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總裁至寵:豪門夫人要藏嬌

正文 第六十六章:抽我的血

書名:總裁至寵:豪門夫人要藏嬌 作者:霧雍 本章字數:248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0


這一刻,自己和紅姨相依為命的事情如同走馬燈一樣出現在她的面前。生病了給她喂藥,給她煮最愛吃的皮蛋瘦肉粥。

就算那個女人從來不會因為自己的成就誇獎自己,但是,那個人是養她大,給她吃,教她做人的母親啊!

“媽!”眼淚如同打開的水龍頭一樣,嘩啦啦全部往下流,差點沒把前面開車的司機嚇了一跳,手裡的方向盤頓時一歪。

一個“媽”,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一直以來,所有的倔強鎧甲,在聽見那人進醫院的時候潰爛成災。

她自小在紅燈區長大,紅姨是一條街的老鴇。其實,就連邱楚都別太能說出去到底紅姨到底是做什麼的。

說她是媽媽桑,可是她和別的媽媽桑又不太一樣。終年穿著紅色的絲質旗袍。手指指尖總是夾著一根煙。

邱楚對她的印象最深的一次,就是有一天自己放學回家,看見紅姨椅在門框上。金黃色的夕陽灑在她的臉上衣服上,那絲綢的光澤似乎有點刺眼,配上紅色,幾乎就要燒了起來。

手指之間夾著一根淡煙,女人斜眼看著她的方向,卻又似乎不是在看她,透過她看的更加遼遠似的。她說:

“楚小姐,女人要靠自己的呀。”

紅姨從來不叫他女兒,或是喊她楚楚,邱楚等等。她似乎在固執著守著什麼傳統。用舊上海的吳儂軟語,她喊她:“楚小姐。”

這幅景,這句話事到如今還印刻在她的腦海中,久久不能忘懷。聽說紅姨以前是開會所的。就是舊上海那種私人會所。其實說白了就是清朝遺風。

清朝有青樓,舊上海有會所。其實也就是今天的高級妓女。

他們不濫交,不站街,甚至大多數都是學富五車,才情非常。這些,邱楚都是聽紅姨手下跟的時間比較長的妓女說的。到底是什麼情況,她並不是很清楚。

她喊她和紅姨不喊她女兒一樣,邱楚叫她叫紅姨。每一次聽見這個稱呼,那個穿著紅色旗袍的女人就會眯起眼睛,一副享受的老饕模樣,仿佛這稱呼是多麼的尊貴無雙似的。

千說萬說,其實邱楚總結起來就是一句話,自己看不透這個女人。不,甚至可以說是從來沒有瞭解過。

“怎麼回事?”一到醫院,邱楚飛奔到搶救室,就看見坐在手術室門口暗暗搓手的商枝。看見手術室亮起的燈光,她“噗通”一下,突然跪了下去。

商枝嚇了一條:“楚楚,你別激動,阿姨暫時沒事,沒事的。”

聽到這話,邱楚才似乎能夠喘的上一口氣。安靜的坐在了椅子上,再也沒有了言語。

商枝看見她傴僂的脊背,無助顫抖的模樣。可是,眼中硬是沒有一滴淚落下。心中心疼不已陪著她在一邊等著。

“踢踏踢踏”走廊內再次傳來腳步聲。兩人抬頭,就看見了風塵僕僕的沈臨沂。

男人一頭碎發被吹了淩亂,眼中似乎有血

絲閃過,西裝也是一個褶子一個褶子的。顯然是匆忙趕來。

沈臨沂看著眼前失魂兒一般的邱楚,沙啞著聲音:“楚楚,我在。”

一句話,輕飄飄的就跟羽毛拂過。可是邱楚的心卻是被撞擊一下。眼淚就這麼不聽話的瞬間洶湧而出。

她一把撲進男人的懷裡,“沈臨沂,我媽……”後者環住她,輕輕撫摸著她的髮絲,眼中全是疼惜不舍。

一旁的商枝眼中閃過驚訝,隨後又化為一抹幾不可查的苦澀。

她不是堅強,不是勇敢。只不過是因為沒有到那個能讓她卸下心房的人面前罷了。商枝看著在沈臨沂懷裡抽泣的邱楚:“楚楚,你知道自己已經不知不覺中讓另一個人住進了自己的內心麼?”

隨後趕過來的徐琪,氣喘吁吁的看著已經相擁在一起的邱楚和總裁,心中擦汗。

本來總裁因為這幾天處理邱楚的事情幾已經幾天沒休息好。剛剛才得了閑,準備睡一會,卻是又被沈臨澤的一個消息給弄得立馬跳起來。連形象都來不及整理就往醫院跑。路上更是一連闖了幾個紅綠燈。

心中不免暗自埋怨二少。沈家的情報網確實是二少在管。可是,就不能等等再說麼?總裁又不是醫生!

“沒事了,會沒事的……”沈臨沂輕聲安慰著,臉上一貫冷硬的線條現在看,竟是不可思議的軟化了。徐琪歎氣,真不知道這邱楚小姐到底是總裁的福星還是災星!

看著自己懷裡漸漸穩定了情緒的小女人,沈臨沂的眼神沉沉。

沒有人比他更知道現在手術室的紅姨對她的意義了。這個嘴強的傢伙,雖說從來不在嘴上喊紅姨媽媽,可是,早就把她敬重為母。對於邱楚來說,紅姨早就在她心裡超越了親生母親的存在。

“哪位是病人家屬?”手術室裡出來一名醫生。邱楚趕忙跑過去,拉著醫生的手:“我是,醫生,我是。”

醫生打量了一樣眼前的女人,心中詫異。這不是那個剛上微博熱搜的邱楚麼?自己上手術室之前還在刷那個微博呢!

“病人怎麼樣?”身後傳來沈臨沂的聲音,醫生轉過眼,這一眼就看呆在那裡。怎麼會有這樣帥氣矜貴的人存在?

這是醫生在看見沈臨沂的第一反應。這樣的人當男朋友,沈臨澤都要靠邊站啊!直到沈臨沂的目光略顯嚴肅,那一聲才回過神來:“病人剛才傷口大出血。需要HR陰性血500CC,你是家屬吧,快去輸血,醫院的庫存就一帶,已經用上了。”

“大出血?”邱楚一聽,懵了。“醫生,我是她的養女,不是一個血型,你能不能從血庫調血?”

醫生一臉為難:“病人現在是急用。從血庫調血,少說也要三十分鐘,怎麼可能撐得住?”

“可是……”

“用我的吧。”一個胳膊已經撩起,邱楚看著眼前這人,眼中好不容易的眼淚又要再次湧出。

“沈臨沂……”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