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一章 穿越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4815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感覺到身上的疼痛。

安寒煙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一睜眼,她就被眼前的景象震驚了。

出於職業習慣,她警惕的打量著四周,她躺在一個四處皆是木板的小空間裡,上面的蓋子蓋了一半。

如果自己沒有猜錯的話…..自己正躺在一副棺材裡…..

棺。。。材。

想到昏迷前發生的事情,安寒煙翻身一下,單手撐著跳出來了棺材。

這時一串不屬於自己的記憶突然擠進了自己的腦袋,她痛得捂住了腦袋的同時突然反應過來。

自己竟然….

穿越了?

還是穿越到了一個被自己妹妹打死的,相府大小姐身上!

就算是殺手組織的首領安寒煙也震驚了一下,然而僅僅是一秒,她就恢復了平靜。

周圍正在打掃的婢僕們皆是一驚,不知是哪個不禁嚇的僕人突然大喊了一聲:“詐屍了”

安寒煙沒有理會因為‘自己’的驚醒,而亂成一團的僕人們。

低眼瞧了瞧自己身上破舊的衣服,衣服掩住的大大小小新新舊舊的傷痕。

原本她是在熱帶雨林那一片地區執行新任務的,任務剛剛完成,還沒來得及喜悅卻遭到了隊友的背叛,雖然到最後她用自己槍裡的最後一顆子彈將對方也擊斃。

但是自己依舊未能倖免於難,死於非命。

沒想到自己不僅穿越了,還重生在一個倒楣蟲的身上。

通過原身的記憶,安寒煙大致也瞭解了一下自己現在的處境。

當年還是六品官員的左相,娶了定國將軍府之女,也就是安寒煙的母親。

並借助將軍府之勢,一步步的爬上了今日左相的位置。

安寒煙六歲那年,定國將軍出戰遠征,始料未及,在那場大戰中,祖父和幾位舅舅都殞命沙場。

定國將軍府一朝勢敗,而安寒煙母親也因此一病不起。

而左相一開始娶安寒煙母親,本就是為了其背後的娘家勢力。

將軍府這一倒,安寒煙母女兩人在丞相府的地位一落千丈。

而左相也是當機立斷的,棄了她母親這顆廢棋,很快便迎娶了穩定了邊疆的定疆候之女。

當初左相承諾定疆侯,等人娶進門,絕不會委屈對方當偏房。

而安寒煙母親,也早已意識到左相的狼心狗肺,忘恩負義,也心知自己撐不了多長時日。

為了保住女兒,能在丞相府裡好過一些,在病逝前向與自己交好的宮中惠妃,求了一紙婚約。

等安寒煙16歲之日,與惠妃兒子,現今的五皇子成婚。

也正是這一紙婚約,才讓安寒煙在其母病逝之後,在被扶正為相府主母的大夫人之下,安然的活到現在。

從那些零散的記憶來看,還有兩個月,就是安寒煙16歲生辰了。

想必此時的大夫人也忍不住了。

自己的女兒和太子的婚事久久未定,而她一直打壓的安寒煙,還有兩個月就要嫁去五皇子府了。

嫁過去不受寵也就罷了,要是剛好得到了五皇子的垂愛,對自己和自己的女兒不利,那就留下了大禍害!

所以以前雖總是打罵她,但這次卻是下了狠手!在安雨蝶平常打她的鞭子上,下了蟥毒。

黃毒會透過她的傷口像螞蟥一樣鑽進她的身體,死於無形之中,只要在安雨蝶生日前把她裝在棺材裡運出去,再對外宣稱大小姐暴病死了。

然而讓人意外的是現在安寒煙不僅活過來了,還活的好好地!

看這情況大夫人是想暗中將她打殺了,在對外宣稱自己暴病死了。

安寒煙冷笑一聲“倒是好計畫,但現在這副身子是我的了,我又怎麼讓她仍人拿捏。”

想她堂堂殺手首領,哪怕是遭到了隊友的背叛而死,為了對付她,隊友也要集結十人,最後甚至還用上了炸藥,他們都沒占上什麼便宜,最後大家同歸於盡。

而現在,她竟然全身是傷……..

安寒煙冷眼一一掃過失聲尖叫的眾人,不悅的攏了一下眉尖,從口中不耐的吐出一句:“閉嘴。”

不知道為什麼,被安寒煙這一聲輕喝,雖然聲音不是很大,但是卻給他們一種不容置疑的感覺。

尤其接觸到安寒煙的目光,眾人只感覺像是處在極寒之地的懸崖邊上。

那個目光在犀利一分,他們就有可能在下一瞬跌落山崖。

這時眾人都有一種感覺,以前那個唯唯諾諾的大小姐醒來之後,好像變了。

聽到這些人終於閉上嘴巴,安靜下來。

安寒煙方才稍微輕鬆的吐了一口氣。

從棺材中跳下來,還未落地,一道低沉嚴厲的聲音便傳了過來:“什麼事情,這麼慌慌張張的,連話都不會說了!”

安寒煙聽出來了,那是左相的聲音。也是原身的親爹。

唇角微微勾勒出一抹冷酷譏諷的弧度,在這個丞相府中,所有人都見不得她好,見不得她從一個落魄的山雞,一朝成鳳凰。

甚至有人想自己死!

而在這些人裡面,同樣也包括了她的親爹——左相。

這些人越是一次一次的將她置於死地,安寒煙那種睚眥必報的心理,就越是蠢蠢欲動。

他們想不讓自己好過,那她也絕不會讓他們好過。

以前的安寒煙已死,哪

怕是看在彼此名字相同的份上,這個仇也得報了。

當左相帶著夫人女兒進來時,看到的就是安寒煙靜靜地站在那裡,明明是十五歲的年齡,可那深沉的眼睛還是讓人忍不住顫了一顫。

那眼神冷漠可怕,左相瞬間想到了將軍府的將軍!

他們的眼神如此的相識,這是歷經了無數生死的肅殺,饒是左相也忍不住在這樣的眼神下低下了頭。

僅僅是這麼一瞬間,左相反應了過來,站在自己面前的是自己的女兒。

左相朝她瞟了一眼,隱隱鄒了一下眉頭!

“既然大小姐沒死就趕快把堂中的棺材收拾了,這麼小的事情也要喚我過來,明天是蝶兒的生辰,百官都要來府中祝賀,我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阿蓮,這裡就由你和蝶兒處理吧。”說罷就想轉身離開。

“父親”

安寒煙嘲諷的盯著他。

“父親,你難道忘了煙兒和五皇子早有婚約,明天是蝶兒妹妹的生辰,五皇子定是也要來的,父親不怕明日五皇子問起女兒的下落麼?”

安雨蝶嫉恨的看著她,每次都是這樣,不管安寒煙是一身破爛的麻衣,還是一身遮不住的傷痕,她總是可以從容高貴的站在那裡。

她…..不甘心!

明明她安雨蝶才是天之驕女,才是左相府最受寵愛的小姐,而她安寒煙明明就是一個死了母親,父親又不在乎的下賤之人。

憑什麼她卻能總是那麼高貴,那麼驕傲的俯視著她,就因為那一紙婚約麼?

那就要讓安寒煙知道這是相府,沒有人能護得了她!

“你個賤人,誰是你妹妹啊,你要嫁給那個不受寵的五皇子又怎樣,我將來可是要嫁給太子的”安雨蝶忍不住咆哮道,完全不是平時端莊得體的模樣。

拿起手中的鞭條就往安寒煙的臉上抽去!

“我看你遮臉花了你拿什麼去嫁人。”

只見安寒煙抬起右手一把抓住鞭子,對著安玉蝶嘲諷一下。

手朝鞭子繞了兩圈使勁一拉,護在安玉蝶身前的婢女,瞬間就被拉到了她的面前,她快速的抬起左手!

在眾人還沒反應過來時,“啪啪”兩巴掌便打到了那個婢女的臉上。

安寒煙記得她,就是這個婢女習兒,每次在她挨打時,諂媚的對安雨蝶建議,鞭子要浸泡鹽水,暈過去了就潑冷水,也是她替安雨蝶在鞭子上抹了蟥毒…..

安寒煙看出來習兒眼中的恐懼,以及她看向安雨蝶時,眼中的期盼與懇求。

安寒煙抬眼瞟了安雨蝶一眼。

安雨蝶忍不住向後退了一步,一時間竟說不出話來,她從安寒煙的眼神中看到了“殺氣…”

安寒煙手一轉,鞭子便繞上了習兒的脖子,安寒煙熟練的一拉鞭子,習兒竟沒來得及說一句話便倒在了地上。

雖然現在安寒煙的身上渾身是傷,長期的營養不良也使不出來多大力氣,但殺一個小小的婢女還是綽綽有餘的!

“父親,毒害煙兒的便是這個丫鬟,如今煙兒大難不死,想必父親也不會介意府中少個丫鬟吧。”

率先反應過來的大夫人葉蓮忙喊道:“你們愣著幹嘛啊,還不趕快把這個以下犯上的賤人給我拿下。”

護衛們聞聲連忙沖了上去,安寒煙頭也不抬的拿鞭一甩,僅僅是一瞬間,護衛們竟是齊齊倒下,捂著臉叫痛。

隨即鞭頭一轉,便抽向了一旁咬牙切齒的安玉蝶,就在這時腦袋突然一痛,腦海裡浮現出一個丫鬟的模樣,那是她的丫鬟清兒,伴著腦袋的疼痛,她手中鞭子的速度也慢了下來。

只見一直沉默的左相安易,一把抓住了抽向安雨蝶的鞭子 。

“夠了。”

左相抬眼望著她,心中暗道以前倒是小看這個女兒了!

安寒煙看著這個所謂的父親,她差點忘了,安雨蝶可是他最寵愛的女兒。

“父親,以前是煙兒過於忍讓了,才讓人得寸進尺,明天是蝶兒妹妹的生辰,女兒也希望明天能順利,父親如果不想府中醜聞,成為明天的熱點話題的話,希望父親稍後,能把我的丫鬟清兒還給我。”

說完竟是不管身後眾人的驚訝,抬腿就往出走。

在安寒煙的記憶裡,清兒是原身的母親,在一個寒冬撿回來的,同時被帶回來的,還有清兒的姐姐和母親。

而現在卻只剩清兒一個了,安雨蝶雖在外裝的端莊得體,實際上脾性十分不好,常常因為一點小事便過來打罵她。

雖是一府小姐,但是打起人來那力道卻是有重無輕。

而清兒的母親和姐姐,都因保護她而被活活打死!

她現在一定要護清兒周全,也算是替以前的安寒煙報答他們了。

安雨蝶看著安寒煙的背影,暗暗想到“嫁給五皇子又怎樣,我將來是要嫁給太子的人,你總有一天要俯視我,更何況還有兩個月,鹿死誰手還不一定了。”

“反了反了….老爺,你看那個小賤人…..”大夫人咬牙喊道!

“母親休急,明天蝶兒生辰,我定要她丟盡了臉,親自被五皇子退婚,再來好好收拾她。”

“阿蓮,把清兒放出來,有事明天過後再說。”

說完竟是頭也不回的朝書房走到,思量著,如果這次阿蓮和蝶兒真失手把她打死了,也就算了,隨便找個藉口就說病死了,也能糊弄過去。

如今她沒死,反而生龍活虎,這就有點難辦了,更重要的是,以前竟然不知這個女兒不僅會武,看剛剛那模樣,還是武功高強。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