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我的男票是猛鬼

正文 第二十章申鶴鑾

書名:我的男票是猛鬼 作者:週五公子 本章字數:3315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20:14


  但凡人死後能夠變作厲鬼的,這樣的人無不是有著莫大的冤屈,仇恨,在要不就是一些原本就是大奸大惡的人。

  紅衣厲鬼明顯屬於前者,不過對於她為何死的時候會穿著一身大紅色的衣服,這一點我和何遠都有些疑惑。

  而且更讓人奇怪的是,她那一身紅衣,是一身大紅色的緊身旗袍,明顯就是結婚穿的禮服。

  那個韓柳既然移情別戀,要娶另外一個女人,那麼在劉思思死了之後又為什麼會幫她穿上這樣的衣服?

  這一點讓人十分費解,於是我跟何遠問了出來。

  但對於這一點,紅衣厲鬼卻搖了搖頭,表示她也不清楚,甚至是在她的心中也同樣有著疑惑。

  “報仇是不可能的,我是絕對不會允許你出去害人。我現在只給你兩種選擇,第一我用手中的題顏輝鬼獵圖將你鎮殺,魂飛魄散。第二我幫你超度,讓你還有機會可以投胎再世為人。”雖然知道了其中隱情,但身為清微派唯一的傳人,何遠卻還是不能放任紅衣厲鬼出去害人。

  “不,道爺,我不要你超度,我只要出去報仇,你幫我,幫我出去……”說著,紅衣厲鬼再次跪了下去。

  “不行,你只有這兩個選擇。”雖然不忍,但何遠卻還是搖了搖頭。

  但何遠給出的選擇,明顯不是紅衣厲鬼想要的,她心中的仇恨實在是太深了。

  我說道:“其實你也知道他不是簡單的人,就算是讓你出去了,你又真的就能夠鬥的過他?你就真的能夠如願以償的報仇?”

  聞言,紅衣厲鬼一怔,似乎她從來都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但很快她就變的茫然了起來,很明顯她也同樣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就能夠報仇。

  “那,那我該怎麼辦?我到底該怎麼辦……難道我不報仇了嗎?”紅衣厲鬼愣愣的看著我們。

  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但卻還是偏向於何遠給出的選擇,歎了口氣道:“何不給自己一條生路呢?這一生已經過去,無論好壞,無論仇恨與否,都已經是這一生的事了,人死如燈滅,你已經死了,這是不爭的事實,不如早一些轉世投胎再世為人,一切從新來過。”

  我這麼一說,何遠不由有些詫異的看了我一眼,還伸出一根大拇指給我點了一個贊,道:“曉蘭說的不錯,所謂惡人自有惡人磨,人在做天在看,你的仇雖然你自己報不了,但他害了你的命,遲早也會有他的報應。”

  “我給你一些考慮的時間,是魂飛魄散,還是讓我幫你超度,再次轉世為人,在明天天黑之前我再過來找你,到時候你若是不做選擇,那麼我只有幫你選擇了。”說著何遠對著紅衣厲鬼晃了晃手中的題顏輝鬼獵圖。

  那意思很明顯,如果紅衣厲鬼還未做出選擇,執意報仇,那麼他只好用手中的題顏輝鬼獵圖將其鎮殺。

  紅衣厲鬼陷入了深深的糾結中,何遠不在多說什麼,然後我們就離開了墓穴。

  當然,我們雖然離開了,紅衣厲鬼卻還在這裡。

  為了以防萬一,在離開的時候除了墓穴的石門上原有的天雷咒之外,何遠還特地在石門上又貼了數道符文。

  如果不是題顏輝鬼獵圖太過貴重的話,何遠甚至是準備將它留下來,放在石門的外面以此來鎮壓紅衣厲鬼。

  對於何遠的決定我和養父也沒有多說什麼,畢竟我們之所以下來,為的就是紅衣厲鬼在我身上留下的索命印記。

  如今索命印記已經被紅衣厲鬼自己收走,那麼也就算是解決了我自身的危機。

  之所以離開,也算是給紅衣厲鬼一些考慮的時間,讓他做出更加明確的選擇。

  弄明白了皖河中到底是什麼存在,當天回到家中以後,大家都睡了一個好覺。

  第二天警局裡也傳回了消息,那些從墓穴中帶回來的頭髮,碎肉,骨屑,無一例外,經過DNA檢測,全部和先前的一樣,完全與李麗娜吻合。

  這一結果,再次證實了李麗娜已經死亡的訊息。

  當然,就算是如此,唐志卻依舊還不認罪。

  但就算唐志沒有認罪,在這個時候我也早已相信李麗娜已經去世的事實。

  至於唐志,就算他不認罪,當找到足夠的證據之時,他還是難逃法律的制裁。

  唯一讓我不解的是,李麗娜的頭髮,碎肉,骨屑,為什麼會出現在紅衣厲鬼所在的那個地煞風水穴之中。

  當然,這樣的疑問也同樣存在於何遠和養父的心中。

  於是我

和養父決定當天晚上等何遠再次前去的時候,一起同行,弄個清楚明白。

  只是當中午吃過午飯,何遠還沒有到來,我剛回到自己的房間躺在床上,卻忽然聽到一道聲音傳進我的耳中。

  “那個厲鬼的陰氣很重,對我來說絕對算的上是大補。”

  這忽然間傳出來的聲音頓時讓我嚇了一跳,猛然從床上坐了起來,目光四處遠眺,但房間中卻空無一人。

  “是我。”

  聲音再次響起,我微微一愣,瞬間方才醒悟了過來。

  是他,目光看向脖子上帶著的那塊吊墜,那聲音正是從這裡面傳出來的,那個寄身在這裡的男鬼。

  “你想吸收他的陰氣?”

  他跟我說過,要想恢復,就必須要吸收到足夠的陰氣,以陰養陰,所以我不禁微微皺眉,問了一句。

  片刻,吊墜中再次傳出他的聲音:“如果最後你的那個朋友要是決定將她鎮殺,那麼倒不如將其制服,然後再由我吸收了她身上的鬼氣。”

  我微微沉默,沒有回答。

  對於紅衣厲鬼的命運,我是感到可悲的,也十分的同情她。

  所以雖然答應了這個男鬼,幫他吸收陰氣,但卻並不想讓那個紅衣厲鬼落得如此下場。

  但如果她真是執意報仇的話,最後被何遠鎮殺,那麼倒不如讓這個男鬼吸收恢復,我也不能多說什麼。

  所以不點頭,不回答,算是默認。

  “對了,你還沒有告訴我你的名字。”忽然我想起了一件事情,連忙問了出來。

  房間中微微沉靜了下來,片刻方才再次響起他的聲音:“申鶴鑾。”

  “申鶴鑾……”

  我將這三個字默默的念了一遍,頓時疑惑道:“你的名字好奇怪,是不是有什麼含義?”

  “不錯。”

  男鬼的聲音再次傳出,悠悠道:“我的名字是家父所取,鶴者,展翅鵬飛,翱翔九天;鑾,指的是朝堂,家父的意願是讓我能夠在在朝堂之上,平步青雲。”

  “可是……”微微一道歎息,沒了聲音。

  我聞言,心中瞬間有些奇怪道:“你因該不是我們這個年代的人。”

  他自稱家父,言語中透露著古氣,所以我敢肯定他絕對不是現代人。

  “的確不是,我活著的時候,應該是你們口中的清朝,嘉慶年間。”

  清朝,嘉慶年間,果然如此。

  默默的點了點頭,我將“申鶴鑾”這三個字記在了心中。

  我說道:“你放心,就算何遠度了那紅衣厲鬼,但答應你的事情我也一定會幫你做到的。”

  “我相信你。”吊墜中再次傳來他的聲音,不久後就再也沒了聲音傳出。

  等下午何遠來找我的時候,我跟養父再次一起跟他去了一趟。

  墓穴的石門上符文依舊完好如初,當打開石門的時候,紅衣厲鬼的身影就端坐在棺材前,目光看著我們,十分平靜。

  她似乎早就已經在等著我們的到來。

  “決定了?”何遠目光看著他,淡淡問道。

  紅衣厲鬼點了點頭:“你們說的沒錯,我決定放下仇恨,轉世投胎。”

  “這就對了。”何遠點了點頭道:“既然你已經決定,那麼我必然會幫你超度,不過在這之前,我還有一件事情問你。”

  “謝謝你們。”紅衣厲鬼首先謝了一聲,然後示意何遠請問。

  何遠指著棺材後方的那些頭髮,碎肉,骨屑道:“這些東西,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又是屬於誰的?請你把你所知道的都告訴我們。”

  紅衣厲鬼聞言,點了點頭,倒是沒有一絲猶豫。

  她說道:“在不久之前我看到一個男人在岸邊將一具女人的屍體絞碎,然後全部都噴向了河裡,這讓我很生氣,原本我是準備要了他的命的,但在他身邊有一個很厲害的人陪著,所以我不敢。”

  “在他們離開以後,我就控制著河水將這些東西給卷到了這裡,從石門底部的縫隙中湧了進來。”

  紅衣厲鬼此時說的很平靜,但在聽到她說的這些話之後,我的心中卻瞬間掀起了巨浪。

  一個女人的屍體!

  很明顯,她口中的那個女人的屍體很可能就是我的好閨蜜李麗娜。

  而那個男人,也很有可能就是她的老公唐志。

  至於另外一人,我此時卻完全忽略了過去。

  真正讓我無法接受的卻是,紅衣厲鬼後面的話,他們竟然將李麗娜的屍體全部絞碎,噴向河裡。

  真正的是,死無全屍!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