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重生之侯門嫡女

正文 第48章流珠反擊

書名:重生之侯門嫡女 作者:白駒過隙 本章字數:233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5


“老爺,奴婢該死。”流珠一緩過神來,便要起身磕頭賠禮,眼裡還帶著淚滴。

“你這是做什麼?”蘇景容雖皺著眉,但未聽出這其中有真正責怪之意,目擊著流珠臉色還有點發青,胸中更是疼的緊。

“她險些害的姨娘肚子裡的弟弟保不住,當然該死!”坐在白姨娘床沿的蘇清研自然界是看不下去了,如今白姨娘懷著身孕,今個又動了胎氣,他自進來就顧得那裝腔作勢的狐狸精,未曾問過白姨娘半句。

“你可好些?流珠反擊”蘇景容一愣,看著白姨娘臉色有些蒼白,回想以往的點點滴滴,心中自然覺得愧疚。

“勞老爺掛心,妾無礙!”白姨娘強笑了出來,輕輕的咬著唇,瞥見蘇景容拉著流珠的手,眼底一黯,便不再多言。

流珠頓時將蘇景容的手放開了,臉轉到了一面,淚順著眼角,滴落在玉枕上,那無聲的哭哭啼啼,更是糾的人心疼。

“夫人,所以這是發生了何事?”蘇景容進退兩難,兩人各有自己的風韻,實難取捨,但也難以明著偏袒誰,在他心中沈氏到底是不會耍花樣的,便問了沈氏。

“這,我到真也並非很清楚,今早下人來稟報白姨娘與流珠發生了紛爭,等我們走過去的時候,但見流珠跪在地上,苦苦求饒。後來清研與流珠不知說了什麼,忽的便將流珠推了下去,白姨娘也險些摔倒,只是這其中緣由還未來得及詢問。”沈氏回答的倒也是實情,從她們那個方向看,卻也是清研將流珠推了下去。

“爹爹,女兒冤枉,是流珠頂撞了姨娘被女兒訓了幾句,姨娘見她哭得可憐,雖說她只是個奴婢,但到底是開過臉的,便訓斥了女兒,女兒心中也甚是後悔莫及,便要將她扶起,她且自己腳滑摔了出去,姨娘受驚險些摔倒。母親離那麼遠,妍兒說的話尚且還聽不清,怎的便是妍兒將她推下了水,父親,妍兒冤枉啊。”蘇清研說完便哭了起來。

蘇清研此話確實是有意味深長的,其一沈氏離如此遠,怎麼能肯定是蘇清研推了流珠,況且那流珠本來就是之前從沈氏院裡出來,沈氏如是說話,確有包庇之嫌。再有且不說究竟是誰的錯,便真是白姨娘看流珠不入眼訓了幾句有如何,左不過是個奴才,哪有為了奴才而訓東家的?

“老爺,都是奴婢的錯,奴婢生來便是命賤的,被人對罵本就命該如此,等於凍死也是應該的,老爺莫因為奴婢心生煩悶,更不該為了奴婢與白姨娘不睦。奴婢謝謝這些時間承蒙老爺的照顧,奴婢無以為報,如今又讓夫人受人非難,白姨娘受驚,大小姐生氣,奴婢唯有一死來平息老爺的煩憂。”流珠哭著便猛的向旁邊的柱子上撞去。

“流珠!”蘇景容大驚,連忙去拉流珠,奈何流珠衝勁極大,饒是蘇景容手快,流珠的額頭上也紅了一片,做不的一絲的假。

“你怎的如

此!”蘇景容到底還是不舍的,決不是因為流珠何等的俊美,而是能從她身上看到那人的身姿,那種剛中帶柔,在那人身上都無法體會的感覺,現今更是為了自身如許受罪,滿足了他鬚眉的自虧心。

蘇清漪垂頭思量,這流珠到底是個膽大的,前生她在自己嫁入皇宮後也進了宮,不但施計謀得到蘇清研的信任,作為宮女都敢算計皇帝,為了能讓自己上位,可以說是無所不用,可是說到底,她也並不是無勇無謀的,如今白姨娘懷著孕,但到底是敗在自己手中的,她到底是個會識時務者為俊傑的。即便是確知白姨娘不好惹,還故意觸她黴頭。一來可以像自己示好,結成聯盟,再則也可以拆除一個強敵,做到真正的一枝獨秀。

“大姐姐這說的什麼話,母親趕過來的時候,卻是望見你推了流珠,其實不只是母親,便是我,與眾位姨娘也都瞧見了。你如此的沒大沒小冒犯母親,目前流珠又被你逼的自盡,常言道好死尚且比不上賴活,若非受了天大的委屈,怎會如許的想不開,平日裡白姨娘本是都如此教導你的麼?”蘇清漪聲音軟軟的,沒有以往的淩厲,可句句在理,這也算是給流珠暗示,自己會與她聯盟。

“妾也瞧見二小姐推了流珠。”四姨娘見著蘇景容看了她一眼,趕忙說出聲來。她畢竟也是有私心的,白姨娘受寵這樣子歷久,自己被她壓著自然是有怨言的,今早又與白姨娘發生了口舌之爭,四姨娘自然樂意見她失利。再則流珠沒有什麼靠山,便是此後得寵也好對付些。

“啊!”流珠陡然重重的喘息聲,臉上一片難受,看又似乎極力忍耐些什麼。

“流珠,你怎麼樣了?”蘇景容一驚,以為是碰著頭疼,“快些去把大夫找來。”喊了一聲,放在流珠腰上的手不自覺的又加重了。

“疼!”流珠的抽氣聲又加重了,急的蘇景容不知如何是好。

“父親,當時有姨娘身邊的丫環飄兒與珊兒,她們都在跟前,都可以證明女二說的話是真的。”蘇清研剛才還哭的委屈,如今看到流珠哼哼唧唧將眾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她的身上,便出言找人作證。

“大小姐不用去找了,老爺,都是奴婢的錯,是奴婢一個人的錯,與白姨娘和大小姐無關。”流珠垂著眼,只由的大滴大滴的眼淚往下滴。

“便是只有白姨娘的丫頭參與麼,那流珠的丫環可在?”四姨娘自然是知道的,通房到底是沒有什麼地位的,就只配一個粗使丫環,平日裡掃院落幹粗活,平日像這等逛園子的事,那自然是鮮少帶在身邊的。

“回四姨娘,奴婢,奴婢是一個人。”流珠艱難的語言,蘇景容要扶著流珠上榻上休息,可他的手每每碰在她身上,每每引得流珠抽氣聲不斷。

“哦?是這樣啊,只有白姨娘的丫頭啊!”四姨娘故意把聲音拉得長長的,這個中原因想來在場的人想的明白。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