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我的男票是猛鬼

正文 第二十五章死人了

書名:我的男票是猛鬼 作者:週五公子 本章字數:3068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20:14


  申鶴鑾雖然現身,但看的出來他的狀況的確不容樂觀,身影屹立在我的前方,看上去十分虛幻,給人一種朦朧飄渺的感覺。

  若不是他距離我原本就比較近的緣故,再加上他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森冷氣息,若不是仔細去看,在黑夜中根本難以發現。

  很明顯,他這段時間雖然一直都在沉睡,可是因為沒有吸收到鬼氣和陰氣的緣故,他不但沒有恢復,甚至狀況還變的更加嚴重了起來。

  但此時卻根本來不及讓我多想,很快對面的那個男鬼就已經沖了過來。

  說到底我還是一個女人,左雷局用處不大,我頓時顯的有些驚慌失措了起來。

  甚至是在那男鬼沖到身邊的時候,乾脆閉上了雙眼,以此來掩飾心中的恐懼。

  在雙眼閉上的那一刹那,我只能感到一道森冷的陰風快速的向我吹來,將額前的頭髮吹的向後飄蕩著,渾身涼颼颼的感覺。

  緊接著就聽見申鶴鑾憤怒的聲音隨之傳來,他冷哼一聲道:“給我滾開。”

  下一刻我就聽到一聲慘叫,那聲音不是申鶴鑾的,而是先前那個男鬼的。

  申鶴鑾擋住了那個男鬼?

  我心中微微詫異,愣了一下後慢慢的睜開了雙眼向前看去。

  此時那個面目猙獰的男鬼,飄蕩愛距離我數米的前方,目光有些恐懼的盯著申鶴鑾,臉上的表情似乎十分的痛苦。

  更加讓我感到奇怪的是,在他的身上還燃燒著一層層黑色的火焰,似乎是正在慢慢的燃燒他的身體,冒起一道道淡淡的煙霧。

  那火焰十分妖異,難道就是所謂的鬼火?

  我看著對面的男鬼,又看了看依舊站在我面前的申鶴鑾。

  原以為以他此時的狀況根本不會是對面那個男鬼的對手,但卻沒有想到,只是在我閉眼的一刹那,他就已經將對面的那個男鬼擊退,並且讓他心生忌憚。

  “你,你明明都快要魂飛魄散了,為什麼還會比我強大?”對面的男鬼驚恐的看著申鶴鑾,好像有些想不明白。

  申鶴鑾並沒有回答男鬼的問題,而是語氣冰冷的道:“不是所有人你都能夠碰的,有些人你既然碰了,那麼就只有一個下場,魂飛魄散。”

  他的話讓對面的男鬼下了一跳,就連我也有些愣愣的看著申鶴鑾。

  當然他的聲音雖然冰冷無情,但這卻並不會讓我感到害怕。

  我之所以如此看著他,那是因為這個時候的他好像變的無比的強大,這種強大並不是他有多麼的厲害。

  而是他能夠保護我,給於你足夠的安全感。

  看著眼前那道虛幻的身影,一瞬間我的心臟竟然“撲通”的劇烈跳動了那麼一下,這是從未有過的感覺。

  心中更是生出一股不切實際的想法,若是我有一個這樣的男朋友那該多好啊!

  但也只是那麼一瞬間,我很快就醒轉過來,狠狠的甩了甩腦袋,申鶴鑾是鬼,而我卻是一個大活人,就如同何遠說的一樣,人鬼殊途。

  想通這點,我對自己都有點無語,竟然能夠生出這麼荒謬的想法來。

  也就在我這一刹那失神的時間,對面的男鬼竟然猛然轉身,他知道自己不是申鶴鑾的對手,竟然想要逃走。

  “想走,沒門。”但申鶴鑾一聲冷哼,猛然伸出一隻手掌直接抓向那個男鬼。

  更加讓我感到恐怖,不可思議的是,他明明站在原地沒動,但那伸出去的手掌卻好像會變一樣,竟然是越辯越長,那男鬼剛剛跑出不遠,就直接被申鶴鑾抓在手中,然後拉了回來。

  “不,不要吃我……”

  被申鶴鑾抓在手中拉了回來,那男鬼顯的很是驚恐。

  但申鶴鑾此時卻極為乾脆,好像極為憤怒的大吼一聲,面色兇狠,張開嘴巴猛然對著男鬼一吸,那原本不斷求饒的男鬼直接化作一道灰色的氣體快速的飄向了申鶴鑾的口中。

  眨眼之間,灰飛煙滅,在申鶴鑾的面前空空如也。

  我震驚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幕,慢慢的申鶴鑾轉過了身,看著我膛目結舌的樣子語氣溫柔道:“是不是嚇到你了?”

  我搖了搖頭,有些木訥的問道:“你,你把

他吃了?”

  申鶴鑾點了點頭,並沒有否認。

  雖然心中早就已經知道了結果,但當看到申鶴鑾點頭承認,一時間我還是有點難以接受。

  尤其是當我想到那男鬼猙獰噁心的樣子,然而他卻被申鶴鑾吃了!

  只是想想,我就有種反胃,想要嘔吐出來的衝動。

  看到我此時的樣子,申鶴鑾似乎是明白了我心中所想的是什麼。

  於是有些無語的說道:“你在想什麼呢?鬼乃是虛幻之體,是魂魄的一種,並不是實體,我只是把他吸收了而已,你是不是想的太多了一點啊!”

  “鬼……是虛幻之體?”

  聞言,我微微一愣,盯著申鶴鑾。

  申鶴鑾說道:“這是當然,鬼說到底就是因為死前的一股怨念,或者是怨氣,再或者是其它一些原因然後產生出來的一縷魂魄,你所看到的身體,不過是因為鬼魂運用鬼氣所凝聚出來的罷了。”

  申鶴鑾這麼一說,我倒是明白了過來。

  就好比申鶴鑾自己一樣,他因為中了血咒的緣故,遭到反噬,自身鬼氣被腐蝕,所以現在的身體變的格外虛幻。

  但是一旦讓他吸收到足夠的鬼氣和陰氣,以陰養陰,那麼他的身體就會再次逐漸變的凝實,恢復過來。

  我有些奇怪的看著他問道:“你不是很虛弱嗎?為什麼剛剛卻又現身了?”

  其實我好奇的是,既然他能夠現身,那麼為什麼在我剛剛遇到男鬼的時候他沒有直接現身,而是要等到現在。

  申鶴鑾道:“我的確很虛弱,甚至是隨時都有可能魂飛魄散,只是見你危險,我不能不現身。”

  “這麼嚴重!”我臉色瞬間變的凝重了起來。

  申鶴鑾沒有說話,但我卻能夠感受到,他並沒有騙我。

  而且,雖然他剛剛吞噬了那個男鬼,但是他的身體反而卻好像是變的更加虛幻了起來。

  這讓我心中多少有些感動,而且除了感動之外還有一點小小的愧疚和歉意。

  畢竟申鶴鑾之所以會變成現在的這個樣子,究其原因還是因為我的緣故。

  我咬了咬嘴唇,盯著申鶴鑾說道:“你放心,我一定會儘快幫你恢復成以前的樣子的。”

  “嗯,我相信你。”申鶴鑾點了點頭回了一句,聲音落下直接在次回到了我脖子上的那個吊墜裡面。

  沒有了申鶴鑾,四周除了淡淡的月光之外,漆黑一片,只有我自己一人,這不由讓我感到有些害怕。

  原本這麼晚的時間,我是不準備在打擾何遠的。

  但想想以後,我卻還是撥通了何遠的電話,一邊跟他通話,將剛剛發生的事情簡單說了一遍,一邊開始確認自己現在所在的位置,然後讓何遠開車過來接我。

  大約等了半個多小時以後,何遠開著車火急火燎的趕了過來,一見到我就連忙下車沖了過來將我從上到下打量了個遍兒,深怕我受了一點傷的樣子。

  確定我完好無損以後,他方才松了口氣,然後就是一陣奚落,開始責怪我為什麼有事情不通知他。

  我只好無奈的苦笑,解釋說太晚了,本不想打擾你,可我還是沒有辦法。

  何遠雖然責怪的厲害,但我卻並沒有生氣,因為我知道他之所以責怪,那是因為關心。

  然後我說明了養父的情況,他帶著我直接往養父所在的警局快速的趕了過去。

  值班室的燈孩亮著,我和何遠下車以後就直接跑了過去。

  這裡的警員大多都認識我跟何遠,見我們這麼晚過來,當然有些疑惑,問我們這麼晚了還來這裡是不是有什麼事情。

  我點了點頭問他:“養父呢?他還在局裡嗎?”

  值班的警員微微皺眉道:“你爸不是早就回家了嗎?”

  回家了?

  我搖了搖頭,一下子慌了起來。

  就在這時候,值班室的電話一下子響了起來,值班的那個警員看了看我,連忙接通電話,簡單說了幾句以後,神情瞬間嚴肅了起來。

  等他掛了電話,我問道:“出什麼事了嗎?”

  他點了點頭道:“剛才有群眾報警,說在新建街那裡死人了,而且死的還是一個員警!”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