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星武大帝

正文 第十六章一場星辰宴,十年巡星人(四)

書名:星武大帝 作者:一品帶刀麻雀 本章字數:3418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20:37


  左王殿內,靜悄悄的,只有左星塵的聲音,在平靜而和緩地說著話。

  他瀟灑自如地在佳人宴中行走,隨意地給座上佳客斟上一杯佳釀,謙和地微笑勸酒,所有人都擎杯,靜聽著他的話,整個左王殿內,好象變成了太廟的學堂,滿座美女佳人,屏氣凝神,靜聽著這位零階清水擁有者的講解。

  誰也不再質疑他的權威性,因為他的每一句話,都直指她們的內心,將她們點星時最隱秘的一切,展現在眾人面前。評說著利弊,說到不利之處,這些貴族驕女們,就緊張得小臉發白,說到有利處,又激動不已。

  殿側,五長老左礪夫,已經對小殿下佩服得五體投地,他的一張大嘴,就沒有合攏過,遠遠地對著殿下連連點頭,不知道怎麼回事,殿下的每句話,聽在他耳朵裡,都那麼地舒服,那麼地得勁,象三伏天喝冰酒一樣,爽透了心脾。

  幾位族老一直呆在這裡,一開始擔心著左星塵的安危,畢竟騙來如此多的貴女們,她們一向嬌生慣養,又個個修為強大,一言不合,就可能對殿下動手。

  現在,都放心了,沒有人再向他動手,都在靜氣凝神地聽著殿下講課。

  哈哈,比帝國星武院的夫子們都牛!

  左礪夫放下心來,跟幾位老兄弟商量著賭約的事情。

  二十封邀約,二十位來客,殿下賭的是八成來客,結果全來了,贏得毫無懸念,幾位族老這幾天吃不香睡不好,終於放下心來,開始商量著何時去收取安福田莊的地契,怎麼安排田莊上的佃戶們,那些二支的族人是全部趕走,還是留下來接著經營田地。

  他們低聲商量著,深怕影響到正殿裡的佳人宴。

  一邊的左礪山時不時地摻合上一句。

  “你們說,殿下咋這麼聰明呢,他咋就能知道一定會贏呢,天才,咱殿下是天才啊!”

  左礪夫沒好氣地說道:“還用你說,殿下要不是預見到會贏,他怎麼會將所有的籌碼都押上去了,當初不知道是誰罵他敗家的,哼。”

  左礪山訕笑不止。

  左王殿的側門外,有一個小間,這裡是僕人們的靜候室,緊臨著左王殿,以便下人們最快得到裡面的吩咐,最快執行。

  現在,這處靜候室內,正坐著幾個人,族老會的幾人,都赫然在場,其中一位,正是二支大族首,彰國公左橫海,還有一位,就是四支大管事,左良臣。

  幾個人已經被裡面的情形,震驚得目瞪口呆!

  帝國最高高在上的女孩子們,象羊群一樣,聽著牧羊人的話,這是作夢也夢不到的情形!

  輸在一張便箋上了!左橫海一想到二支經營了上百年的田莊,就心頭滴血,如何向族內交待呢,精鐵礦賭丟之後,族內已經怨聲大起,現在,又將支撐半壁江山的田莊輸掉,他左橫海就成了族中的罪人!

  恨意,象野草一樣,在他心頭瘋狂生長,恨得他牙根都疼,左星塵太奸滑了,用他手中所有的籌碼,輕易換走了一座田莊!

  更令他恨得全身都難受的是,儘管被左星塵一次次算計,依然不能痛痛快快地斬殺他,就因為這小子,成了全閥唯一的一座摘星樓,殺不得,贏不得!一個十六歲的毛孩子,竟然將堂堂彰國公,逼到這步天地!

  一個個惡毒的念頭,在他心裡滾動,卻全然無用。

  現在,眼前的一切,令他不得不重新估量這個十六歲的毛頭小子,他身上似乎有一種能量,能左右所有人的心思。

  左王殿內,左星塵終於停下話語。

  他不可能每個人點星時,都在場,好在,在座的,都是頂級門閥以上的千金貴小姐,他們的點星,只會選擇君星,最不濟的,也是將星的巔峰星魂,所以,這二十位中,倒有十幾位點星時,引起過他的注意。

  出身高貴,點星就得點最好的星辰,否則就是丟人,這就是她們普遍的失誤,天份不成,就拿寶藥來湊,是第二個失誤,而所點的星辰,也是事先由族中強者預見指認好了的,強行點星,則是第三個失誤。

  左星塵引經據典,說得眾人心服口服。

  幾位沒能得到他指點者,自然有些遺憾。

  “還有誰的便箋沒有收回來?”東方闌可聽得有趣,左看右看,想找出沒有指點過的人。

  她的目光掃過左王殿正中,所有人中,只有一個人,始終不動聲色地喝著她的苦枝紅月,桌前的酒瓶已經超過了十隻,臉色終於有些陀紅,冷傲的一位冰山女神,無形中,多出一份嫵媚來。

  她抬起眼,發現所有人都望向自己,目光瞬間威嚴起來。

  所有人如受針刺,轉

回視線。

  左星塵沖她笑了笑,欲言又止。

  李龍鳳無聲地哼了一下,輕輕舉起酒杯,琥珀般的酒漿沿著她天鵝般的脖頸,流入身體。

  放下酒杯,李龍鳳淡淡說道:“不用看我,他還不敢給我這種便箋,我本來懶得來,是父王非讓我過來看看。”

  “什麼,是李天王的意思……”

  殿內大嘩!

  所有人的震驚,好象看著蒼穹崩塌一樣。

  能讓一位帝國天王開口的佳人宴,帝國還沒有過!從來沒有過!

  大家還沒有從震驚中清醒過來,李龍鳳淡漠的聲音,再度響起。

  “左星塵,拿出你的零階清水來,我想再看一眼,有件事我很好奇,武天晴這個丫頭點星時,嗯,她七歲吧,那時你還是個白癡,你怎麼會出現在星天之上的?”

  一句話問出,提醒了所有人,大家一齊望向左星塵。

  左星塵笑了起來。

  “我一直都在星天之上,我從四歲始,魂魄的大半,就在星天上遊蕩,留下半數神智,就呆在摘星閣,或者家族寶庫裡,所以,除去將軍你點星時,我沒在外,她們點星時,我就已經在那裡了。”

  一句話,滿座的貴女們,個個呆滯在那裡。

  原來……

  如此……

  四歲!!!!

  他四歲,就已經在那裡了!!!

  “可是,你能輕易幫助東方家的三妞避過貪狼星的星潮,能看著武天晴小丫頭點亮巔峰君星,甚至,能在星辰上隨意遊玩,左星塵,你告訴我,如果點亮一顆帝星,對你而言,很難麼?”

  李龍鳳目光如電,直視在左星塵的臉上。

  這一句話一出,所有人連呼吸都停止了,人們太想得到答案,一滴零階清水,令左星塵臭名遠揚,而他,卻能隨手而為,就幫助別人得到君星,能在君星上隨意遊蕩,為什麼,他只取了一滴零階清水……

  左星塵笑了笑,知道糊弄不過去,李龍鳳是什麼的人物,怎麼會允許他糊弄過去。

  他點了點頭,“點一顆帝星,比如您的紫微星,對我而言,就跟吃頓早飯一樣容易。”

  話落,如驚雷一般,滾過所有人心頭。

  東方氏三女,個個張大櫻桃小口,有些傻眼。

  最傻眼的,是那位最囂張的牛氏千金,牛紅衣,她耳朵裡,全是左星塵那淡淡的聲音。

  “……點一顆帝星,就跟吃一頓早飯一樣容易!!”

  “那麼,那滴零階清水,算什麼……”

  “洛星大陸上,最低級的星武戰魂,就是這滴清水,而他偏偏就只點了這滴清水,難道,他就是想跟大家開個玩笑麼!”

  李龍鳳又喝了一杯苦枝紅月,放下杯子,眼神有些迷離,再看左星塵時,只覺得他仿佛高大了許多。

  “帝星都看不上的人,卻選擇了零階清水,左星塵,你敢將那滴清水,再給我看一眼麼?”

  左星塵笑道:“當然。”

  他一掌前伸,微一凝神,一顆晶瑩剔透的水滴,就倏忽出現在他的掌心,懸在掌上半尺高,滴溜溜地微轉!

  所有人的心神,都被這滴清水牽動著,大家動用一切能動用的神識,魂魄之力,一齊向這滴清水探查過去。

  但,所有努力,只得來一個結果,這依然是一滴普普通通的清水罷了!

  “果然是零階清水啊,沒有什麼特別的,真是奇怪!”東方闌夢,東方闌可的好奇心,快突破天際了。

  請柬裡沒有她的名字,也沒有東方闌可,她們是看過左星塵的便箋後,就好奇心暴棚,說什麼要跟過來見識一下,果然沒有錯過一場好戲,她們敢說,這是這些年帝國最轟動的佳人宴了,沒有人的佳人宴,敢跟左星塵的相提並論。

  現在,這滴清水一出,左王殿內更是靜如針落。

  李龍鳳遲疑再三,終於再次開口。

  “我想,說出這滴清水的秘密,對你而言,會大大不利吧。”

  左星塵鄭重點頭:“這就是一滴普通清水,零階,這就是我想告訴大家的。”

  李龍鳳搖了搖頭。

  “我可以答應你一件事,換你一次真話,換這滴清水的秘密。”

  左星塵笑了,想也不想地點了點頭。

  “你可能會非常失望,因為它就是一滴清水,這一點,可以任由大家探查,就算大祭酒先生來此,我也會這樣說。所以,你想好了,這個交易你很虧,我可是一直想等到這個機會。”

  李龍鳳點了點頭。

  “我還是想換取。”

  “好吧,我們別室另說,請各位稍候。”

  說完,兩個人連袂而去,轉進後殿,看不見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