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正文 第五章 夜訪

書名:邪王獨寵:王妃太傲嬌 作者:無小憂 本章字數:4156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37


回到太子府的太子心情煩躁,將幕僚們都拒之門外,腦海裡全是佳人的一顰一笑。

太子府雖侍妾頗多,可太子妃的位置卻一直是空缺,幕僚們及百官,一直催促自己立太子妃。

但太子一直堅信眼緣和感覺這種東西,如今終於讓他遇到一個有著姣好的模樣,高貴的氣質,權勢頗大的左相府大小姐,卻與他五弟有婚約。

反觀幕僚們替他層層篩選出來的安雨蝶,她們雖是姐妹,但那高貴的氣質,卻是不及她千分之一。

飽讀詩書的太子雖風流,但也算是一個君子,也明白兄弟之妻不可欺的道理,更何況,如今剛剛被立為太子,此時不能與五皇子翻臉。

所以只好強制按捺住,自己那顆跳動的心。

而比他情況好不了多少的,還有五皇子夜秋,回府後的韓夜秋身著一襲白衫,從容的站在書房寫寫畫畫,一副生人勿近的清冷模樣。

但認真看就會發現,他無意間寫出來的字都是“煙”。

韓夜秋目光渙散,突然想到那個沖他調皮一笑,欲向他邀功的眼神,眼角竟不自覺的帶了一分笑意。

小時候她也是這般調皮的對著他笑道“夜秋哥哥,煙兒會一輩子陪著你。”

突然想到她樹下那一刺,他眉頭一皺,一滴墨滴在宣紙上。她與小時候,似乎有一些不同了。

韓夜秋放下手中的筆,站在窗前,遙望著左相府的位置,仿佛沉思著什麼。

“默,你說她是怎樣的一個女子。”

此時從他身後走出一個暗衛。

“很聰明,也很心狠。”他自然知道自家主子說的是相府的那個大小姐。

“是啊,連我也沒有想到她在那樣的情境下,一眼便看出了我的計畫,還默契的幫我放大我的計畫,的確是聰明又心狠。”

說完便沉默了,暗衛見他沒有吩咐,便又隱在了黑暗中。

韓夜秋望著窗外的樹,想起她小時候那一句霸道的“你不准喜歡別人”,又想起樹下她向他刺來的那一刀,嘴角不由自主的上揚。這樣也好,她能自己保護自己。

雖一直惦念著她,但他還是沒想到,她一天之內,讓他驚豔了三次。一次因為她的武功,一次因為她的氣質,一次因為她的聰慧。

看來他的小丫頭真的長大了啊,只是不知為何她看他,那麼陌生,難道將他完全忘了?

想著她白天受的傷,又覺得不放心。

五皇子暗自決定,晚上去看看她,他們已經十年沒見了,十年前他沒權沒勢,只是一個沒了母親的皇子,為了保護她,他遠離了她。

他母妃剛過世那幾年,他身邊幾乎每天都有明殺暗刺,畢竟皇室少一個皇子,其他人則多一分機會,這幾年他一直不管政事,讓所有人都知道他對皇位沒興趣,但仍然有人不願意放過他。

現在情況不同了,他的暗衛幾乎無處不在,至少可以保護她了,他這幾年,為了不走漏風聲,硬生生的忍著不去看她,自從她樹下那一刺,他的思念又如潮水般湧來。

看著天色漸漸暗下來,韓夜秋立刻回房間換了一身黑衣,便匆匆出府了。

左相府中。

清兒幫安寒煙包紮好傷口後天色已黑,經過白天那一鬧,兩人都沒有什麼食欲。

簡單的吃了一點後,安寒煙吩咐清兒道“清兒拿一壺小酒,兩個酒杯放在院子裡。”

清兒疑惑“兩個酒杯?”

安寒煙輕輕一笑“有客來訪,當然要好好接待一下。”

清兒雖然有疑惑,但也沒有再問,她知道小姐自有打算,於是她把東西放在院中的石桌上,便退下了。

“既然來了,何不出來好好喝兩杯。”

“你這丫頭,倒是什麼都瞞不住你。”坐在屋頂的五皇子腳尖一點,便坐到了她的旁邊。

只見五皇子一襲黑衣,不似白日的雍容,一頭青絲隨意挽起,坐在旁邊慵懶的看著她,眸子裡比白日多了一分邪魅。

安寒煙不自在的轉了轉頭,移開了自己的視線,不知為何,在他面前,她總是感到一絲緊張,這種感覺仿佛很熟悉,但細想,又覺得很陌生。

“傷,怎麼樣了?”

他轉頭看著面上一片從容的她,與下午狡詐調皮的她判若兩人,這樣的安寒煙讓他覺得陌生。

“無妨,今日不知是五皇子,無意冒犯……”

“不用跟我客套,本就是個狼的性子,不用在我面前裝貓。”不等她說完,韓夜秋打斷道。

“噗呲”安寒煙忍不住一笑“狼?倒是第一次有人這樣形容我。”

韓夜秋見她一笑,神色不由自主的柔和下來。

“那麼我的丫頭小狼,你下午向我邀功是想要什麼了?”

安寒煙目不斜視的擺弄著桌上的酒杯,仿佛沒聽到韓夜秋的話一般。

但他不急,他知道她聽見了,他耐心的等著她的回答。

“五皇子想必也是知道的,在這府中我常被欺壓,能給安雨蝶添點堵,我很開心。”

他看著她身上大大小小的傷痕皺眉道“憑你的武功不至於落得如此地步。”

“還有兩個月,我就要嫁給五皇子了,五皇子大概不會拒婚吧?”安寒煙轉頭問他。

韓夜秋沒想到她會這樣問,抬眼看她,難道時間太久,她忘記他們小時候的承諾了?她見他不回答。

繼續說道:“我要讓皇城所有人都知道,我安寒煙才是左相府正宗的嫡出小姐!”

“什麼意思?”

安寒煙自嘲一笑,緩緩道出。

“就在前不久,我在府中中了蟥毒,險些喪命,醒來時,在棺材裡,府中欲對外宣佈,大小姐生病暴斃。”

韓夜秋聽到這裡,眼中閃過一絲殺氣,隨即很快便恢復了平靜。

“大夫人和安雨蝶鳩占鵲巢太久了,今天我只是向安雨蝶討了一點利息。”

韓夜秋靜靜地盯著她,她在講自己生死時,眼底沒有一點波瀾,仿佛她正在講的是別人的事情,韓夜秋的心中卻是滋味萬千,暗自責怪著自己。

韓夜秋像小時候一樣,撩起安寒煙的一絲頭髮,拿在手中把玩了起來,安寒煙隱隱皺眉,卻不阻止他。

“想做什麼就大膽的去做,這左相府傷害了我的人,自是要他們付出代價”,說著,頓了頓,“煙兒,我現在能保護你了。”

安寒煙只以為韓夜秋說這話,是因為她下午幫了他,於是他決定幫她和保護她,她並沒有多想,甚至也沒有真的想要他保護,畢竟安寒煙還沒有被誰保護過,她要的是合作。

安寒煙一笑“大家的目的一樣,都是不讓左相府的人好過,那就很好合作了。”

韓夜秋不悅的瞥了她一眼,這個女人竟然直接忽略了他的關心,以為他找她只是因為合作!

韓夜秋看著一臉鎮定自如的她,心中竟有一絲慍怒,臉色也越來越黑,站起來腳尖一點便躍上房頂,一句話沒說,便消失在黑暗中。

安寒煙不知韓夜秋的心思,只以為是彼此達成了共識,彼此目標相同。雙方一拍即合,隨即開心的回了自己的房間。

深夜,躺在床上的安寒煙望著床帳發呆,雖然她與五皇子早有婚約,可畢竟她還是個現代人,崇尚感情婚姻論。

但想想五皇子長得那麼還看,地位崇高,武功高強,好像自己占了很大的一個便宜?

罷了罷了,不想了,大不了以後傷好了,對這個世界有了瞭解後,偷偷跑掉,再自己創建一個殺手組織,吃香喝辣。

想必明天五皇子就會有所行動了吧?

只是不知他會怎麼做……

安寒煙白天實在是累極了,也在自己的胡思亂想中,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清晨。

左相府中。

安寒煙一出房間,便看到左相府的僕人們裡三層外三層的圍著她的院子。

而清兒正一臉傲氣的站在門口候著她,察覺到安寒煙疑惑的目光。

清兒刻意提高音量說道“小姐,五皇子府一大早便命人送了聘禮過來,現在正在府外候著了。”

安寒煙疑惑的眸子變得清明起來,抬腳向府外走去。

安寒煙來時左相及大夫人已在外面候著,早晨的行人不多,但依然將相府圍了個嚴實,只見紅色箱子的聘禮,沿著長街浩浩蕩蕩的擺開。

眾人從未見過如此多的聘禮,尤其是皇城出了名的人帥話少,對女人沒興趣的五皇子!

據說去年在皇上的辰宴上,齊陽郡主當眾向他表白,他竟是看都沒有看郡主一眼。

五皇子本就容貌出眾,是眾多女子心中的如意郎君,可五皇子這些年別說是皇妃了,小妾都不曾有。

如若不是看見五皇子府的管家,眾人只怕會懷疑皇城難道有兩個五皇子?

大夫人見安寒煙出來,眼裡透出一絲陰狠!

而街道看熱鬧的人皆是一驚。

這是左相府的大小姐第一次露面,竟是傾城之貌,再看看一街的聘禮,大家都懂了,這一街聘禮換一傾城佳人,確是值了。

旁邊一褐衣男子見安寒煙出來,連忙上前對安寒煙施禮“在下五皇子府楊莫,出門之前,公子交代,說這左相府中,主母早逝,所以這些聘禮要麻煩大小姐親自處理。”

站在一旁的大夫人臉色鐵青,什麼叫主母早逝?她才是這左相府中唯一的主母!

那褐衣男子說完竟是不理會左相及大夫人臉色,便命人將所有聘禮都抬進了安寒煙的院子。便回府覆命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