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老街中的痞子

第一卷 第十三章爺們

書名:老街中的痞子 作者:卸甲老卒 本章字數:2132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20:20


  能把一幫兵痞治理的服服帖帖,向黑臉的手段可想而知,就算他不是窮凶極惡的大魔頭,但也肯定不是溫潤如玉的謙謙君子。

  拱衛京城的東方神鷹乃是全國九大特種部隊之一,向雙平能坐上王牌部隊二把手的位置,不會僅僅靠著超凡的身手和老牌的資歷就能熬上去。有多少背景強悍手段不凡的人物,盯著這個不亞於副軍級的寶座?何況這個位置前途不可限量,許多集團軍大佬都是由這個位置鯉魚跳龍門。向雙平在十年內從偵察連連長躥到特種部隊副大隊長,一路的平步青雲,肯定有著逆天的頭腦與手腕。

  向雙平手指富有韻律的敲打著桌面,微笑問道:“不想知道我來找你是因為什麼事?”

  心裡又驚又怕的趙鳳聲連連揮手,後來乾脆堵住了耳朵,長籲短歎道:“估計不是消滅索馬里海盜就是去非洲平叛恐怖分子。您這尊大佛屈尊紆貴來找我,肯定不是為了李奶奶被電話詐騙,或者王大媽電動車被盜。您呐,就別開口了,反正您說了我也不會聽,大不了您派人把我抓走。我就納悶了,您一個特種部隊上校,再往上爬就是軍級幹部了,幹嘛非跟我一個解甲歸田的小卒子過不去?”

  面對著他的撒潑耍賴,向雙平臉色漸漸沉了下來,厲聲道:“你還知道自己是一個兵?軍人的天職就是服從命令。你即便是脫了軍裝,連皮帶骨照樣還是一個軍人!”

  趙鳳聲乾脆吊兒郎當翹起了腿,甕聲甕氣道:“那您就別把我當軍人,就當我是一個被抓起來的嫖客,認打認罰我都行,不就是行政拘留十五天嗎?如果能把您弄出這個門口,讓我住三十天都行。”

  向雙平兩條又黑又粗的眉毛皺在一起,盡含久經上位積蓄的威嚴,沉聲道:“我來不是為了和你商量,而是來下達命令,你聽也得聽,不聽也得聽!”

  趙鳳聲咧嘴道:“幹嘛?發現蘿蔔哄不了兔子,改拿大棒嚇唬了?您就是拿槍崩了我我也不去,反正都是嗝屁著涼屌朝天,不如栽在你手裡痛快。到了下面咱也能顯擺顯擺,說是被一個特種部隊上校親手給崩的,多有面兒。”

  啪!

  向雙平像是真的惱羞成怒,狠狠拍了下桌子,高聲道:“軍人的臉都被你丟光了!趙鳳聲,你還是不是個有血性的爺們!”

  “爺們?”

  趙鳳聲不屑笑了笑。

  長出一口氣,趙鳳聲指了指天,緩緩道:“我爺爺是個爺們,三大戰役,抗美援朝,全都肩膀上扛著腦袋跟著去了,整個連一百多人,滿打滿算就活下來兩個人,他也算命大,在朝鮮戰場撿回了一條命,如果不是老天爺不讓我們趙家絕後,估計我爺爺也回不到武雲市。他回到老家的時候身上被槍子咬了三下,腿瘸了,耳朵也被震聾了,連我這孫子長大後喊他聲爺爺都聽不到。還記得我上小學那會愛吃臨街的包子,那會小

,也不懂事,每天都嚷嚷著要吃幾個香噴噴的包子才善罷甘休,不然就躺在地上打滾。包子鋪其實也不遠,就500米,我爺爺每天為了讓我放學吃上包子,拄著拐杖來回得走上一個多小時,想起他步履蹣跚的背影,我揪心。從他老人家走後,我就再也沒吃過包子,怕想他。”

  “我爹也是個爺們,中越戰爭時被我爺爺教導光榮參了軍,他也是個沒腦子的愣頭青,偏偏選擇進了先鋒團,每次和敵人交鋒時都沖在第一線,也算他命不該絕,回來時身上只挨了兩槍,比我爺爺還少一槍。只不過一槍幹到肺葉,趴到了老山前線上險些喪命,還好身邊戰友夠義氣,冒著槍林彈雨把他背了回來,沒有埋骨在異國他鄉。”

  “我娘是個苦命的人,本來生在書香門第,卻為了一紙婚約,照顧瘸子公公和癆病鬼丈夫一輩子。記得我們家那時候窮,她想多賺點錢補貼家用,我那從小沒受過苦的娘起早貪黑給人縫被子,本來寫書彈琴的手卻弄得像張砂紙粗劣,等我爺爺和我爹不在了,她也沒過上幾天清淨日子,羸弱的小女子卻天天擔水搬磚幹著老爺們的活,積勞成疾,和我爹一前一後共赴黃泉。不過在我心裡,我娘比我不怕死的爹還要爺們。”

  “我呢,也是命大,我爺爺和我爹身上中的槍子數目,一個不拉都到了我身上,還他娘的活蹦亂跳站在這裡胡咧咧。都說好人不長命,壞人活千年,估計也是祖上萌陰,沒讓我這頭上長瘡腳底流膿的壞蛋早早和親人團聚,也算祖宗保佑了。”

  “沒有人想苟延殘喘活在世上,誰不願意流芳千古光耀門楣?但那些事,都是在餓不死的情況下,才能昇華到一定思想境界的抱負。我不清楚您的父輩是什麼級別,最少應該是正軍級幹部,要不然您也不會在軍中升職的比火箭都快,像您這種紅色子弟,就別為難我這個為五斗米折腰的草民了。”

  “我們趙家保家衛國這麼多年,不容易。我趙鳳聲這輩子沒啥大志向,只求一點,把香火傳承下去,給我們老趙家留一條根。”

  “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哪怕知道自己是個土狗,也得呲著牙,露著凶相冒充自己是大尾巴狼,否則就只能跟在人後面找屎吃。我就是一條裝成大尾巴狼的土狗,您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幹嘛非和我過不去?”

  “我知道您有一百種方法整的我生不如死,如果嫌我不聽從命令,隨您處置,但您要是現在不抓我,我可就走了。”

  趙鳳聲見到老連長不答話,於是晃著身型,打開門走了出去。

  人字拖,大褲衩。

  走起路來雙肩搖晃。

  依舊是痞態十足。

  虎豹之駒,雖未成文,已有食牛之氣。向雙平想起初次見到他時的評價,微微一笑,望著他充滿蕭索的背影,歎道:“明明是條豺狼虎豹,偏偏裝什麼可憐的土狗。”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