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二章 初遇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24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安寒煙根據自己斷斷續續的記憶,繞了好幾圈,才回到自己的院子,一踏入院門便見到一個人飛速的朝自己沖了過來。

安寒煙放在背後的手迅速抬起,時刻準備一掌擊斃敵人。

“小姐。”

聲音一出,安寒煙立即反應過來是清兒,看來是她過於小心了。

剛被放出來的清兒,嚇得撲到安寒煙的身上,放聲大哭“小姐,我以為我再也見不到你了。”

安寒煙愣了一下,從未有人如此關心過自己,哪怕是以前做殺手時,也只會有人想殺她。

原來被人關心是這樣的感覺…….

安寒煙盯著眼前的這個丫鬟。

她的母親姐姐都因保護自己而死,每次自己挨打時,她也是拼死護住自己。

看著她身上比自己還多的傷痕,她也不過才十三四歲的年齡,竟是心中生出了一絲憐惜,

“清兒,以後,我會保護你的。”

清兒聞聲更是哭的停也停不下來。

“清兒只要小姐好好地,只要小姐好好地活著,清兒再無他求。”

清兒看著安寒煙,隱隱的覺得小姐似乎有些不同了,以往的小姐雖然表面從容,但是她能感覺到小姐的緊張與憂傷。

而現在的小姐,眼中是真正的從容,那清澈的眼神中,還帶了一絲冷漠。

“清兒,去拿紙筆來,我要畫一些東西,待我畫完後,你幫我拿出去,找最好的鐵匠定制出來。”

“是。”

清兒把紙筆拿過來後,疑惑的站在安寒煙的面前,安寒煙畫了許多東西,可清兒只認得匕首。

這是她前世時慣用的一些武器,匕首和一些足以自保的東西。

一個相府她雖不放在眼裡,但她畢竟剛剛穿越過來還全身是傷,大意不得。

安寒煙畫完後便吩咐清兒出去了,自己則躺在了床榻上養傷。

完成任務後的清兒一直焦躁不安,在院子裡守了一夜,她怕大夫人和二小姐會過來找大小姐,她警惕的盯著院門口。

所幸第二天是安雨蝶的生辰,這一夜什麼都沒有發生。

從清晨開始,左相府上上下下,都在忙碌著安雨蝶的生辰。

如此一來,無人顧忌安寒煙,她倒成了最清閒的那一個。

安寒煙名清兒從前院中偷了一壺酒過來。

此時的她靜靜的坐在一棵榕樹下,飲著酒,想著穿越前的事情,同時也整理著這具身體的那些記憶。

“小姐,這是你昨天吩咐我出去定做的東西。”清兒悄悄的把東西遞給她。

“恩,下去吧,我想一個人呆會兒。”

清兒剛退下,安寒煙便拿起剛剛清兒給的匕首,俐落的朝樹上刺去。

只見一男子仿佛受了驚嚇般,大叫一聲,便從樹上掉了下來。

“你這女子怎地如此不講道理,我先來這裡睡覺,你吵醒了我不說,還想刺殺我。”

說著仿佛害怕般向後退去,眼中卻是一片從容,哪裡有半分害怕的模樣。

細看這男子身著一襲白衣,高高的鼻樑,清晰的輪廓,唇紅齒白,青絲隨意的披在肩上,身上還有幾片樹上掉落的葉子,站在那裡壞笑的看著她。

雖是一男子,卻美得不似人間煙火…….

深邃的眼眸勾人心魄,饒是見過美男無數的安寒煙,也忍不住看呆了一秒。

安寒煙打量著他,這人武功深不可測,她剛剛那一刺,角度很刁鑽。

就算是以前在組織,怕也是無人能躲過的!

他卻輕易的躲過了,還能從容的在自己面前演戲,不過她也

看出來了此人並無惡意,所以也不打算與他糾纏,轉身便走了。

她轉身後沒有注意到,這男子身後走出一名護衛。

“公子,你沒事吧,此人冒犯了你,要不要…..”說罷手化成刀在脖子上比了比。

“無需,你下去吧。”

他一直一動不動的盯著安寒煙離開的方向想著“這相府的大小姐,竟然還有這般武功,還有兩個月,她就16了吧。”

“公子,一切都準備好了,這次一定讓太子,對左相府二小姐徹底失去興趣。”

“嗯,左相對儲位之爭一向是保持中立,可是一剛立太子,便迫不及待的想把寵愛的女兒嫁過去,看來也是個蠢材。”

“公子的意思是………”

“這樣的蠢材我不屑拉攏,但他的勢力也不能讓太子得到,想辦法讓他投靠三皇子,讓他們去掙吧。”

安寒煙優哉遊哉的走到了花園中一處水亭,記憶中以前的安寒煙很喜歡來這。

棱角分明的亭子落在湖邊,亭中一張簡單的石桌,四個石凳,兩旁的柳樹倒映在湖裡,顯得格外的安靜,倒是個好地方。

辛得這地方沒有百花齊放的芬芳,便失去了夫人小姐們的寵愛,不然在這府中,安寒煙還真難尋得一處安靜。

安寒煙沒有管亭中的石凳,徑直坐在了亭子的圍欄上,看著湖中倒映著自己的模樣。

這張臉和以前的自己有七八分相似,只是五官比自己柔和了一些,脖頸要修長些,看上去多了一份柔美和高貴,倒是一副好皮囊。

“小姐。”清兒急衝衝的跑過來“大夫人叫小姐梳妝打扮,去前院赴宴。”

“呵,梳妝打扮?赴宴?”

“小姐怎麼辦,大夫人這是擺明瞭要為難你,小姐的服裝大多是麻衣,偶爾的幾套華服,也被二小姐打爛了……”清兒越說聲音越小。

安寒煙閉著眼睛,仿佛沒有聽到清兒的話,嘴角一揚。

她正煩惱著,怎樣在這左相府躲那麼多明槍暗箭,這就給她送機會了。

“清兒,這個宴會最受矚目的是安雨蝶吧,既然大夫人要我去的話,那就不要怪我搶了安雨蝶的風頭,今天我就要讓大家都知道,都注意到左相府的大小姐。”

在前世,當殺手最需要懂得就是隱藏和偽裝,每接一個任務,都需要對目標有絕對的瞭解,想要偽裝好,便得學會每一個技能。

語言,跳舞,唱歌,高爾夫…..學過的東西多的自己都記不清了。

而她接過的其中一個任務,便是偽裝成一個服裝設計師,她足足花了三個月,去學習那些繁瑣的東西。

“清兒,走,回去,幫我準備剪刀和針線。”

清兒雖一臉疑惑,但手上卻沒閑著,很快就幫她準備好了。

安寒煙看著衣櫃裡簡陋的衣服,眉角一挑“難怪大夫人要我去前院,今天太子皇子們都要來,我如果衣冠不整的去了,不知道又是多大的一頂帽子扣下來。”

安寒煙一把抱出那些衣服,挑了件藍色的長衫華服。

這件衣服肩頸處被扯爛了,腰處有鞭子的痕跡,裙邊染了很多不知是多久的血跡。

這些華服安寒煙已經很久沒穿了,因為安雨蝶最討厭的,就是她穿華服時,一臉高貴的模樣。

安寒煙拿起這件衣服,剪掉了肩以上部分,做成了一字肩,在剪了一件麻衣,麻衣上繡了藍色的波浪作為腰帶,再在裙邊繡了波浪呼應腰帶。

清兒站在一旁,看著她行如流水的動作,眼中是掩不住的震驚,小聲嘀咕“小姐是什麼時候學會的這些啊……”

安寒煙滿意的看著身上自己的作品,叫清兒簡單的給她綰了一個髮髻,便帶著清兒往前院走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