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老街中的痞子

第一卷 第二十三章坦誠相見

書名:老街中的痞子 作者:卸甲老卒 本章字數:4352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20:20


  崔亞卿早在一個小時前就已經做完筆錄,在分局大廳焦急等待了大半天,終於等到趙鳳聲的出現的身影,她快步走上前,憂心忡忡問道:“怎麼這麼久,沒什麼事吧?”

  趙鳳聲望著她略感憔悴的小臉,挑了挑她尖俏的下巴,大大咧咧道:“哥是擒拿殺人犯,又不是和人打架,能有什麼事?那幫大蓋帽不僅想請我吃飯,還準備給我發好市民獎呢,放心吧,過幾天就把小紅旗給我寄到家了。”

  崔亞卿和他相識二十多年,只要趙鳳聲一撅屁股就能清楚他放什麼屁,看著他玩世不恭笑臉之中眉宇間暗藏的愁緒,崔亞卿知道他沒說實話,也不可能撬開他牢不可破的嘴巴。

  雲鬢頗顯散亂的崔亞卿抿了抿櫻桃小口,沒有說話。

  “二妮,餓不餓?我身上的錢都買衣服用了,能請哥吃頓好的不?來頓火鍋配啤酒咋樣?”趙鳳聲察覺到她的異常,趕緊轉移她的視線,這丫頭鬼精鬼精的,指不定讓她能猜出個一二三來。

  現在天色已暗,崔亞卿折騰了一下午也身心俱疲,聽到美食後,平坦的小腹不爭氣地咕咕叫了幾聲,隨後挽著趙鳳聲的臂膀,踏出了分局的大門。

  隨便找了家裝修體面的火鍋店飽餐一頓,此時也沒有了開往武雲市的高鐵,崔亞卿又不願意坐慢車,倆人就來到了一家四星級賓館準備入住。走完流程後,她已經從員警手裡拿回了銀行卡,兜裡不缺錢。

  “開一間商務房。”

  崔亞卿將銀行卡遞給笑容可掬的前臺服務員,雖然錢包裡鼓鼓囊囊,但並沒掏現金,她總覺得拿著一遝子錢去付帳有些暴發戶的模樣。

  “一間?”

  趙鳳聲斜眼看著二妮。

  崔亞卿吃飽後膚色也變得潤澤起來,看起來就像個誘人的粉紅蘋果。她歪著腦袋道:“想開兩間?你掏錢。”

  囊中羞澀的趙鳳聲拍了拍乾癟的褲兜,一文錢難倒英雄漢啊。

  趙鳳聲挑了挑眉,壞笑道:“你不怕我變成禽獸?”

  崔亞卿白了他一眼,嗤笑道:“就你?明明是一隻大白兔還裝大尾巴狼?老娘今天就脫光了躺在那,看你能不能憋得住,就怕你最後連禽獸也不如。”

  彪悍的絕色佳人在服務員目瞪口呆中走進電梯,趙鳳聲在保安豔羨萬分中緊隨其後。

  推開房門。

  一張曖昧到香豔的大床直挺挺擺在中央,趙鳳聲皺著眉問道:“咋睡?”

  崔亞卿邊脫高跟鞋邊說道:“我睡床上,你願意睡哪就睡哪。”

  沒等趙鳳聲繼續開口,崔亞卿長裙就順著玲瓏有致的身軀滑落,只剩下讓人血脈噴張的黑色內衣包裹住最後一抹誘人春色。

  趙鳳聲看見峰巒起伏的白嫩和盈盈一握的腰肢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轉過身,望著燈火通明的窗外,眼觀鼻,鼻觀心,忐忑道:“二妮,真不把哥當男人啊?”

  崔亞卿邁著兩條勾魂攝魄的修長美腿,找到拖鞋穿上,從包裡掏出了瓶瓶罐罐後,不屑道:“老娘八歲洗澡時就被你扒牆頭看光了,現在裝個屁的謙謙君子!我洗澡半個小時,有本事就沖進浴室啊,不來你不是爺們!”

  咣當!

  浴室大門狠狠碰上。

  被侮辱到人格高度的趙鳳聲搖了搖頭,掏出崔亞卿給他新買的軟中華點上一根,本來他說買七塊一盒的紅雲就行,可二妮說什麼也不讓他抽低檔煙,不是嫌他丟人,而是怕他傷身。

  趙鳳聲坐在窗戶旁,煙霧繚繞,他此時想的不是崔亞卿的曼妙身姿,而是不斷分析著孫晨被害的具體資訊。

  孫晨是一個入行十幾年的刑警,得罪的人如過江之鯽,但能指揮熟練使用斯太爾Scout通用狙擊步槍的高手,非富即貴,肯定是一方巨梟。而這種殺害員警震驚全省的大案要案,誰能這麼窮圖匕見?除非是親人或者朋友栽在孫晨手裡,或者是馬上要落入孫晨的手中,才可能有比較大的作案動機。這麼篩選下來,選擇的範圍就稍微縮小了一些。

  武雲市道上都是些成不了氣候的混混,頂多收些保護費,率領手下去搶點活,基本處於冷兵器時代,絕對稱不上什麼黑幫,跟鬼子山口組和蘇俄黑手黨提鞋都不配,更別說巴格達那些動不動互射火箭炮玩的大鬍子。

  將武雲市心狠手辣的混子再次進行篩選,趙鳳聲終於鎖定了幾個人。

  趙鳳聲給張新海發了一個郵箱號碼,讓對方把孫晨資料全部發到郵箱裡面。這個郵箱是國外的一個網站專用的聯絡管道,相對來說比較隱秘,也有一定的防護措施,就算被對方入侵後,系統也會在第一時間銷毀郵箱裡所有檔。

  聽著浴室裡均勻的水聲,趙鳳聲突然想起來大剛那頭畜生說過的一件事,他說女人洗澡之所以耗費的時間長,是因為程式十分繁瑣。洗髮水,護髮素,沐浴乳,洗面乳,所有東西都要輪番上陣,就連搓澡都要搓三面。

  懵懂無知的趙鳳聲當初還問過他,啥叫搓三面,結果大剛擺起老司機的姿態解釋道:男人搓澡是正反兩面,身前一遍,後背一遍,而女人要加上一面,連側面都要搓。

  如果是一百大幾十斤的富態女子,趙鳳聲還覺得情有可原,那麼多肉也有地方下手。但像崔亞卿這樣側面如纖細楊柳的身段,咋搓?

  而且當年偷窺女浴室的時候,沒發現搓三面啊……

  潺潺水聲終於停止,崔亞卿卻又待了一刻多鐘才打開浴室大門。

  女人每次嘴裡所說的時間,遠遠比實際花費的時間要少很多,相信不少熱戀過的男人都深有體會,如果能把等待的時間積攢下來,再去泡兩個妹子都綽綽有餘。崔亞卿從進入浴室的門算起,已經超過了一個半小時,是她剛才口中提到的時間三倍。

  趙鳳聲從窗戶反光中隱約看到了美人出浴圖,還好崔大美人沒有強悍的光著身子出來,而是裹了一條比齊臀小短裙還要窄短

的浴巾,這樣的猶抱琵琶半遮面,更能刺激某人的腎上腺素分泌。

  “洗漱用品都放在浴室裡了,趕緊去洗吧,一身臭汗。過來,我用浴帽把你傷口蓋住,要不然得感染了。”崔亞卿說出的這番話,就像個體貼入微的居家小女人。

  趙鳳聲走過去,不敢留戀嬌軀上的羊脂美玉,腦袋呈45度,目不斜視望著天花板,神情肅穆,像是頭一次在京城看見升國旗的莊重表情。

  崔亞卿瞧見他的模樣,可笑又可恨,憤憤道:“太陽島玩6P的時候你也這樣?”

  趙鳳聲笑的那叫一個尷尬,包好傷口後灰頭土臉鑽進了浴室。

  崔亞卿望著他狼狽身影,眼神裡都是幽怨,邊往毫無瑕疵的美腿上塗抹護膚品,邊想道:自己是腰不夠細?還是腿不夠長了?哪次穿顯身材的衣服不得賺足男人們的回頭視線?這個愛逛風月場所的傢伙連胭脂俗粉都能看得上,為何面對自己屢次勾引卻如老僧入定?難道是銀樣蠟槍頭中看不中用?可也見過他一柱擎天的場景啊……

  這傢伙嫌自己魅力不夠?

  咣當!

  想到這裡,崔大美人越來越氣,咬牙切齒地將價值幾百塊的潤膚乳扔到牆上,和男人某個地方類似的乳白色液體灑了不少粘在那裡,若是現在有人進來,肯定會浮想聯翩到邪惡畫面。

  趙鳳聲匆匆忙忙洗完了澡,探頭探腦出來,見到崔亞卿陰沉著俏臉,茫然問道:“咋了二妮,誰惹你了?”

  “除了你還有誰!”

  崔亞卿雙手環胸憤怒喊道,看見趙鳳聲依舊穿著短袖長褲,更加怒不可遏:“裝什麼正人君子!光是我看你逛洗浴中心就見你好幾次了,現在道貌岸然演給誰看!知道我屁股後面有多少人在追嗎?不下一百個!我店裡每天都有送花堵門的男人,怎麼單單看上你!在你眼裡,我比那些賣肉的還不如?就那麼對老娘沒興趣?!”

  怒火中燒的崔亞卿從床上跳起,伸手去抓趙鳳聲的上衣,身形靈活的趙鳳聲急忙閃躲,一下躥出老遠,這下惹得崔大美人更加憤懣,長牙五爪沖著他不停圍追堵截,浴巾都險些滑落。

  趙鳳聲身手不錯,可房間就這麼大的地,哪能讓他逃出生天,二妮在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後終於把他堵在了牆根。

  “還敢跑!我讓你跑!”崔亞卿一邊捶著趙鳳聲的肩頭,一邊撕扯他的上衣,哪怕趙鳳聲左右阻攔,價值20元的劣質T恤也抵擋不住兩人大力拉扯,變成了數個碎布條。

  “這是?!!!”

  崔亞卿瞧見趙鳳聲後背五處深凹進入的傷痕,瞬間呆滯。

  她以前不止一次看過趙鳳聲後背,清楚記得只是幾處刀傷,而眼前深凹進去的五處疤痕,是……槍傷?!

  以前她在電視電影中見過有人拿著槍進行火拼,也見過演員身體呈現出槍傷的疤痕,趙鳳聲後背的五處印記,和槍傷極為接近。目睹深愛著的男人身背五處催命符,她的心猶如刀絞。

  崔亞卿眼淚奪眶而出,左手捂住嘴巴,不讓自己痛哭出聲,右手顫顫巍巍撫摸著觸目驚心的槍傷,泣不成聲道:“還疼嗎?”

  趙鳳聲見到被她發現一直隱藏的傷口,乾脆將支離破碎的上衣全部脫去,故作輕鬆道:“好幾年了,早不疼了。”

  崔亞卿用臉頰緊緊貼住不算壯碩的後背,淚水從疤痕之間不斷穿過,低泣道:“三年前你究竟去哪裡了?為什麼你不告訴我……”

  趙鳳聲輕輕道:“都過去了,不提了,就當是一場夢,既然我能活著回來,就再也不會回到那個鬼地方。二妮,別哭,你一哭,哥心疼。”

  崔亞卿哽咽問道:“你今天說把命交給別人,是什麼意思?會不會還要回到那裡,是不是還要去賣命?”

  趙鳳聲轉過身,將她擁入懷中:“是件小事,沒有生命危險,放心吧,哥的命誰也拿不走。”

  崔亞卿蜷縮在最堅強的港灣,不再說話,只是抽泣。

  窗外皎潔的月光傾灑而下,穿過了燈火闌珊,穿過了人聲鼎沸,照射在一對相識二十多年的男女身上。

  趙鳳聲撫摸著崔亞卿青絲,緩緩道:“二妮,你的心意哥知道。但李爺爺說過,我的命太硬,克六親。一開始我不信,但隨著爺爺父親母親都相繼離我而去,才覺得那些虛無縹緲的東西真的挺玄乎,所以我怕了,真的怕了,不敢和最親近的人在一起。”

  崔亞卿聲若遊絲道:“是不是因為這個,你和她才最終分手?”

  她,兩人都一直在刻意回避的女人,終於被崔亞卿說了出口。

  趙鳳聲望著燈光照射下的車水馬龍,黯然道:“有這個原因,但也不全是。你知道,她家裡是大門大戶,我這種在社會最底層的小混混,終將入不了她們家人法眼,本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何必強行要綁在一起互相折磨,最後會讓兩人遍體鱗傷。”

  崔亞卿感受著他火熱的體溫,堅毅說道:“那正好,我也是老百姓,你也是老百姓,咱們倆最般配。”

  趙鳳聲棱角分明的臉上呈苦澀狀,道:“你哪裡是什麼小門小戶家的閨女,你爸身家幾千萬,怎麼都算是大富之家,我要是和你在一起,你父母不得天天埋怨你?”

  崔亞卿俏臉上寫滿義無反顧:“他們是他們,我是我,我兄弟姐妹四個,又不指著我給老崔家傳承香火。再說我現在自己賺錢,不靠著他們養活,他們再有錢是他們的事,和我沒關係。”

  趙鳳聲搖了搖頭,無奈道:“哪有那麼簡單。”

  崔亞卿死死抱住他,“就這麼簡單,是你想複雜了。就因為這個原因,所以你寧願去洗浴中心找小姐,也不碰我一下?”

  趙鳳聲沉默不語。

  崔亞卿猛然掙脫他的懷抱,一把將浴巾扯掉,露出白玉無瑕的身體,擺出一往無前的彪悍氣勢,臉上浮現出一抹堅韌味道的春意:“那我先給你生個孩子。”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