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冷王絕寵:狂妃太貪財

正文 第四章節 相遇某人

書名:冷王絕寵:狂妃太貪財 作者:紫月琉璃盞 本章字數:3496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6


感受到木雲纖身上散發出的寒氣,白貓蹭了蹭木雲纖的身子。

主人放心吧,以後有白喵在,決不讓任何人欺負你!

嚴肅的面龐,配上呆萌的臉,怎麼看怎麼可愛。

木雲纖看著這個樣子的白貓,抱在手裡好好的蹂躪了一番。

“白喵,以後就我們兩個相依為命了!”

木雲纖將白喵抱在懷裡之後,起身收拾了一番,便在這個空間裡面休息了。

清晨的落日森林靜謐一片,除了一些鳥叫的聲音便沒有其他的動靜了。

斑斑點點的陽光透過樹葉落到地上,為這個看起來寂寥的地方,增添了些許的暖意。

木雲纖從空間裡出來後,便一直待在這裡。

看著這裡遍地的藥材,木雲纖感覺自己都快要走不動路了,非要將這裡的藥材都採摘了才肯甘休。

不過還好,木雲纖還有一個比較逆天的空間。

空間裡面的流速比較的快,藥材種到裡面後,成熟的時間可以縮短一倍,而且裡面還有一隻白喵幫忙,大大節省了木雲纖的時間。

木雲纖還在裡面劃分了一個區域,在裡面種了一些毒草。

看著這裡的草藥都收集的差不多了,收拾了東西,便朝著外面走去。

落日森林的一條小溪邊。

木雲纖烤了兩隻烤魚,給空間裡的白貓後便自己坐在火堆旁邊吃了起來。

突然一道身影翩然而至,隨之而來的便是一群拿著大刀的蒙面黑衣人!

木雲纖很是淡定的朝著火堆加了幾根柴火,面無表情的看了那些人一眼。

“麻煩你們打架可以離得遠一點嗎?”

木雲纖看著打擾自己吃魚的幾個人很是無語。

不就是在這裡吃個魚嘛,居然也有人拿著大刀沖過來!

木雲纖惱怒的瞪著自己面前的罪魁禍首!

若不是他突然出現在這裡,自己也不會被殃及池魚。

看著後面那些黑衣人準備要將自己也給殺了,木雲纖眼裡滿是怒意。

可是在看到這人的臉時,木雲纖的眼睛不由的晃了一下。

擦!

這還是人嘛!

這個世界居然還有長得這麼好看的人!

只見那個男子劍眉星目,眼神之中透露出絲絲的殺氣!

一襲白衣飄雪,猶如仙子臨世,一頭潑墨般的頭髮,柔順的散在後方,被一個白色的發帶束縛著,一陣風飄過,順著風飛揚,宛如從畫中出來一般。

就是身上的血污都沒有辦法掩蓋他通身的氣質,反而給他增添了些許顏色。

擦了擦差點流鼻血的鼻子,木雲纖迅速的穩住身子,看著旁邊攻過來的黑衣人,提步就沖了過去。

淩雲澈本以為能夠出現在這落日森林中的人定然很是厲害的人。

可是等到了這裡的時候,才發現居然會是一個不過雙十年華的女子。

而且看著這女子的模樣,身上的衣物不過只能堪堪蔽體,瘦弱的身體之上是滿是疤痕的臉頰。

全身上下唯一可以看的只怕就是她那一雙宛如星辰的眼眸了吧。

淩雲澈皺了皺眉,看著木雲纖營養不良的身子,眼中滿是嫌棄。

看來自己又增添了一個麻煩。

想到若不是自己,她怕也不會遭此一劫,便動了動身子,想要護著木雲纖。

可是還沒有等他動作,就看見一道身影宛若驚鴻,沖進了那群黑衣人的中間。

看著木雲纖矯健的身影穿梭在那群黑衣人中間,手起刀落之間,便收割了兩條性命,眼中露出一絲的滿意。

看著後方逐漸逼近的黑衣人,淩雲澈心中滿是冷意!

若不是這兩天乃是毒發的時候,自己也不會被逼到如此的境地。

而且自己身邊怕是已經有了他人的奸細了吧,不然怎麼會算計的如此精准

想著淩雲澈眼中露出嗜血的殺意!

舉起手中的劍,一劍下去便取走了兩條人命。

剩下的黑衣人看著宛若殺神一般的兩人,眼中露出絲絲的驚懼。

可是還沒有收到領頭人撤退的命令,便只能硬著頭皮繼續了。

木雲纖看著站在自己身後的人,心中不知怎麼的有了一絲的信任。

沒想到自己居然也會有和他人並肩作戰的時候,雖然自己是被牽扯進來的。

淩雲澈也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會和一名女子站的如此之近。

聞著這個女子身上的藥香,不知怎麼的就有了一絲的安寧。

突然後方不知道什麼地方傳來一聲哨聲,只見原本還對峙的黑衣人轉身便逃離了這裡。

看著那些人逃離的方向,木雲纖本想上去查看一下,可是轉身看到那個男子滿是痛苦的臉色,只能放棄!

“喂,你沒事吧!”

扶著差點倒在地上的人,木雲纖很是艱難的移動著身子,將男子放到大樹下,伸出手探了探他的脈搏。

“喂,若是你能夠拿出報酬,我便幫你一把怎麼樣!”

木雲纖用衣袖作為遮擋,從空間之中拿出一堆的瓶瓶罐罐。

雙手迅速的點了那個男子的幾處穴位,將那些瓶瓶罐罐裡的藥按著順序給那個男子喂了下去。

看著男子呼吸逐漸平緩了下來,便拍了怕手,心中滿是得意

昨日才剛從書中看過這個毒藥的緩解方法,沒想到今日便遇到了。

不過若不是昨日自己興起,製作了一些藥,不然今日還真的沒有辦法了。

看著這個男子臉色慢慢的變好,木雲纖心中不停的吐槽。

沒想到長得這麼好看的人居然會中種這種毒。

彼岸花,開彼岸!

傳說中的毒藥彼岸花,以它珍貴的藥材和艱難的配置而出名,當然它的毒性也是極其的霸道!

一般人才不會出這麼大的血本下這種毒。

除非是恨到極致才會這麼做!

看這人的模樣,也不知道是誰會給他下這麼毒的毒藥!

突然一個東西拋了過來,木雲纖下意識的接住,看著手裡晶瑩剔透的玉佩。

“什麼意思!”

木雲纖看著自己手上的東西,滿是疑惑的看著躺在那裡的人!

“報酬!”

淩雲澈撐著自己滿是倦意的容顏,對著木雲纖說道。

在看到木雲纖將那個玉佩放會自己懷裡的時候,才安心的睡了過去。

淩雲澈一覺睡醒來後,感覺到身體中的輕盈,眼中滿是不可置信。

想他從小的時候便中了這個毒,每年到了這個時候便是最難過的。

可是昨日居然會如此的安穩。

想到昨日見的那個女子,淩雲澈心中滿是震驚。

沒想到自己居然還會有看走眼的時候。

能夠緩解彼岸花的人,想來也不是什麼普通的人!

想到那個女子滿是傷疤的臉,淩雲澈心中不知怎麼的居然閃過一絲心疼。

可是看了一眼這裡已經沒有她的身影,想來是已經離開了吧!

等到鬼一順著自家主子的線索追過來的時候就看到自家主子一臉蕩漾的拿著自己的衣服。

嚇得心肝不自覺的跳了幾下!

“主子!”

拿出一件衣服遞給淩雲澈,鬼一跪在地上一動都不敢動。

淩雲澈走到大樹後面穿好衣服後走了出來。

“將她的主人查出來後自己去領罰!”

扔出一個發飾,淩雲澈轉身便離開了這裡。

“是!”

鬼一拿著手裡女子帶過的發飾,一臉懵的看著自家主子離開的背影,滿是猥瑣的跑去查找發飾的主人去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