。

  “何四爺?”我頓時有些吃驚。

  “嗯,是啊!非得老頭子出馬才行,不然我沒法搞定啊!”何遠歎了口氣,又將衣服穿在了身上。

  何遠雖然有時候沒個正經,但他並不是一個沒本事的人,能讓他這麼說的話,那麼可以想像下那河水中的紅衣厲鬼是多麼的可怕了。

  見我表情凝重,一臉的擔憂,何遠瞬間似乎察覺到我理解錯了意思,連忙解釋道:“我的意思可不是我收拾不了她,而是因為我需要把這條河道封鎖起來,然後在把這裡的水放幹,這樣一來就需要老頭子他開開金口,動用動用他的關係幫我把這件事情給辦了才成。”

  “哦,原來是這樣。”

  我點了點頭,算是明白了過來,不過先前何遠說需要何四爺出馬,這的確讓我有些震驚。

  但不管如何,微微頓了頓,我還是有些擔憂的看著何遠問道:“你鬥的過她嗎?”

  何遠雙眼一瞪,頓時臉色就變了,沒好氣的道:“怎麼,我的能耐你還不相信嗎?我爸的一身本事,我就算沒有學會十成,最起碼也學會了九成九,區區一個厲鬼,我想要收服她,還不是跟玩一樣。”

  “得得得,你厲害還不成嘛?”我連連擺手,一臉的無語。

  不過何遠的話雖然吹的有點大,但不說九成九,最起碼何四爺的本事他還是學會了那麼五六成的。

  不過想起剛剛河水中的那道黑影,我還是忍不住問道:“剛剛在水中追

你的那道黑色的影子是不是就是那紅衣厲鬼?”

  何遠點了點頭道:“嗯,就是那玩意兒,她想要把我留下,不過卻沒有那個能耐。”

  我輕輕點了點頭,多少有些心有餘悸。

  因為我明白,何遠口中的留下,那麼當然就是死了。

  不過想起何遠只是咬破了自己的左手食指,逼出鮮血滴在水面上就將那紅衣厲鬼給逼退,這一點還是讓我感到有些驚奇的。

  於是我問道:“那紅衣厲鬼她很害怕人的血液嗎?”

  “這個當不是。”

  何遠頓時搖了搖頭道:“尋常人的血屁用都沒有,當然我的血液可不是你們的血可以比的。”

  “什麼意思?難道人和人的血還有什麼區別嗎?”我微微皺眉看著何遠,有些不太明白。

  “當然不同,最起碼我的血和你們的血就不同。”何遠理所當然的道。

  “有什麼不同的?”我更加疑惑。

  “嗯,這說起來就複雜了,一般人根本就不知道,不過今天我倒是可以跟你講解講解。”

  我沒有說話,靜靜的等待著何遠的下文。

  他接著說道:“道家的血液,因為修習道法的緣故,自身血液中慢慢的也就畏含了一絲無名的力量,這絲力量隨著自身修為越來越深厚,也會變的越來越強大,當強大到一定的地步以後,只需要一滴精血,甚至就能鎮殺千年僵屍,更何況是區區一個厲鬼。”

  “而我學了我老爸的一身本事,我的血液之中就當然也存在著這種力量,所以才能逼退剛剛那個紅衣厲鬼。”

  血液中還能畏含力量?

  何遠的話,讓我一臉的不敢相信,第一次感覺到這個世界竟然是那麼多的離奇,似乎充滿著許多尋常人所不知道的未知。

  見我一臉的茫然,何遠的臉上頓時浮現一絲得意。

  不過卻接著說道:“其實我們道家就算修為在深厚,本事再強,血脈中的力量,卻也終究比不過一種人,他們的血脈之力才是最強的。”

  “什麼人?”見何遠說的神乎其神,頓時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卸嶺門人。”何遠淡淡說道:“他們又被稱之為卸嶺力士,他們的力氣極大,因為常年摸金盜墓的緣故,血脈中的力量更大,一滴精血,神鬼退避。”

  說完以後,看著我臉上的震驚之色,何遠笑了笑說道:“好了,我們快點走吧!不然等到了五點的時候若是再不離開,恐怕就要麻煩了。”

  五點?“為什麼?”

  先前何遠在下河的時候也說過五點這個時間,不過當時我卻並未放在心上,但此時他再次提到五點,這不由讓我有些好奇。

  何遠說道:“我也不太清楚,不過聽我爸說過,一天中有四個正時辰是陰陽交替的時候,這是陽氣會下降,陰氣則會上漲,是一天中陰氣最盛的時候,鬼魅之類反而會變的更強,而五點到七點之間,這個時間短剛好就是一天中的一個正時辰,也就是所謂的至陰之時,所以我們還是先離開的好。”

  說罷,何遠看了看時間,直接拉著我上了車,然後向回趕去。

  在返回的路上,何遠給他爸何四爺打了一個電話,說是讓他老頭子開開金口,發動關係,讓有關部門把皖河這一段河道的水給放幹。

  何四爺名頭響亮,在京城,就算是一些達官貴胄,也得給他幾分面子,所以這對於他而言的確是動動嘴巴的事情。

  至於原因,何遠也說的簡單,只說是這河裡面有個稍微厲害點的傢伙,需要先把水放了,然後在下去收拾他,為名除害。

  何四爺最近幾年已經很少出山,原本就有意放任何遠在外多做磨練,畢竟他就何遠這麼一個獨子,是要作為接班傳人來培養的,所以也就沒有多說什麼,答應了何遠的請求。

  不過我卻總感覺這個紅衣厲鬼似乎並不簡單,目光看向何遠,見他同樣似乎是在思考著什麼。

  於是問道:“那河底到底有著什麼?”

  “額,為什麼會這樣問?”何遠似乎有些錯愕。

  我說道:“我感覺那給紅衣厲鬼並不簡單,不然以你的性格你不會跑。”

  我指的跑,當然是他從河裡往岸邊跑了。

  “跑?誰跑了?”

  何遠的臉上現出一絲尷尬,不過卻還是說道:“那個紅衣厲鬼的確不簡單,剛剛那只不過是她的鬼魂罷了,她的身體應該是被困在河底無法脫身,所以才會怨氣那麼大。”

  “被困在河底?”一時間我根本無法領會何遠話中的意思。

  難道是有人殺了人,還在人的身上綁上十塊,將她的屍體沉入了河底,所以才會被困住的嗎?

  但屍體在水中浸泡久了,難道不會腐化?

  我一臉的疑惑,何遠微微頓了頓似乎有些不太確定的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在那片死水的下面,一定存在著一個風水地煞困屍穴。”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