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總裁至寵:豪門夫人要藏嬌

正文 第五十章:母親上門,五年前

書名:總裁至寵:豪門夫人要藏嬌 作者:霧雍 本章字數:285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0


熟悉的聲音,聽得邱楚的嘴一歪。這哄小孩呢?

沈臨沂看著自己面前表情相當生動的女人,想起剛才開車門的時候聽見的聲音,表情又是一軟。這個女人,在想他了!

於是,接下來,邱楚享受了一把美好的,“毛骨悚然”的皇家待遇。

把邱楚擱在地上之後,邱楚剛準備進門,卻是被人攔在了門口。看著高大的身影,邱楚兩眼汪汪:“我很累,你讓我進去睡覺好不好?”

對於沈臨沂,邱楚現在是摸清了他的脾氣了。這位爺只能順著來,只吃軟不吃硬。

果然,看見邱楚的眼睛紅血絲遍佈,沈臨沂好看的眉頭就皺了起來。然後,二話不說,在邱楚的驚呼聲中,一把抱起她,直往二樓奔去。

“沈臨沂,你幹嘛?”

邱楚有些怕了。感受到這人身上炙熱的溫度,隱隱可以感覺到他的呼吸噴灑在自己的臉上。邱楚猛地想起了一件事情。

大魔頭是個男人啊!

儘管和自己幹了幾次蓋著棉被純聊天的事情,但都是意外啊。現在把自己直接抱上樓……

她腦海中快速的搜尋詞彙,企圖找到一個好的解決方案。

“那個,沈臨沂,我覺得現在天色還早哇。”

沈臨沂不說話,只是往二樓走。邱楚欲哭無淚,怎麼辦?完全聽不進去她隱晦的暗示。深吸一口氣,她再次開口:

“沈臨沂,我覺得我們之間還太早了。那個,可不可以先放我下來?”

依舊是沉默。此刻的邱楚,總算感受到了自己說話沒人回答的悲哀。心中對剛才的代笑抱歉無數次。果然,是要遭報應的。現世報這不久來了麼?

“沈臨沂,我大姨媽來了啊!”

總算在奔潰中吼出的這麼一句成功的起到了作用。沈臨沂如邱楚所願一樣停住腳步,看了眼懷中急的滿頭大汗的邱楚,然後,就在邱楚慶倖逃過一劫的時候,卻再次抬腿,直往房間奔去。

邱楚奔潰了,這個壞人!

往邱楚放進被窩,沈臨沂又準備去脫掉她的外套。邱楚卻是趁他鬆開自己之際,立馬猴子一樣竄到了床的對面。緊緊的揪住被子角,眼神警惕的看著眼前即便抱著自己疾馳都不帶喘氣的沈臨沂:“我,我說,我還沒準備好,我跟你說,我雖然住你這,但我們不是夫妻,我跟你說……”

“被鬧了,過來。”沈臨沂卻似乎是對於邱楚的警告充耳不聞。朝著躲自己躲得老遠的邱楚招手,示意她過來。結果換來的只是後者更加緊的揪住了被子。

見到小女人不聽話,還把頭甚至縮進了被子。沈臨沂無奈,一個大步跪在床上,逮住了躲在被子裡企圖轉移的邱楚。

“你以為我想現在辦了你,需要這麼明顯的通知你?”

男人霸氣的話語讓邱楚一愣,隨後弱弱的從被子裡冒出一個頭,撲閃著自己的眼睛:“你沒有準備……”

“沒有。”沈臨沂點點她的腦袋。“難道你這麼想?我也不是不可以成全你……”

“不要。”邱楚頓時又龜毛的躲進了被子。連她都沒有發現,自己不知不覺中已經在沈臨沂的面前完全的放鬆自己,變成了一個小孩子一樣的。

沈臨沂哭笑不得,一時間還真是拿這個女人沒有辦法。自己不過是開心,想要獎賞她一下罷了。

“好了,出來吧,別悶壞了。我只不過是準備給你給你脫衣服,讓你休息一會再下去做飯。”

聞言,邱楚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了。

笑自己其實不會和沈臨沂那個,哭是哭自己竟然淪為了一個廚娘,而且似乎在這條路上一去不復返了。

“那好,那你先出去。”悶悶的聲音從被子裡傳來。沈臨沂生怕她把自己悶壞了,直接出去,順便帶上了門。

聽見門被關上的聲音,邱楚這才從被子裡再次探出腦袋,然後確定沈臨沂真的走了之後,才把自己從被子裡釋放出來,然後長舒一口氣。這人突然這麼好說話,還真是有點不適應呢。

“臨沂在哪?小澤,是不是連你都要攔著媽媽見你哥哥?”

“不是,媽。哥的二樓是不讓人上去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是沈臨澤為難的聲音。聽見兩人之間的對話,沈臨沂的腳步微微的停了一下,然後才按照剛才的速度繼續往下走。從頭至尾,眼神都是一貫的古井無波。

“你來做什麼?”沈臨沂一下樓,看著樓下那個被沈臨澤制止不斷的掙扎的女人,他的表情有些抗拒。

“臨沂!”秦般若一看見自己的大兒子立馬什麼都忘了。一把掙脫小兒子的懷抱跑向沈臨澤:“臨沂媽媽來看看你。聽說,你最近帶了一個女人回家,媽媽覺得……”

“我的事情什麼時候都輪不到你管。”話還沒有說完,沈臨沂的臉上已經結了一層寒霜。表情僵硬,對外不斷的釋放著冷氣。轉過身,不願意再看秦般若。

“徐琪,送客!”

秦般若沒想到自己的兒子是給自己這幅臉色,她的表情一僵,突然情緒波動很大,看著只給自己一個背影的沈臨沂:“臨沂,你是不是還在恨媽媽。媽媽當時也是沒有辦法,才……

“你走啊,快走啊!徐琪!”

一聽見秦般若提起舊事,沈臨沂突然整個人都變得黑暗起來。如同一個處在黑暗中的暴君。風暴正在以他的身體為中心開始席捲整個客廳。

“臨沂……”

看見沈臨沂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樣,秦般若的話如鯁在喉,半分都說不出來了。只能抹著眼淚,拿起包跟著徐琪離開在水一方。

“徐琪,你老實說,臨沂是不是真的帶了一個女孩子回來住?”走到外面,秦般若頭疼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詢問起一直待在沈臨沂身邊的徐琪。

徐琪表情嚴肅:“老婦人,我不知道。少爺的私事我從來是無權過問的。”

言下之意,少爺不想別人過問的東西,別人都不能過問。這話一聽,秦般若的臉色頓時又變得很差起來。

“你是不是不把我放在眼裡?我是沈家的夫人,這就是你對我的態度?”

她幾乎都要抓狂了。沒有什麼比自己的親生兒子把自己當外人更讓她心疼的了。一個個都是這樣,簡直不拿她當人。

“你們這些狗東西,老闆讓你們怎麼做就怎麼做。萬一他們都是錯的呢?你們也就由著他們胡鬧。有什麼用,見到老闆不如意,你們就開心了?”

說著,就逕自嗚咽起來。徐琪依舊是扶著她,只是沉默不語。秦般若見到沒人搭理她,心中越發的悲涼起來。當年,自己確實有不得已的苦衷。五年前的那場意外,自己受到的折磨還不夠麼?為什麼要這麼懲罰她?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