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星武大帝

正文 第二章摘星閣,初露猙獰

書名:星武大帝 作者:一品帶刀麻雀 本章字數:3644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20:37


  清風習習,從視窗撲進來,吹開書桌上的一部古籍,也吹醒了伏案大睡的少年。

  左星塵睜開眼睛,打量了下四周。

  他的神魂剛剛入體,還很不適應。

  他天生神魂強大,神魂離體,帶走了一大半靈智,剩下來的靈智就少得可憐,不過,支撐著這個身體,每天正常吃飯睡覺,每天看書仰望星空,還是足夠的。只是很難與星河間的另一個神魂體溝通,雙體結合,就需要一番溶合。

  神魂相溶後,左星塵很快恢復如初,這些年左王府發生的事,自己讀過的書,都歷歷在目。

  家裡出事了,出了大事!

  左星塵心頭狂震!

  “父王跟兩個哥哥都出事了!自己成了家裡唯一的頂樑柱!”

  不敢在藏書閣上多耽擱,左星塵隨手拿起桌上的那本書,快步下閣。

  剛出藏書閣,左星塵就感覺不對了。

  有人在監視著自己。

  有人飛跑去報信,十幾個人將自己圍了過來。

  “少爺,當心!”

  兩位嫡長支老僕遠遠地叫,想過來相助,也被幾人攔住了。

  怎麼回事……

  左星塵站住了,眉頭微皺,冷冷地看著幾個人。

  這是十幾位左閥的高級武者,他們嚴陣以待,防備的並不是左星塵,而是那些嫡長支僕從們。

  許多激憤的僕從與武者,正從各處趕過來,一個個怒目而視。

  左星塵對阻攔沒有印象,看得出來,他們目的很明顯,不准他離開,更不准他返回摘星閣去。

  左星塵摸了摸懷裡的一隻鑰形碧玉,那是一隻武符,左王留下的唯一的一支。

  摘星閣是左閥的重寶秘藏所在,守護靠的就是閣外的獨梅大陣。

  獨梅大陣威力奇絕,武符是唯一能開啟的符器。兩個哥哥追隨父王離開後,這只符器一直留在他手裡,平時,他就拿著這只符器,打開獨梅大陣,進入藏書閣內,直到餓了才會出陣,而陣外一塊寒玉上,始終有家人留下的精美食品與清水。

  “看來有人在打摘星閣的主意。”

  左星塵心頭冷笑,也不慌張,只是靜靜等著事態發展,是癤子總要出頭的。

  幕後的人,當然要站出來的。

  片刻之後,一大群人從武德殿奔出,一直來到了摘星閣前。

  奔得最快的,還是那位左良臣,為得到彰國公的賞識,為了四支的利益,這位四支強者,已經霍出臉面了。

  左閥分支眾多,僅長支一系,就分為五脈,分為嫡長支,嫡二支,嫡三支,而旁支,更是盤根錯節,小支則多不勝數。

  來人很多,代表著左閥諸多勢力,每個人都不想錯過這次利益,他們的身份驚人,在門閥中位高權重,有各支的族首,族老,各支的管事,強者,有些人甚至多年閉關,早不問門閥事務,現在都出現在這裡,足足二三百位,忽拉一下,將左星塵圍在當中。

  左星塵夾著那本書,先是詫異,接著就冷笑了起來。

  這些強者族首們,平時氣度不凡,此時,就有些急切。利益動人心,此次逼宮嫡長支,無外乎兩大利益,一是門閥之主,二就是身後的摘星閣了。

  立在這些人中間,左星塵神態自若,目光平靜。

  星河間遊走,他不知道見過多少世外強者,心胸氣度,早不將面前這些家族強者們放在心上。

  各支拿西征的事,刁難嫡長支,左星塵心中卻清清楚楚。

  當年的西征,就是面前這幫老東西們,商議的結果。

  他們看中的,就是西陸未開發的資源,左閥越來越龐大,若不能得到新的資源,只會日漸衰落,這一點,他們心知肚明,西陸之戰九年之久,他們一直在後面支持著,也正是為此。

  現在倒好,樹倒猢猻散,親人們迫不急待地下刀子了!

  絕不能讓他們得逞,少年心中有氣,想一吐為快!

  “三哥別怕,我來了!”

  一身小身影,撲入了人叢,張著小手,象只小母雞一樣,護在了他的身前。

  “你們想幹什麼,左良臣,你嚇到我哥哥,我跟你沒完!”

  她使勁朝著人叢吼叫,虛張聲勢,兩只好看的大眼,瞪到最大,只是眼淚怎麼也止不住,小姑娘又要護著崩潰的娘親,又要照顧呆傻的哥哥,可謂是心力交瘁,此時此刻,她只盼著出現奇跡,拯救自己一家人。

  左良臣左良臣,急於在彰國公面前表現自己,沖著左思思怒喝:“閃開,這是門閥大事,豈容你小孩子胡鬧,再不閃開,別怪我不客氣了!”

  九歲的小思思,努力張大雙臂,將左星塵護在身後,她緊張得全身發抖,尖聲叫道。

  “各位爺爺伯伯,叔叔哥哥們,幫幫我們,幫幫我哥哥,摘星閣是哥哥從小呆到大的地方,他除了這裡,哪兒也不會去,你們不讓他上閣,他會難過死的,求求你們啦!”

  叫到最後,小丫頭終於放聲大哭,嘶啞的哭聲,

簡直撕心裂肺。

  人叢中,有人不忍,幾位長支長老管事拼死向前撲來,卻被幾位旁支長老擋了下來。

  “沒用的,事已至此,摘星閣肯定保不住了!”

  有人勸道。

  “滾開,小丫頭,摘星閣是什麼地方,這是家族重寶之地!是傻子能呆的地方麼?”

  左良臣狠狠推了一把小思思。

  小思思後退了兩步,卻再度站在了哥哥身前,張著兩手,瞪大兩隻含淚雙眼,表示絕不退讓。

  但她的倔強,換來的是左良臣的再度出手,這一次,他的手,沒能推到小姑娘的肩頭,另一隻,忽然閃電般,從一旁甩了過來,狠狠地甩到左良臣的老臉上。

  “啪!”

  聲音很響,左良臣的老臉上,頓時出現五根指印。

  有人喝了一聲。

  “你給我滾開!”

  左良臣捂著發麻的臉,愣住了!

  所有在場之人,也驚詫不已。

  怎麼回事……

  沿著那支手掌,所有人目光,落到一個人的身上。

  “是左星塵!”

  左星塵一直站在妹妹身後,他很清瘦,久不下摘星樓,讓他看起來很文弱,表情依然如故的平靜,與往常一樣站在那裡。

  只是兩道劍眉之下,一雙星空大海般的雙眸,顯得聰慧而自信,無論誰的目光,碰到這雙眼睛,也會為之所懾,難以相信,這會是一雙傻子的雙眼。

  左良臣與這雙眼睛一對,只覺得一股涼氣,從脊樑直升上來,一個念頭不由自主地升起來。

  “這絕不是那個傻子,絕不是……”

  左星塵一身堂煌之氣,英氣逼人,目光無比堅定自信看著諸人,仿佛,站在他的眼前,著不是左閥威鎮一方的強者們,而是一群鄉下窮親戚!

  “這是……左王的傻兒子……”

  “……左星塵??”

  人叢中,有人倒吸涼氣,微微後退。

  左星塵直視著左良臣,象在看一個白癡。

  “左良臣?你是四支左良臣?我沒有認錯吧!”

  左良臣下意識地點了點頭。

  “誰給你的狗膽,敢沖我妹妹伸手,混帳東西!你這只手不想要了麼!”

  左良臣就是一哆嗦,一連退了兩步,才驚惶不已地說道:“你……你敢打我……”

  左星塵哼了一聲:“一個小支管事,敢跑到我摘星閣前撒野,這當左閥的規矩是假的麼!自己去領家法吧!”

  “什麼家法……你,你,胡說八道……”

  左星塵淡淡說道:“你敢冒犯嫡長支第一序列繼承人,以下犯上,還問我什麼家法,懲罰你,需要理由麼?”

  這個罪名可大可小,身為小支管事,左良臣臉上冒出一層冷汗。

  他再退兩步,臉上現出驚恐之意。

  左星塵知道,現在,懲罰這個小人,並不是當前之重,他目光一轉,緩緩劃過所有人的臉,沉靜的聲音緩緩說道:“各位,左閥所有高層都在此,你們興師動眾,要幹什麼!”

  他質問的聲音不高,卻字字如鐵,清脆地砸到每個人的耳朵裡。

  所有人都愣在當地,許久緩不過神來。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左思思,她不可置信地盯著自己的三哥,小臉上既震驚又是歡喜,淚水依然不停地淌,只是這一次是歡喜的眼淚,是有了倚靠的眼淚。

  “哥哥,你全好了麼,你不再傻瓜了吧?”

  她很怕答案相反,眼中的期盼之色,令人心顫。

  左星塵彎下身去,輕輕抱了抱自己的小妹妹。這個最小的妹妹,還在娘胎裡,父親就去了湮羅戰場,長這麼大,連父王一面也沒有見過。

  而且這半年來,要安慰娘親,要照顧哥哥,要修煉,要強大,令她早早成熟,令她身上,有股超乎年紀,令人心酸的成熟。

  左星塵心疼地抱著她,鄭重說道:“放心吧,三哥全好了,永遠不再傻瓜了,這一切有三哥呢。”

  左思思的眼淚更多了,珠崩玉盤一樣,將武德殿內發生的事,述說了一通。

  王妃已經在下人的扶持下,趕了過來,她憔悴不堪,甚至認不出眼前的兒子,一直垂頭不語。

  左星塵心頭一痛,他扶過母親,看了眼聚攏過來的嫡長支強者,胸中的怒火滾來滾去,有如火山一般!

  嫡長支遭受戰場打擊,還不夠,親人們又在背後捅刀。

  他一眼就看出,今天的逼宮之舉,只能是彰國公的手筆,門閥內,也只有他一個人,有資格有能力將嫡長支逼到絕境!從而取代父王。

  他的目光劃過眾人,最後落到彰國公左橫海身上,心說。

  “將我長支與我娘逼到這個地步,這口氣一定要出,只是,眼下要穩定住局面,父王的閥主之位絕不能丟,摘星閣絕不能讓,一定要冷靜,現在不是亂來的時候……”

  左星塵一再告誡自己,現在不是發火的時候,他強壓怒火,揚聲說道:“看來,各位在打摘星閣的主意!”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