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重生之侯門嫡女

正文 第7章設計成功

書名:重生之侯門嫡女 作者:白駒過隙 本章字數:2405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4


熟悉的蓮子香味,一聞便知是奶娘的手藝,自己自從奶娘去世便再也沒有吃過這蓮子粥了,如今再一次的聞到這熟悉的香味,只覺得味蕾也開始躍躍欲試了。

溫熱香甜的蓮子粥下肚,溫熱了她的肺腑,也漸漸溫熱了她的寒冷的心。

“佩蘭,菱香呢?怎麼沒見她?”蘇清漪吃著蓮子粥,看到只有佩蘭一個的時候,疑惑的問道。

“小姐你忘了麼,菱香的娘最近病的厲害,回家侍奉她娘去了。”佩蘭邊給蘇清漪喂蓮子粥邊回答道。

聽到佩蘭回答,蘇清漪想起前世不久後菱香回來,一直很自責她不在自己身邊沒有照顧好自己。

熱粥的清香讓蘇清漪舒服的眼一眯,看著佩蘭想著今天發生的事情,一計便上心頭,悄悄的吩咐了下去,便合眼休息,今晚怕是不能睡了。

其她姨娘們聽見二小姐病了,自是都來探望,但都讓奶娘和佩蘭給擋了回去。

天一擦黑,蘇景容果不其然的進了白姨娘的院子。

“珍珍,珍珍。”院裡一片漆黑,屋內也只有廳裡是掌著燈的,蘇景容進去一看,只有一個守夜的丫頭在那裡。

“你們白姨娘呢?”蘇景容自是知道白姨娘白天受了委屈是耍性子呢,他這般的問不過是為了讓她消消氣,心中也在盤算著該怎麼跟她解釋。

“回侯爺,白姨娘已經歇息了。”丫鬟福了福,照著白姨娘的吩咐回答了。

“好,我知道了。”蘇景容點了點頭,輕輕的便掀了簾子進去了。

“珍珍,珍珍。”蘇景容喚了幾聲,借著月光倒也能瞧清楚屋裡的一切,白姨娘蓋著被子背對著他不出聲。

“珍珍,今天讓你受委屈了,可是她畢竟也是個正室,你今日的確是過了,若是只是言語上的衝突,我尚且可也偏著你,可今日你的穿著是多少人都看見的,如今我雖為侯爺,可朝中亦有很多雙眼睛盯著,稍有不慎便會惹禍上身。”蘇景容微微的歎了一口氣,伸手將白姨娘抱在懷裡,卻發現白姨娘微微的有些抽泣的聲音。

“我也和母親提了,過些日子便升你為貴妾,雖然不及正室,但好歹也是個正經主子。”蘇景容憐惜的為白姨娘擦拭著臉頰上的淚水,那一滴滴的,像是把他的心能融化了。

“侯爺,妾從來不是為了名分跟侯爺在一起的,妾是真心的仰慕爺的,這麼多年了,妾的為人爺還不知道麼?今日妾卻是無意頂撞姐姐,妾也不願讓侯爺為難,妾明日便向姐姐磕頭認錯,一定得到姐姐諒解。”白姨娘邊說邊帶著哭腔,本來就柔媚的聲音,如今聽來更讓人多了幾分垂憐。

“你這說的什麼話!她就是那個脾氣,往後離她遠點便是。”蘇景容心疼的撫摸著白姨娘的臉頰。當初白姨娘的爹爹也是比自己高兩級的官員,雖然只是個庶女,到底也是個官小姐,自從進了這個院子,從未出過什麼

大錯,也深得母親喜愛,更知進退,不比沈氏只知強勢壓人,孤芳自賞,平日裡總是給人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

“侯爺,侯爺……”蘇景容與白姨娘正在你情我濃的時候,院子裡面突然吵鬧了起來。

“怎麼了?外邊在吵什麼?”蘇景容他人打攪了興致有一點不悅,立馬坐直了身體向丫鬟問道。

白姨娘心裡罵了聲那些個狗奴才,剛剛才好不容易營建的氛圍,不肯就這樣子讓蘇景容離開,於是一雙手又依依不捨的摟了上來,嗲聲嗲氣的說到:“許是底下的奴才爭些個口角吧,我們不用管他們,老爺,人家需要老爺。”

“還是珍珍可人,最懂我的心。”蘇景容一笑,用手刮了一下白姨娘的鼻尖,引得白姨娘嬌笑連連。

“老爺,老爺。”正當蘇景容嘴剛湊過去,尚未碰著白姨娘的唇瓣,便聽著聲音越來越大了,似乎又很多人正往這裡沖了進門。

“怎樣回事?吵吵鬧鬧的,都是怎麼當差的!”蘇景容黑著臉,被人打攪了兩次,自然是窩火,便也沒有了興趣,乾脆下床行至外屋,瞧瞧到底是什麼奴才這樣膽大妄為。

“老爺求求你,老爺救命啊!”蘇景容剛一場去,佩蘭便撲了過去,牢牢的抓著蘇景容的腿不放手,一把淚水一把鼻涕的往蘇景容身體上蹭。

“這是怎麼回事?”蘇景容看地面一方散亂,原來桌子上擺的青花瓷花瓶,現今都碎了一地,座椅也弄翻了好幾個。蘇景容本就有氣,現今更是肝火攻心,一腳便將佩蘭踢到一邊。

“啊,老爺,這些奴才怎麼當的差?我的青花瓷花瓶啊!”白姨娘一看地面的碎屑,大喊了起來,不管不顧的從床上爬起來,這些事常日裡蘇景容賞的物件,十分珍貴,現今都成為碎屑,真是讓白姨娘的心都要滴血了。

“老爺。白姨娘不關下人們的事,是二小姐跟前的佩蘭非要闖進門,求老爺白姨娘為奴婢們做主!真的不管我們的事啊!”地面白姨娘的陪嫁嬤嬤張嬤嬤更是把事情都推到佩蘭身上,只管趴在了地面磕頭,老淚橫流。

“真是胡鬧,她一個丫環你們這麼多人可能攔不住嗎?定是你們偷懶耍滑,今日就要治你們的罪!”白姨娘先發奪人,先責怪自家的人,攔住了蘇景容的嘴,這也本是她智慧之處,在外老是做的滴水不露,因而時常得到蘇景容的誇讚。

“姨娘明鑒,你實在是冤枉奴婢了啊,這佩蘭是二小姐身旁的人,下人們哪裡敢跟她動手!求白姨娘責罰啊。”又是那張嬤嬤說話,這話說的不清不楚,倒好像常日裡蘇清漪多橫蠻似的,連跟前的丫環都能橫行霸道。

“老爺,老爺您息怒,二小姐還小,老爺千萬別與她置氣!”白姨娘立刻跪下來替蘇清漪討情,好像她不是為自家的下人脫罪,倒是為了蘇清漪求情。佩蘭這時內心十分佩服白姨娘的演技,常日裡就看她不受看,幸虧小姐都猜到了,否則此時還不著了她的道。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