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都市逍遙高手

正文 30章盛氣淩人

書名:都市逍遙高手 作者:昔年小夢 本章字數:2759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9:36


  這次對方來了這麼多人,樂毅嚴重懷疑,他們應該專門是沖自己來的。不說別的,單從他們那怨恨的眼神當中就可以看出一斑了。

  既是沖他而來,他自然也不想連累陳穎辭。

  “想報仇找我,跟她無關,男人之間的事,咱們自己解決,別難為女人可好?”樂毅開口,對眾人說道。

  那些混混皆是一笑,“都這個節骨眼上,你還顧得了別人?”

  “你覺得你有資格跟我們講什麼條件麼?”

  有兩個三十來歲的男人,一看就是那種狠角色、老混混。丟下兩句話,就朝樂毅走近而來。

  樂毅暗中蓄力,琢磨著對方人多勢眾,看來自己如果想要破局,非得再一次擒賊先擒王,先把一個打殘了,如此殺雞儆猴,震懾其他人,要不然就算他能以一己之力打敗所有人,但也分不出精力來顧及陳穎辭。再加上他如果使用一牛之力,持續的時間只有一分鐘而已。

  一分鐘的時間太短了!

  一分鐘之內,如果他解決不了這些混混,那麼就該是這些混混要解決他了。

  卻就在樂毅緊張之時,那兩個男人又開口了。其中一個襯衣男對著樂毅擺了擺手,說道:“敢把老貓打進醫院,雖然我很想廢了你,但這次算你幸運,虎哥發過話,我們也不得不給虎哥面子,所以你給我滾開,這次沒你的事。”

  說著,那個男人走了過來,將樂毅一把推開。

  “你們幹什麼?她又沒惹你們,惹你們的是我,有種就沖我來,跟她沒關係。”樂毅也詫異了,這次這麼多人居然不是沖他來的,而是沖陳穎辭來的。

  “說了這次跟你沒關係,你再不滾開,老子照樣對你動手信不信?”另外一個光頭男人要兇悍得多,一開口,就流露出濃濃的殺伐之意。

  “可冤有頭債有主,她也沒惹你們,你們何必要跟一個弱女子計較?”樂毅說道。

  “呵呵,這可不是你能管得了了的,這個小妞家裡跟我們中興社的恩怨可不是一般的深。你說的冤有頭債有主,挺對的,所以我們當然要找她。”襯衣男冷笑著,然後對陳穎辭說道:“小妞,你自己且說說,我的話對不對?”

  陳穎辭一直沒說話,出人意料地她身為一個女孩兒家,面對這種場面,居然顯得異常鎮定。

  她那靈動的雙眼,一直在觀察四周,似乎是想找到機會偷溜離開。

  但這一次對方人太多了,她是沒辦法僥倖逃脫的。

  “恩怨?”樂毅愈發詫異了,陳穎辭家裡跟中興社的恩怨不是一般的深?這又是怎麼一回事?怎麼可能呢?這不應該啊。

  “不對!”樂毅也忽然想起,他第一次跟陳穎辭見面的時候,她就是被人追,走投無路之下,才進了蜜誘內衣店。那一次也幸虧是樂毅給她開了後門,讓她逃脫了。

  後來他們倆也是在這個位置被老貓等人圍住,本來樂毅還想著上次老貓等人是為了圍堵自己。但現在想來,很有可能他們圍堵的根本就是陳穎辭,而他,只不過是湊巧被捲入了而已。

  而且,他還記得當他提醒陳穎辭以後放學回家要小心的時候,陳穎辭竟然一副很隨意的樣子回答“習慣了”三個字。

  習慣?這也就是說,她應該是經常被這些人圍堵、被這些人追,所以才習慣了。

  可她為什麼會這樣?

  以她的為人,樂毅雖然跟她不算很熟,但也相信她絕對不是那種到處惹事的小太妹。

  唯一能解釋的,或許就是她家裡的問題。應該是她家裡的長輩跟中興社有什麼矛盾,然後中興社的人奈何不了她家人,就只能找她麻煩。

  想到這裡,樂毅一股熱血上腦,這些人欺軟怕硬,專對女孩子出手,算什麼男人?

  樂毅覺著這次無論怎樣,自己也不能眼睜睜地看著陳穎辭在這些人的手上吃虧。

  “小妞,跟我們走吧,瘋狗哥可是一直都惦記著你呢,而且他還說了,你做他三個月的情婦,那麼你們家那筆賬從此跟我們一筆勾銷。”襯衫男對陳穎辭勾了勾手,怪笑著說。

  另外一位光頭男,更為直接,走過來,就要去拉扯陳穎辭,要強行把她帶走。

  樂毅拳頭一緊,腳步一邁開,就準備動手,救下陳穎辭。卻就在這個時候,馬路邊一道汽車喇叭突然打響了,然後一個身穿警隊制服的男人的腦袋伸出車窗對著這邊就大喊起來:“你們在幹什麼?”

  這是一輛巡邏車,車上有三個巡邏警衛,隨著車上的人一聲喊,巡邏車迅速靠近過來,就在路邊停下,那三個警衛走了下來,與之同行的還有一個穿著運動裝,拿著籃球的男生——武劍鋒。

  一開車門,他是第一個沖下來的,神色緊張地速速趕到陳穎辭的身邊。

  立刻就關切地問她:“小辭,你怎麼樣?他們沒對你怎麼樣吧?”

  陳穎辭搖搖頭,表示無礙。

  然後那三個警衛也走了過來,指著那一群混混,喝道:“幹什麼呢你們?非法集會嗎?啊?光天化日之下想幹什麼?”

  那些混混頓時就都聳聳肩,退開了幾步:“警官,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們非法集會?只不過出來曬太陽而已,路過此地,難道這大街上還不許我們行走了不成?”

  “曬太陽?我明明看到你們在恐嚇學生,是不是又在敲詐勒索?”一位警衛嚴厲地發出質問。

  襯衫男攤開雙手道:“冤枉啊,警官,我們只不過是半路相逢而已,哪裡是什麼敲詐勒索,您別戴有色眼鏡看我們啊,我們也是良好市民來著。”

  “哼,就你們還良好市民?根本就是冷江市的渣滓。”一位警衛很不屑地說道。

  “喂,警官,你要這麼說,就不對了,這可是污蔑,我們也是有人權的。”

  “少廢話,你們是趕緊給我滾,還是打算跟我回警局喝兩杯茶?”領頭的警衛嚴厲地說道。

  “得了,你們警局的茶,你們還是留著自己喝吧,我們可沒興趣。”襯衫男擺了擺手,招呼著兄弟們退散。

  員警既然來了,他們自然沒辦法再強行挽留陳穎辭了,這來也匆匆去也匆匆,一個個刁著煙,吹著口哨,就走了。

  待他們走後,武劍鋒對那三個警衛感激地說道:“這次可多謝王叔叔你們了。”

  領頭的警衛笑了一聲,說道:“小意思,你還跟叔叔我客氣什麼?你爸當年跟我可是同一個連隊的兄弟。走吧,反正順路,叔叔我捎帶你們一程。”

  “好!”武劍鋒高興極了,立即就跟陳穎辭說了幾聲,勸她上巡邏車,說是送她回去。可她本不願,但武劍鋒又小聲地說了幾句什麼,她就沒有再反對了。

  臨走前,陳穎辭對樂毅說了聲“你自己小心,再見”,然後就上車去了。

  武劍鋒沒急著走,似乎是刻意留著最後才走,等到陳穎辭上了車,他才走到樂毅身邊,一副挑釁地看著樂毅,諷刺般地說道:“別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了,你根本配不上小辭,這一點,我想你自己心裡也有數吧?就拿剛才的事情來說,若不是我及時出現,你保護得了她麼?”

  樂毅欲開口反駁幾句,武劍鋒卻擺了擺手,打斷了他,說:“多餘的廢話就別說了,剛才若不是我及時趕到,你自己有什麼下場你自己也知道。不過,我這人高尚,也用不著你感謝了,也不稀罕你的感謝。你如果有自知之明的話,以後就離小辭遠點。”

  說著,武劍鋒對他伸出一根鄙視的中指,冷笑了一聲,傲然地轉身上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