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我,是提督

第一卷 誒?!我是響?嗯,我是曉級驅逐艦,響! 第十一章 提督的辦公室裡充滿了原子,質子,

書名:我,是提督 作者:紅茶醬 本章字數:5308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5日 00:00


今天,天氣很好。

自在地飄在海面上,享受著日光的溫暖。

愜意地閉上了眼睛,享受著寧靜海面的悠然。

舒服。

D.Yamato大人又去哪了呢?

舒服地困。

趴在棲裝上,小憩。

“Hibiki!Hibiki!”

海面上安睡著的自己被一陣粗暴的晃動弄醒了。

“嗚?”

D.Yamato大人在面前興奮地拿著兩個東西。

白銀色和漆黑色的兩個扁平橢圓的東西,上面還有著好多按鈕。

“吾在那些人類的船上搜到了這個,感覺好配吾的棲裝。你也看看吧!”

這是......PSV?

“嗯,就是那些驚慌失措的入侵者們給吾的貢品。”說著,D.Yamato就遞過來了一個白色的PSV。

“唔......”

熟悉,為什麼?

仿佛是使用過無數次似的,熟練地打開了PSV,連上了網路。

“嗯?!Hibiki,這個還可以這麼用?!你會用?!”

指了指螢幕“這個叫,PSV。可以玩,還可以看動畫。”

“這個是,lovelive。”

“這個是,艦隊收藏。”

“這個是,Gandam。”

“一起,玩嗎?”

“啊!你來教吾!”D.Yamato楞了一下,興致勃勃的答道。

“嗯。”

“這樣,這樣......”

不清楚,不明白。

但是,很開心。

“那個叫演唱會的東西似乎很有趣啊!吾也要辦一個!給Hibiki你看!”

開心就好。

沒什麼,比開心的每一天好。

............

“轟!”

炮火,覆蓋了海面。

為什麼?

不想,傷害她們。

海面艦,在攻擊我們。

一艘艘的深海驅逐在哀嚎中沉沒。

為什麼?

為什麼要互相傷害?

“轟!”

痛......

“快,它們就快沉沒了!快補上一炮!讓深海驅逐出這片海域!”

為什麼,她們這麼無情呢?

突然想起了,那個年輕的父親抱著自己一頭白髮的女兒哭坐在地上的場景。

報應嗎?

不明白,報應,是什麼意思。

為什麼自己知道呢?

不明白......

“全炮門!Fire!”

天空中的炮火,好美麗呢。

希望,還能再見到,那紺紫的女武神。

看得清,炮彈。

又要回到那漆黑的海底了嗎?

不想。

不想去。

不想去那個漆黑的深淵!

“結束,了嗎?”棲裝破裂著,感歎著,看著那近在眼前的炮彈。

“嗵!”蒼白的·拳頭一拳打飛了炮彈,炮彈打著彎在海面上爆炸了。

“Hibiki,是吾的。誰允許你們欺負她的!”

“D......Yamato大人.......”

說不出話。

感動。

“哇!也太strange desu!深海總旗艦Yamato?!!!”

海面艦的驚呼,傳了過來。

“你們,準備好了嗎?準備好迎接吾的怒火了嗎?感受到了嗎?這份刺骨的冰冷,還有近乎永恆的黑暗與絕望!現在就開始加倍奉還給你們!”

天空,改變了顏色。

黑暗與寒冷,怒火與哀嚎。

海面艦撤退了。

“謝...謝...”

“吾可沒有允許你沉沒!吾還要給你開演唱會看!”

“D.Yamato大人......”

硝煙熏黑了D.Yamato的白髮,一白一黑的巨獸一樣的棲裝也佈滿了傷痕。

“好了!沒事了,跟隨吾回家吧。約好了和吾打Gandam呢!”

D.Yamato大人.......

“真是的,還要吾牽著你走嗎?”

手裡,暖暖的。

......……

好像又做夢了啊。

總是記不起夢的內容還真是奇怪啊。

“響她做了什麼可怕的夢嗎?”

輕柔地嗓音在身邊響起,有誰在摸自己的頭。

“誒?笑出來了呢,看來噩夢消失了呢。”

“只有小孩子才會做一些奇怪地噩夢啦!曉這樣的lady才不會被噩夢嚇到哦!”

“鶸,上次是誰半夜上廁所在廁所裡嚇得不敢出去又不敢留著,害的我廁所上一半就去送你回驅逐艦宿舍?”

“蘇赫巴托爾!不要提那個!Lady才沒有做這種事!!!!至少我現在是個優秀的lady,不會那樣了!”

“那個,提督。我申請負責照看響,提督和大家去準備其他事情吧!”

“那個,不麻煩,千葉的,諸位了。還是,我們來,照顧響吧。”

“沒事的,交給我就行了,提督還有你們幾位主力艦去準備進港吧。”

“(。•﹃ •。)唔嗯,可是加賀你不也是咱們的主力艦之一嗎?”

“誒,嗯~?!”輕輕地睜開眼,響發現自己又躺在了休息室,第一個映入眼簾的就是薇妮。

“誒!大家怎麼都在啊?”響揉了揉眼驚奇地坐了起來。

“你,又在,入渠室,暈倒了!”海倫娜苦笑不得地答道。

薇妮扶著響下床,說著“總之沒事就好了,響醬,以後不要在入渠室睡著哦。”

“啊......嗯,對不起,讓大家擔心了。”

信賴.......

響眼神複雜的看著薇妮。

“誒,怎麼了?我臉上有什麼嗎?”

“唉,提督,我來帶她出去吹吹風吧。她好像還有點暈。”

加賀歎著氣,領著響走了出去。

“等下,響別走,我先檢查一下你到底好沒有!”

“好啦!好啦!長門你也不要添麻煩啦。”薇妮無奈地拉住了長門。

“啊......殘念......”

............

“不知道怎麼面對她嗎?”

“啊,確實。我突然感覺有一種不負責任的感覺啊。”

響和加賀趴在船舷上在清新的海風中望著遠方。

“那就把責任負上啊。”

加賀眼都不撇,就這麼淡淡地說著。

“加賀你別這麼事不關己地冷漠地說啊,我會很尷尬的啊!”

“我是無所謂,提督你的決定我不會干涉。”加賀轉過臉,看著響“薇妮除了工作有時太過認真,也漸漸地適應了提督的工作。”

“我看得出來啦,所以才糾結的。”響轉過身,無力地靠在船舷上,看著天空中飛過的海鷗。

也快到橫濱了啊。

信賴,泉宗次郎。

我選擇什麼呢?不對,總覺得更像......

一陣海風突然吹過,響的帽子隨著風飄了起來。

“未來,和過去總是要選擇一個的。”加賀捂住了響的帽子,彎下腰拍了拍響的腦袋“選擇過去,還要撿起更多的東西的吧?”

“啊?”響看著加賀的笑容,楞了一下。

“船的一生,一直在裝著航道上的東西。很多物品無比珍貴,難以估價。但是,一艘船能裝載的東西終究是有限的,很多東西都要在港口與港口之間被丟掉,卸掉。但同時,船上也會裝上新的珍貴的物品。”加賀給響帶正了帽子,抱住了響“你會選擇丟掉新的物品而去找回曾經的東西嗎?”

“我......”響愣住了。

加賀鬆開了響,雙手背在背後“不論如何,我始終相信,我的提督會回來的。過去的東西,並不代表未來不能航行回來再撿起。”

是這樣嗎?

所以說,我明白啦。

鬆開了眉頭。

“明白了嗎?”看到響鬆開了眉頭,加賀也放鬆地笑了。

“嗯,新的生活,開始了!”

響會心的一笑,露出了白玉一樣的牙齒。“謝謝你了,加賀。”

“謝倒不用,你是我的提督。不過一會兒陪我去休息室單,獨,聊,聊,就行了。”加賀和善地微笑地說著,單獨聊聊四個字語氣特別重。

Σ( ° △ °|||)︴響感到一股惡寒湧上心頭,瞬間小步後跳“額,加賀,玩笑還是少開的好。”

“可是我是認真的哦!這次會好好鎖上門的。”

哇哇哇哇哇哇哇!微笑的加賀好可怕!!黑氣,絕對是冒出黑氣了吧!

響轉身就跑,卻突然發現自己腳不著地。

“這麼小還真是可愛呢,呵呵!”加賀一把抱起了響,把響放在了胸前。

“哇哇哇!”胸部的柔軟讓響被打了個措手不及。“放,放放放開我啊!!”

“才不要!”加賀耍著性子,用臉蹭了蹭響的臉“小小的,真可愛啊!”

說著就要抱走響。

“放開我!放開我!放開我啊!!!”響用纖細的胳膊和小腿在加賀懷裡踢蹬掙扎著。

“沒用的。”加賀抱得更緊了“只會讓我更想欺負你。”

“Σ(`д′*ノ)ノ加賀,這個玩笑一點也不好笑!!”

“不是玩笑哦。”

GG.

響一臉GG地放棄了抵抗,像一個鹹掉的死魚一樣掛在加賀的懷裡。

“真沒意思。”

加賀突然興致缺缺地放下了響。

“誒?”

什麼情況?難道加賀是……你越掙扎我越開心,你不掙扎我反而沒性趣的類型嗎!?

“你的眼神很失禮啊!就這麼想被我欺負嗎?”

“啊!不不不!正常人都會這麼想吧?!”

“那樣的話正常人就只有你一個了。”

難道我思維異于常人?

“原來你們在這啊!”

響還在糾結不該糾結的問題時,薇妮出現在了眼前。

“我做的點心還有一點,響你還沒吃的吧。”

原來,是看到信賴來了啊。

這時響才注意到天上一直飛著的加賀的零戰。

“嗯!太感謝啦!!!薇妮姐姐!!”響一下撲進了薇妮的懷裡,薇妮托著點心的盤子差點都掉了下來。

救星啊!

“哇!不,不用這麼高興吧!吃點巧克力涼糕картошка吧!我自己做的。”

“嗯嗯嗯!”

“哈!”加賀看著面前的兩個提督,輕輕地笑了起來。

“好吃!好好吃!!”

“O(∩_∩)O哈哈~別吃那麼急,還有呢!”

開心就好,不是嗎?

“誒,加賀你怎麼笑了?有什麼開心的事嗎?啊嗚。(。•﹃ •。)”

“啊!赤城這是給響留的啊!你就別來搶了!”

“啊!我知道錯了薇妮......可是......肚子好餓╥﹏╥...”

“噗!哈哈哈哈哈!赤城姐姐一起吃吧。我吃不了多少的。”

“響你笑什麼?啊嗚。”

“因為開心啊。”

終於想通了呢!我的提督,我最愛的人。

加賀笑了笑,也走了過去。

“薇妮,我也想吃一塊兒。可以嗎?”

“誒!可這是給響的......”

“沒關係啦!大家一起吃吧!薇妮姐姐你也吃啊!”

正當大家吃得開心時,聲望走了過來。

“提督,到橫濱鎮守府了。大家準備裝卸資源。”

誒?裝卸資源?

“總督府給橫濱的資源是經由千葉送的哦。”薇妮看響一臉不解,答道。

“哦!”

............

“一路辛苦啦!接下來就讓我們搬運吧!磐石,這邊!”港口,甯海指揮著磐石和其他艦娘搬運著資源。

“為什麼我一回來不能陪著提督還要做這個desu!”金色長髮的大姐姐,撇著嘴不情願地幹著活。“too 麻煩啊!”

“那是因為金剛姐你是橫濱現在唯一沒受傷的戰列艦吧。”黑色短髮的少女帶著紅框眼鏡走上了運輸船“敷波,快一點。”

“啊!知,知道了,姐姐!”紮著黑色短馬尾的少女趕緊跑了上來。

“出擊辛苦了呢!海倫娜!”左眼帶著眼罩的艦娘帶著一柄太刀走上來和海倫娜擊掌。

“遠征也,辛苦了。我們,多虧了,千葉的,支援。不然,可能會......”

“那個是咱們鎮守府剛遠征回來的金剛姐她們。”吹雪在響身邊解釋著“金剛,綾波,天龍,都是我們鎮守府的主力哦!誒?少了個誰?”

“哇!沒有存在感真是我的對不起啊。”背後突然響起了少女的哀歎。

然而並沒有人注意......

“提督呢?”海倫娜一邊幫忙,一邊問著。

“他明明都快累倒了,還非要硬撐著要等你們平安回來,我讓夕張帶著他回辦公室休息去了。你也帶著出擊的大家去報個平安吧。”

“那資源就,麻煩你了。”

......……

“提督,那傢伙,也真是的。”海倫娜抱怨著,走在前往提督辦公室的路上。

“嗯,不過提督應該沒事的,趕緊去看看吧。“響也跟在海倫娜身後。

“嗯嗯,要見到提督quickly desu!”

響被身後的奇怪語音嚇了一跳。

“金剛姐姐,你為什麼在這啊!Σ( ° △ °|||)︴”

“啊!你就是新來的響醬啊!長得很可愛啊!”

嗚,金剛也太熱情了吧......我的臉不是玩具啊。

金剛捏了捏響的臉,說“我只是特別想看看提督嘛!搬運資源的easy事情看完提督一下就能做完desu!”

所以說,大家都在幫忙,我,金剛,還有海倫娜來到了提督辦公室。

正要敲門時......

“哇!提督你真會玩啊!”

“啊!啊Ahhhh!”

奇♀怪地聲音隔著門傳了出來。

“嘎吱吱......”海倫娜握著的門把突然因莫名其妙增大的力氣悲鳴了起來。

“誒?提督在do什麼desu?”

提督這傢伙......一定又在......

響無語地擦了擦汗,心裡已經有了答案。

“轟!”海倫娜的主炮毫不留情地轟在了門上,悲劇的門瞬間化作了漫天的木屑。

奇怪的聲音還在繼續,房間裡的兩個人全僵住了......

“提督,我需要,一個解釋!”

“啊......大家一直沒回來,我尋思著就和夕張一起玩會兒遊戲......”

“海倫娜,我說了可能你不信,是提督先動手的......”

“噗!!!!”門外的響瞬間噴了一口老血。

橫濱鎮守府什麼時候有坑提督的傳統了?!

“所以說!這就是!我們在,拼死拼活,地出征。提督你卻,在玩,工口遊戲,的藉口了!?”

“啊不對!不是這樣的啊!劇本不對啊!夕張你坑我!”

“作風!必須,嚴整!”

這時,一雙手蓋在了響的眼上。

“小孩子不適合see desu......”

“我知道啦。”

為什麼突然有了一種無力感orz?

果然還是日常的鍋啊。

(PS:十分感謝 獨戀奏者的重石以及各位讀者老爺的輕石打賞!)

(PS:聖建,鹹了orz)

(PS:本書讀者QQ群:橫濱的驅逐艦宿舍 256115585 歡迎來調戲(催更)作者)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