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三章 宴會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5616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安寒煙走進院子時,舞姬們正在獻舞。

抬首望去,上座坐著一年輕男子,一身淡黃色的長袍,一頭黑髮簡單的挽起,手持酒杯,時不時的轉頭朝左相說些什麼。

安雨蝶望著上座那人的模樣,眼中竟是掩不住的深情與羞澀。

安寒煙唇角一勾,看來上座的那位,應該就是太子殿下。

左相坐在右邊,時不時的同太子說些什麼,臉上盡是諂媚殷勤。

大夫人和安雨蝶坐在左相下方,再然後,就是幾個穿著三品官服以上的官員及家屬。

那麼左邊穿著隨意,卻氣質高貴的,應該就是各位皇子了吧。

看著左邊坐著的一排男子,不管是外貌還是氣質都是上品,繞是冷靜的安寒煙,也忍不住吐槽,這皇家基因也太好了吧!

其中尤為出眾的,便是安寒煙在後院樹下遇到的那個人,原來….他是皇子…..

難怪有如此風姿!

他光潔白皙的肌膚,比園中的舞姬還要白上三分,舉手之間都是說不盡的風情華貴。

安寒煙收回自己的目光,冷眼掃了大夫人和安雨蝶一眼,席中並沒有她的座位。

安寒煙繞過眾人,徑直走到左相面前,刻意提高音量“煙兒見過父親,煙兒來遲,還請父親恕罪”,說完誠懇的朝左相敬了個禮。

這時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落到了安寒煙的身上,左相蹙著眉頭,不悅的看著眼前的大女兒。

這,不是她該來的地方!

如今朝中左、右相之爭越發激烈,今天他的目標,是把自己的二女兒,扶上太子妃的位置,來鞏固自己在朝中的地位!

左相本想對她訓斥幾句,顧及眾人都看著他們,只得先忍下。

“無事,來人,給大小姐備榻。”

安寒煙緩緩抬起頭,只見她一雙柳眉,高高的鼻樑,一雙魅惑的眼睛,頭髮被一根木簪簡單的挽起。

一襲水藍色長衫,露出優美修長的肩頸,腰間的腰帶把她顯得凹凸有致,那是眾人沒見過的樣式,卻是優美至極。

藍色裙擺隨風飄舞,安寒煙靜靜地站在那裡,像是掉落在凡間的仙子,視乎下一刻,她就要隨風遠去。

就連園中舞姬們,也忍不住停下來,欣賞她的風姿。

就連上座的太子也不由的看癡了。

她纖薄的腰身仿佛隨時都會倒下一般,讓人忍不住生出保護欲,想為她撐起一片天。

然後安寒煙就是堅挺的站在那裡,對著眾人微微一笑,那乾淨清澈的眼眸,顯得優雅又神秘。

就在安寒煙雙眼流轉之際,已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這……就是她的目的。

以前的安寒煙從不出府,低調的可有可無,而現在,她要讓所有人都注意到她!

她要讓所有人都知道!誰,才是左相府的正宗小姐!

安寒煙注意著眾人的反應,看安雨蝶眼中那怒火,仿佛下一刻就要暴起殺人一般。

她對著咬牙切齒的大夫人和安雨蝶挑釁一笑。

轉頭望見樹下遇到的那個人,正一臉玩味戲謔的朝著安寒煙走來。

從她走進來的那一刻他就注意到她了,剛剛在樹下見到她,雖知她容貌出眾,但卻不知換了身衣服的她,竟然如此的華貴高雅,讓他忍不住想靠近。

他想知道她還會給他帶來怎樣的驚喜。

於是他拿起酒杯,假借給安雨蝶敬酒,以示祝賀之意,走到了她身邊。

以只有他們兩人聽得到的聲音,悄聲說道“還有兩個月你就滿16了,準備好嫁給我了麼?”

安寒煙微微轉頭,躲開了他的眼神,她討厭像獵物一樣被盯著,這種戲虐的眼神讓她不舒服。

原來,他就是與她有婚約的五皇子!

敬完酒的五皇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但他的眼光,卻還在打量著他未來的妻子。

這時眾人才反應過來,這是左相府從未露過面的大小姐。

本以為左相府的大小姐,定是容貌極其醜陋,才如此低調,從不參加皇城任何聚會,要不是今日突然出現,很多人都忘了,左相府原本有兩位小姐。

然而,誰也沒有想到左相府的大小姐,竟有如此沉魚落雁之資,比她姿色更出眾的,是她高貴的氣質。

此時坐在一旁的大夫人,早已恨得牙癢癢,本想給她一個下馬威,讓她認清自己低賤的身份。

卻沒想到她竟還能拿出如此華貴的服裝,以如此高調的方式入席,打了她一個措手不及。

一直注意著太子一舉一動的安雨蝶,見太子的眼神,總是有意無意的向安寒煙瞟,更是恨不得拿出腰間的長鞭,抽爛安寒煙那張臉。

安雨蝶一向是個忍得的,但今日不知為何,心中總是有一股鬱氣,想要發洩出來,看到安寒煙,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此時的安雨蝶,並不知道自己遭了五皇子的算計,在她的杯中下了安魂散,企圖打破她最大的夢想——嫁給太子。

安魂散無色無味,雖名叫安魂,但服用後會加強自己心中的陰暗面,把一個人最醜陋的一面暴露出來。

五皇子早已知道,安雨蝶雖總是裝的端莊得體,但實際心思狠辣!

他本計畫命一個舞姬,不小心把酒水灑到她的身上,引發安魂散的毒性,如果她當著眾人的面毆打那個舞姬,那麼太子妃的位置也就與她無緣了。

一國的太子妃,怎能無容人之量?

五皇子一直注意著安寒煙和安雨蝶。

五皇子看著安雨蝶看向安寒煙那仇恨的眼神,他知道,他的計畫也用不上了。

沒想到,相府的二小姐原來如此痛恨她的姐姐。五皇子拿起桌上的酒杯,放在唇邊,眼底浮現出一絲擔憂。

但想到安寒煙在後院樹下的那一刺,他又放下心來,他想如果安雨蝶突然發難,以安寒煙的武功,應該是可以應對的。

果然,當太子的眼神再一次落向安寒煙時,安雨蝶再也忍不住了!

在安魂散的幫助下,嫉妒和不甘瞬間吞噬了安雨蝶的大腦,她拿出腰間的鞭子,便向安寒煙抽去。

安寒煙本想躲開,但她掃了一眼吃驚的眾人,餘光看到欲沖來護住自己的太子與五皇子。

五皇子動作迅速,仿佛是早有準備,眉頭緊皺,眼底有一絲擔憂,卻無半點驚訝,安寒煙瞬間了然。

看來

有人和她一樣,要給安雨蝶添堵啊,那就把事情鬧大一點!

於是她只是輕輕側了下身上,右手一抬,仿佛受了驚嚇般大叫。

大家看到的是柔弱的安寒煙,實實在在的挨了這一鞭,但只有安寒煙知道,安雨蝶打中的,只有她露出的一節手臂而已。

率先沖到安寒煙身邊的五皇子韓夜秋,一把抓住了欲再揮來的鞭子。

五皇子本身姿不凡,這英雄救美期間,不知又迷倒了席間多少少女的心。

五皇子心中惱怒的打量著安寒煙,看著她手臂上露出的鞭痕,心中更是鬱悶的想著‘這個女人,以她的武功本是可以躲過這一下的,沒想到她竟是硬生生的讓自己挨了一鞭,真是蠢!’

而五皇子旁邊的太子,更是為錯過了這一次英雄救美的機會而惋惜。

反應過來的左相,知道自己女兒犯了大錯,更是立即站起,一把掌打到了安雨蝶的臉上。

指著安寒煙和安雨蝶,轉身對太子道“是臣教女無方,驚擾了太子殿下,兩位小女任性慣了,時常不分場合的小打小鬧。”

而愣在一旁的大夫人,看著臉色鐵青的左相和太子,她知道一切都完了,她看到了太子眼中對安雨蝶的厭惡……

清醒了一點安雨蝶,感覺到眾人投來的目光,愣了一秒。

突然往地上一跪“父親,是女兒任性了,蝶兒常常和姐姐玩這樣的遊戲,來鍛煉對方的反應能力,剛剛蝶兒一時興起,竟然忘了場合。”

說完竟是啜啜的哭了起來……

左相臉色鐵青,瞟了一眼躲在太子背後嚇得瑟瑟發抖的大女兒,他知道她其實是可以躲過那一下的!

宴會上眾人見狀,也是紛紛勸阻,畢竟今日是二小姐生辰,又有眾多官員前來祝賀。

“左相,今日是二小姐生辰,大家也都無事,此事做罷吧。”一位二品官員帶頭說道。

“是啊,左相,兩位小姐既是打鬧慣了,也是無妨,哈哈。”

“來,來,大家繼續飲酒吧,在下先幹為敬。”

眾官員紛紛附和,使剛剛安靜了一時的宴會,又熱鬧了起來。

看這情形,只怕是恨不得叫剛剛退下的舞姬,再次上前,為大家助興。

可安寒煙既然已經挨了這一鞭,又豈會輕易的放過安雨蝶?

安寒煙轉身拿起桌上的酒杯,走到安雨蝶面前。

大氣的說道:“是姐姐的不是,今日是妹妹的生辰,姐姐卻貪杯,自顧自的在一旁喝了起來,忘了祝賀妹妹。”

安寒煙一臉無辜的看著安雨蝶。

湊近她,低聲道“龍生龍,鳳生鳳,就算我外公、母親、舅舅們都不在了,這左相府也輪不到你來鳩占鵲巢,我定國將軍府的風姿,又怎是你一個定疆侯府能取代的?”

此話一落,安雨蝶更是大怒,一把推開了安寒煙。

順手拿起桌上的酒水便往她身上砸去!安寒煙嚇得連忙後退,但望向安雨蝶的眼神,卻是滿滿的挑釁。

安雨蝶被安寒煙氣得面紅耳赤!

“定國將軍府的人都死完了,還有誰能護的住你?現在定國將軍府不過是一個空房子,和一個虛的名號,你憑什麼跟我定疆侯府比?我今天就要打得你認清自己的地位!”

此言一出,喧囂的眾人皆是一驚!看向安雨蝶的眼中都多了一份鄙夷。

定國將軍一家忠勇,更是為這個國家鞠躬盡瘁,立下了不少軍工。

就算一家都犧牲在戰場上,皇城男兒卻沒有一個不以他們為榮,百官和皇室更是對定國將軍府尊重無比,以至於到現在定國將軍府也保存完好,沒有一絲改變。

更何況,定國府的小姐曾是左相府的女主人!

可如今,堂堂左相府二小姐,卻如此羞辱定國府!

左相府護衛們連忙上前,想阻止失控的二小姐,可又不敢下手太重,傷害到她,這個二小姐的脾氣,外人不懂,他們卻是很瞭解的!

於是當保留全部餘地的左相府護衛,遇上火力全開的安雨蝶,唯一的結局便是慘敗。

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擋在安寒煙的面前,替她挨鞭子的同時,祈禱二小姐火氣能消減一點!

隨著安雨蝶鞭子到的地方,整個院子已是一片狼藉,連一個完整的酒杯也找不到。

百官及家屬,更是被自己帶的護衛護著,躲到了樹後。時不時的探出腦袋看下情形,一個官員忍不住說道“早知是這個情況,就不該來左相府,貪這個熱鬧!”眾人竟是紛紛附和。

五皇子站在一棵樹後,靜靜地打量著亂糟糟的院子,和躲在護衛後面的安寒煙。今日發生的事情,原本比他所計畫的,效果還要好。

但不知為何,他就是開心不起來,他不想把她牽扯進來,畢竟她是左相府的大小姐,而他設計的是左相府最受寵的二小姐!

此時安寒煙也轉過頭,向五皇子望去,見他正打量著自己,她咧嘴一笑,眼珠兒一轉,露出邀功的眼神。

五皇子見了樹下冷漠的她,身穿華服高貴的她,看懂他計畫聰明的她,對安雨蝶耍小手段的她,現在看見她這調皮可愛的樣子,竟是忍不住“噗呲”一聲笑出了聲。

一旁的五皇子護衛卻是一臉懵,自己家的主子平常高冷至極,話都不愛說幾句,更是喜怒不露於色,今日竟然因為成功了一個小計畫,開心成這樣?

“左相所說的小打小鬧,場面倒是夠隆重啊!”

站在一旁旁觀的太子,眉頭已皺成了一個“川”,看著左相府的護衛滑稽的扛著打,終於忍不住了,命自己帶的護衛將安雨蝶打暈。

一護衛立掌化刀狀,劈向了安雨蝶的脖子。

此時院中一團亂,並無人注意,此時安雨蝶臉倒向的地方,多了一些酒杯碎片!

安雨蝶倒在了地上,眾人看著地上緩緩侵開的血,院中再一次安靜了下來,沒想到一個好好的宴會竟然變成了這樣。

安寒煙低頭抿嘴一笑,很快便又恢復了恐慌、害怕的模樣。

面色蒼白的左相和大夫人看著地上的血跡,連忙叫人扶起安雨蝶。

看著安雨蝶滿是血跡的臉,大夫人扯著嗓子喊了一句“快,快叫大夫,快叫大夫。”便暈倒了。

左相命人將安雨蝶和大夫人送回後院房間,此時竟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他自知被安雨蝶這樣一鬧,太子不可能再對安雨蝶有任何好感,安雨蝶再也無緣太子妃的位置!哪怕她背後是左相府和定疆侯府。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