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我,是提督

第一卷 誒?!我是響?嗯,我是曉級驅逐艦,響! 第十四章 若不發酒瘋就是完美的驅逐艦

書名:我,是提督 作者:紅茶醬 本章字數:6143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24


“劈裡啪啦!”

提督辦公室裡響著奇怪的聲音。

“哈哈!吃我毀滅模式連擊啦!”

“啊!糟糕!被抓了!”

辦公室裡,泉宗次郎直接放棄了抵抗,一頭倒在了沙發裡,手裡的PSV直接扔到了一邊。

“呼哈哈哈!”響操控著手中的PSV裡的獨角獸,一套近身CQC把泉宗次郎的機體血量直接從天上送到地下。

“耶!又是我贏啦!”響高舉著手中的獨角獸限定版PSV興奮地從沙發上跳了起來。

“啊,不行!響你的獨角獸太犯規了啊!”

泉宗次郎垂頭喪氣地說著。

“那當然!我的獨角獸可是超弩級的!”

“不行!禁用!禁用獨角獸!不對!還禁用報喪女妖!”

“才不要!禁用別人擅長的機體才是犯規吧!那麼你也不要用東方不敗和神敢達啊!”

“好啊,你敢違抗提督的命令是吧!接受懲罰吧!”

泉宗次郎摟住了響的脖子,掏出了手機。

“來!笑一下!我要發到推特上,名為我和我家響的開心日常。”

“才不要咧!提督你就是個簡單的hentai吧!看招!”

響穿著黑色襪子的腳一腳蹬在了泉宗次郎的臉上。

當然並沒有用力就是了,泉宗次郎也配合地倒在了沙發上。

“啊,響你太過分了吧。”

“那就換個遊戲吧。”

“啊!對了,前陣子我剛買的galgame響你幫我通關一下吧。總是都沒法入手我看中的角色的H sence呢。”

“那個啊?好......”

響正想答應,門突然被推開了。

“這是昨天,演習的,資材消耗,報表,我就放在,桌子上了。”海倫娜就好像是沒看見兩個人在幹啥一樣,徑直把報表扔在了辦公桌上。

“......”

“......”

“別玩,太過頭。記得,處理工作。”海倫娜笑了笑,走出了辦公室。

“呼~嚇死我了,還好海倫娜姐沒什麼反應......”

響嚇得喘了一口長氣。

“啊,對了。Galgame的,H sence部分,我已經,拜託夕張,刪掉了。”

“哢噠......”

關門的響聲在辦公室裡久久地回蕩著。

“沒事,如果是夕張的話,還有救!”

“那麼,再來一局怪獵?”

“來來來!”

響手裡的獨角獸限定版PSV正是泉宗次郎準備給響的禮物,東西其實早就買好了。

演習勝利不勝利,獎勵都會給大家的。

勝利了就是獎勵,失敗了就是安慰嘛。

看著玩得興致勃勃的響,泉宗次郎心裡也是欣慰的。

“喂!別愣著!快點準備麻痹陷阱!”

“嗯,知道啦......”

門外突然想起了戰車奔騰一樣的聲音。

“提督提督提督提督提督!!!!!”

“嗵!”

“BurningGU looooooooove!!!!Let’s teeea time!!”

“咣!”

咦!剛剛什麼東西過去了!?

響只感受到一陣疾風,抬起頭辦公室的門已經被撞開了。

“提督,剛剛什麼飛過去了?!臥槽!!!”

提督這傢伙哪去了?

響呆呆地看著背後被撞開的窗戶......

“啊啊啊啊啊!!!!”

探出頭,發現了窗外草地上被金剛撲倒的提督。

這......是二樓對吧?

“還好,PSV沒事......”

泉宗次郎掙扎著抬起頭看了看手裡的PSV,放心地倒下了。

“提督!約好的tea time!!!!”

“唔.....”

還是趕緊打電話叫磐石姐吧......

響無語地拿起電話“喂,磐石姐嗎?帶著急救包,提督辦公室正下方草叢裡,提督被戰列艦正面撞了一下......”

“是金剛吧......”電話另一頭傳來了無奈的感覺

“誒?磐石姐你怎麼知道?!”

“因為每次都是金剛啊!提督已經因為金剛骨折好幾次了......”

感覺電話那頭傳來了相當無力的感覺......

“嘛,沒事啦。這次一根骨頭都沒有斷,正好金剛你帶我出來也讓我想起了一件事呢!”

泉宗次郎躺在病床上,頭上纏著一圈圈的繃帶。

被戰列艦正面撞一下還沒骨折,提督都是怪物嗎?!

突然有誰拍了拍自己的肩。

“習慣就好啦,響。”

是一臉淡然又無奈的正在收拾藥品的磐石。

“誒?提督要做what?”

“櫻花開了啊,現在是櫻花祭啊!一起賞櫻去吧!”

..............

“誒?”

某個海島上,櫻花林裡走出的頂著黑色帽子的單馬尾艦娘奇怪地看著空無一人的房間。

“D.Yamato大人她們去陸上了。囑咐我們看家。”

戴著漆黑裝甲帽子的淡藍色單馬尾的少女把玩著一隻海螺,出現在了背後。

“我,想去看看。”

“隨你。”

“嗯。”

“入夜前,回來。”

驅逐水鬼——Arashi看著飛馳而去的被D.Yamato收留的所謂的“驅逐棲姬”——Yukikaze,走進了屋子裡。

......

自己是從什麼時候起有意識的呢?

不清楚,大概,是自己第一次浮出海面的時候吧?

深海,好可怕。

每次自己都是儘量去多開每一發炮彈和魚雷,用魚雷趕走那些驅逐自己的深海。

為什麼她們執意地要擊沉我?

我做錯了什麼嗎?

不知道......

就在自己失去了所有彈藥燃油,奄奄一息地等待沉沒時。

天空渲染上了紫色。

“你沒事吧?”

深海棲姬,D.Yamato大人,出現在了眼前。

“以後,你就做吾的護衛艦吧。放心,不會再有人欺負你了。”

“你還沒有名字?那麼,你就叫Yukikaze了。”

為什麼那麼溫柔的D.Yamato大人,不擊沉我?我,不是艦娘嗎?艦娘和深海不是仇敵嗎?

“吾曾經有一個護衛艦,也和你一樣,不,她是獨一無二的。”

“Hibiki教會了吾很多,如果沒有Hibiki的影響,吾那天也不會救你。”

“Hibiki她,很喜歡櫻花呢。吾也很喜歡,這株櫻花樹就是當初大家湊在一起的見證。”

“陸上的櫻花很好看,以後有機會你也看看吧。”

Hibiki,到底是怎樣的深海棲艦呢?不過,也沒機會再見了吧?

陸上的櫻花又是怎樣的呢?

Yukikaze想要看看。

............

“兩個鎮守府好久沒這麼一起活動了呢。”

“嗯,是啊。櫻花好美啊。不過,泉先生?你的傷怎麼回事?沒事吧?”

“蛤...哈...沒事的啦,習慣了。”

泉宗次郎乾笑著,表示完全沒問題。

薇妮環視了一下四周,櫻色的世界中,大家都在興奮地玩著。

“大家玩的很開心呢。”

“哇!加賀你來這幹嘛!這裡沒有鋁啦!這裡是我們驅逐艦的啦!”

“我~們~驅~逐~艦?”加賀咬著字盯著響“大家又沒有規定必須要坐哪。”

“嗯嗯!加賀說的沒錯啊!”

“哇!”響嚇得一下跳到了電的背後。

長門什麼時候也摸過來了!

“嗯,要像一個lady一樣大度一點!”

曉雙手在胸前交叉著,對響說道。

“好啦,響醬沒必要躲在我背後的說。”

電也是無奈的笑了。

“不!很有必要!”響十分嚴肅認真地說著。

一個會帶走我的貞操,另一個會帶走我的節操!

這個時候應——“我去一下廁所!”

.............

“呼啦呼啦!吃我大屌啦!”

“嗯......”

“啊!大和姐你的獨角獸太犯規啦!”

繁盛的櫻花樹下,三位艦娘在節日的氣氛中享受著櫻花下的遊戲。

“喂,那邊是哪家歐提的艦娘啊?歐根親王,提爾皮茨,那個打傘的大姐姐又是誰啊?”

“這你都不認識?那可是大名人!全世界僅此一艘的大和號

戰列艦,也是網路知名的歌手。她們都是不屬於任何一個鎮守府的。”

“哇!那我要是能邀請到她們,我不就.......”

“你小子醒醒吧!她們早就明確地說過不會加入任何一個鎮守府的!來!幹了這杯,接著詛咒那些萬惡的歐洲人!”

“呐,大和姐,咱們似乎成話題了啊。”歐根親王咧嘴一笑“大鬧一場一定很有意思吧?”

湛藍色的眼睛突然閃過了赤紅的光芒。

“レ,我們是來賞櫻遊玩的。收斂一點!”大和低聲地警告著。

“嗯”提爾皮茨點了點頭,接著玩PSV。

“知道了啦!大和姐,你做的便當真不錯。完全可以再在網上開個料理教學視頻嘛!啊!那是我的煎蛋!N......提爾皮茨你不要搶啊!”

“切。”

“啊!那是我的啊!!!”

大和看著面前歡脫興奮的提爾皮茨和歐根,放鬆地笑了起來。

酒杯裡的清酒上飄落了一片櫻花。

下次,也帶上Yukikaze和Arashi吧。

.........

好痛。

Yukikaze捂著被打傷的胳膊,用隨身攜帶的急救包處理著傷口。

不過,真的好漂亮啊。

Yukikaze看著面前的夢境一般的櫻花林和櫻花雨,呆呆地坐在了地上。

“誒?你是哪家的艦娘?怎麼受了這麼多的傷?”

面前突然走來了一個帶著黑色帽子的一頭白髮的艦娘。

“來,跟著我去找磐石姐做一下修理治療!”

“哇啊!”

艦娘,都這麼熱情嗎!?

“好了,這樣包紮一下就可以了。”

響在一邊看著磐石給自己剛拉來的艦娘做著治療。

如果沒錯的話,這只艦娘就是當初的衛星呢!

究極幸運的雪風(Yukikaze)!

“謝謝。”

Yukikaze不好意思地道謝著。

“沒什麼啦!響你能幫我把這些甜點發給大家嗎?我還要幫忙準備一些飲料,現在騰不出手。”

“沒問題啦!”響接過了磐石遞來的一大筐甜點,轉頭問著“那個,你是雪風吧?哪個鎮守府的?”

“啊!我是Yukikaze!鎮守府......沒有。”

(PS:Yukikaze是雪風日文的羅馬音。)

“那就來我們這兒一起玩吧!”

“哇!Yukikaze還要去找Yama......”

耶!誘拐到稀有驅逐艦一隻!

............

“這是雪風,我在廁所邊遇到的艦娘哦!一起玩沒關係吧?”

“當然沒關係啦!像我這樣的Lady是很大度慷慨的。”

曉的面前還擺了一盤插著小旗子的飯。

孩子氣滿載嘛!

“誒?長門呢?”

響突然發現少了一個人。

“長門被聲望拖走了。”加賀喝著茶說著。

“那加賀你就把這盒磐石做的點心給加賀送過去吧!雪風,是哪盒來著?”

“啊?”看一時半會也走不開,雪風只好扒了扒籃子“是這個吧。”

加賀看了看,就拿著點心走向長門那邊。

“唔!好吃啊!牛奶夾心的巧克力好棒!”

長門把巧克力扔進嘴裡之後就幸福地捧起了臉頰。“磐石你居然知道我喜歡這個口味!”

剛推著餐車來的磐石楞了一下“我還以為長門你喜歡吃酒心巧克力呢。給你做的是酒心巧克力啊!?”

“酒心巧克力太苦啦,我不喜歡吃苦的。”

“等一下......那這個巧克力,似乎是準備給驅逐艦們送過去的......”

磐石心中頓時咯噔了一下。

............

誒誒誒!!!

為什麼會這樣?

Yukikaze無助地坐在一邊。

“這個巧克力味道不錯......雷大人......喜歡.......”

“有一種......比鋁還好吃的感覺......啊......應該是酒心巧克力...噗呼...”

“lady,不會醉!我還要吃......”

“啊!不要......叫我Fubuki,我不是......欠雪!我是吹雪!”

“啊!提督在哪?我要提督摸摸.......”

“噗通!”

“螢火蟲,不要走啊......等等我......”

“噗通!”

.......驅逐艦,全滅......

啊,不對,應該還有一個......

誒?!響呢?

“你看見響了嗎?”

看著加賀,雪風只好不明所以地搖了搖頭。

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

“這誰家驅逐艦啊!”

“轟!”

“來人抓住啊!”

“放飛機!放飛機!”

“哈哈哈哈哈哈!我現在可是艦娘!我可是驅逐艦娘!你們打不到我哈!”

“啊哈哈哈哈,在櫻花灑滿的大道上撒歡真爽啊!!成為驅逐艦跑的真快啊!!”

“這哪家驅逐艦喝多了!未成年人不准飲酒啊!”

“誒?”泉宗次郎奇怪地看了看騷亂的方向“什麼情況?”

“好像是一個驅逐艦喝醉了,開著艦裝胡來。”薇妮招呼了一下聲望“聲望你去看看吧。”

“唉......又是哪家提督沒看好自家驅逐艦啊?”泉宗次郎喝幹手裡的啤酒“海倫娜你也去看看吧。”

“......”

“......”

聲望和海倫娜到現場,同時沉默不語。

“這是橫濱的響吧......”

“嗯。”海倫娜直接就沖了過去。

“哈哈!我告訴你們!我不只是艦娘!我還是提督!我是要成為航海王的艦娘!”

“夠了!”海倫娜氣憤地掏出了主炮。

“秘技!完美瀟灑的魚(fei)雷(dao)!”

“轟!”

“噝~!”

“......”

海倫娜的頭髮全成了焦黑色。

“要幫忙嗎?”聲望同情地拍了拍海倫娜。

記得以前提督他生活失意,喝了酒之後在港區裡也是亂跑來著。

“......”海倫娜默默地把手搭在無限電上。

“列克星敦,把你的,全部,艦載機,放出來!回去,我申請鋁。”

天空中瞬間升起了密密麻麻的艦載機。

............

“嗯,大和姐,那邊突然亂起來了。”歐根看了看騷亂的方向,拍了拍大和。

大和剛看過去,一個熟悉的身影就跑了過來。

“Yamato大人!”

“誒!?Yukikaze,你怎麼來了?”

Yukikaze一下撲到了大和的懷裡。“因為我也想看,櫻花。”

“沒被深海棲艦打到嗎?”大和關心地看了看Yukikaze。

“沒事,有熱心的艦娘幫我治療了。”

“沒事就好,Yukikaze那邊怎麼了?”

“嗯...”Yukikaze不好意思地說著“一個驅逐艦娘吃酒心巧克力醉了......是我不小心幫她拿錯了......”

“蛤?”×3

大和她們正在驚訝時,一個身影卷著塵土和櫻花跑了過來。

“噗!”一個驅逐艦娘一頭撲進了大和的胸部。

“哈~好累......你是D......”

“噗哈~~~”白髮的滿臉醉態的艦娘話沒說完就埋在大和的胸部睡著了。

“這是......?”大和也是一臉茫然地呆坐在原地......

“就是那個喝醉的響......”Yukikaze不好意思地說著。“都怪我,都怪我,嗚......”

“Hibiki(響)?”大和摸了摸響的頭,響也條件反射地蹭了蹭大和。

“啊!實在是,對不起,那是,我們,鎮守府的,響。給你們,添麻煩了,真是,對不起。”

(PS:感謝伊吹濼、露米婭斯卡雷特的重石打賞和各位讀者老爺的輕石打賞)

(PS:本書書友QQ群256115585。群名:橫濱的驅逐艦宿舍 歡迎讀者們來曬船裝逼催更調戲群主。)

(PS:本章章節名其實取自某日輕《勇者互助公會 交流型留言板》中的一個人,書很棒,感興趣的可以在網路上搜索,應該還有存貨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