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老街中的痞子

第一卷 第七章約架

書名:老街中的痞子 作者:卸甲老卒 本章字數:3926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20:20


  趙鳳聲躺了一陣毫無睡意,挎著菜籃走向菜市場,這個點去準備飯菜不是為了伺候崔亞卿,而是想孝敬孝敬李爺爺。

  老爺子把他又當徒弟又當孫子,恩情太重,那只明代萬曆小碗就得讓趙鳳聲砸鍋賣鐵還上半輩子,況且尊老愛幼中華美德他還是懂的。先給李爺爺做上一頓好吃的,下午再去給二妮準備食材,反正那丫頭晚上才來興師問罪,不急。

  黑色老漢衫,格子褲衩,驢牌人字拖,再加上胳膊上挽著菜籃子,趙鳳聲現在的模樣絕對像個居家好男人,還是溫柔體貼型的。

  李爺爺的口味和脾氣一樣古怪刁鑽,每次買菜下館子都免不了大發雷霆,說無良奸商害人害己,拿著有毒的食物哄騙無知百姓,這樣的人應該被判投毒罪滅了九族。

  為了讓老爺子吃得舒坦點,趙鳳聲仔細挑選食材,他在十四歲就開始自己生活,手藝一流,眼力也不錯,食材的好壞稍微掃一眼就能分辨出來。

  趙鳳聲剛一邁入菜市場,就碰見了不少熟人,不斷和人家打著招呼。

  “呦,這不是王哥嗎,不是聽說你前幾年偷了人家老婆,沒被人家老公砍死?啥!那娘們成你媳婦了?我勒個去,新嫂子得有200多斤吧,老王你口味還真重啊,牛逼!改明給你送倆肥腰補一補。”

  “小順,還賣地溝油呢,人民警察沒把你關局子裡?不幹了?開飯店了?臥槽,挺時髦啊,產銷一條龍啊,飯店叫啥名,哥去給你捧捧場。放心,哥不會砸飯店的,你的買賣就算自來水都是假的,我又不敢在你那吃飯,頂多去那吹吹空調。”

  “苗大夫,擱這蹲著幹啥呢,車鏈子掉了?苗大夫好手藝啊,不僅會給人看病,碰上自行車也能診斷診斷。”

  路上碰到的大多數是住在一起幾十年的街坊,趙鳳聲不斷和熟人“友好”慰問一下,笑意盈盈,不過凡是和他聊天的人笑容不免有些尷尬。

  走進菜市場,商販和三年前沒什麼區別,基本都是趙鳳聲能叫得上名字的熟悉面孔,見到以前桃園街的混世魔王後,小販都殷勤打著招呼,對於以前趙鳳聲搶去砍人的刀具卻隻字未提,更不敢擺出倨傲臉色。旁邊好奇的市民見到小販都不敢收他的錢,還以為穿著隨意的傢伙是傳說中城管大人,不由自主投去一些鄙夷目光。

  趙鳳聲正在賣魚攤位上挑選多寶魚,狹窄的街道中卻突然躥出來一個人形坦克,把路上行人撞得七扭八歪,躲閃不及的百姓紛紛開口咒駡,上至祖宗三代,下到兒子孫子,一個不落全都罵了個遍。

  賣魚的地方水肯定多,趙鳳聲猝不及防也被那傢伙踩踏濺了一後背污水,這可是剛換的衣服啊,上一件放在盆裡還沒洗呢!

  趙鳳聲火氣蹭的一下冒到頭頂,一把將肇事的人後背抓住,呵斥道:“他娘的,怎麼走路呢!長眼沒有!”

  被抓住的傢伙是個足有二百斤的大胖墩,看年紀應該還在上學,要不然也不會背著書包橫衝直撞,扭頭見到是趙鳳聲後,盤子大的臉上浮現驚喜神色:“生子叔!”

  趙鳳聲仔細端詳片刻後,發現眼熟,不確定問道:“竹竿?”

  綽號竹竿的大胖墩笑顏逐開,一把抱住了趙鳳聲,“是俺啊,生子叔。”

  大胖墩是趙鳳聲的鄰居,三年前還記得瘦的像根甘蔗,要不然能被別人起成這個綽號?沒想到幾年不見就胖成這樣。趙鳳聲記得自己小時候胖子很少,那時家家戶戶都不怎麼寬裕,過年過節才能吃上一頓肉,再容易發胖的體質也胖不到哪兒去,不由得感歎一聲:現在的孩子生活條件真他娘好。

  只有一百三十多斤的趙鳳聲頓時被他的熊抱推的趔趄幾下,把小竹竿的胖手掰開,沒好氣道:“跑那麼快幹啥,跟奔喪似的,你爹嫖娼被抓了?”

  小竹竿擦了把額頭汗水,氣喘吁吁道:“俺爹昨晚嫖娼剛被抓進去,我才懶得管他,是小栗子在學校被人堵了,我這不來找救兵呢!生子叔,走,咱去幹了那幫孫子去。”

  竹竿臉上滿是歡喜和雀躍,面前的可是生子叔啊!以前那是整個桃園街的老大!別管什麼牛叉哄哄的人來了都得幹趴下!

  沒想到趙鳳聲卻嫌棄揮了揮手:“滾一邊去,挨打了找員警去,找我幹啥,現在是法治社會,懂不?再往前跑三百米就到派出所了,趕緊去!”

  小竹竿見到生子叔不幫忙,乾脆一屁股坐到地上,抓住趙鳳聲褲腿耍賴道:“俺和小栗子拜過把子,不能見死不救,再說員警去了也不管用,那幫傻草的玩意下回還得來,得把他們打服才行!生子叔,你就幫幫俺們吧。”

  見到小竹竿死死拉住自己褲腿,趙鳳聲翻了個白眼:“把兄弟丟在那,你怎麼自己跑了出來?好兄弟不是一塊挨打嗎?學校那麼多同學,就找不到幾個人一起上去揍人?你倆混的啥玩意啊,真慫!”

  小竹竿臉紅了,唯唯諾諾道:“他們人多……”

  趙鳳聲拍了下他的腦袋瓜子,“走,叔跟你見識見識去,看是哪的過江龍。”

  小竹竿興高采烈道:“叔,聽說你以前一把刀幹翻過七個一廠的老混子,用我給你找把刀不?”

  趙鳳聲朝著小竹竿大屁股蛋子上踹了一腳:“你妹的,是嫌老子惹的事不夠多?咱這是勸架,不是他娘的打架!”

  二中。

  在九年義務教育制度裡,屬於桃園街片內初中,是市里的重點中學,許多家長擠破了腦袋都想讓孩子鑽進來。可惜趙鳳聲那時候太淘,五年級就跟外校的學生打群架,並把人家打的頭破血流,鬥毆事件不止一次,結果導致小學沒畢業就被學校開除,二中也就成了他心中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

  趙鳳聲對於二中並不生疏,這要歸功於當年位列二中校花的崔亞卿,心狠手辣的丫頭每次把糾纏她的男生都要叫到後操場“約會”一下,可等來的卻是三條虎狼猛漢,挨頓打不算什麼,連褲子都得被扒下,讓那些癡情小子至今都留下不可癒合的心理陰影。

  崔亞卿這個惹禍精不光對本校男生下手,也招來不少社會混混,裡面不乏有幾個硬茬子,不過都被老街四害挨個幹翻,讓那時候的二中後操場充滿了血腥氣息。

  趙鳳聲也是從那時候出的名,每天都遊蕩在二中門口附近,看到別的學校來堵人,也會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上去管一管。所以到了後來,他比保衛科光領工資不幹活的傢伙都管用,竟然成了二中學生心目中的保護神。

  趙鳳聲和小竹竿趕到二中後操場時,看到了滑稽的一幕。

  一個又低又矮的少年,爬到了一棵十幾米高的楊樹上,下麵圍了一圈小混子,正拿著磚頭石塊朝著樹上仍。可惜小栗子爬得太高,再加上枝葉繁茂,暗器幾乎都砸不到他的身上。

  小栗子見到小竹竿只叫來一個幫手,本來想破口大駡,但是看清楚趙鳳聲的樣貌後,大喜過望!他當然聽過桃園街前老大的英勇事蹟,對於他們這一代小傢伙而言,趙鳳聲三個字已經成為了一代傳奇,不亞于看到古惑仔裡的浩南老大。

  小栗子扯著嗓子喊道:“生子叔!”

  趙鳳聲無奈搖了搖頭,沖著眾人高聲喊道:“一幫小屁孩,行了,別鬧了,趕緊回家吃飯去!”

  十來個腦袋五顏六色的少年齊刷刷向他看去。

  頭髮亂糟糟的,鬍子拉碴,穿著人字拖大褲衩,衣服上還都是泥點子,要多邋遢有多邋遢,要多寒酸又多寒酸,比起路邊要飯的乞丐,身上也就多了個菜籃子而已。

  來的路上,趙鳳聲也向竹竿問過這幫孩子的底細,都是些十七八歲的少年,基本是輟學在家的無業遊民,入了一個叫兄弟會的幫派裡,弄得跟反清複明的大英雄似的。兄弟會的老大趙鳳聲也認識,叫花臉,下手狠也敢打,以前就是攆在趙鳳聲屁股後面的死忠粉,但近幾年沒怎麼聯繫,沒想到現在搖身一變成了幫派大哥。

  小栗子和這幫人也沒什麼殺父奪妻之仇,就是網上聊了對方一個小女朋友,並且沒進行過下一步的親密接觸,不算什麼大事。趙鳳聲聽完結怨過程後,忽然想到了以前的荒唐歲月,傻笑了幾下。

  十幾人看道對面的援兵傻不拉幾的戳在那裡傻笑,都樂得直不起腰,這傢伙除了歲數大點,哪像能拯救世界的大俠?其中一個髮型像孔雀尾巴的小青年站出來,趾高氣昂道:“大叔,你混哪的?”

  這些小孩年紀太小,就算報出字型大小估計他們也沒聽說過,趙鳳聲撓了撓頭,頓時犯了難,不知該如何回答這個傷腦筋的問題,於是露出一個誠懇的笑臉:“我就混桃園街的,叫趙鳳聲,各位兄弟能否賣個面子?”

  領頭青年根本不尿他這一壺,仗著人多,拽的跟二五八萬似的,指著趙鳳聲鼻子罵道:“什麼趙鳳聲趙龍生的,壓根沒聽說過。老東西,趕緊滾蛋!要不然連你一起打!”

  面對著青年的淩辱,趙鳳聲不慍不火,笑道:“又不是什麼大事,給我個面子,就當敬老愛幼了。要不我擺個酒席,請各位好漢們搓一頓,怎麼樣?”

  領頭青年呸了一口,咒駡道:“當小爺們都是要飯的?誰他媽稀罕喝你的酒了,就你這操行,也不回家照照鏡子!”

  見他們侮辱心中的偶像,旁邊的竹竿不幹了,從書包裡掏出半截板磚,咬牙道:“生子叔,咱和他們拼了!”

  趙鳳聲一把將他拉住,依舊笑臉燦爛:“我和你們老大挺熟,要不你給你們老大打個電話,就說趙鳳聲在這等他,你說怎麼樣?”

  領頭青年半信半疑道:“真的?”

  趙鳳聲千真萬確地點了點頭。

  領頭青年掏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號碼,畢恭畢敬道:“吉慶哥,我們堵了個人,他說認識你,你看該咋辦。”

  趙鳳聲有點發懵,不是花臉是他們大哥嗎?怎麼變成吉慶哥了?難道花臉那小子管教無方被人篡位了?

  電話那頭懶洋洋問道:“誰?”

  領頭青年小心翼翼道:“他說他叫趙鳳聲。”

  電話那頭遲疑了片刻,答道:“什麼趙鳳聲,沒聽過,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出來混的,別跟個二逼似的聽到什麼名號都到我這問。”

  被老大罵過之後的領頭青年氣得不打一處來,面露獰色,指揮著手下把趙鳳聲團團圍住。

  小竹竿見到人家真要動手,急忙縮在趙鳳聲身後,可惜他身材太出眾,怎麼躲都露出一大坨肉,成為顯眼目標。

  正當小夥子們要動手時候,領頭青年的電話裡傳來劈裡啪啦的動靜,隱約能聽清楚有人在那邊嘶吼:“我是吉慶的老大花臉,誰敢動我生哥,老子剁了他的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