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星武大帝

正文 第二十三章陰謀陽謀,惡龍湖畔

書名:星武大帝 作者:一品帶刀麻雀 本章字數:3314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20:37


  “萬物皆水,萬物生雷,水生電,電生雷,雷生火,火生金,金克木,萬物相生相剋,與星魂相仿佛,上善若水,水生萬物,亦能覆滅萬物,化雷可噬盡天下。”

  “雷道橫行,水生雷道當最浩然大氣……”

  《上善若水,天雷篇》,怎麼看怎麼更像是一本武技,講的似乎是天賦武技,玄水天雷。

  修煉法訣,霸道至極,強行汲取天地星輝,化成巨力,衝擊身域第二武脈,武脈既成,就會獲得第二個天賦武技,玄水天雷!

  實際上,武脈的開啟,極難獲得天賦武技,左星塵回想自己的第一武脈開闢後,武力值大漲,很可能那也是一個天賦武技,只是被初期大漲的星潮掩蓋掉了。

  隱藏了屬性的天賦武技,比起明顯的天賦武技來,更加可怕,戰力也更強,只是隱藏的天賦武技,需要星武修煉者自行感悟一番才行,最後的戰力如何,還要看星武修煉者的感悟之力,強大與否。

  這一天,左王府熱鬧非凡,不但有外客來訪,更多的是族人們紛紛上門。

  嫡長支很久沒有喜事了,少閥主五天開闢出第一武脈,絕對是振奮整個長支的大事,附屬于嫡長支的各方族人們,紛紛趕到了左王府,請求族老舉行大慶。

  五位大族老當然樂意,可這事也要請示左星塵,現在的左星塵,已經成了嫡長支的真正首腦。

  左礪夫穿過庭院,來到了書房前,敲門而入。

  左星塵捧著《上善若水,天雷篇》,皺眉苦讀。

  從早晨到午後,他一直苦苦研讀著此部功訣。

  左礪夫進來,也沒敢打斷他的思路,看著他捧著書,在室內轉來轉去,隨手會在牆壁貼著的幾張大紙上,繪上兩筆,只是些粗淺線條,毫無章法可言。

  等了一會兒,左礪夫的目光就被桌上的帝國堪輿圖吸引,拿起來了看了眼,圖上只有一處標了個小墨點,惡龍湖。

  左礪夫沉吟不決,半晌放下帝國堪輿圖,叫了聲殿下,打斷了左星塵的苦讀。

  “什麼事?”

  左星塵有些不快。

  “殿下武脈開闢,族人請求大慶三天。”

  “好,也應該讓大家高興高興,還有事麼?”

  “左橫海今早召集了所有小支族首,計議了一整天,我們的人傳過話來,說是左橫海要以左閥的名義,上書武皇陛下,請求重整左武衛,抽調各支青壯年,建立起五萬人的軍隊來。”

  左星塵一怔,略一思忖,就明白過來。

  “釜底抽薪,左橫海知道我們在暗地裡練兵,就想將左閥的所有力量,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如此一來,長支再無兵源可用,重返湮羅戰場的事成為泡影不說,他左橫海可以隨時動用左武衛,壓制長支。”

  “是啊,此招居心險惡,我們應該儘早尋找對策,可惜我身為族老會一員,卻已經被他們排擠在外,毫無作為……”

  左星塵沉吟了下,搖頭說道:“大爺爺,我要你做的事,恰恰相反,我要你支持他重整左武衛,並且將長支一部分青壯,也加入到他的武衛中去。”

  “殿下,可是這樣一來,我們就無法遏制左橫海了。現在的左武衛,可是在他的手中。”

  左星塵雙眉微揚,淡淡一笑。

  “大爺爺,左閥姓左,左武衛也姓左,左閥不是他左橫海的,左武衛也一樣,只要我足夠強大,左橫海所做的一切努力,早晚都將為我所用,不過,二支失去了精鐵礦,又用大半家底換回了田莊,左橫海已經空了,他要養一支五萬人的左武衛,就得用左武衛的名義,向各支籌錢,大爺爺,我要你做的,就是將嫡長支所有的錢糧,都送到胭脂軍去,由李龍鳳支配,他想要錢,就去找李龍鳳吧。”

  “不錯,殿下,要不要將咱們自家的左武衛,都交到胭脂軍,這樣一來,嫡長支錢糧都交到胭脂軍,也有足夠的藉口。”

  “也好。”

  事情談完了,左礪夫將那張《帝國堪輿圖》,攤到左星塵面前。

  “殿下,想出去歷練?”

  左星塵點了點頭。

  “大爺爺,這半年的時間,我可能都不在閥中,閥中的一切,就都交到您的手中了。”

  左礪夫沉重點頭,遲疑道:“可是,殿下的安危,才是左閥第一要務,不如……”

  左星塵擺了擺手,“用不著保護,我一個人反而不引人注意,趁著大慶之日人多,我悄悄離開,半年後的族比大會前,我一定返回。”

  左礪夫點了

點頭。

  “我去給殿下準備盤纏。”

  左星塵擺了擺手:“用不著,將錢都用在家族星武修煉者身上,多出幾個強者,才是正道,我自己的吃用,自會想辦法。”

  大族老點了點頭,忽然伸手拍了拍左星塵的臂膀,半晌無語。

  左星塵笑道:“大爺爺不用擔心,風狂雨急,才是雛鷹翅膀長硬的最佳之所。”

  左礪夫紅了眼睛。

  “殿下,說到底,嫡長支全部的希望,都在你一人身上,都在你一人身上啊,你要明白,你如今,是我長支的擎天巨柱,出不得一點差錯。”

  左星塵點頭。

  左閥大慶三天,每天人滿為患。

  這一天,一輛牛車從左王府後門駛入,卸掉一車果蔬後,很快又駛出了左王府。

  趕車人跟守門人打著招呼,一路出府,出城,坐在車後的少年才跳下車來,拍了拍趕車者的後背,說了聲謝謝,背起一隻行囊,向遠方行去。

  十幾天之後,左星塵化身為普通的星武修煉者,騎著一匹劣馬,跟隨一支商隊,鑽入了汀州十萬大山內,沿著怒龍溪,一路來到了惡龍湖邊。

  到這裡才知道,《帝國堪輿圖》很有問題,惡龍湖不止十幾裡,足有五六十裡的湖面,渺茫的水色,一眼望不到邊。

  而且地處在原始森林之內的惡龍鎮,也不是僅有幾十戶人家的小鎮,足足上千戶,近萬人的大鎮,並且,聚集了大量的狩獵隊,采藥隊,尋寶隊,街道兩邊林立著大小店鋪,生意五花八門,其中練藥師與煉器師,賭莊,典當行,拍賣行最多。

  左星塵在路上結識了另一位星武修煉者,也是垃圾的五行星魂,名叫張柯,只有十六歲,出身小富人家,他熱情樸實,聽說惡龍沼澤內,有異火生成,終年不滅,他是想借異火之力,開闢出自己的第一武脈來。

  一路上兩個人結伴而行,一起吃一起睡一起看書修煉功法。

  左星塵看的是帝國重寶秘藏,《上善若水,永恆篇》,與《上善若水,天雷篇》,他看的是家傳功法,《雷炎法訣》,品級很低,卻看得津津有味,廢寢忘食。

  左星塵看他捧著那本垃圾級修煉法訣,一副寶貝到極點的樣子,幾次想伸手將那本破書,扔到火堆裡去。

  張柯也是一樣,每當看他在修煉水屬功法,就忍不住上前打斷,他在惡龍鎮有位開醫館的叔叔,同情于左星塵的零階清水的巨大不幸,他無數次勸說左星塵放棄修煉武學,改修醫術,由他引薦自己的親叔叔,一定能傳授他一份養家活命的手藝,到時候娶妻生子,過自己安安樂樂的小日子。

  “晨星,零階清水,是舉世之哀,除去修煉醫術,別無他用,聽哥哥一句勸,及早回頭,以免光陰虛度。”

  他撫著十兩銀子打制的巨劍,目光堅毅,神情莊重。

  化名晨星的左星塵,有些鬱悶。

  “張柯,我沒記錯的話,五行星魂中的二階凡火,也高明不到哪裡去,是最不適合修煉武學的星魂之一,不過,倒是最適合煉器。”

  張柯歎氣起身,舉起巨劍在空中虛劈。

  “晨星,哥有一顆追求極致武學之心,想登上巔峰武學,看一眼星外的世界……”

  看他的樣子,已經進入極度裝逼境界,令左星塵再無話可說。

  進鎮後,很快就找到了那家醫館,張柯的叔叔對於親侄子的到來很冷淡,管了一頓湯餅後,就指點兩個人,來到了惡龍湖邊的一處小遊寨內,找到一座半塌的木屋,住了下來。

  所謂小遊寨,就是一處臨時居住地,一共十幾所木屋,住了一隊狩獵者,一隊采藥人,還有兩個修煉者,象他們這類四處遊蕩,尋求最佳修煉地的修煉者,有個共同的稱號,叫遊俠。

  當知道兩個新鄰居也是小遊俠,可惜一個是零階清水,一個是二階凡火後,兩位遊俠頓時失去了結交的熱情,一副高高在上鄙夷不屑的樣了,回自己的木屋去了。

  張柯毫不在意,準備足夠的食物與清水,打算第二天就去沼澤尋找異火,而左星塵望著惡龍湖發了陣呆,就帶上兩瓶酒,找鎮上的老人,打聽湖裡面有沒有水怪湖妖。

  老人們都很熱情,據他們講,自他們小時候起,惡龍湖從來都是平安無事,不但湖裡沒有水怪湖妖,就連十萬大山內的山妖林怪,也不到湖邊來,是天底最安穩的去處。

  左星塵大喜過望,當天,張柯離開後,就悄悄走出木屋,來到僻靜無人處,縱身入水。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