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重生之侯門嫡女

正文 第8章打錯算盤

書名:重生之侯門嫡女 作者:白駒過隙 本章字數:2336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4


“就你最仁慈,她們母子要像你一些,我就不消這樣煩心了!”蘇景容有點氣急,頭一次在這樣麼多人眼前,說沈氏,說二小姐的是非。

“老爺,冤枉啊,老爺求求你救救二小姐啊!”趴在地上的佩蘭更是哭的上氣不接下氣,适才屋內有點暗,此時點起燈來蘇景容才瞥見佩蘭的摸樣,衣服彷佛被撕碎了,青絲更是雜亂,進門叩拜之時更是將半個臉擋住了,但還能隱隱瞥見臉上耳光的清晰的手印子。

“說!這是怎樣回事!假如說不出來,無論誰求情都把你發賣了出去!”蘇景容固有要有言怒駡,然而看見她此時的摸樣,硬生生的改變了到嘴邊的話。

“老爺救命啊,二小姐今個晚膳之時又倏地暈到,夫人讓奴才來請老爺,然而奴婢卻不進門稟報老爺,她們說老爺又不是大夫,二小姐暈倒了該找大夫,今晚老爺要陪白姨娘沒空理小姐,奴婢上有高堂父母,下有幼弟幼妹,奴婢不願死啊,假如奴婢連這點事都辦欠好,夫人斷定不能饒奴婢,老爺奴婢錯了,奴婢不應貪活怕死,老爺奴婢錯了。”佩蘭高聲的哭著,要多悽楚有多悽楚,那尖細哭聲的在黑夜裡越發詭奇。

“老爺,這賤婢瞎說,老奴沒這樣說過啊!”張嬤嬤發急,這話然而說不能的啊,這白姨娘再受寵也不可超過二小姐啊,再說她從來不敢說這話。這佩蘭來到白姨娘的院子什麼都不說,便一邊喊著老爺救命,一邊往裡沖,她們自己還沒明白怎麼回事,便追著她一同來到了白姨娘的屋內。

“老爺奴婢錯了,張嬤嬤說的對,奴才賤命一條,奴婢即使是死,也不應打攪老爺和白姨娘啊,小姐暈了應當找大夫,不能找老爺,老爺,奴婢錯了,奴婢不應貪生怕死!”張嬤嬤只是臨時情急說錯了話,現在讓佩蘭越描越黑,倒好像這裡無銀三百兩!

“張嬤嬤你怎樣這樣糊塗,常日裡你最是知禮,姨娘本正是半個奴婢,別說是二小姐暈倒了,即使是二小姐一根青絲都比姨娘寶貴!你枉我這樣看重你!你這是陷我於不仁不義啊!”白姨娘邊說邊哭,抽抽噎噎,那話裡話外說不出的悲戚,使人聽了忍不住的疼愛這宿命不公的柔弱女9子。佩蘭聽到這話暗罵這白姨娘真刁鑽,不但把二小姐說的驕縱,還把自己說的這樣可憐。

“老爺不要怪白姨娘啊,老爺要怪就怪奴婢吧,奴婢賤命一條,夫人早已交托過,白姨娘是老爺心尖上的人,奴婢們見了白姨娘是主人,連白姨娘跟前的人都是主人,老爺啊,奴婢錯了,奴婢不應被打了幾下就喊出聲來,老爺啊,奴婢錯了,奴婢賤命一條,應當任由她們打罵啊!”佩蘭說著邊將手臂掀了起床,那身體上的青青紫紫讓人看的十分驚恐。

聽著佩蘭淒慘的哭聲,蘇景容的臉色變了。白姨娘氣的臉憋的紅紅的,這佩蘭真是的,活像個哭喪的,她要不是維護蘇景容心中溫順的樣子,早就上前打她了。

從沒

見過佩蘭如此又哭又鬧的,張嬤嬤那些丫鬟奴才早已傻眼了,二小姐再不受寵也是這天井裡正兒八經的主人,她們膽子再大也沒膽向二小姐跟前的人大打出手啊,然而這佩蘭身體上的傷卻是實實在在的存在啊。

“混帳,說的什麼混帳話,你家小姐不是暈了嗎?還不趕緊走!還有趕緊去叫大夫進府給二小姐看看。”蘇景容臉拉的老長,如果再鬧下去,怕是全部蘇府的人都曉得了,如果傳出去白姨娘臉往哪擱。

“老爺,妾身跟老爺一塊兒去看二小姐吧,妾身也擔心二小姐!”白姨娘一看蘇景容有走的想法,趕快站動身來,如果她被蘇景容今日扔在此處,其它姨娘一定會看自家的笑話,都被砸了院子,還惹了蘇景容不悅。

“你先在此待著吧。”蘇景容口吻不怎麼好,彷佛是確認了白姨娘身旁的人連二小姐的人都敢打。

“是,妾會在此為二小姐祈福。”白姨娘銀牙一咬,不得不臨時咽下這口氣,日子還長,她就不信了她還鬥不過一個黃毛丫頭。

“嗯!”蘇景容儘管只是哼了一聲,但實在心早已軟了,白姨娘這樣長期向來很知禮,決然毅然不可能出這類歹心,定是這些個下大家起的苦處,想起這些個蘇景容也就釋然了,但礙於顏面並無多說什麼。

蘇景容前邊走著,佩蘭在後面跌跌撞撞得跟著,她嘴邊彎的高高的,二小姐不愧聰明伶俐善察人心,白姨娘會怎麼做她都猜到了,這臂彎上的青青紫紫是二小姐早已畫好的,衣物也是自我趁亂之時自我扯開的,胸前也早已放了一個墊子以是蘇景容踢本身的那一腳其實不疼。

“老爺,老爺……”剛走去沒一會,佩蘭就看到後面白姨娘氣喘呼呼的追了上來。

“怎樣了?”蘇景容的臉早經沒适才那樣難看了。

“老爺,夜間風大。”她笑的溫順,“這是妾剛繡的袍子,您先披上省的著涼。”說著便披到了蘇景容的身上,“正正好好,您看。”白姨娘有點興奮的說,那模樣便讓蘇景容想到剛納白姨娘入府那會,白姨娘也只這樣子,只要能為自己做點衣服鞋子之類的,看到自己穿上便興奮的不行,像個小孩子一樣。

“嗯,你辛勞了,夜間風大,你穿的這樣薄出來,這不是讓我擔心你麼?”蘇景容的一顆心早已熔化在白姨娘的溫情裡。

此幕看的佩蘭雞皮疙疸都掉了一地,白姨娘真是最最會耍手腕。

兩人終究依依不捨的分開了,又急著和佩蘭來到,蘇清漪的院子。到了蘇清漪的房裡時,蘇清漪早已醒了,大夫也都走了,就剩餘了沈氏一人。

“女兒見過爹爹。”蘇清漪彷佛比白日之時更病弱了,在燈火下她的面色更看起來慘白。

“怎麼樣了,還有何不舒服之處嗎?大夫怎樣說?”蘇景容望著蘇清漪慘白的病容有點慚愧。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