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我,是提督

第一卷 誒?!我是響?嗯,我是曉級驅逐艦,響! 第二十五章(改) 我,大概會沉沒吧?

書名:我,是提督 作者:紅茶醬 本章字數:495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20日 19:53


我,真是個笨蛋啊。

高達限定版的PSV都忘在哪裡不說。

沿著大和姐出征的方向去,我也真是笨蛋。

深海肯定是有一層層的駐守部隊啊!

絕對,沒有希望就憑藉一艘驅逐艦打得通啊。

響藏在島礁上,悲哀的看著自己沾滿了硝煙與傷口的身體。

“噝~痛痛痛痛......”

站起身想要觀察情況身體都要像是像灌滿了鹽酸和鉛石一樣。

“噝~噝~啊......”

還好,望遠鏡也算帶著,要趕緊找個時間突破眼前的封鎖,不然這破破爛爛的艦裝可不會撐到我回家。

戰列艦一艘,重型巡洋艦兩艘,驅逐艦三艘。

“嘖!要是平常,大家在一起出征的話,這些估計也就是雜魚。可是......”

現在我是雜魚啊!

怎麼辦?儘管這些深海隊形並不緊湊,但是卻能看見島礁的幾乎所有方向。

怎麼樣再能不引起注意地跑掉呢?

上!炮彈散佈是看臉的!相信自己!一定不會挨到一發炮彈!

一切炮彈都是紙老虎!用內力去接炮彈!

沒時間讓你計算彈道航速!恨她,想突破她就去雷她!神風雷!

驅逐艦自古以來就是為了自由和皇國獻身的!

不神風雷還當什麼驅逐艦!

腦海中飄過的一串彈幕一樣的想法讓響只想掀桌,又不是wows!我又不想死啊(╯‵□′)╯︵┻━┻!

我,我該怎麼辦?

‘已經沒事了哦,一會兒我們就一起回家吧。’

‘看來還沒有緩過來神呢。喝一口緩緩吧。’

‘你們這些軸心船啊!就是想搞個big news!’

‘為了,防止你,沉沒。’

‘出擊吧!臨時練級分隊!’

‘提督你起名不能有點技術含量嗎!?’

‘反正目的就是這個啦,響,你們快點回來哦(~v^)’

‘昆0A0!’

‘未來,和過去總是要選擇一個的。選擇過去,還要撿起更多的東西的吧?’

大家......

也許,回不去了啊。

我可一點也不想留在這裡!我要回去!

可是......完全沒有可能啊......

除非我是故事的主角吧?

開玩笑!(╯‵□′)╯︵┻━┻!哪個故事的主角和我一樣倒楣?和我一樣弱啊!

一屁股坐在沙灘上,絕望地歎了口氣。

上次這麼絕望時,大家還都在我身邊吧。

曾經那個完美瀟灑的背影,似乎就還在昨天一樣。

但是......不可能的吧,這裡是深海,是深海棲艦的地盤。

怎麼想,大家也不會深入到這種地方的啊。

孤單一人啊,好像又是,孤獨地離開啊。

“註定孤獨一生?還是孤獨地離開呢?”響自嘲地笑了笑。

是沒有補給餓死?還是被發現,被擊沉呢?

哪一種都不想要啊(╯‵□′)╯︵┻━┻!

嗚,頭,好痛!

左眼像是要燒起來一樣。

眼睛,重影。

手臂,刺痛,好像被電擊著,皮膚好像裂開一樣的痛。

好像什麼亮著金色的光,但是一點也看不清。

視線裡的東西全部變成了不停重疊的馬賽克。

“唔,啊啊啊......”

痛痛痛痛痛!

我,到底是怎麼了?

“這次,要保護你,直到最後......”

“有一天……要在快樂的海上……有一天……”

“不會再讓你,一個人了......”

這是,什麼...聲音......

意識,撐不住了......

不可以......倒在這裡啊!沙子......好硬好尖銳的,會很痛吧......

啊不對,我的重點不對......

響,一頭倒在了沙灘上。

............

“怎樣,飛龍姐?看到了嗎?”等得不耐煩的卡米契亞問著。

“嗯,等下。”佐世的艦隊中,飛龍和蒼龍在輪型陣中央,接受著艦載機傳回來的消息。

“預測位置沒有深海棲姬,也沒有深海棲艦。”

“怎麼辦?提督?”

無線電臺中沉默了一下。

“向東南方向再搜索一下吧。全艦隊向東南方向一邊行進一邊搜索敵蹤。”

“明白。支援呢?”

“在Xxx Yxx 處集合吧。佐世的各位請先等後續部隊趕上。”

無線電臺中響起了泉宗次郎的聲音。

“瞭解!”

隨即,無線電臺中陷入了靜默。

“還真是個嚴肅又一絲不苟的艦娘啊。”

泉宗次郎看著夜音,感慨著。

夜音笑了笑往面前的咖啡裡倒著砂糖“飛龍也是我為數不多能讓我信賴的艦娘了。”

“那是!提督有飛龍怎!唔唔唔......”

旭東丸剛剛自豪地開口,就被夜音隨手用砂糖袋子堵住了嘴。

“旭東丸!管住嘴!”

“嗚嗚嗚~~~”不知道是甜過頭了還是傷心過頭了,旭東丸蹲在牆角劃起了圈圈。

“不過這次的出現的深海棲姬確實有點奇怪。”

聲望說著,把一杯紅茶端到了薇妮面前。

“是啊,是啊,能不能說是棲姬級別的都還不一定啊。”厭戰坐在夜音的身邊,點頭贊同著“嗯,聲望,可以給我來一杯紅茶嗎?”

“當然可以,請稍等一下。”

“沒有,固定棲地,沒有,強大的,深海棲艦。”海倫娜也接著提出了疑點。

“嗯,就像大家說的一樣。我覺得,她似乎並不是深海棲姬,或者只是路過的深海棲姬。”薇妮把自己的猜想寫在了戰術面板上,傳給了另兩位提督。“這是我的猜想。”

“有趣。”夜音笑了笑吧面板推給了泉宗次郎。

“別的地區的,來執行臨時任務的深海棲艦?”泉宗次郎沉思著“所以,才沒有固定的棲地?”

“報告提督!發現了!敵方航母!深海空母ヲ改Flagship和航母O級Ⅳ型兩艘!不!不像是Ⅳ型?棲鬼級?不過和目擊報告中的疑似的深海棲姬完全相符,身上泛著黃色光芒,單馬尾!幽藍色光芒,長髮!淡藍色,長髮!”

飛龍的無線電突然傳到了指揮艦上。

“看來是找到了啊。飛龍,彙報一下敵方艦隊規模。”

夜音接著無線電問著。

“敵方艦隊共9艘,航母3艘,重巡2艘,驅逐4艘!”

夜音抬起頭,問道“支援還需要多久?”

沒過一會兒,千葉和橫濱的艦隊都發來了消息。

“航空支援沒什麼問題,但是艦隊不可能全部跟上。”

“那就沒問題了!有航空支援就能上!”

“嗯,瞭解。”這次戰役千葉方面的旗艦——長門接聽者無線電中的指令。

“赤城,加賀,放出艦載機,對佐世的艦隊進行航空支援!”

“加賀?加賀?你在想什麼?”

“沒,沒事!”

“列剋星碳!航空支援佐世的各位哦!”橫濱方面旗艦金剛倒是元氣滿滿地揮著手。“大家不用擔心的!響醬一定會安全地回來的啦!”

“嗯,但是我不叫列剋星碳啊!”列克星敦咬了一口鋁條,不滿地說著。

............

“敵艦成兩隊!其中一隊是空母棲鬼和大破的航母O級Ⅳ型!正在快速撤離。”

“居然會掩護撤退。”夜音托著下巴,看著面前的兩位提督“讓橫濱的航母來追擊吧。”

“嗯。”泉宗次郎點了點頭。

遠處海面上空的野貓艦戰和毀滅者艦爆調轉了方向。

“嗯,明白。”接受著指令,列克星敦叼著鋁調轉了目標。

“報告!空母棲鬼中破。唔。”一邊嚼著鋁,列克星敦一邊報告。

這口鋁不怎麼好吃啊?氧化了嗎?

看著艦載機妖精傳來的畫面,列克星敦嘴裡似乎少了點味道。

嗯,浪費糧食是可恥的。

但是還是咽了下去。

總覺得,哪裡不舒服。

為什麼呢?

‘姐姐就是姐姐啊,不管是什麼,我都是你的姐姐。姐姐保護妹妹,教育妹妹不是很正常嘛?’

為什麼會突然想起這句話呢?似乎,對誰說過啊?

對誰呢?

妹妹?

我有......妹妹嗎?

“Sara......toga?”嚼著鋁,列克星敦迷茫地自言自語。

嗯,飛機快要沒有燃料了,先回來吧。

列克星敦沒想明白,乾脆就把問題和鋁一起咽下了肚子。

“這次只獲得了戰術性勝利,我們有點低估了那只wo改的水準,回來修整之後再考慮擊沉斬殺吧。”薇妮做著總結,但泉宗次郎卻是提不起精神。

自家艦娘出事,誰都會這樣吧......薇妮也不好再去責怪或者安慰。

“這次戰役似乎並不太難啊?為什麼會指派三個鎮守府聯合攻略呢?”夜音好奇地問道。

“D.Yamato,是為了防範她吧。”泉宗次郎淡淡地接著話。

“提督,鎮守府,急電。”

“什麼?接給我!”

泉宗次郎慌慌張張地接過來。

原本憂鬱的眼神立刻充滿了光彩。

“快!我要回去!”

“誒?前線怎麼辦?”

“交給你們倆就行啦!”

............

“嗵!!!”

劇烈的爆破聲突然在海面上傳播開。

“誒?”驚醒的響突然爬了起來。

一艘深海驅逐被捲入了爆炸。

好像是?魚雷?

隨即,一條金色紋路的鋼鐵怪魚從海底沖了出來。

這,是棲裝?還是新型號的深海驅逐?

似乎暴走了啊?不管了,趁著騷動快跑!

剛剛暈過去之後沒有深海發現我真是萬幸了啊!

身體似乎沒什麼大礙的樣子。

大概是水土不服之類的原因吧?畢竟這是深海住的地方。

趁著深海棲艦的騷亂,響沖出了包圍圈。

“呼~!這樣,就安全了吧?似乎離陸地不遠了,深海棲艦的等級都不高了。”

回去的話,我要先好好睡一覺,再在甯海和磐石那裡好好吃一頓!

不過,PSV弄丟了,提督會不會怪我啊......

總之,先回去吧。

“嗚~噠噠噠......!”

“誒!?”

回過頭,眼中只有近在咫尺的航空炸彈。

“啊!”

我,真是個笨蛋啊。

背後響起了那個暴走的深海的怒吼。

我大概,會沉沒吧?

............

四周,一片漆黑。

我,死了嗎?

寂靜的空間裡,響縮在黑暗中,無盡的黑暗似乎要吞沒了一切。

“沒,沒關係的......我會,陪著你......”

“不會......讓你一個人......了”

黑暗中,亮起了一點點的金光。

誒?

響抬起頭,看到了星星點點的金光中的人影。

我,我自己?

不對,她是短髮。而且,右眼裡,是金色,左眼是赤色。

“你是?”

“......以後,就要陪著你......不會......讓你自己走了。”

短髮的響突然抱住了自己。

“我,是......”

光芒突然鋪滿了視線,只能看到她的嘴在動,卻什麼都聽不到。

嗚,感覺,回來了?

渾身酸痛......嗯?有誰,抱著我?

睜開沉重的眼皮,模糊的視線裡泉宗次郎的身影逐漸清晰了起來。

“嗚誒?”

泉宗次郎眼中閃過了一絲欣慰,突然又嚴厲起來,似乎就要發脾氣。

這,這這?

使勁地晃了晃頭,晃到腦袋發痛。

我,我,我沒死!我,我回家了!

“嗚,嗚,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眼睛裡,熱乎乎的液體不停地湧了出來,根本管不住。

終於!終於回來啦!

緊緊地抱住眼前自己的提督。

一點也不要放手!

“嗚啊啊啊啊!我,我回來啦!!!嗚啊啊啊啊!!!!”

“別,別在我衣服上擦鼻涕眼淚啊!哭得就像個孩子一樣......”泉宗次郎想了想,眼裡又充滿了無可奈何。“也罷,你本來就是孩子嘛!”

“嗚!!我,我才不是小孩子啊!不!!不要!不要都把我當小孩子啊!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才活著回來啊!!!!嗚啊啊啊!!!我都以為我會沉沒了啊!!!!!”

才不要管那麼多!才不要管那麼多啊!!!!

“好了好了。”泉宗次郎任由著響撲在身上。“不會的,歡迎回家。還有,抱得太用力啦!疼啊!”

“我才不管!!!!!!!!!嗚啊啊啊啊啊啊!!!!!!”

真是太好了啊,泉先生的願望實現了呢。

神社的一邊,高雄帶著鳥海注視著一艦一人。

也祝願,橫濱鎮守府能一直這樣幸福幸運吧。

神樹上,祈願板輕輕地在微風中搖動著,無聲無息。

‘請讓響平安無事地回家。’

(PS:感謝,長生天,滋深白膜導師,我要娘化一切,Tirpitz,鹽崎汐べ對本書不懈的支持。感謝神槍手不精准,孤獨的北方女王鹽崎汐べ的大量輕石投喂。感謝所有讀者老爺們的支持!)

(PS:期末考試季來了,更新速度變慢了。依舊感覺紅茶醬在作死,各種意義上。)

(PS:這是修改過的,沒修改亂的太狠,插了一些過多的東西,差不多能寫三章了。期末還沒結束,我簡直在作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