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我的男票是猛鬼

正文 第十七章開棺

書名:我的男票是猛鬼 作者:週五公子 本章字數:3898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20:14


  何遠曾說過,一天中有四個正時辰,這四個這正時辰被稱做至陰之時,是一天中陰氣最盛的時刻。

  他說的這句話,果然不假。

  天還沒黑,剛剛日落西山,很快大家就出事了。

  原本在出事的前一刻何遠就已經看了出來,但還未等他做出反應,除了我和養父,外加少有的幾名幹警跟隨他比較近沒有出事之外,其他那些守在遠處警戒的人全部都出事了。

  嚴格來說是中邪了,他們竟然如同發瘋了一般,互相廝打了起來。

  而且是如同拼命一樣,似乎對方的拳頭打在自己的身上根本沒有知覺。

  “怎麼會這樣?”這一幕發生的實在有些太快,快到根本讓人反應不過來,我想要上前阻止他們,但卻被何遠拉了回來。

  “不要過去,他們現在根本就沒有意識,你去了反而會傷到你。”說著何遠從包裡摸索出十幾張符文,然後冷哼一聲邁出腳步直接向他們快速沖了過去。

  他的動作很快,拿著符文直接沖到了他們的面前。

  然後一隻手用力的扭住他們的脖子,另外一隻拿著符文的手則是屈指一彈,那符文瞬間燃燒起來。

  也不管符文上面還在燃燒著的火焰,掰開他們的嘴巴,何遠直接將燃燒著的符文塞進了他們的口中。

  這不由讓我和養父看著都是一陣緊張,要知道眼前這些人可都是失去了意識的,既然失去了意識,那麼也就根本不可能認得何遠。

  他們的拳頭,隨時都有可能落在何遠的身上,好幾次那些有力的拳頭都如同不要命的一般向何遠的臉上砸去。

  卻被他險之又險的避開。

  但是當何遠將那些符文塞進他們的口中以後,詭異的一幕卻發生了。

  每一個被何遠在口中塞了符文的人,都瞬間安靜了下來,木訥的站在原地,緊接著嘴巴張開,從他們的口中飄出一縷黑色的氣體。

  當那絲黑色的氣體從他們的口中飄出以後,他們的眼神才慢慢的恢復清明,才感受到身上傳來的疼痛,呲牙咧嘴。

  “怎麼回事?我的臉怎麼腫了?”

  “哎喲,我的鼻子怎麼出血了?”

  “……………………”

  一臉的茫然,彼此對視著,很明顯他們都不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

  養父這時候走了過來,語氣有些凝重道:“你們剛才都中邪了。”

  “什麼?中邪了?”

  養父的話,可是把他們嚇了一跳,不禁縮了縮脖子。

  何遠點了點頭道:“不錯,你們剛才的確是中邪了,不過現在已經沒事了。”

  說著何遠抬頭看了一眼上方,又看了看時間,語氣嚴肅道:“日落西山,六點十分,這個時間剛好是在一天之中的四個正時辰之中,看來那紅衣厲鬼還真是不安分啊!”

  “黃叔叔,我不是讓你安排的人回去拿東西嗎?怎麼到現在還沒來?”說著何遠眉頭一挑,看向養父。

  養父點了點頭道:“我現在打電話問問。”

  說著養父直接撥通了他安排回去的人的電話,掛了電話後對何遠說道:“快了,大概還要十幾分鐘就能到了。”

  “嗯,我也先去準備一下,來了直接把東西給我就好。”何遠說道。

  “好,你去好好準備一下吧,千萬不要出什麼岔子。”很明顯,雖然何遠拍著胸脯保證,但養父對於他還是有些不太放心。

  畢竟何遠還太年輕,再加上平時性格有些乖張,“年輕氣盛”這四個字在他身上可謂是彰顯無疑。

  聞言,何遠瞬間有點無語的道:“黃叔叔,你要是不相信我,那得了,你自己進去降了那紅衣厲鬼你看行不?”

  “廢話!我要是能夠降的住還讓你來幹什麼?”養父頓時沒好氣道。

  當然何遠也只是開句玩笑而已,不可能真的臨陣脫逃,於是尷尬的笑了笑,然後就去清理自己帶來的東西去了。

  不過還給我們一人留了一張符文,讓我們帶在身上,說是以免再次著了道。

  大約十幾分鐘以後,何遠準備妥當,養父安排回去的人也來了,將鐵錘,板子,電鋸交到何遠的手中。

  何遠懷中頓時被塞滿了,一臉的無語。

  他目光看了看養父和養父身邊的那些幹警道:“黃叔叔難道你讓我自己拿著這些東西下去啊?”

  “那要怎麼辦?”養父反問道。

  “給我安排個人一起下去打打下手啊!”何遠頓時說道。

  聽何遠這麼一說,那些站在養父身邊的幹警,不禁縮了縮脖子,眼中透露著一絲恐懼,都一臉的不情願。

  這倒不是說因為他們怕死,而是發自內心的恐懼。

  畢竟鬼神這些東西,雖然古老相傳,但真正見過的人卻並沒有多少,除非是事情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更何況此時還是讓他們去面對呢?

  所以大家不情願跟著何遠一起下去,這也在情理之中。

  見狀我連忙說道:“不是還有我嗎?我不是跟你一起下去嗎?”

  何遠掃了大家一眼,頓時有些無語,無奈道:“那也只能這樣了。”

  說著他將鐵錘和板子遞到我的手中,讓我把這兩個輕的拿著,而他自己則是背著自己帶的那個黑色的小包包,一隻手拿著電鋸,一隻手拿著手燈。

  就在我倆準備走的時候,養父微微猶豫叫住了我們,他說道:“不行,我不放心,我還是跟你們一起下去吧。”

  “爸,有我跟何遠一起下去就行了,你還下去幹嘛!”我知道養父是因為擔心我的緣故,所以思前想後,還是決定下去。

  但是一旦下去,畢竟比留在這裡更加危險,我心中多少還是不願意養父去冒這個險的。

  何遠想了想,看了我一眼,然後又看向養父道:“黃叔叔真要下去也行,至少還能給我搭把手。”

  我頓時有些著急道:“可是……”

  “沒事。”

  何遠直接將我的話攔在了嘴邊,然後說道:“有我在你放心,不會出現什麼意外的。”

  何遠再次拍著胸脯保證道:“怎麼你還不相信我的能耐?”

  “那好吧!”

  最終還是讓養父跟我們一起下去的,何遠也不客氣,直接將手中的電鋸交到了養父的手中。

  如同白天下去的時候一樣,通道中依舊是黑漆漆的一片,若是沒有燈光的話絕對的是伸手不見五指。

  漆黑,陰冷,處處都散發著一股子陰森的氣息。

  何遠拿著手燈走在前邊,我緊緊的跟在他的身後,養父緊隨其後,好像極為默契的將我保護在中央一樣。

  “鐺,叮鐺……”

  “什麼聲音?”

  忽然我和養父一下子停下了腳步,隨著不斷的深入,黑暗中竟然傳來了一道“叮鐺”的聲音,就好像有金屬撞擊在一起一般。

  “是,是那鐵鍊的聲音……”我臉色頓時變的無比難看了起來。

  因為這種金屬敲打的聲音,不禁讓我想起了那朱紅色棺材之上的鐵鍊。

  更加可怕的是,這聲音似乎正是從通道的盡頭所傳來的。

  雖然恍惚,但每一聲卻都讓我狠狠一顫。

  “不要害怕,來,你把這個拿著。”何遠將另外一個和手燈一樣的東西塞到了我的手中。

  我一看正是那所謂的捉鬼神器,他說道:“有什麼不對你就打開它,直接照過去。”

  我點了點頭,然後拉著養父的手,不在理會那傳來的聲音,跟著何遠繼續向前走去。

  很快就來到了墓穴的石門前,沒有猶豫,何遠的手直接放在了那個凸起的開關之上。

  然後目光看了我和養父一眼,示意自己要開了。

  我和養父深深吸了口氣,然後點了點頭,何遠手中微微用力,頓時隨著一聲翁鳴,沉重的石門赫然向上緩緩移動了起來。

  一股比之白天下來的時候更加陰寒的氣息,瞬間從墓穴中撲面而來。

  不過還好,下來的時候何遠就給了我們一張符文,貼放在胸前,所以雖然陰氣逼人,倒也沒有什麼太大的不適。

  而且在何遠打開石門的一瞬間,我直接就將手中的那個所謂的捉鬼神器給打開照向了前方。

  何遠看了我一眼,似乎有點無語的樣子。

  我有些尷尬,然後說道:“這不也可以當燈用的麼?”

  不過雖然嘴上這樣說,但我當然不是這樣想的,心中卻是想到,管他有鬼沒鬼,先打開在說,也好讓自己安心一些。

  “得,進來吧!”何遠無語的搖了搖頭,大手一揮直接走了進去。

  我跟養父連忙跟上,然後何遠用手燈在這個如同密室一般的墓穴中掃了一圈兒,除了那鐵鍊懸掛的朱紅色棺材之外,空空如也。

  縱然如此,當養父看到那被鐵鍊鎖起來,懸掛在兩側石壁中的朱紅色棺材之時,還是一臉的震驚。

  “誰,誰會把棺材這樣吊起來?”養父有些接受不了。

  “何止是吊起來,你們沒見這棺材上塗滿了朱砂麼?而且還是經過特殊處理的,不會因為時間長遠而褪色,估計裡面一定還有符文封印。”何遠一副見多識廣的樣子。

  “做這些幹什麼?”我跟養父同時皺了皺眉頭。

  “當然是不讓裡面的東西出來了。”何遠一臉理所當然的說道。

  不讓裡面的東西出來?

  我跟養父不禁目光看向了那朱紅色的棺材,何遠話中的意思已經不言而喻。

  說完,何遠不在多言,直接將手中的鐵錘塞到養父的手中,然後拿著板子向那朱紅色的棺材走了過去。

  一邊走,他一邊說道:“曉蘭,你負責照明,我和黃叔叔先把這棺材打開再說。”

  聲音落下,他直接開始忙活了起來。

  養父微微愣了一下,然後也不遲疑,拿著手中的鐵錘,走上前同樣在棺材上敲打了起來,將一根根棺材釘從棺材上卸了下來。

  我一直就站在不遠處,打著手燈看著他們。

  當最後一根棺材釘卸落下來的時候,何遠的一隻手抓住棺材蓋,神色也不禁變的有些嚴肅了起來。

  我和養父站在一旁,目光盯著何遠,全身的神經在這一刻都瞬間緊繃了起來,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就那樣死死的盯著他。

  何遠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那放在棺材蓋上面的手掌,瞬間用力,猛然將棺材的蓋子掀了開來。

  在棺材蓋掉落在地上的一瞬間,我和養父還沒反應過來,何遠就瞬間閃電一般的向後倒退。

  下一刻,我和養父方才看到一道紅色的虛幻影子,直接撲向了何遠,幾乎與她只剩幾釐米的距離。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