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老街中的痞子

第一卷 第二十四章傻小子

書名:老街中的痞子 作者:卸甲老卒 本章字數:3369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20:20


  趙鳳聲和崔亞卿第二天下午趕回了武雲市。

  昨天倆人折騰了半宿,趙鳳聲直到現在還頭暈眼花,腿酸腳麻。

  這個“折騰”不是說倆人在大床上顛鸞倒鳳,而是崔大小姐像打了興奮劑的母老虎要霸王硬上弓,來回躲藏猶如驚弓之鳥的趙鳳聲寧死不從,直到佛曉時分,累的沒有一丁點力氣的崔大美女才肯放過他,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可憐的趙鳳聲不僅要時刻提防二妮的偷襲,還要壓抑住自己亢奮的小弟弟,沒辦法,崔亞卿可是不著寸縷的發起攻擊,自己是個正常男人,是個欲望強烈的男人,還是個壓抑了幾個月沒嘗過葷腥的男人。

  這滋味,真他娘不好受。

  任誰碰見這樣的絕色尤物勾引自己,不得神魂顛倒?不去強行推倒美人就不錯了,但是被女神逆推的趙鳳聲硬生生抗了大半宿,到了現在,還有點佩服自己堅如磐石的意志力。

  坐懷不亂的柳下惠,算個毛啊!

  老子被女神逆推了4個小時,寧死不從!

  趙鳳聲到了現在,雙腿之間那杆槍還有些僵硬。

  哎!

  好男人,不好當啊。

  趙鳳聲剛回到桃園街還未走進家門,就被姑奶奶賽金枝堵在胡同裡,老人家臉上洋溢著喜意,站在趙鳳聲面前笑呵呵說道:“生子,別回去了,中午來姑奶奶家吃飯,我小孫子正好從老家過來了,你倆認識認識,親近親近。”

  孫子?

  這可是土匪老太太家第一次來親戚,趙鳳聲很好奇土匪世家的後人是什麼模樣,答應一句“沒問題”,急不可耐地走向賽金枝家中。還沒進門,就看到一副誇張到極致的背影,即便是坐在那裡,也把整個院門堵得結結實實。

  背對大門的男子似乎察覺到了有人窺探的目光,轉過身,一張眉眼端正卻又憨憨傻傻的臉龐呈現出來,看樣子也就二十出頭,對趙鳳聲咧了咧嘴,挺傻。

  姑奶奶端著一盆菜從廚房走出來,沖孫子嚷道:“癟犢子,傻不拉幾坐那嘎哈,不知道喊人?這你生子哥。”

  小孫子猛然站起身,比起門楣都要高出一截,話語間一股濃郁的苞米茬子味,聲音也和身軀一樣霸道:“生子哥!”

  趙鳳聲抬了抬手,想拍拍他肩膀想表達一下親近,卻發現距離有些不夠,只能尷尬向前邁了一步,這才夠著他的肩頭,笑道:“這體格,真唬人,得有一米九多吧,叫啥名?”

  “周奉先!”

  長相傻乎乎的小子不止口音重,嗓門還奇大,把趙鳳聲耳朵都震的嗡嗡作響。

  虎筋弦響弓開處,雕羽翅飛箭到時。

  豹子尾搖穿畫戟,雄兵十萬脫征衣。

  聽到他的名字,趙鳳聲不由得想起赫赫有名的三國第一猛人呂布呂奉先,好傢伙,哪怕天下無雙的呂溫侯在世,比起這傻小子的體格的強不了哪裡去吧。

  “我叫趙鳳聲,你叫周奉先,咱倆名字裡都有個重音字,也算是緣分了。”趙鳳聲坐在馬劄上,拎起根黃瓜,一口咬掉半拉,仔細打量周奉先後,才發現他裸露在外的骨骼極為寬大,比起常人大出好幾圈,一雙大腳穿著雙破舊解放鞋,最少得五十碼。

  周奉先撓著後腦勺,傻傻一笑:“生子哥,俺奶奶跟俺說起過,你是個好人。”

  好人?

  趙鳳聲第一次聽到有人這麼誇獎自己,發自肺腑笑了笑,不過比起對面出自巨匪世家的祖孫兩人,自個恐怕還真能算是好人。

  姑奶奶已經忙活完,桌上擺了三盤菜,小雞燉蘑菇,豬肉燉粉條,洗的乾乾淨淨的整根黃瓜,雖然菜少,但份量極足,盛菜用的盆子比起別人家的洗臉盆都差不了哪裡去,趙鳳聲看著傻小子嚇人的體魄,再看到姑奶奶準備份量十足的菜肴,聯想到了周奉先絕對是個吃貨。

  姑奶奶指著桌子吆喝道:“生子,嘗嘗鮮,這都是奉先從老家那邊扛過來的,野生的,絕對正宗。”

  趙鳳聲嘗了口蘑菇,果然鮮嫩爽口,不由讚歎道:“真地道。”

  姑奶奶摩挲著兜,看樣子是想掏煙,一邊開心道:“好吃那就多吃點,在咱這可弄不到這麼好的東西。”

  趙鳳聲很有眼色地掏出軟中華,給姑奶奶遞過一根,問道:“奉先來著玩多長時間?”

  姑奶奶打火點燃,使勁抽了口高檔香煙,眉宇間浮現一抹陰霾,沉聲道:“不是來玩的,以後就住這不走了。”

  趙鳳聲心思活泛,瞧見往日裡什麼事都不往心裡去的老太太竟然會發愁,也猜中了八九不離十,皺眉問道:“家裡出事了?”

  姑奶奶點了點頭,長歎口氣解釋道:“哎!~生子,不瞞你說,他爹在他出世沒多久就被槍斃了,他二叔在去年被仇家砍了腦袋,死的挺慘,老三為了報仇,前一段栽進去了,恐怕這輩子再也出不來。家裡就剩一些遠房親戚,靠不住,於是我就像讓他待在我身邊,也好給我養老送終。”

  “有些家醜我也跟你實話實說,他爺爺娶了三個媳婦,我是壓寨大夫人,他爹是我親兒子,老二老三呢,是二房那個狐狸精生的。我脾氣強,和其他人不怎麼對付,兒子死了後就跑到這裡落了腳,沒想到兒媳婦肚子裡還留了種,直到前幾年我才知道有這麼個親孫子。”

  趙鳳聲輕笑道:“我說您現在天天挺高興的,原來撿回個大孫子。晚上我去訂個像樣的飯店,給您好好道一道喜,也給我奉先兄弟接風洗塵。”

  傻小子周奉先一口扒拉進去半碗米飯,傻傻一笑。

  姑奶奶神情有些黯淡,拍著趙鳳聲手背,輕聲道:“生子,我老了,恐怕沒幾天日子可活,如果換成是以前,死就死了,大不了找他爺爺幹架去,身邊也算有個死鬼陪著。可現在有了這個小崽子,我心裡有些放不下。生子,這條街裡,姑奶奶我沒幾個看上眼的,你爺爺不用說,是咱國家的英雄,頭挨著天腳挨著地,死了都讓人豎大拇指。還有一個就是天天神神叨叨的李老頭,雖說那傢伙看起來不太靠譜,但有真本事,姑奶奶文化不高,但是看人賊准,那老傢伙絕對是個肚子裡有貨的高人。”

  “再有一個,就是生子你了,別你小子天天吊兒郎當的,但能看出來你心好,為人仗義。姑奶奶這輩子沒求過你啥事,今天就豁出去老臉,求你以後幫我照顧好奉先。這傻小子從山溝裡剛爬出來,啥玩意都不懂,你得教他為人處世的道理,教他善惡是非,教他適應這個社會,他要敢不聽話,你就收拾他,他敢還手,你就抱著我骨灰盒放到他跟前,看臭小子敢不敢動手。”

  傻小子放下大碗,挺直了身軀,一本正經大喊道:“奶奶,您放心,俺以後肯定聽生子哥的話,他讓俺幹啥就幹啥,俺要是說話跟放屁一樣,就是大棒槌!”

  趙鳳聲知道姑奶奶的習慣,又給她續上一根煙,道:“您老這體格少說還能活個五六十年,沒准我都得走您頭裡,咋老說晦氣的話。等過幾天我給他找個活幹,再讓二妮尋摸尋摸,看能給奉先找個對象不,對了奉先,你今年多大了?”

  傻小子聽到找物件,馬上羞澀起來,紅著臉道:“俺二十。”

  趙鳳聲混了這麼多年社會,哪能看不出來他是個懵懂小初哥,壞笑道:“放心,哥過幾天先帶你去快活快活。”

  傻小子臉更紅了。

  姑奶奶見到他們倆相處融洽,也浮現出寬慰笑容,用手指點著小孫子的頭,笑駡道:“看那沒出息的樣!你爺十六歲就把我扛進了山,你爹十八歲就拐了你娘進門,你個傻小子都二十了,還沒碰過閨女,丟不丟人!”

  小奉先飯也不吃了,搓了搓大手,無辜道:“山裡面都是山跳大野豬,哪有啥閨女啊……”

  趙鳳聲聽到他是從大山中走出的,於是感興趣問道:“你家在哪座山裡住呢?”

  傻小子高聲答道:“老白山!”

  “老白山?”趙鳳聲詫異道:“光聽說過長白山,還有老白山呢?”

  “有啊!”周奉先手舞足蹈比劃著:“俺那嘎噠老漂亮了,青山綠水的,生子哥,有空了你跟俺回老家,那裡隨時能打獵,有狐狸,有狼,還有鹿,最難碰的就是熊瞎子,我來的時候就碰見個大灰熊,得有6、700斤,但是肉太膻,沒法吃,只能把熊掌蒸了吃。”

  趙鳳聲挑了挑眉:“你打過棕熊?”

  傻小子很嚴肅答道:“昂。”

  趙鳳聲心神一凜,這種陸地食物鏈頂端的狂躁猛獸,絕對是堪稱恐怖的存在,前臂和牙齒力量極大,可以輕易摧毀樹木,自製的土槍都未必能擊穿厚厚的皮肉脂肪,就算是經驗豐富的老獵人都不太敢對棕熊下手。而眼前的傻小子說起來興致勃勃,仿佛沒把捕熊當成太危險的事?

  “那麼大的玩意,你咋把它弄死的?”趙鳳聲出生在城市,很好奇住在大山裡的人們怎樣狩獵,是用現代化機器製作出來的精緻複合弓弩,還是傳統一些堪稱弓箭巔峰之作的牛角弓,再或者就是利用腦力技巧製造出各種陷阱,來捕捉那麼大的傢伙。

  傻大個又笑了,露出松花江水灌溉出的白瓷牙齒,答案只有兩個字。

  “拳頭。”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