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星武大帝

正文 第十九章立刀挑戰,骨血相連

書名:星武大帝 作者:一品帶刀麻雀 本章字數:3375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20:37


  刀風呼嘯!

  大演武場上,九歲左思思,咬著一縷長髮,雙眼寒星般銳利!

  半月形的星河凝刀,在她的身前顫動,十幾米的刀芒,伴著無數的星輝,狠狠向著身前斬落!

  對面的女孩子有些無奈地揮起雙手。

  在她的雙手間,是一柄星輝凝成的刀光!刀光更加凝實,卻只有兩米大小,揮動間,帶著一股霸道至極的氣勢!

  兩道刀光狠狠斬到一處,激得碎石紛飛,星輝四溢,兩道身影,推著兩道刀光,狠狠撞擊,再如隕石般倒撞而回!

  “呼呼!”

  左思思小胸脯劇烈起伏著,小臉上汗水淋淋,她目光兇悍,雙腳剛一踏實地面,就爆起另一道星輝來。

  第一條武脈有無數的星輝,化成一條星河湧出,第二條武脈化成了星盾,一刀一盾,再度化成兩道流光,向著對面的女孩子撲了過去!

  “再來!”

  砰!

  轟隆!

  地面的青石綻裂,刀光砸得碎片紛飛!

  一刀又一刀,弘月用來打架實在是太好用了,可惜的是,對方的實力太強大了,無論怎麼斬,對方只要刀光過處,總能將她的刀光斬碎!

  戰了半個時辰,左思思武脈大張,星輝卻如一片星砂般,再難凝聚成河,對面的女子笑了起來,刀光倏忽間化成星輝,收回體內。

  “好啦,到此為止,再打下去,你的武脈反噬,今晚身域會痛死你!”

  左思思不甘心地收了手。

  “武家姐姐,那麼,我去修煉一個時辰,我們再戰。”

  “……”

  還沒等武天晴拒絕,小思思已經跑到場外的左星塵身邊,兇悍叫道:“不許放她走,我馬上回來!”

  左星塵無奈沖武天晴攤了攤手。

  “世妹運氣不佳,她武技初成,正是好鬥成癮的時候!”

  武天晴擦了擦額上的微汗,白了左星塵一眼。

  “彆扭,你我以後兄弟相稱,左兄,陪你妹子練刀,不是你這個當兄長應該做的麼?”

  “我老妹兒怕耽擱我的修煉,除了我,逮著誰都不放過,昨天,東方闌可跑來,差點沒把小姑娘累哭了,呵呵,她倆整整戰了一天,哈哈,走的時候沒恨死我!”

  武天晴大笑。

  “那小丫頭情竇初開,一顆心全系在你身上了。”

  “口德,武兄,她才十二歲!”

  “十二歲怎麼了,十二歲我就剝光我小堂哥的衣服,將他的小丁丁揪腫了。”

  左星塵瀑布汗湧出。

  兩個人邊走邊聊,一路回到後院的小天心湖畔,這裡是左星塵的修煉之所,這兩天吃睡都在這裡,要不是下人報說武天晴來訪,他也不會跑到大演武場上去。

  “什麼,你真的在修煉《大伐髓術》?”

  武天晴停下腳步,表情很精彩。

  “有何不可,打根基,鑄身域,非《大伐髓術》不可!這可是我們武王爺的經典之語,我左星塵再狂妄,也不敢不遵,這一關一定要過。”

  “哼,那可有得你受了,普通凡星級星武戰士,三年小成,五年大成,十年巔峰,所謂根基,就是一點點夯實的。”

  “不對吧,武王爺的《論武》裡說過,伐髓術煉身域,可加速身域大成,至少能將修煉時間提前一半!”左星塵否決。

  武天晴笑道:“天賦,加上星魂潛能罷了,我父王用了一個月的時間,用《大伐髓術》完成身域大成的修煉,開闢出第一條武脈,凝成第一道星溪,而我就僥倖了點,老爹親自指點,只用了二十天,嘿嘿,左兄,你打算用多少天呢?”武天晴得意洋洋。

  “總得十幾天吧。”左星塵很鄭重。

  “你還真敢說,好了,我用修煉心得,換你一部摘星閣秘寶,如何?”

  “成交。”左星塵毫不遲疑。

  換武天晴愕然了。

  “你沒病吧,我說的是摘星閣上的重寶秘藏!”

  左星塵笑道:“你我都兄弟相稱了,送你一部當見面禮,有何不可,何況還有武兄的絕世心得,絕對是另一部重寶秘藏!太值了!”

  武天晴反倒遲疑起來。

  “你小子陰險,我得多加小心!”

  “小心駛得萬年船,再小心也不過份。”

  兩個人坐在小天心湖邊的亭子裡,邊喝著葡萄釀,邊談論著當年點星的事情,武天晴回想自己點星時的情形,感慨頗多,一再詢問左星塵星天遊蕩的經歷,羡慕之情,溢與言表。

  左星塵隨口說些星天上的奇觀,只是有關黃老的事情,沒有老人家允許,一個字也不肯提。

  兩個

人暢談了許久,才說回到《大伐髓術》上來,武天晴真就將修煉上的心得,與武王爺當年的指點,細細講了一遍。

  左星塵聽得認真,不時詢問一些關鍵之處,見微知著,這短短的一刻鐘,對於左星塵的《大伐髓術》修煉,有著極大助力。

  不知不覺,一個時辰就在暢談中過去了,左思思已經完成了修為上的恢復,飛奔過來,眼巴巴地等在一邊,兩隻小手都搓紅了。

  左星塵只好替妹妹說話,武天晴狠狠瞪了他幾眼,就被左思思拉回到大演武場上去。

  又是一場鏖戰!

  離府時,大長老左礪夫萬分鄭重地將一部手抄本,送到她的手中,囑咐不可外流,看過就要還回來。

  武天晴也沒當回事,心說,自己要真把它當成重寶秘藏,才傻逼到頂了。

  回到武王府細看,那部冊子上寫著名字,叫《挽天刀》,從頭看到尾,發覺艱深得厲害,以自己的聰明才智,也只能明白開頭的一點點,只好去找父王解惑,心想,難道這部書的品級,真的達到重寶秘藏的地步,《挽天刀》的名字,自己卻毫無印象。

  武王爺下了早朝,剛回到家裡,水還沒有喝一口,就拿到這部書。

  只看了一眼,武王爺就騰地站了起來,指著這部書詫異道:“《挽天刀》?哪來的?”

  武天晴愕然,急忙說了,是左星塵所贈。

  武王爺打開翻了兩頁,又看了眼最後面兩頁,就鄭重遞了回來。

  “晴兒,你用什麼換的?”

  “就是《大伐髓術》的修煉心得,”

  “胡鬧,去我的書房,最裡面的書架上,拿一部《上善若水,永恆篇》馬上送到左王府。”

  “什麼……”武天晴有些傻眼:“父王,那可是您品級最高的秘藏了。”

  “你以為我願意,可唯有此書,能配得上《挽天刀》,我武王后人,怎麼能占左靖的便宜,那老東西回來還不找我晦氣!”

  武天晴這才重新打量了眼手上這部《挽天刀》,感覺到這薄薄的一冊,如此壓手……

  安福田莊的事情,終於爆發,丟了一個精鐵礦之後,再丟二支根基,二支數萬族人炸鍋了。

  萬餘人圍在彰國公府門外,請彰國公給條生路。

  彰國公不得不現身出來,陰謀陽謀地大說一氣,無非是想禍水外引,將這場災難,引到左星塵身上。

  可惜,早有預見的左星塵,早就命人散播了消息,嫡長支無意入主田莊,只想敲上彰國公一筆罷了。

  二支眾人此來也只有一個目的,不惜一切代價,收回他們守護一生的田莊。

  彰國公大出血一回,已經勢不可擋。

  知道消息的各大門閥,都吃了一驚,不得不重新審視那位十六歲的左王傳人,他輕描淡寫的一筆,就弄得彰國公里外不是人,丟人丟財丟臉面,看似手法平常,實際上,無論火候掌握,還是預謀遠見,都使得一些老江湖大為讚歎。

  兩倍的田莊贖金,交到嫡長支手中,安福田莊的動亂,終於平息。

  而這一天,天剛亮,一位氣宇不凡的錦衣少年,從彰國公府出來,一個人來到左王府門前,將一柄長刀,插到了門口處,自己坐在了刀旁。

  守門人恭恭敬敬沖少年行了一禮,就慌亂地跑了進去。

  左星塵正在吃飯,他修煉了一夜,聽報就嗯了一聲,將碗內的飯吃完,又看了會兒武王送過來的《上善若水,永恆篇》這才起身出來,來到了少年身旁,隨手撥起那柄長刀,扔到一邊。

  少年抬頭,目光如刀鋒般,在初起的晨光裡,直視著左星塵,一字一句地說道。

  “左星河向殿下挑戰,求生死一戰!”

  左星塵點了點頭。

  “好啊,”

  就在少年身邊坐了下來,隨手拿過一隻酒杯,斟滿,遞了過去。

  少年接過,一口喝盡,接過酒來,回斟了一杯。

  左星塵接過來,淺淺喝了一口,歉意說道:“我不勝酒力,兄長勿怪。”

  左星河咬了咬牙。

  “我們還是不要兄弟相稱了,長支二支勢必有一場爭戰……”

  左星塵點點頭。

  “你我早晚要戰上一場,只是沒想到來得這麼早。彰國公想正大光明地登上閥主寶座,用你打敗我,就是必然一步,同輩無敵這一條,我應該會輸在你的手裡。”

  “我是自己來的……”左星河辯解了一半,就住了口。他心裡清楚,就算是自己自作主張,立刀挑戰,也是父親早就交待過的,只不過安福田莊事發,令成左星河自己將挑戰提前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