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四章 宴會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398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安寒煙仿佛受了驚嚇一般,目光渙散的躲在眾護衛身後。

安寒煙小心的打量著眾人,只見左席中一位身著褐色長袍的皇子,玩味的盯著她。

這個人,她有印象,是時常來左相府拜訪的三皇子。

她知道從他那個角度,應該是看到了剛剛發生的一切,可那又怎樣?事情已經達到了她想要的效果。

從此以後,安雨蝶再也沒辦法裝出端莊得體的模樣了,就算裝,也沒有人會信了!

安寒煙轉身,無視他的目光,不知為何,看到這人,她直覺的不喜。

他目光陰狠,一看就知不是磊落之人!

這樣想著的安寒煙突然一笑,皇家之人,又有幾個是磊落的了?

這時緩過來的眾人,紛紛向左相告退。

不同的是他們來時帶著滿腔的歡喜與祝賀,而走時卻是滿腔的鄙夷與怒火。

於是很快,左相院中只剩下了憤怒的太子,從容的五皇子,看戲的三皇子……..

左相無奈的瞥了一眼這三人,‘看來這事,他們是管定了!’

安寒煙緩緩抬手撩了撩額前的碎發,藍色寬鬆的衣袖隨著手腕的抬高,落在了手肘處,露出了新新舊舊的傷痕。

左相皺眉,‘這個女兒又想幹嘛?真是越來越看不懂她了!’左相是真的不懂以前那個罵不還口、打不還手的女兒怎麼會變成這樣!

皇家之人自是最瞭解這後院起火之事,三位皇子看著安寒煙無意露出的傷痕,瞬間了然。

看來這左相府的兩位小姐,果然經常發生“小打小鬧”之事。

五皇子眉頭緊蹙,安寒煙將是他的妻子,他一直沒來提親,是因為不想讓她牽扯進皇家的爭鬥,想著左相府要安全一些。

如今看到她身上的傷,五皇子心裡很是內疚,好一個左相府,竟然敢傷害他的人!他要讓左相府付出代價!

太子也是憐香惜玉之人,看到安寒煙如玉的肌膚上多了一道鞭痕,更是心疼萬分,但想到剛剛被丫頭們扶起的安雨蝶,那滿是血跡的臉,她也算是自食其果了吧。

太子府中的幕僚都一直勸他,當今正是用人之時,一定要豐滿自己的羽翼,逼著他娶左相府的二小姐安雨蝶。

娶了安雨蝶就相當於同時拉攏了左相和定疆侯,可是看她潑辣的樣子,只怕是弊大於利吧!

娶了這樣善妒的女子,後院怎得安寧?現在她的臉是否完好都不知,想來,那些幕僚也不會在逼他了。

轉眼一看安寒煙,她委屈的雙眼發紅,眼淚要掉不掉的,這模樣卻甚是清雅高貴,撩人心弦。

太子覺得這才符合太子妃的形象與氣質,定疆侯遠在邊疆,對自己的勢力其實並無多大幫助,娶了這個大小姐不也是拉攏左相麼?

“你叫什麼名字?”太子柔聲問道,眼底是掩不住的柔情。

五皇子見狀也是眉頭一挑,尋思著有情敵了啊!這可是他母后留給他的媳婦兒!

她本不想回答他,但她看到暈倒被送回後院的大夫人,正急匆匆的朝他們走過來,看在能給大夫人添堵的份上,何樂而不為了?

“安寒煙”

“碧雲天,黃葉地,秋色連波,波上寒煙翠,倒是好名字啊。”站在旁邊看戲的三皇子,譏笑的盯著眼前這個滿是心機的女子,他好奇她會如何收場。

大夫人本是想來找安寒煙算帳的,如果不是安寒煙,安雨蝶不會這樣!

但大夫人還沒走近,便看到了三位皇子對安寒煙的重視,以及左相瞪向她警告的眼神,大夫人只好暫時退下,向安雨蝶的房間走去。

太子眼神曖昧的看著安寒煙。

看出太子心思的左相轉首對五皇子說道“夜秋公子,煙兒還有兩個月便滿16了,煙兒任性,過府後還請公子體諒一些。”

五皇子年幼時便出宮獨自建府,世人皆知他對皇宮的那些事沒什麼興趣,瀟灑隨性,是出了名的清冷,不喜別人喚他為皇子,於是不管是江湖還是朝廷,都喜歡喚他一聲公子。

夜秋眼帶笑意的望著左相,這倒是一隻老狐狸啊,竟想利用他來打消太子的念頭。

不過這一次….他還是樂意被利用的。

聽了左相的話,太子眉頭緊蹙,在他印象中,五皇子的確是從小就與某官員的女兒有了婚約,只是時隔多年,他便忘記了,只是沒想到竟是她…..

倒是可惜了……

太子看著一直保持安靜的安寒煙,本想說些什麼,但最終還是只對左相交代了一句“二小姐的事情,我很抱歉,事出突然,我也不知會這樣

,還望左相不要遷及無辜。”說罷,便轉身離開了。

三皇子看著太子的背影,想到看來太子挺中意這個安寒煙啊,得想辦法讓他再中意一點,只有他們熱鬧了,才有好戲看啊!

五皇子朝安寒煙走過去,將一瓶上好的金瘡藥放入了她的手中,低聲道:“以後,沒有我的允許,不准隨意受傷!”不等安寒煙回答,也轉身走了。

安寒煙抬眼,咧了咧嘴……竟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這是在關心她麼?

倚在椅子上的三皇子見太子和五皇子都走了,自己待下去也不好,便跟著五皇子一起出了左相府。走前,意味不明的看了安寒煙一眼。

其實這個結果三皇子也是樂於其成的,左相仗著左相府和定疆侯府是一家,一心想把安雨蝶嫁入太子府,做太子妃。

對他的拜訪三番四次裝傻,如今,安雨蝶那臉毀了,左相就不得不正視他了!

左相這人一向自私,平時寵愛安雨蝶,也不過是因為她有定疆侯府這層關係!

而如今,她不顧場合的任性撒潑,辱駡“對國有恩”的定國府,已是得罪了太子與百官,何況她的那張臉可能也毀了!

現在想到安雨蝶那一張臉就覺得頭痛,想著本已計畫好的太子妃之位更是頭痛。

轉眼看了看,被太子注意到的大女兒,雖容貌氣質都遺傳了她母親的靚麗高貴,但背後卻沒有母家支持不說,還與五皇子有婚約!

更何況,她在府中一直備受欺壓,不倒打一耙就夠了,怎能指望她幫他?

“煙兒,你的目的是什麼?你平常從不出席宴會,看你昨天的武功,相必剛剛那一鞭,也是可以躲開的。”

安寒煙靜靜的看著她,同樣是他的女兒,差別竟是這樣的大,就因為那所謂的勢力麼?

“父親,你不要多想,煙兒本是這府中的大小姐,出席宴會不是正常麼?蝶兒那一鞭過來時,煙兒正認真的品著桌上的酒,沒太注意,所以沒有躲過。”

安寒煙抬起頭,波瀾不驚的看著他,他心頭一震,她這樣…..像極了她的母親,那個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都能從容高貴的女人,那個死在他仕途路上的女人…….

“罷了,煙兒,昔日你妹妹犯的錯,今日已自食其果,以往的事情過去就過去了,父親希望以後我們一家人能好好相處。”

安寒煙冷冷一笑,“好好相處?”這個男人見自己的二女兒已沒有利用價值,便開始打她的主意了?

還真是個自私的人了!為了自己的仕途,他竟可以毫不猶豫的犧牲自己妻子,和自己的女兒。

他的寵愛,安寒煙還真不敢要!

心中煩悶的左相看著不打算回應自己的安寒煙,一臉無奈“等大夫走了,去看看你妹妹吧。”

說完,不等安寒煙回答,便轉身離開了。

左相走後,安寒煙抬手輕撫著手臂上的傷,冷笑到“好戲才剛剛開始呢。”

安寒煙回到自己的院子立刻換回了一身麻服,正抬腿想往外走時,清兒沖到了她的面前。

“小姐,今天的你真漂亮,清兒從沒見過小姐這麼漂亮的樣子。”

安寒煙看著清兒樂呵呵的傻模樣,笑道“傻丫頭,人靠衣裝,佛靠金裝。女人是要打扮的。”

“不不不,小姐是天生麗質,小姐在清兒心中是最美的。”

饒是冷漠的安寒煙也被清兒這一板一眼的認真模樣給逗樂了。

“小姐,我給你上藥吧,那個五皇子給的藥肯定是上好的金瘡藥,五皇子定是喜歡上小姐了,這樣真好,等小姐嫁過去也不怕再受欺負了。”

安寒煙“噗呲”一聲笑了出來,身邊有個活寶真好。

“他呀,不是因為喜歡我,是我今天幫了他一個忙。”

清兒雙眼睜的老大,好奇道“什麼忙啊?”

安寒煙看著清兒似懂非懂的模樣,便沒有再說下去,畢竟知道的多了對她也不好。

清兒看著安寒煙的傷痕,突然不安起來“小姐,大夫到現在都沒有走,你說二小姐的傷能好麼?”

“看今日那情形,只怕是好了也要留疤。”

“二小姐平時囂張跋扈,如今也是活該,怕只怕二小姐和大夫人會遷怒於你。”

安寒煙微微一笑,安慰道:“就算要遷怒,他們今天也不可能過來了,現在安雨蝶的院子裡都要忙死了,不會這個時候來的,今天你就好好休息一下,養好身體,明天戰鬥。”

說完竟是朝清兒調皮一笑。

清兒看著自家小姐狀態這麼好,也就收起了那顆提心吊膽的心。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