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我的男票是猛鬼

正文 第十三章井口

書名:我的男票是猛鬼 作者:週五公子 本章字數:3358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20:14


  風水地煞困屍穴?

  我微微愣了一下,並不明白何遠口中所說的風水地煞困屍穴是什麼意思,玄乎其玄。

  “所謂的風水地煞困屍穴,其實簡單一點來說也可以稱之為地煞風水穴,又稱之為地煞,嗯……說多了你也不懂,不過大致意思就是一個很凶的地方就對了。”見我疑惑,何遠微微一頓再次說道。

  不過對於他所說的我依然不懂,於是也就不在多想。

  很快何遠直接將我送回了家中,不過他也沒有回去,而是留在了我家裡等待養父從警局帶回來的消息。

  至於皖河那裡的事情,何遠也不在擔心,說等他老爸何四爺那邊的消息就好了。

  等晚上的時候,養父回來了。

  果然如同我們先前猜測的那樣,化驗科從那斷裂的指甲,骨頭碎屑,還有頭髮上提取的DNA完全和李麗娜的吻合。

  也就是說那些東西全部都是屬於李麗娜身上的,換句話說就是李麗娜已經遇害的事實算是坐實了。

  雖然明明知道李麗娜已經遇害,但當真正的證實之後,這還是讓我們的心情一下子變的凝重了起來。

  尤其是我,在傷心的同時,更是感到心寒。

  因為按照化驗科所檢驗的結果,那些骨頭碎屑既有頭骨上面的碎屑,還有身體其它部位的骨頭碎屑。

  試問一個好好的人又怎麼會留下骨骼碎屑?

  也就是說李麗娜不斷遇害了,而且如同何遠先前所猜測的那樣,她死的還慘不忍睹,甚至是死無全屍。

  這一點讓我有些難以接受。

  看著那些化驗結果,我問養父拿著這些證據是不是能夠定唐志的罪了,因為我們最先就是在唐志的別墅發現了李麗娜的一滴血跡的。

  兇手很有可能就是唐志他本人。

  但養父卻搖了搖頭,說雖然幾乎已經坐實了李麗娜的死亡,但憑藉這些證據若是想要說她就是唐志殺的,卻還是不可能的事情。

  其一,我們並沒有尋找到李麗娜的屍體。

  生要見人,死要見屍。

  在沒有尋找到李麗娜屍體之前,那麼也就不能確定李麗娜是否已經死亡。

  其二,就算是找到了李麗娜的屍體,僅憑著在他家中發現的一滴血液,也不能就一口咬定李麗娜就是唐志所害。

  所以目前要做的就是收集足夠的證據,尋找李麗娜的屍體。

  當然在這個過程中唐志是不可能會被放出來的了,直接被扣留在了警局,做為最大的嫌疑人來調查。

  然後養父又安排了人手開始正式調查唐志,甚至是包括他最近所接觸的人。

  等吃過晚飯的時候,何四爺那邊就已經來了電話,告訴何四已經將事情辦妥,明天一大早直接過去就行,皖河那裡自然會有人處理。

  為了節省時間,唐志沒打算回家,好說歹說,最後養父才答應讓他留下來睡在沙發上過了一夜。

  等第二天吃過早飯他就帶著我提前一步過去了,而養父則是帶著局裡的人跟在後面。

  我跟何遠到的時候,在那條河道旁邊已經停了一輛黑色轎車,轎車旁站著一個帶著金絲邊眼鏡的中年男子,在他的旁邊還站著一個大約二十來歲的青年。

  見我和何遠從車上下來,那那呆著金絲邊眼鏡的中年男子連忙含笑向我們走了過來,遠遠的就招呼道:“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這位一定就是何四爺他老人家的獨子何大少吧?”

  雖然不認識對方,但我跟何遠也瞬間明白了過來,恐怕此人就是何四爺所安排的人吧。

  而且看對方穿著,與身上的氣質明顯就不是普通人。

  何遠的臉上馬上擠出了燦爛的笑容,快步迎了上去點頭道:“不敢當不敢當,我家那個老頭子可都是一直沒有把我當回事的!”

  說著走上前,何遠連忙主動伸出一隻手和中年男子親切的握了握。

  中年男子含笑道:“哪裡話,何四爺那是對你期望太高,所以才會如此嚴厲,也在情理之中。”

  說著他自我介紹道:“我叫羅鴻江,你爸那裡吩咐的事情我已經處理好了,估計要不了多久這一段的河水就會卸閘,到中午的時候應該就會抽幹見底兒。”

  他這麼一說,我們方才發現,河中的水的確正在急速的下降著,對於眼前這個人的辦事能力,不由暗暗點頭,連連道謝。

  “這些都是小事情而已。”

  他笑著擺了擺手,極為隨意的道:“我在市里還是有些地位的,以後有什麼事情需要幫忙的話,何少你儘管開口,千萬不要客氣

。”

  很明顯,此人的身份絕對的非同一般。

  何遠當然是連連點頭稱是了。

  “那這樣,我手頭上還有一些其他的事情需要處理,這裡就交給你們自己了,我就先走一步。”微微頓了頓,他再次笑著說道。

  “羅叔叔您儘管忙你的就是,這裡交給我就好了。”何遠滿臉堆笑,連忙客氣的說道。

  叫羅鴻江的中年男子笑著點了點頭,然後那跟在他身邊的那個青年男子很有眼色的幫他打開車門,坐在車上後羅鴻江還依舊對我們揮了揮手。

  目送他們離開後,我看著何遠故意說道:“你老爸何四爺的名頭果然好用,像他這樣的大人物都對你那麼客氣。”

  何遠一臉驕傲的說道:“那是,別說是在咱這裡了,就算是在任何地方,只要提提我老爸何四爺的名頭,我敢說沒有不認識的。”

  聞言我無語的笑了笑,雖然何遠的這句話多少有些水分,但卻也絕對的有那麼幾分真實。

  很快養父開著警車也趕了過來,並且還帶了十幾名幹警。

  下車後,簡單交談了幾句,然後養父直接讓那些幹警將這一段河道拉起了警戒線,避免有人遊玩到了這裡貿然踏入。

  這麼做第一是為了那些人的安全,第二也是為了保密,畢竟這裡可是牽扯到了鬼這個東西。

  雖然迷信,但卻不由人不去相信。

  大約到了中午的時候,河水已經見底兒。

  看著那露在外面的淤泥,養父問何遠接下來該怎麼做。

  何遠盯著已經逐漸幹固的河面,然後開始吩咐起來,讓養父先調來了兩輛挖機。

  雖然不知道何遠讓調來兩輛挖機幹什麼,但養父還是按照他的要求照做,看著那幹固的水面,一臉嚴肅,不知道何遠接下來又要做什麼。

  然而大家都繃緊了神經,何遠卻擺了擺手讓大家該吃飯都吃飯去,留下來幾個值班的就行,然後帶飯回來。

  當然,我和養父是沒有離開的。

  我看著先前那塊死水所在的位置,卻並沒有見到何遠所說的什麼風水地煞穴,似乎和其它地方一樣。

  不禁有些疑惑的看向何遠。

  見我疑惑,何遠也沒有多做解釋,等吃完午飯,大約兩點多的時候,何遠方才站了起來,走到河岸邊,然後指著前方對養父說道:“黃叔叔,你讓他們就順著這個位置一直往前挖,先把這一片的淤泥全部清理掉。”

  “嗯,我這就去安排。”養父沒有過多的廢話,直接轉身去安排去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在何遠指出的這片區域,所有的淤泥全部被清理到了周圍,露出了淤泥下方堅硬的底部。

  但在中央的位置,卻出現了一個奇怪的地方。

  有一片高高的凸起,顯的格外的顯眼。

  竟然如同一個井口一樣,用青磚壘砌起來,方圓一丈大小。

  將這個東西挖出來以後,何遠方才讓大家停了下來,不在繼續深挖下去。

  這是什麼東西?

  看著眼前的這個如同井口一樣的東西,大家都疑惑了。

  那井口的磚,看上去青中帶黑,似乎透露著一股子寒氣,有人用手摸了一下,頓時驚叫一聲向後退了幾步,整個手臂瞬間變的發黑,渾身發冷。

  這讓眾人嚇了一跳,何遠連忙阻止道:“不要碰它。”

  說著何遠快步走了過去,然後拿出一張符文,將符文貼於掌心之中,在那人的胳膊上從上到下游走了一遍。

  一道道黑色的氣息,如同寒氣一般,隨著何遠的手掌遊走,瞬間從那人的手臂上一路向下遊動,最後從五根手指上竄了出來。

  詭異非常,頓時讓人膛目結舌。

  “好了,將這些陰氣逼出體外,休息幾天他就沒事了。”做完這些何遠淡淡說了一句。

  然後他再次取出一張符文,目光凝視著眼前那個如同井口一樣高高的凸起,向周圍環視了一圈兒一臉嚴肅的說道:“所有人退後十米。”

  養父聞言,微微皺眉,不過還是連忙揮手示意大家按照何遠說的退後十米。

  我見何遠面色嚴肅,也同樣退後到十米以外。

  然後如同大家一樣,目光盯著何遠。

  只見何遠瞬間將手中的那張符文猛然貼在了那井口中央的青磚上,在他將手中符文貼上的瞬間,青磚的縫隙中猛然串出一股股黑色的氣體,縱然是隔的很遠,也讓人感到心中生起一股冷意。

  而何遠此時早已遠遠的退了開來。

  他剛退出數米遠,井口的青磚忽然“砰”的一聲炸了開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