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老街中的痞子

第一卷 第五章王屠夫

書名:老街中的痞子 作者:卸甲老卒 本章字數:3256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20:20


  王屠夫名叫王建設,並不是一個殺豬宰羊滿手血腥的屠夫,而是一個在本市中級人民法院工作三十餘年的老法警。自從上世紀九十年代初制度改革後,執行死刑就由武警官兵改成法院法警,王建設也就成了新一代劊子手中的一員。究竟他親手槍決過多少人?被問及此事時本人卻閉口不言,神秘兮兮的從未透露過。

  王建設並不像印象中的殺人狂魔般冷漠陰鷙,反而相當健談,為人也和和氣氣,跟街裡街坊相處都十分融洽,誰家有個困難需要幫助,他都施以援手。這不,聽說鄰居家孩子出了事,二話不說就跟著趙鳳聲來到了笑笑家裡。

  趙鳳聲和王建設依照李半仙的辦法,輪流在孩子額頭貼了一陣,不斷喊著他的名字。趙鳳聲感官還算靈敏,但沒察覺出穢氣這種東西,只是覺得孩子額頭滾燙之餘夾著一絲寒意。半個小時之後,笑笑也終於回歸正常神態,哭鬧了一會就酣然入睡,讓杜家人對他倆感恩戴德不住連連道謝。

  此刻外面的瓢潑大雨已經變為淅淅瀝瀝的小雨,這種夏日裡難得的清涼天氣最適合蒙頭睡大覺,可趙鳳聲和王建設不敢馬虎,每人搬了把凳子坐在杜家門口,一左一右,就跟秦叔寶和尉遲敬德倆門神一樣,防止穢氣殺個回馬槍。

  趙鳳聲深深吸了一大口沁入心脾的水氣,感覺從頭到腳都清爽幾分,掏出煙來遞給面目憨厚的王建設一根,笑道:“王叔,累不?”

  此時已經是深夜,年過半百的王建設接過煙後捶了捶酸痛的後背,微笑道:“咋能不累呢,年紀放在這,不能和你們年輕人比。”

  王建設長得慈眉善目,說話語氣也是清風細雨,和膀大腰圓橫眉豎眼的劊子手絕對沾不上邊,趙鳳聲記事起就沒見他發過脾氣。不過聽老人說起過,八十年代末時,王建設和三個通緝犯不期而遇,沒等三個悍匪開火,王建設就掏出五四手槍搶先扣動扳機,一槍一個,槍槍爆頭,下手狠辣果決,回來後還榮獲個人二等功。

  這也就是李爺爺所說的關公夢中不睜眼,睜眼便殺人?!

  直到現在,趙鳳生也很難將眼前的老好人跟劊子手印象重疊在一起。

  趙鳳生掏出印著豐乳翹臀外國女郎的打火機,幫王建設把煙點燃,好奇問道:“王叔,當初第一次殺人時,害怕不?”

  王建設不是傳統意義上的煙民,只不過實在是提不起精神,深深吸了一口,雙目明亮了幾分,感歎道:“咋能不害怕呢,第一次扣動扳機時手都直哆嗦,當時不懂裡面的道道,血直接噴濺了一臉,害得我幾天都睡不著覺,吃不下飯,接連瘦了十幾斤。現在的小姑娘不是都喜歡減肥嗎?我正尋思著退休後是不是開個減肥店,把那些槍決罪犯後的照片往那一擺,啥大胖妞看完後都得給她整成柴火棍子。”

  趙鳳聲伸出大拇指贊道:“這招絕。”

  王建設帶有笑意說道:“生子,要不咱爺倆一起幹?”

  趙鳳聲略帶懼意打個機靈:“我怕先把我先到大名府報導去。”

  大名是本市轄內的一個縣,最出名的就是精神病院,趙鳳聲這麼說,也是帶了玩笑的成分在裡面。

  趙鳳聲輕聲道:“叔,我記得你最早不是給領導開車嗎?好好的工作放著不幹,咋稀裡糊塗吃上這碗飯了?”

  王建設吐出濃郁的煙霧,平靜道:“當初我娘患了癌症,想讓她老人家換個好點的醫療條件,那時候槍斃人有補貼,摟一槍能換二百塊錢。我尋思著反正都是該死的人,我不殺別人也得殺,就硬著頭皮上了。”

  趙鳳聲望著對面高樓大廈裡面的通明燈火,總是感覺和簡陋寒酸的老街相差了一個時代,揉了揉額頭,將這抹恍惚趕走:“那時候槍斃人打哪?有一槍沒打死的沒?”

  王建設答道:“除了有兩個民族需要尊重傳統需要打心臟之外,其餘的都打腦袋,那時候用的是半自動步槍,用鉗子把子彈前面的尖頭剪掉,這樣犯人能走得快一些,瞬間斃命,咱也能圖個心安。記得臨省有個同行說起過,當初有個人打了三槍沒打死,到了爐子裡還動彈,嚇得他以後再也沒幹過這一行。”

  趙鳳聲撇了撇嘴,“這碗飯還真不好吃,女的在旁邊不得嚇出的好歹?”

  “女的?”王建設略帶嘲諷意味看了看他:“以前把死人拉到火葬場,都是部隊裡十七八歲的小姑娘過來剝人皮,拿去

給重度燒傷的人用。你可沒見過那些小姑娘出手,真霸道!脖子一刀,手腕和腳腕各兩刀,側身一刀,整張人皮就剝下來了,看得我肝都直抽抽。原本還對一個長得不賴的小女兵有想法,哎,看完後,直接讓我對女兵打心眼裡發怵,能離多遠就離多遠。”

  想到了萬里之外那幾個外國娘們的殘酷手段,趙鳳聲很認同的縮了下脖子。

  趙鳳聲趕緊轉移話題:“叔,碰上過啥邪乎事沒?”

  王建設搖了搖頭:“沒。懂行的都說我們這類人百鬼不侵,萬邪難入。”

  趙鳳聲點了點頭,就像李爺爺昨晚所說,殺人多的煞氣重,尤其是心懷浩然正道的煞氣,最能驅鬼辟邪。他在李半仙那略微涉獵過一些星象學,四象中的西官白虎主殺伐,煞氣最重,凡有此命格的人往往能鎮壓萬鬼。

  趙鳳聲問道:“叔,槍斃人時有沒有碰到過視死如歸的生猛傢伙?就是高唱著老子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的那種?”

  “視死如歸是形容英雄好漢的,可不是用來形容罪惡滔天的犯人。”王建設輕輕一笑,先糾正他的用詞不當,思索片刻後沉聲道:“記得九幾年時槍斃過一個流氓團夥老大,殺了人被判死刑。旁邊人都嚇得屎尿流了一褲襠,唯獨他在那跟逛菜市場一樣,在去刑場的路上東張西望,還跟我們嬉皮笑臉,說旁邊哪個娘們屁股大,哪個娘們胸脯高。臨刑前卻死活不跪,說上跪天地下跪父母,不能對我們軟了骨頭,旁邊的同事用槍托快把他膝蓋打爛了也用單腿站著,最後實在沒轍了,兩個人上去按住他肩膀,我才一槍趕緊把他撂倒,硬氣得很。”

  趙鳳聲盯著面前潺潺流水,神情恍惚道:“是騾子吧?”

  胡同裡的路面都是中間高兩邊矮,這樣方便排水,即使是面臨再大的洪澇災害,老街裡面也沒淹過,這要得益于當初建造時古樸而有效的方式。只不過趙鳳聲幼年時頗有微詞,因為他那會愛彈玻璃球,這樣的凹凸不平的地勢根本沒法讓他縱情恣意玩耍,只好跑到幾百米外的學校水泥地上彈來彈去。

  王建設嗯了一聲,歎口氣道:“以前就怕你踏上他們的不歸路,直到你當兵走那年我們心裡才踏實。你爺爺是國家英雄,不希望你走歪了,生子,我們從小看著你長大,雖然打架鬥毆沒少幹,但都清楚你心眼不壞。你這次回來,身上的氣又正了一些,這消失的三年之中,經歷了不少事?”

  趙鳳聲明白一身血腥逃不過對方老于世故的雙眼,自己能嗅到王叔身上的煞氣,而活了五十多年的老法警,肯定也能察覺到自己身上不同尋常的氣息。趙鳳聲搓了搓粗糙的雙手,毫不隱瞞道:“服從組織命令,在巴格達幹了三年,手上沾了不少血。”

  王建設拍了拍他的肩頭:“那是光宗耀祖的事,走上了正路就行,叔看好你。”

  雨停。

  天上露出魚肚白。

  趙鳳聲又進屋看了看孩子,發現笑笑依舊在酣睡,神態安詳,身上的穢氣像是被清除的乾乾淨淨,便和王建設各自回到家中。

  在沒有靠背的椅子上坐了一晚上,哪怕是身體素質不弱的趙鳳聲都感到一絲疲憊,打開上世紀最為流行的答錄機,裡面播放出有些模糊的天籟之音。

  裡面播放的不是耳熟能詳的流行歌曲,而是被奉為國粹的京劇。受到李爺爺的薰陶,趙鳳聲近幾年也迷戀上了韻味醇厚的唱腔,尤其是酷愛馬派創始人馬連良老先生的唱功,雄渾中見俏麗,深沉中顯瀟灑,奔放而不失精巧,粗豪又不乏細膩。

  李爺爺說過,雖然只有梅蘭芳和程硯秋兩位堪稱大師,但那兩位都是旦角,如果說到老生,四大鬚生排名第一的馬連良老先生堪稱老生中的魁首。

  現在收音機裡播放的,正是梅蘭芳和馬連良兩位宗師連袂合唱《四郎探母》,趙鳳聲聽著略顯失真的千古絕唱,跟著一起拍腿而哼。唱到馬連良扮演的楊延輝時,渾厚精巧,唱到梅蘭芳扮演的鐵鏡公主時,清亮圓潤,很有一股專業票友風範。

  正當趙鳳聲陶醉其中,桌上的手機“嗡嗡”轉起了圈。

  趙鳳聲拿來看到了上面熟悉的電話號碼,皺了皺眉,又緩緩放回原位。

  此事正播放到《坐宮》選段,趙鳳聲跟著輕聲哼唱:“我和你好夫妻恩德不淺,賢公主又何必禮太謙,楊延輝有一日愁眉得展,誓不忘賢公主恩重如山……”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