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我的男票是猛鬼

正文 第二十一章警告

書名:我的男票是猛鬼 作者:週五公子 本章字數:3298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20:14


  人常道,人心叵測,最毒婦人心。

  可我沒有想到唐志竟然是一個如此心思歹毒的人,李麗娜身為他的枕邊人,他竟然能夠如此害她,不但將人殺死,而且還將她的屍體絞碎,全部都噴向河流中。

  他如此做法,用意已經十分明顯。

  因為將李麗娜的屍體完全絞碎以後,在噴向河水裡面,隨著河流將那些絞碎的骨頭和碎肉沖走,這樣他就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覺,讓李麗娜這個大活人徹底的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猶如人間蒸發!

  並且他竟然還心安理得的來報警,這實在讓人有些不敢相信,也難以接受。

  但從這一點也能間接性的看出,唐志這個人不管是個人的心理素質還是心機,都要遠遠超于常人。

  最終何遠超度了紅衣厲鬼,至於紅衣厲鬼口中的那個叫韓柳的人,我們並不認識,好壞也無從得知。

  但他給我的印象並不是很好,根據紅衣厲鬼的遭遇,本能的我就將他和唐志歸類成了一類人。

  只是唯一不解的就是,那個叫韓柳的人既然殺了劉思思,而且還知道一旦給她穿上紅色的衣服,那麼劉思思必然就將會變成厲鬼。

  然而在這樣的前提下,韓柳還是給她穿上了新婚的紅袍,這又是何用意?

  當然,這些都是以後的事情了。

  或許等以後我們會遇到韓柳這個人,在弄清楚其中緣由,然而卻不是現在。

  但不管如何,紅衣厲鬼的事情目前總算是告一段落。

  而李麗娜的失聯案,也只有回到局裡,然後在收集其它的證據。

  當天回到家中,這一夜雖然睡的也算踏實,但卻做了一個很長的夢。

  這個夢並不恐怖,但卻讓人從心中升起一股涼意,而且格外清晰,在夢中始終都重複著一副畫面。

  在一個漆黑的夜晚,皖河的河岸旁邊,兩個男子將已經斬成一截截的身體、四肢塞進絞肉機,然後噴向河中,順著水流流走!

  當清晨我醒來的時候,全身已經被汗水打濕。

  我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心中明白這是李麗娜在給我托夢,再一次的還原了事實的真相。

  而且這也間接性的證明了紅衣厲鬼所說的話都是真話。

  我將夢裡的畫面告訴了養父,然後洗簌完畢以後就跟養父一起去了局裡,我要親自去看看唐志。

  因為養父做了一個決定,今天要對唐志進行測謊。

  其實就算不做測謊,目前我們也已經掌握到了足夠的證據,證明李麗娜就是唐志殺的。

  因為在有了一些線索以後,很快局裡的同時就找到了唐志作案的那些工具,一把電鋸,砍刀,還有他租來殘忍作案的攪木機。

  電鋸和砍刀當然是用來分解屍體的,作案以後,唐志幾乎將上面的血跡清洗乾淨,然後埋在了別墅的後花園中。

  但當矛頭直指向他以後,最終還是被我們給找了出來,並且從上面提取到了李麗娜的血液痕跡。

  攪木機則是唐志在一個木工廠租的,同樣已經清洗乾淨,並且歸還了回去。

  雖然唐志做的很細,但在攪木機的內部,還是殘留了一些幹固的血跡,和粘在上面的碎肉。

  這些東西,經過檢測,同樣和李麗娜的DNA檢測所吻合。

  並且我們還調查到,在李麗娜失聯之前的一段時間,她和唐志之間還經常發生爭吵,原因就是唐志有了外遇。

  種種原因,幾乎全部都指向了唐志。

  所以,李麗娜的死是唐志所為,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唯一的遺憾,也是讓人感到心寒的地方,就是我們無法找到李麗娜的屍體,也正因為如此,所以我們也同樣不能判定唐志就是殺害李麗娜的兇手。

  因為我們根本沒有人證,沒有人看到李麗娜是唐志所殺。

  所以,養父決定今天對唐志進行測謊。

  所謂測謊,就是用測謊儀來測試,輔助辦案,通過被測試人的心裡反應,呼吸、血壓、脈搏的跳動頻率等來測試一個人是否說謊,從而指引出一條線索,作為突破口。

  唐志是一個心裡素質極高的人,對於他的測謊並不太順利。

  不管我們問什麼問題,面對我們他回答的都極為從容,這讓我們感到十分無奈。

  但是當最後我們將一件件證據擺放在他面前的時候,最終唐志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見一直都回答從容不迫的唐志忽然間陷入了沉默,我和何遠的目光

都看向了養父,養父的目光此時盯著唐志,也屏住了呼吸,猜不透他心中此時在想什麼。

  但測謊儀上那劇烈波動的線條,卻讓我們心中都有些興奮。

  因為我們知道,當這些證據全部都擺放在他面前的時候,唐志的內心終於是有了一絲鬆動。

  不然的話,測謊儀上不會傳來如此強烈的波動。

  房間中沒有別人,只有養父,何遠,跟我還有另外一個做筆錄的同事,一共四人,大家都陷入了沉默,氣氛顯的有些壓抑。

  片刻,養父終究還是忍不住出口再次問道:“你在殺害了你的妻子李麗娜以後,就是用面前的這些工具將她分屍,然後在用攪木機將她的屍體絞碎,拋向皖河的河道中,順著水流沖走的,對不對?”

  這個問題,先前養父同樣問過。

  只是先前我們並沒有拿出這些證據罷了,而唐志也並未承認。

  但現在當養父再次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唐志慢慢的抬起了頭。

  他看了一眼擺放在他眼前的那些作案工具,然後深深的吸了口氣,忽然抬起頭,目光看向養父。

  這一刻在他的臉上似乎存在著一種釋然,那種感覺就好像是整個人一下子放鬆了下來一樣。

  他輕輕的點了點頭說道:“的確,我承認,麗娜的確是我殺的,正如你們所說的一樣,我用眼前的這些工具將她分屍,然後在用攪木機將她的屍體粉碎,順著水流沖走。”

  “唐志,麗娜她可是你的妻子啊!”

  我忍不住大吼了一聲,雖然明知道這種結果,但當聽到唐志親口承認的時候,卻還是感到有些難以接受,實在是太過殘忍。

  何遠微微皺眉,養父也是深深的吸了口氣,然後點了點頭道:“那你的作案動機是什麼?”

  唐志沒有理會我,也沒有看養父,只是自嘲的一笑道:“我出、軌了!”

  說完,他再次好笑道:“而且我竟然好像愛上了她!”

  養父道:“所以你才會狠下殺手,在家裡謀殺了你的妻子李麗娜?”

  “沒錯,就是這樣。”唐志不可否認的點了點頭,一瞬間讓大家都在次陷入到了沉默中。

  如果說唐志只是出、軌,那麼這只是在感情上的背叛,和不負責,這種人是可恥的。

  但他卻因為自己的背叛,反而殘忍的謀殺了自己同床共枕的妻子,這一點就有些天理難容了。

  未免也實在太過殘忍了一些,殘忍的讓人有些難以接受。

  忽然,唐志再次抬起了頭,目光掃了我們一眼,露出讚賞的神色道:“其實我真的挺佩服你們的,竟然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找到如此充足的證據,這一點是我所沒有想到的。”

  養父神色頓時變的冷冽起來,語氣嚴肅道:“唐志,你可要知道,人在做,天在看?”

  唐志笑著搖了搖頭道:“我不信天,但我知道她在。”

  沒有人回答唐志的話,因為大家都知道他口中的那個她所指的是誰。

  “小張,筆錄都做好了?”養父目光看向一旁做筆錄的警員問道。

  小張點了點頭道:“全部如實記了下來。”

  “好。”

  養父點了點頭然後目光又看了一眼唐志對小張道:“拿給他吧!”

  叫小張的警員點了點頭,然後將筆錄拿到了唐志的面前,無異於是讓唐志親手簽字,然後按上自己的手印。

  這也就證明他承認了謀殺李麗娜的事實,終於告破。

  但這卻並沒有破案的喜悅,反而讓人心中多了一絲淒涼。

  尤其是我,第一次感覺到生命是如此的脆弱,人性的可怕,原本好好的一個大活人,就這樣悲慘的離開了世界。

  在離開審訊室的時候,我忍不住問了唐志一句:“那個和你一起粉碎屍體的人呢?他是誰?”

  我很好奇這個人是誰,因為不管是根據夢境中的景象來說,還是先前申鶴鑾說的話,都證明唐志身邊的確有那麼一個高人。

  唐志忽然抬起了頭,目光盯著我道:“他?”

  我見他目光嚴肅,不由微微皺起了眉頭。

  就連養父跟何遠也都停下了腳步看著唐志道:“怎麼,他難道有什麼問題?”

  唐志點了點頭,沒有明確的回答,但卻語氣卻極為嚴肅道:“我勸你們還是不要招惹他為妙,我這麼說也是為了你們好,麗娜是我殺的,跟他無關,要是招惹了他你們一定會惹上很大的麻煩,這是我對你們的警告,也是好意。”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