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老街中的痞子

第一卷 第十五章他和她

書名:老街中的痞子 作者:卸甲老卒 本章字數:3756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20:20


  三人駕車來到了桃園街西邊的一處地攤,緩緩停下。

  簡陋的大紅牌匾上寫著“武林龍蝦”。

  等三人坐穩後,熱情的老闆娘上前笑著問道“老樣子?”

  崔亞卿補充一句:“多放辣椒,啤酒越涼越好!”

  這處地攤是老街四害一到夏天就最常來的地方,三個爺們基本上也就是喝酒為主,到哪喝都一樣,主要是為了照顧崔亞卿的口味。這丫頭好養活,不喜歡吃什麼鮑魚海參,也不喜歡法國大餐西式牛排,唯獨偏愛小龍蝦,讓趙鳳聲時常感慨她生了個不花錢的嘴,又長了顆不上進的心。

  隨著三箱啤酒“咣咣咣”砸在大剛身旁,附近吃飯的群眾都投來詫異目光,這兩男一女坐的桌子很小,三人已經坐的滿滿當當,不可能再有客人來。而且現在地表溫度很高,冰涼的啤酒放在地上不一會就變成常溫狀態,一下要三箱,不是傻嗎?

  大剛拿起一瓶啤酒遞給趙鳳聲,又遞給崔亞卿一瓶,三個人用牙就將啤酒起開,根本沒用杯子,一口氣幹個精光。大剛又掏出三瓶,依舊和趙鳳聲仰起脖子幹掉,崔亞卿礙於肚量太小,灌了半瓶就放在桌上,舉起手背擦了擦嘴唇邊上的酒漬。

  四周群眾全都看傻了眼。

  乖乖!

  這是喝酒?這比喝水都利索啊!

  怪不得一下搬來三箱,原來是喝家,照這速度,五箱恐怕都打不住。

  大剛和趙鳳聲在小學時就開始偷家裡的酒喝,那個年頭窮,基本沒什麼像樣的好酒,經常見的就是老白乾和二鍋頭,都是些酒精度數高的烈酒。

  隨著在社會上的摸爬滾打,他們的酒量也越來越大,到了現在,每個人不低於一斤的量,喝完還能保證不耍酒瘋。啤酒?那就是論小時喝了,啥時候喝的老闆瞌睡的扛不住了,才肯甘休。他們以前也不怎麼喝啤酒,三九天三伏天都以白酒解饞,因為喝啤酒付不起酒錢……

  崔亞卿的酒量要稍微小一些,那也是和他們相對而言,陪著三個大酒量的傢伙喝了十來年,再小的酒量也能練出來個半斤不醉。

  兩個大盆的香辣小龍蝦擺在桌上,崔亞卿涎著口水就開始下手去抓,筷子都不用,蔥白手指兩三下就將小龍蝦掐頭去尾,僅留下粉白的蝦肉,這份嫺熟的技術,不知消滅了多少只可憐的龍蝦才能練就出來。但她沒急著吃,而是放到了趙鳳聲盤子裡。

  趙鳳聲這輩子最大的一個缺點,就是不會剝蝦,不管是什麼樣的蝦,他都不會。所以他唯一能吃的蝦,就是油炸小河蝦,一筷子一個,扔到嘴裡就嚼,不用剝,省事。

  他不會剝,但是愛吃,和崔亞卿在一起時,也基本是二妮給他剝。

  崔亞卿剛把蝦肉放進趙鳳聲盤子裡,瞬間就後悔了。自己還生著氣呢,這樣的舉動,不是讓討厭的傢伙認為自己氣消了?那可不行!

  但是當崔亞卿剛準備把蝦肉拿回去,趙鳳聲卻搶先一步丟進了嘴裡,笑道:“還是二妮疼我。”

  崔亞卿咬著牙憤憤道:“下著砒霜呢,毒死你!”

  趙鳳聲堆起一副諂媚的笑容:“二妮剝的,就是下了鶴頂紅我也敢吃。”

  氣不打一處來的崔亞卿橫起柳眉:“毒不死你,噎死你!”

  趙鳳聲搖頭晃腦喝下一杯啤酒,砸吧嘴,挺美。

  崔亞卿把蝦殼憤恨仍在他的大褲衩上,差點丟到大剛心服口服的神器。

  見到倆人打情罵俏,大剛早就習以為常,問道:“二妮,你那店生意咋樣?好的話哥也開一個。”

  崔亞卿經營著一家美容店,叫做虞美人,這個名字還是當初趙鳳聲給他起的,並不是小學畢業的傢伙心中錦繡,而是起名時,趙鳳聲拿著《唐詩三百首》胡亂點了一下,說點著啥就叫啥,崔亞卿也點頭答應。幸好,《虞美人》三個字也比較符合店名,就這麼糊裡糊塗定了下來。也幸虧沒有點到岑參岑嘉州那首《奉和中書舍人賈至早朝大明宮》,要不然,光是做招牌就得大費一番周折。

  崔亞卿心不在焉答道:“一般,一個月四五萬,撐不著,也餓不死,你要想幹,我給你弄點技術熟練的人過去,別虧待了人家就行。”

  老街四害在一起這麼多年,不是兄妹勝似兄妹,崔亞卿也沒必要小肚雞腸藏著掖著,大大方方說出了商業機密。

  大剛沖對面夾花生米的敗類問道:“生子,一起幹不?我出錢,你管理,到時候我6你4。”

  趙鳳聲笑了笑,搖頭回絕:“不幹。”

  大剛疑惑問道:“為啥?”

  趙鳳聲指了指他又指了指自己,“就咱倆的臭名聲還開美容院?准保讓別人以為開的是洗頭房,頭三個月,肯定都是一幫大老爺們來店裡做大保健。美容賺的是誰的錢?女人。哪個女人願意到聲名狼藉的傢伙店裡消費?失財是小事,失了名節就不划算了,要我說,還是幹你老本行吧,別瞎折騰。”

  大剛給出這個提議,其實也是想拉趙鳳聲一把,不希望看到他悲慘兮兮地經營小賣部為生。聽到他的分析後,恍然大悟,明白了他是怕連累了二

妮。崔亞卿是個江湖義氣比男人還重的女漢子,自己開口,目的又是為了幫趙鳳聲,她斷然不會拒絕,如果連帶著總店營業額下降,她也會咬牙硬挺著,不會訴苦一句。

  大剛訕訕一笑,舉起杯子:“二妮,哥自罰三杯,當我沒說過啊。”

  崔亞卿剝著龍蝦自言自語道:“連累個屁!這麼多年了,還怕你們毀我名聲?我還有個屁的名聲!”

  趙鳳聲看著她哀怨的神情,有些心疼。若不是這些年跟自己這幫人渣混在一起,她恐怕早就嫁為人婦,和其他平凡的女孩一樣,過上幸福的小日子。

  可二妮就是死乞白賴願意和自己混在一起。

  李爺爺說這就是命數,比劫運,桃花劫,先天八字帶來的,誰也更改不了,就跟自己當年碰到那個宛若仙子的女人一樣,拴住了,就再也掙脫不開。

  恍惚中,趙鳳聲發現人群中走過一個似曾相識的背影,心頭巨顫,連帶著手中杯子裡的酒水都灑出一半。

  崔亞卿察覺出了他的異樣,順著他的目光掃去,大吃一驚,仔細分辨後才發現不是那個女子,於是輕聲道:“不是她。”

  她,五年前出現在趙鳳聲生命軌跡中的女人,婉約靈秀,如同一朵聖潔的白蓮,哪怕無數人心目中的女神崔亞卿也不得不折服在她絕世的氣質下。即便知道趙鳳聲死心塌地愛了她五年,崔亞卿也只是選擇沉默,從來沒有生出一絲怨恨,因為那個女人實在讓男人沒有絲毫抵抗力,出塵的一塌糊塗。她自己都放出過豪言壯語,如果老娘是個爺們,霸王硬上弓也得把她拿下!

  她愛他,他又愛著她。

  愛情,就是這麼無可奈何又陰差陽錯。

  酷似那個女人的身影飄然走過,趙鳳聲收回視線,揉了揉臉頰,輕笑道:“看錯了。”

  崔亞卿灌下一杯啤酒,遏制住心裡的忐忑不安,抿嘴問道:“三年中你和她聯繫過沒有?”

  趙鳳聲搖了搖頭,沒有答話。

  素來以膽大著稱的崔亞卿,悄然長出一口氣。

  都說世間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但是崔亞卿對趙鳳聲的情有獨鍾,好像自打記事起就在心中萌芽,說不清具體是什麼時候發生的。

  那年二妮6歲,趙鳳聲8歲,他偷偷摸摸拿著塊巧克力給她,她笑了。然而還沒吃進嘴裡,就被幾個歲數大的孩子奪了過去。她坐在地上哭的稀裡嘩啦,他怒了,像瘋子一樣跟對方扭打在一起,中了無數拳腳後終於搶回了那塊佈滿塵土的巧克力,鼻青臉腫的他笑吟吟放入她的手中,笑的像個傻子,那是他這輩子第一次打架,也是她第一次收到男孩子送她的禮物。

  那年二妮8歲,趙鳳聲10歲,還記得當天是她的生日,因為考試成績不好被父親訓斥後,跑到小土丘上抱著膝蓋埋頭痛哭。他體貼的跑到她的身邊安慰,並且從懷裡變戲法似的掏出來三個土豆,埋在土裡烤的外焦裡嫩,她捧著香噴噴的土豆破涕為笑,第一口先喂給他,他明明流著口水卻搖頭說自己不吃。三個土豆,那是她這輩子收到最珍貴的生日禮物。

  那年二妮14歲,趙鳳聲16,她已經出落得像朵含苞待放的嬌豔鮮花,不止是學校內的同學追求她,就連當時惡名遠揚的一廠幾個痞子也經常糾纏。他聽到她的哭訴後一言不發,只是默默地買回來兩把唐刀揣在自己身上。幾天後,他和一廠的痞子們不期而遇,他抽出兩把唐刀,一手一把,毅然決然沖向比他大幾歲的痞子人群中,一對七,何況比對方身型懸殊了許多,絕對是一場不可能打勝的戰役,可他就像條發了瘋的野狗拼命撕咬,豁出一切只為給對方身上添一些傷疤,不要命的打法,終於把對方打得抱頭鼠竄。他那時候潔白的襯衣最後變成了黑色,鮮血滴滴答答落在她的心頭,清瘦的身影手持兩把唐刀,斜陽照射下,威猛的如同傳說中的戰爭神邸。她卻知道,他身上的傷不比對方的少,一百三十二針,這是她陪他上醫院後,傷心欲絕的她在旁邊看醫生給他縫合傷口的數字。

  他那時就像個不可撼動的魁偉山嶽,任何時候都能成為她所能依靠的堅強臂膀。

  所以即便是默默無聞等了他二十多年,她還是覺得應該這樣義無反顧。

  當年在他和那個絕塵女子熱戀的時候,她肝腸寸斷,於是想找個男人來取代他的影子,她卻發現自己錯了,那個單薄卻偉岸的身影始終在她心中魂牽夢縈,誰也無法替代。

  她想在能放肆的青春裡,賭上一把。

  哪怕是他一直愛著那個仙子一樣的女人,她也不曾後悔。

  想起兩人之間瑣碎的點滴,二妮的心中五味雜陳。

  她不是灑脫的女俠,沒有那麼高的境界相忘於江湖,只想陪在他的身邊相濡以沫。

  看到他有些落寞的神色,二妮心中一緊。想到他收斂起了昔日裡的張狂與鋒芒,變成了那個女人一樣的安靜內斂,崔亞卿心中暗自輕聲呢喃道:“你說愛極了一個人,會慢慢變成他的模樣。我努力變成了你的樣子,才發現你已經變成了她……”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